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80章 给卫渊的‘礼物’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351
  第0980章 给卫渊的‘礼物’

    九天应元雷声普化天尊?

    雷部玉枢斗下左神将?

    这是谁?

    精卫茫然不解,她在被后土救起的这一段时间里面,时而沉睡,时而在这大地上行走历练,还从来没有听说过这样的名号,但是刚刚这中年大叔展现出来的战斗力又都非同小可,绝无虚假,只是一下就唤来天雷,招式同样狠辣,似是在战场之上磨砺而出的武技。

    朴实无华,却又凌厉致命。

    而且,在自己遭遇危机的时候,突然从天而降。

    说是奉命来护佑自己……

    若说是和自己无关,那未免过于蹊跷巧合。

    精卫忽而有些明悟,眼眸微亮,稍微算了算时间,发现现在距离自己被那位女子救出来,代为收徒已经过去了足足六千余年,按照那位温柔女子的嘱托,自己的师尊就是在这个时代才会和自己相遇!

    难道说,是那个还没见过面的师父?

    嗯嗯,九天应元雷声普化天尊。

    一听这个名字就很能打。

    极擅征伐!

    精卫若有所悟,忽而想到了数千年前的人们修建的一座神庙,里面有着自己那个还没见过面的师父的气机塑像,等到那位雷部玉枢斗下左神将一柄战刀,一把长枪,雷霆环绕,纵横往来,将那些从海域中翻腾出来的妖兽都杀了个遍,少女道:“这个……司隶,大叔?”

    “可以随我来一下吗?”

    真灵蒙昧,记忆受损的刘牛漠然将战刀收入刀鞘。

    而后颔首,跟在了精卫的身后。

    精卫发现这位似乎极擅长战斗的将领在行走的时候,右手仍旧虚握在刀柄上,一双虎目横扫左右,神色冷静凌厉,隐隐将前面的少女保护在自己的攻击范围之内,精卫讶异。

    这是……

    这位神将,难道说很擅长保护人?

    他之前是在保护谁?

    不过精卫倒是没有说什么,只是带着一丝期待,带着刘牛踏入了那座古朴的神庙。

    “嗯?看起来今天这里的看护人不在。”

    “呼,司隶大叔,进来吧。”

    精卫警惕地看了看,然后吱呀一声推开了有些老化的木门,这一座神庙已经颇为老旧古朴,上面伫立三位神灵,一侧是身穿长裙飘带的柔美女子,哪怕是经历了漫长岁月,另外一侧是持弟子礼数的少女,肩膀上有一只鸟儿。

    刘牛察觉到了这个塑像和旁边的少女一模一样。

    而少女从庙宇旁边取来了杯盏,然后在一处火盆里焚香。

    颇为庄重地给中间的一名年轻道人塑像行礼。

    内穿劲装,外罩道袍。

    腰侧佩剑,笑容温和。

    周身,有黄色庆云祥云化为雾气环绕。

    “师父,我又来看您了。”

    “北域的海域波动已经暂且抚平,但是内部的问题还没有解决。”

    “六千年了,您什么时候出现在徒儿面前?”

    “天下岂有六千年不管弟子之师尊?”

    “好啦,弟子的话说完了。”

    精卫嘀咕了一会儿,转过头来,看向旁边身穿铠甲,周身隐隐紫电环绕的男子,道:“司隶大叔,你看看,认不认识这中间的这位塑像?”

    刘牛抬起头,看着那温和道人的塑像。

    然后在那一双眼睛那里停留了很久。

    许久后,摇了摇头,缓声道:“……我不认得,但是,不知为何,很熟悉。”

    “我想,我该是认识的。”

    “只是不知为何,记不起来。”

    “这样啊……”

    精卫稍微有些遗憾,但是她从后土那里得到了不少的传承,知道这种上古神代的雕像常常只是只在乎其意,不在其形,相貌未必准确,既然可以认出雕像的话,那么代表着是有很大的因果联系的。

    再加上那位不认识的九天应元雷声普化天尊会遣他来保护自己。

    以及那位女子的六千年之说。

    精卫倒是觉得,这位天尊十有八九就是自己的师父。

    正要说些什么的时候,突然觉得腹中饥饿,捂了捂肚子,沉睡的时间太长了,她走的偏向于域中四大,肉身不朽,当吐纳的灵气满足不了身体所需的时候,就会饥饿,那边的男子看了她一眼,道:“饿了?”

    “啊?”

    精卫呆滞了下,没有想到这么微弱的表情都会被察觉出来。

    似乎这位神将对于饥饿很是敏锐。

    刘牛颔首,道:“稍等。”

    大步外出,很快便寻找到了许多可以食用的东西,精卫像是看着神通一般看着他在似乎什么都没有的荒僻区域左边晃晃右边找找,就找到了许许多多可以吃的东西,然后架起庙里的一口锅,食材处理之后分门别类地下进锅里。

    味道闻起来不是那种极致的美食,但是给人一种很扎实的感觉。

    就好像特别能吃饱。

    精卫坐在一块石头上,把腰侧的小背包放下,接过一碗。

    喝了一口,双眼微微亮起,只觉得这个虽然看起来卖相不怎么样,但是实际上吃起来味道很不错,双手捧着小口吃着,看到那边身着铠甲的男子不苟言笑,只有看到她没有浪费粮食的时候,脸上的神色才稍微缓和了些。

    精卫吃完了一碗。

    然后那男子立刻就给她又盛了慢慢一份。

    再吃一碗。

    又是一大份。

    精卫一口气吃了好多,连连摆手道:“我,我吃不下了。”

    雷部神将司隶皱眉道:“只是吃了这么点怎么够?”

    “你这么瘦小,该多吃些。”

    “再来一碗。”

    “最后一碗。”

    精卫只好点头。

    然后看到那位雷部神将一大勺直接又是满满的一碗。

    少女张了张口。

    这,这就是一点点吗?

    最后也只好一口一口努力地把这个东西吃完。

    吃得饱到撑,坐在了那石头上,还是有些不敢置信,有些惊叹着道:

    “原来这些东西也能做出这么好吃的东西啊。”

    ‘司隶’回答道:“饭食的最基础目标,是提供活下去的力量,让身体有力气走到明天。”

    “我原本做的食物也只是能吃而已。”

    “后来那孩子帮过忙,教了我几招,味道就变得好很多了。”

    双手撑着下巴的精卫好奇道:“那孩子?”

    玉枢斗下左神将面容突然痛苦,闷哼一声,眉头扭在一起,右手抬起按在了眉心,归墟之主将其化作【黄巾力士护身符】时做的封印再度流转,他最后语气沙哑道:“……我不知道,不记得了。”

    “只是,我想若是那孩子在的话。”

    “即便是这些寻常的食材,也一定比我做的好吃多了。”

    “能够做出堪称美味的饭菜来。”

    精卫看着这位身着铠甲,煞气随行的将领低语,看到他双目隐隐泛红,神色却冷淡。

    迟疑道:“那,司隶大叔,要不要我帮你看看?”

    少女灿烂笑道:“就当作是你请我吃这一顿饭的报酬了。”

    “我父亲是人族一个,嗯,还不错的医生。”

    “我的师叔也擅长这一类的法术。”

    “他们的传承我都有一点,你这是失魂之症,这四海之地虽然没有炎黄轩辕丘和姜水城附近药材丰富,但是应该也能够找到不少,能够让你记忆恢复一些的,嘿嘿,你不要看我这样,我的医术其实很好的。”

    “之前在这里解决了好多次的瘟疫,他们就给我也立了雕塑。”

    “总算是没有丢了父亲的名号。”

    刘牛沙哑回答:“多谢……嗯?!!”

    他声音一变,猛地起身,右手握刀。

    只是瞬间就已经挡在了少女面前。

    战刀出鞘的声音伴随着雷霆的轰鸣,刹那之间完成了防备。

    就像是他曾经在那一大一小两个道人面前做的一样。

    嗓音低沉如同猛虎徐行,雷霆环绕:“谁?出来!”

    吱呀声中,大门霍然洞开,一位位气机或强或弱,甚至于连族群都不同的身影出现,看到那身穿铠甲的男子都面容惊愕,旋即大怒:“这是我等先祖修建的神庙,我们是遵循着呼唤而来,你们是谁?!”

    他们手中都带着令牌。

    前面是一位人族的老者。

    是这神庙的看守者,之前浊世再现,他就以魂血激发令牌,召集当年百族归来。

    此刻本也是震怒,旋即看到了那边讶异的少女,脸色微凝。

    看了看少女。

    又看了看神殿一侧噙着笑意,肩膀上有小鸟的塑像。

    又看了看少女。

    面色大变,连忙阻拦住看到有人闯入这里还生火做饭有些不高兴生气的百族,道:“您,您是那位神农医女仙人?是,是……”他指了指那边的塑像,精卫落落大方地点头,道:“但是我也不是什么神人仙人。”

    “至于司隶大叔……”

    少女声音顿了顿,伸出手指了指年轻道人塑像:

    “嗯,是九天应元雷声普化天尊的护法神将。”

    ……

    片刻后,刘牛明白了这些人的处境——

    数千年前浊世之海爆发。

    是这里供奉的神灵帮忙。

    之后百族后人将此恩情牢记于心,而此刻灾劫重现,他们也按照祖训重聚于此。

    刘牛皱眉,他不知为何,不喜欢这样的行为举动,但是环顾周围,看到这些人的绝望,以及浪涛的疯狂,也明白这个已经是最后可以寄托的东西,不能让这些人遵循‘苍天已死,黄天当立’的自我反抗精神。

    他们也需要某种精神上的寄托。

    精卫不习惯被这么多族裔渴求的目光注视着。

    压低声音询问道:“司隶大叔,我们该怎么办?”

    刘牛沉默。

    记忆之中那位笑容温和,眼底仿佛燃烧着火焰的少年道人说过的话,做过的事情升起。

    目标不同,但是方法类似。

    聚集力量,对抗天灾而已。

    掀起民众心中的不甘之火,让他们有勇气反抗,不知道为什么刘牛觉得,这个事情是老本行了,很顺手,缓声道:“吾为雷部玉枢斗下左神将,奉九天应元雷声普化天尊之命来此,尔等既然祭祀天尊,那么,我当扶助诸位。”

    “然,万事万物,当自强之后,方可借助我等之力。”

    “我这里有雷部符箓之法,雷部打醮典仪,沟通天庭,借助诸雷,扫除浊恶,清浊分明。”

    “尔等当自行修行,斩妖除魔。”

    “且雷部之令。”

    刘牛声音顿了顿,面对这百族的后人,道:“不可仗势欺人。”

    “不可胡作非为。”

    “当惩恶扬善。”

    “当降妖伏魔。”

    “不可作恶。”

    “不可奸淫。”

    “不可杀伤无辜,不可偷盗。”

    “杀人者偿命,伤人及盗抵罪。”

    他下意识将大贤良师在世时候对于部曲的约束说出,伴随雷霆,在这百族代表耳畔响。

    这些神代沿海各族的精锐后人们都垂首安静倾听。

    而后刘牛和精卫来到更里面些,精卫悄声道:“当年数百万生灵,到了现在来到这里的就只有几十个了,不过这几十个好像都代表着一些不大不小的部族,加起来数目也很多呢,这样的雷法可以庇护他们就好了。”

    “司隶大叔,师父,咳咳,我是说,天尊他们会来找我们吗?”

    刘牛颔首。

    精卫想了想,道:“那司隶大叔,我们就赶快去各组布置雷法祭坛吧。”

    “一方面可以保护这些部族的无辜人。”

    “一方面也能够让九天应元雷声普化天尊的名号宣扬于四海。”

    “当作给老师的礼物。”

    “四海皆传雷霆天尊的名号,老师一定会喜欢。”

    高大将领不置可否。

    这种事情,他是很熟悉的。

    雷部典仪和法坛,需要勾勒天庭符箓。

    过去这些名号没有什么用,但是现在天庭符箓成真,名号就极为关键。

    刘牛从雷部符箓里已经知道了大概的知识。

    只是在之后,要给各族精锐们留下雷部众神之名号的时候,他忽而又觉得眉心刺痛,想到雷霆奔走的时候,不知为何,下意识在雷部之首,九天应元雷声普化天尊,以及之下的三十六雷神当中间,又多写了一句。

    大贤良师。

    于是雷部名号成就。

    雷部天尊——九天应元雷声普化天尊。

    雷部天师——大贤良师。

    雷部三十六雷神。

    雷部将帅。

    雷部正神。

    一一名列而下,共计二百余尊。

    更为百族所记录,传之于四海部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