第0981章 元始机缘之物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535
  第0981章 元始机缘之物

    因为需要顾及娲皇的身体,以及防止行动速度过快,导致气息外露,惹来了【真实】的袭击,一行人速度并不算是太快,只是保持阵型徐徐移动,而卫渊没法做饭之后,娲皇的食物烹饪任务交给了和卫渊厨艺相似,食材处理或许不足,但是火候掌握更甚一筹的石夷。

    只是卫渊忽而察觉到了遥远之处。

    那和自己有些许因果勾连的少女,还有黄巾力士似乎是开始了移动。

    卫渊面容略有些古怪。

    这怎么马上就跑了?

    他们在做什么?

    不过本能的因果感应到,他们似乎在做的事情,不会对卫渊产生实际意义上的损害,卫渊也就没有特别在意,远远看着那个方向,打算等到抵达了最近的一座城池,稍微安顿一下,自己就先去感应一番那边的因果。

    至于突然开始快速移动的精卫和黄巾力士。

    卫渊只是确认这两位没有什么危险,就没有特别关注。

    一路上耗费数日功夫,总算是来到了女儿国和女丑之尸之间的一座山寨型的城池。

    “这里虽然不是女儿国,但是毕竟距离那一座国度还是比较近,饮食上也好,民生风俗上也罢,也还沾染了些许女儿国的风俗,民风剽悍,颇为勇武,过去甚至于还有些勇武女子,会在路边拦路,抢夺来往的男子押回去做丈夫。”

    卫渊骑在一匹马上,随意说着些过去知道的风俗。

    小道士阿玄茫然。

    “卫馆主……师父你怎么知道地这么多?”

    他下一句话脱口而出前就止住。

    凤祀羽性格天然烂漫,直觉更强,接口道:“简直就像是曾经被人抢亲绑过去一样呢!”

    卫渊:“……”

    旁边白发少女拉了拉道人的袖袍,面容之上难得浮现出了紧张之色。

    一双幽黑无光的大眼睛死死警惕地左右看着。

    似乎生怕前面的路口里哗啦一下出来一辆兽车。

    上面一口气跑出来十几二十个身材健美手持兵刃的异族女子,然后一下就把旁边的孩子扛起来就走似的。

    卫渊反手按在白发少女头顶揉了下,面不改色,风轻云淡道:

    “怎么可能?”

    “我是谁?”

    “我可是玉虚元始天尊。”

    “我怎么可能会被女儿国的女子绑了去成亲呢?”

    白发少女面无表情看了他一眼,低声快速道:“你撒谎。”

    “娘不许。”

    卫渊嘴角抽了下。

    开始头痛自己上辈子大唐时期为什么要嘴贱说那一句‘那样岂不是要叫她娘亲’,然后给白发少女听了去,上辈子的锅已经太多了,多到卫馆主觉得自己哪哪儿都避不开的程度,不过那一世最为散漫随意,玄奘去世之前,更是无拘无束,逍遥自在,养成了那种游侠性格,口无遮拦。

    当即神色庄严,道:

    “三清太上为初始。”

    “我若撒谎,就让太上道德天尊被天打五雷轰!”

    青衫龙女献无奈看了他一眼。

    而白发少女则是在思考要不要相信卫渊。

    很快靠近了这一座城池,因为大秦的一千精锐皆身披重铠,气势磅礴,杀气腾腾,那一座城池差一点以为是来攻城的,于是这些大秦精锐只好在附近驻扎,由军需官带着一路上诛杀的妖兽进入城池当中去售卖,换取一些军需物品和必需品。

    卫渊则是找到一处住处。

    让白发少女可以缓一缓舟车劳顿之苦。

    为她传输好气息疗伤之后,卫渊看到少女的气息逐渐平稳逐渐缓和下来,方才松了口气。

    嘱托青衫龙女献帮忙照料。

    自己则是随意找一处地方,远远望去,寻找和自己有缘那物。

    ……

    “可恶,要我帮他?!”

    “要我帮他!”

    “阿娲啊,他还不算是你儿子啊,你就这么帮他了。”

    “要是我告诉你他的神魂气息里真的有你的心血气息,你不还真的要把他当自个儿的亲儿子了?”

    “可恶啊啊啊,我不服,我不服!”

    太清境界大赤天。

    伏羲牙齿咬着嘴,抱着自己的尾巴在整个大赤天里滚来滚去。

    而后又憋屈地挺身而起。

    哐哐哐哐哐地以头抢地。

    伏羲是阴阳二极当中纯粹的黑色,幽黑无光,娲皇是那一点光明,所以他是不会违背对娲皇的誓言的,可是一想到要帮卫渊那个臭小子,伏羲就恨不得自己跳到火锅里变成一锅蛇羹。

    最后看了看自己愤怒之下把自己的小窝都给搞混了,憋屈不已,实在是气不过,怒而拔地而起,冲入玉清境清微天,欲要把这一股怨气怒气发泄到卫渊的玉清境界里面,才一冒头,恰到好处地撞到了一枚雷霆道果。

    轰地被砸了一下。

    伏羲头晕眼花。

    那一枚雷霆道果直接被弹飞出去,撞击到了另一个雷霆道果,一道道雷霆彼此刹那之间交错碰撞,令整个玉清境界化作了大片大片的紫电雷狱,声势浩荡喧嚣,恐怖骇人,让伏羲头皮发麻,猛地一缩头,才免去被天打五雷轰的下场。

    头顶出来一头的冷汗。

    “卫渊这小子,到底又做了什么?”

    伏羲叹气,恰好黄巾力士送来了卫渊的传讯,伏羲拿来一看,神色一瞬凝滞,原本懒散的双瞳重新化作了森冷的暗金色竖瞳,冰冷无比:“……除去了血雷,还有【真实】,以及不知道是否真的陷入了浊世控制的祝融,其中是否潜藏有浊世火神尚未可知。”

    “……再加上【命运】对卫渊的后手。”

    “有点意思。”

    伏羲脸色没有了玩笑之色:“哼,以祝融寂灭为核心,真实在外,那么必然还存在浊世的十大巅峰之一在内,而且,就算是卫渊能够击破内部,也必然会在外面逃生之路,布下层层重兵防守,一口气将突破了南海区域的人吞了。”

    “难怪阿娲说是有麻烦。”

    “一个不小心就会被吞入了浊世核心处。”

    伏羲来来回回游走。

    “卫渊留在那里也就罢了。”

    “另一个阿娲是一定要接回来的。”

    “是,没错。”

    “我是为了另一个阿娲,不是为了帮助卫渊。”

    “是为了另一个阿娲。”

    “卫渊那小子只是相当于超市搞活动买一送一的玩意儿。”

    “对,对,就是这样。”

    “冷静,冷静。”

    伏羲自我疏导,恢复了冷静,旋即看到那黄巾力士手里还有一封信件,随口问道:“这一封信是给谁的?”黄巾力士不敢怠慢,躬身回答道:“是给人间界博物馆,昆仑西王母的。”

    伏羲挑眉。

    伏羲若有所思。

    伏羲眼眸微微亮起,嘴角勾起愉悦的微笑:“给我。”

    给我康康!

    “嗯?”黄巾力士道:“这是要送给那位西王母娘娘的。”

    “咳咳,本座乃是太上道德天尊。”

    “你莫非,信不过我?”

    “啊这,不敢。”

    “不敢还不快给我!”

    伏羲从那黄巾力士手中拿了信笺,挥手让那力士退下,然后眼眸亮起,哗啦一下打开了卫渊给珏的信笺,看到里面含蓄地描写和语言,撇了撇嘴,道:“啧啧啧,不行啊,卫渊,你这小子写这么清汤寡水的,没意思没意思。”

    “这得猴年马月才能成。”

    “罢了,让舅舅我大发慈悲来帮帮你!”

    伏羲脸上的表情逐渐变得嚣张,啪地打了一个响指,从历史当中以天机模拟了卫渊的心神,然后控制这个虚幻的卫渊落笔重写,增加了诸如:“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内核意义没有变化,只是让其文字变得直白而热烈,灿烂喧嚣。

    被重新翻译了一遍。

    然后伏羲才又找出了黄巾力士把这一封信送出去。

    “哼哼,让我想办法把你们两个撮合在一起。”

    “然后早日成亲生子生出一个小卫渊来。”

    “到时候你就没有心思来黏着阿娲了,啊哈哈哈。”

    “我真是个天才!”

    自我陶醉一番,伏羲懒洋洋看着天空的玉清境,自言自语道:“雷部符箓大阵?太粗糙了,而且人手严重不足,我将这个阵法改造一次,若是能够凑足足够的人领受符箓,再由本座居中指挥,虽然无法和十大巅峰硬碰硬。”

    “却足以碾压一切十大之下。”

    “对于十大之下的任何一个来说,都和直面两名十大巅峰联手一样。”

    “全力出手的话,短时间内爆发出清浊两个世界所有雷神的实力一样没有问题。”

    伏羲眼前出现了一道道雷光,不断地重组,勾连,化作了巨大的雷霆阵图。

    为了狙击浊世的伏兵。

    唯独短时间内凑够雷部三十六正神,强行联手,以清浊合一之力,雷霆暴虐之势,从外到内,打破祝融氏封印,至于为何不让不周山,共工参与?

    那两个必须保护好阿娲。

    伏羲掐指微算。

    “嗯,雷泽之主,可以做雷伯青帝雷君。”

    “再来还有些声如雷震的,其速若雷的,都可以算进来……”

    伏羲许久不在外面走动,掐着算了半晌,雷部诸神根本凑不齐,而人族底蕴,现在根本就没法撑得起雷部两百多号的正神,最后他叹了口气,随意拂袖,道:“罢了罢了,本座自有安排。”

    身形一晃,已出现在了玉清境清微天内。

    无数雷霆疯狂暴走,撕扯而来。

    却在中间瞬间止住。

    伏羲平淡道:“雷神本座都撕得,尔等不想彻底湮灭于虚无,就退下。”

    “本座现在心情不好。”

    “没有兴趣玩。”

    冰冷竖瞳横扫。

    一股不属于正神该有的戾气疯狂散开。

    连辟邪朱雷都猛地散开。

    伏羲拂袖,张若素拿了苍雷之核心,祂平淡伸手,握住了浊雷的核心,而后心神一敛,包裹着浊雷核心,以浊世雷神的气息压制住了自己的气息,得以离开了万法寂灭之地,然后刹那之间落入了博物馆里。

    两个小纸人正在你拍一,我拍一地玩耍。

    忽而一个纸人眉心出现血色雷痕。

    刹那之间身形变化,已经化作了一名身材修长,眉宇俊朗,白发玉冠,道袍羽衣的男子,一只手握着柄剑,腰间悬着一枚装饰以正反先天八卦的镜子,气势不凡,其正是雷部正神最强之一,玉府上卿五雷使,玉枢院真君。

    “哼,难得出来一趟。”

    伏羲伸了个懒腰,看到另一个小纸人目瞪口呆,然后哒哒哒跑过来抱着自己的手指努力在摇晃,喊着两大包眼泪,似乎是打算让同伴恢复原本模样,让伏羲哂笑一声,屈指轻弹让那纸人儿一个趔趄坐下,摇摇晃晃。

    伏羲五指握合。

    心中计划无声流过。

    “短时间内凑齐雷部正神一共二百三十余尊,而后演化正法雷部大阵。”

    “短时间内爆发出,性质相反核心相同,十大巅峰级别的爆破能力。”

    “自外界阵法虚弱之处,凿穿南海和浊世的封印,和卫渊合流,并且引入星光让帝俊扫地……”

    “至于那些雷神愿不愿意领受天庭符箓。”

    “以及如何找到他们。”

    “本座自有妙招。”

    伏羲身子一晃,散去不见。

    博物馆外面,一个懒散的男子摇摇晃晃往回走,一遍喝着草莓牛奶,一遍打着嗝儿,白发蜷曲,哼着歌谣:“艳阳天那个风光好,红的话是绿的草,我乐乐呵呵……”

    “嗯?纸人儿你怎么了?”

    白泽一愣。

    看到那小纸人忽然朝着自己比划手势。

    “快……跑?”

    白泽疑惑。

    然后哐当一声。

    白泽才抬起头来,眼前黑影闪过,额头被一棍子闷晕。

    啪地倒在地上。

    伏羲嘴角勾了勾,弯下腰,拉着白泽的右腿,心情愉快地往出走:

    “看!这是什么?!”

    “一只行走的雷部众神名单!”

    “一只野生的白泽!”

    “运气实在是太好了,白泽通晓万物,他肯定知道诸天万界哪些人适合作为雷部的成员,哪些人可以组成雷部大阵!也知道哪里就可以找到他们!”

    “接着只需要说服他们就好。”

    “我可是文官始祖,他们一定会同意加入雷部的。”

    ……

    与此同时——西海

    卫渊一缕真灵随风而动,刹那之间,踏破因果,掠过了极为漫长的距离,跨越了山川和海域,跨越了一座座带着上古时代残留风气的城池,出现在了沿海一个伸出海岸的山崖之上,看到了一座古朴到了无人可知的神庙。

    “就是这里吗?”

    和元始天尊有缘之物。

    他平静迈步,踏入其中。

    伴随着视线的变化,卫渊看到了自己的雕塑,看到了后土的雕塑,以及自己的雕塑。

    而后,在道人踏入其中的时候。

    那流转于石塑之上的黄色庆云忽而停滞住。

    于是海外波涛十万里,汹涌澎湃,气转风雷。

    刹那而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