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75章 雷霆者,乃阴阳之枢机,是元始生杀之机也!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259
  第0975章 雷霆者,乃阴阳之枢机,是元始生杀之机也!

    卫渊周身雷霆游走不息,散发出霸道的气息,看似是恢弘壮阔,威严而强大,但是实际上,每一道雷霆都孕育着诸天万界某一片天穹之上雷霆的‘知识’,这是道果,代表着的,是【雷霆】这一股概念无数法则的汇聚。

    唯独掌握诸多雷霆法则,才可以走到这一步。

    才可以掌握【雷霆道果】。

    否则的话,不是因为那无数复杂而恐怖的知识陷入疯狂,就是无法承受这种霸道刚猛的天地伟力,被反噬本身,遭遇重伤,其伤势几乎可以比拟两位十大巅峰直接在卫渊体内彼此厮杀,肆无忌惮地展现权能。

    这就是你的后手吗?【命运】。

    如果没能堪破之前那个‘善缘’,就会被命运设定锚点,成为【命运】归来的跳板。

    如果说如同卫渊之前那样,不为所动。

    那么就直接引动【雷霆】权能。

    将拿到雷霆道果的人彻底轰杀。

    如此下一个拿到了这清浊雷霆道果的存在,尝试在占卜的时候,就又会看到那一句所谓善缘。

    真不愧是【命运】,不逊色于伏羲的老阴货。

    抵御——

    抵御不住。

    卫渊咬紧牙关,只觉得自己的脑子快要被这无数的,无法理解无法解析的雷霆给撑爆。

    但是即便是这种靠着自身剑意压制的法子,这种强行抵抗的过程。

    都让他对于雷法的感悟不断攀升。

    三十六天罡五雷正法不断被拆解提升,已经远远凌驾于卫渊过去的级别。

    几乎可以说是雷法大成境界。

    但是这已经是极限了。

    就像是地基打得不够扎实,那么再往上累加建筑也是有极限的,强行往上提只会有直接晃倒坍塌这一个结局,卫渊觉得额头刺痛越来越重,本能地展开权能,追溯因果,寻找一切可以分解和疏导这些因果的力量。

    眉心那一道剑意越发凌冽。

    卫渊的气机流转不定,旁边白发少女才出现在视线当中,就被他掠过,而青衫龙女,本身是九幽之主,现在是钟山赤水之神,兼具部分【炼假还真】权能的力量……不行,她刚刚得到了炼假还真,现在再尝试分担雷霆之力,恐怕是要支撑不住。

    如果珏在就好了。

    风雷流转,珏对于雷霆的掌控能力绝对不会弱。

    卫渊双眸微敛,意识放开。

    天穹大地,可惜,唯独可惜一点。

    就是现在因为【真实】和祝融的联手,导致了整个神代南海,都和外界隔绝起来,尤其是天机,星空之类的力量,无法进入,而卫渊也无法在这里打开天庭符箓体系的三十六天,否则的话,反手打开伏羲那蛇渣在的上清境界。

    然后直接把这两个雷霆道果丢进去。

    喀一下关门。

    事情就解决了。

    反正炸不死。

    而且伏羲最擅长的就是流转先天八卦,镇住着两道清浊雷霆道果也是简单,就在此时,卫渊忽而察觉到一点,眼前忽而出现了一幅幅虚幻的画面,耳畔如同有低吟道藏的声音,瞳孔微微亮起一丝讶异——

    浊世的封锁虽然是将诸多的神话概念和力量全部封锁。

    但是基础的元气调动没有能够彻底地斩断。

    而人间界的天庭符箓体系是在数千年间慢慢成体系的力量,反倒是和浊世封锁的目标存在部分的偏差,导致于卫渊现在勉强还可以和已经蔓延到了神代三海的天庭体系产生联系,道人勉强盘坐,双眸闭住,双手结雷罚印。

    全力制衡住了那清浊雷霆道果。

    心中思绪逐渐清晰,发狠,道果的力量太过于磅礴恐怖,卫渊自己无法承担,无法解构。

    好,没错。

    那就不承担,索性劈了它!

    以一为主。

    只残留下道果的核心统率诸多神话概念的权能。

    剩下的部分,分割为三十六份神话概念,再传递出去。

    统帅诸天神雷。

    “……是为道门九天应元,玉清神霄府”

    一缕真灵,循着因果之中对自我有利的方向而去。

    ……

    在此刻,发现自己失去了和神代南海联系的伏羲已经陷入隐隐暴躁当中。

    蛇尾盘旋游动,鳞甲开合,铮铮然金铁之音,雷火之息。

    已经做出了一次一次尝试。

    想要去打破封印,想要强行撕裂空间,如果不是因为自己此刻状态远远不算是全盛,一旦出去引来敌人的围杀只会让局势越发恶劣,火上浇油,如果不是还有真正的阿娲在不周山那边,伏羲早就已经不顾一切冲到南海那边。

    妹妹就是理智!

    阿娲就是控制住伏羲这个疯子的限制器!

    但是即便是这样,即便是有着限制理智的缰绳。

    伏羲也已经快要忍不住了。

    因为,

    那边也是阿娲啊!!!

    实在不行,想办法把老不周和帝俊拉下水!

    一起围殴浊世大尊那家伙。

    伏羲暗自发狠,心里面涌动着某些腌臜的计策,决定这一次来票大的。

    南海都没了都没关系。

    就只要阿娲平安无事就好。

    阿娲要是受伤的话,四海都在又有什么价值?

    伏羲再度抬起头,打算直接撕裂虚空,从【万法寂灭之地】出去,然后在被察觉之前,前往天帝山,拉着帝俊当作护身符,再一起气势汹汹地杀到南海去要人。

    忽而,他抬起头,神色微怔,眼眸瞪大。

    “血雷陨落了?!”

    “那家伙也在南海里面,能够这么利落地解决掉血雷……”

    “这肯定不是卫渊那臭小子能做到的事情。”

    “卧槽等一下,难道帝俊下场了吗?!”

    伏羲眼瞳瞪大,脸上的神色逐渐狂喜,放生长笑。

    “哈哈哈哈,好,好啊。”

    “居然愿意下场,还好还好,我就承你的情。”

    “帝俊啊帝俊,哈哈哈,就凭你这件事情,我暂且认输服你,也不是不可以!”

    “击破血雷,护住阿娲。”

    “哪怕是要本座给你拱手作揖都没有问题!”

    “我说的!”

    伏羲面露些微喜色,在这上清境界来来回回地游走,思考接下来该怎么做,就在这个时候,伏羲忽而感觉到了上清境界的气息流转不定,一双竖瞳瞪大,看到眼前出现了卫渊的身影,眼眸大亮,大喜道:“喂,渊小子,南海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祝融那小子是疯了吗?”

    “他不知道……”

    伏羲嗓音戛然而止。

    祂看到那道人似乎只是单程联络到了天庭符箓体系,而没能够和自己交流,看到道人一身道袍,木簪束发,右手五指微曲,雷霆恐怖,奔走不休,丝丝缕缕的可怖雷光在他的身周环绕不休,衬托一道袍泛起苍青之色。

    威严霸道,雍容华贵。

    伏羲面容呆滞。

    看着卫渊手里的清浊雷霆道果,嘴角抽了抽。

    那浊世大地的真灵被卫渊之前送到祂手里,在这之前因为无法踏入南海,担忧那边的娲皇,已经被伏羲殴打到了躺尸的惨状,此刻被那‘原始天魔’的气息一激,又猛地一个颤抖睁开眼睛,似乎真灵被折磨地彻底崩溃,只是拍手似哭似笑:

    “好欸,杀了血雷,伏羲服你!”

    “杀了血雷。”

    “伏羲给你作揖,伏羲给你拱手,好……”

    轰!!!

    伏羲面不改色一脚阴冷后踹。

    直接踏到浊世大地最后一丝真灵脑壳儿上。

    直接让祂眼前晕眩,闷声不吭直接昏厥。

    伏羲面不改色整理袖袍:“我说过吗?”

    “我不记得了。”

    “忘了?”

    “谁知道,你知道?”

    再说了,我可是伏羲啊,伏羲!

    上古文官始祖,我说的话,那当然是不做话的!

    让我给这臭小子服软,简直是还不如把我剁了煨汤。

    伏羲看着卫渊缓步行来,越过自己,踏向玉清境界,微微抬眸,伏羲五指握合,而后往后面一拉,自卫渊手掌中清浊两道雷霆之上一丝丝微不可察的力量拉扯出来,握在手中,冷笑道:“……果然啊。”

    “只是下意识看了看,如果想要做后手,我会在哪里多做些手段。”

    “没有想到,还真的有收获。”

    “【命运】吗?”

    ……

    人间界·道门。

    神霄宗宗门。

    当代宗主,是直属于北宋年间王文卿一脉,和林灵素一脉的入朝堂不同,专心于修行,内修为要,符术为末,毕竟也是五雷正法,当代这道门雷法简直是最为知名的手段,所以灵力复苏之后,前来山门拜山求教的人数之不清,不知是有多少。

    但是其实真正的神霄宗真传,是讲究内修,符箓只是外在施法手段,只是旁支末节。

    每次他看着这些新的弟子们,都会会想到年轻时候的自己。

    那时候自己也是相信传说中执掌雷霆的雷部天神们,相信存在有雷公电母,存在有三十六方雷公之上的九天应元雷声普化天尊,方才傻呵呵地跑来神霄宗,只是后来才发现,完犊子了,被骗了。

    这一家流派以内修实修为主。

    符文箓法,只是末节。

    自然也是没有什么神灵的,后来修行渐为艰深,更是知道所谓天庭只是人间的符箓体系,这也才放下了最后一丝念想,只是偶尔回忆起来,会有幻梦破灭之感,以及年少至此仍旧不得通达的淡淡遗憾,对于这些弟子们,他倒是没有如同当年老师那样直截了当地说,只是介绍雷法。

    当代宗主,带这些年轻的弟子们,每日诵读早课。

    其实也就是《无上九霄玉清大梵紫微玄都雷霆玉经》。

    属于【玉清部】。

    专制九霄三十六天,执掌雷霆之政。

    此刻正是日出的时候,天边可见到氤氲紫气,阴阳流转。

    这些真修道人们,引着那些因为灵力复苏,很快就已经算是稍微踏入修行之门的年轻弟子们,足足数百人之多,踏足于黑白两色砖石拼出来的太极图之上,双手结道门法印,于云雾流转之际,拱手抬起,齐齐高诵:“雷霆者,乃阴阳之枢机,号令万物之根本。”

    “故无有雷霆,则无以宰御三界。”

    “是以雷者,类也,是以出万类而起群品也!”

    “是元始生杀之机也!”

    神霄宗老宗主颔首,忽而察觉到了一丝丝奇异威严的气机,神色微凝,下意识抬眸,忽而看到了天穹之上一名道人身影,看到其身穿道袍,面容模糊,发髻之上,周身发丝皆缠绕雷霆,威严而华贵。

    神霄宗老宗主神色凝固。

    本能地拱手。

    心中震撼,不敢相信,以及少年时的期待得以重现的狂喜齐齐涌现出来。

    让他手掌微微颤抖。

    而后,有苍茫淡漠的声音从天落下。

    “吾已醒来。”

    ……

    大荒·群星之上。

    天地之间,浩荡壮阔,群星万象的簇拥之中,天帝始终平静地俯瞰着世间万物。

    只是在短暂时间内,却发生了两大奇异之处。

    先是生死气机乱象腾空而起,而后是血雷漫天,横贯苍穹,帝俊注视着这两个异象发生的区域,微微凝眉,语气仍旧平静缓和:“……浊世大地,浊世雷尊前后陨落在了南海区域,看来彼处动静着实不小。”

    “不知是谁,先斩大地,再诛血雷。”

    天帝平淡漠然的脸庞上也浮现一丝缓和:“未曾想到,除去了元始。”

    “南海祝融之处,尚有如此可堪一战的对手。”

    “去找清楚,他是谁。”

    “在和元始交手之前,先再找一个对手,无妨。”

    ……

    而这个时候,卫渊终于压着眉心,在人间界找到了苦修的,隐修的,遁世的,林林总总凑出了六个道人,都是接近百岁,专修纯阳雷法,至于老道人张若素倒是没有拉进来,堂堂玉帝符箓执掌者,不能变成雷部战将。

    他已经恨不得立刻提起剑,劈碎分割雷霆道果。

    展现雷之天尊的一面,将声音平淡传出,淡漠威严:

    “吾已醒来。”

    “观天地大变,山河起陆,外魔窥伺人间。”

    “当重组神州天庭,雷部诸神之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