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74章 因果命数,终究难逃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732
  第0974章 因果命数,终究难逃

    清浊雷霆道果?

    善缘?

    卫渊看向那双目安宁幽深,语气空深幽玄的‘雷尊’,看到祂明明是在重复曾经【命运】对祂所说的话语,但是此刻这副模样,分明就是【命运】在通过浊世雷尊在和卫渊说话,这所谓的清浊雷霆道果,所谓的善缘,针对的是卫渊,而不是雷尊。

    难怪祂尽管得到了清世雷神的道果。

    最终也没能将自身的实力提升到更高的地步。

    反倒是走了以血雷压制苍雷的路子,最终自我内耗,实力不升反降。

    又是一个被坑了的。

    堂堂浊世雷尊,沦落到最后,竟然反倒是成了个送快递的。

    卫渊心中警惕几乎是瞬间拉满。

    “善缘?”

    卫渊几乎要冷笑出来了,雷尊就是相信了这一句善缘,最后走到了倒霉催的快递员这一条路,让他元始天尊含泪舔包,卫渊可不想要最后自己也拿了这所谓的善缘,最后被坑了,然后陨落之后,哪个家伙找到了自己的遗留物。

    然后也看到了‘就当是个善缘’。

    那他卫馆主不也成了舍身送外卖的吗?

    有过和伏羲打交道的丰富经验,卫渊现在对于这样的老奸巨猾的家伙敏感度极高。

    况且,卫渊第一时间想到的便是【命运】的目的。

    那可是曾经引得太古之年一切高手联手诛杀的恐怖存在,想想浑天,天帝,伏羲,不周山,昆仑西皇都同时出手,足以湮灭抹杀一切,如此强者,却被浊世雷尊找到,并且询问修行要诀,还以诸多手段,算出了【命运】说的话是真的。

    毫无疑问,命运的情况很不理想。

    或者说,能够在太古之年那一场阵容豪华到奢侈的战斗当中存活下来。

    这已经代表了这位【命运】强大地离谱。

    而接触自己,恐怕是别有目的。

    譬如鸠占鹊巢,譬如借助卫渊为锚点,以清浊两大雷霆道果为因果之一,强行从岁月当中归来。

    作为【因果】的元始天尊,足够作为这个锚点。

    作为【清浊雷霆道果】,也足够用来支撑【命运】归来的价钱。

    卫渊轻笑了一声,悠然道:

    “善缘,恐怕是有命拿没有命花的吧。”

    浊世雷尊神色仍旧温和,空深幽玄,卫渊垂眸,宽大的袖袍如同云海流过,袖袍之下如同笼罩万古岁月,五指白皙修长,微微握合,哪怕是在这一片袖里乾坤的天地当中,亦是有着丝丝缕缕的金色因果凸显出来。

    越发令这万物空旷。

    森罗万象,皆在因果之上。

    浊世雷尊身形恍惚。

    仿佛隐隐约约可以看到一尊身影和其重合。

    亦或者说,沾染因果。

    卫渊五指微张,缓缓落下,气势磅礴,恢弘可怖,如同苍天之崩。

    翻天!

    落下。

    浊世雷尊面色骤变,原本脸上的温和从容刹那间消失不见,化作了淡漠平淡,仿佛口含天宪,威严沉静道:“逆。”刹那之间,时间仿佛凝固,一切都仿佛重新回到过去,要重新逆着流转,而后再度编织重构命运。

    但是毕竟是依凭于浊世雷尊的一点念头。

    实力有限。

    丝丝缕缕的命运朝着外面蔓延,触碰到天地边界的时候,忽而似乎遇到了某种极端难以突破的东西,刹那间一顿,而后朝着内部翻卷,于是时间重新流动,命运不曾倒转。

    这里,是卫渊的袖里乾坤当中!

    是元始天尊本体施展的神通!

    在内部打算操控袖里乾坤,就相当于必须在此刻击败元始天尊。

    ‘浊世雷尊’,亦或者【命运】的脸上出现一丝惊愕。

    再想要后退,已经是无法做到。

    只是看到天地万象齐齐朝着那道人涌去。

    袖袍翻卷如云,五指白皙平淡落下。

    避无可避,逃无可逃。

    刹那之间,道人五指已经按在祂头顶,眼眸微垂,语气平淡。

    “抱歉。”

    “这个缘,本座拒绝。”

    【命运】微笑道:“你难道不想要知道过去发生的事情?”

    卫渊道:“我不相信伏羲的人品。”

    “但是至少相信伏羲在大局上的判断。”

    “更加相信帝俊和浑天。”

    “连帝俊那样的战斗狂人,不惜联手,都要剿灭你。”

    “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啊。”

    卫渊感慨低语,而后再不迟疑,以翻天之势,搅动因果,一掌按下,直接将那浊世雷尊和一缕【命运】的念头彻底化作齑粉,在因果层次上被绞杀湮灭,干脆利落,雷尊最后一缕灵性残留就此灰飞烟灭,再无半点痕迹存世。

    而【命运】却还存在。

    丝丝缕缕,如同薄雾般,却又真实不虚,化作了一名面容模糊却气质温和空幽的身影。

    【命运】看着前方神色平淡的元始天尊,看到他右手微微抬,并指如剑,已经有无可匹敌的森森锐气寒芒,于天地之间,环绕不休,竟是丝毫地没有放松警惕,无可奈何,叹了口气。

    却似乎并不显得意外。

    微笑着颔首,微拱了拱手,嗓音温和,空深幽玄:“不愧是【因果】。”

    “心思却也不错,但是……呵……”

    “我相信,我们还会见面的。”

    他眨了下右眼,笑容一如既往温和。

    高深莫测,徐徐散去。

    这般高妙玄奥的做派,风轻云淡,更可以留下一缕隐隐的阴影残留于心底。

    卫渊微微抬眸,突而笑道:“我也觉得,不过既然这么想要和我见面。”

    “要不就就在这里算了?”

    【命运】微怔了下。

    而后面色骤变。

    “你!!!”

    看到道人袖袍一扫,扭曲因果,干涉命运。

    而后猛地踏前,白皙五指握合,一只手直接拉扯因果丝丝缕缕地牵制住了【命运】。

    旋身,踏步。

    袖袍翻卷如同波涛汹涌。

    另一只手似缓实快,横砸砸出。

    气势如虹,磅礴霸道。

    如同天柱崩塌,天倾西北,地陷东南,裹挟无数因果。

    顺手砸在了那为儒雅高妙的【命运】眼眶上。

    因果震动,气机相连。

    那一股霸道的气机就顺着这因果猛地追寻过去。

    【命运】残留的一丝丝念头直接被砸碎,首级哗啦一下崩裂,无数因果牵扯命运,直接将其解构,最后温和的笑意也随之崩解消散,道人徐徐吐出一口气,袖袍哗啦一甩,垂落下来,敛眸平淡道:“既已来了。”

    “干脆就不要走了。”

    “命运啊,你可曾预料到,自己的【命运】?”

    【命运】残留的念头不甘地看着他,消失不见。

    卫渊吐出一口浊气,气息变得缓和下来,神色平淡,自顾自吐槽:

    “心思深沉?”

    “不不不。”

    “我,莽……”

    “咳咳,文官,文官也。”

    “没有那么多绕绕。”

    当着我的面装了一逼还要走,走之前还要装一波儿?哪儿有那么好的事情?

    卫渊五指握合,丝丝缕缕的因果纠缠不休,将那些命运的些许念头碎片收起来,无数泛着纯粹金色的因果丝线变化交错,最终成功将【命运】的这个念头包裹封锁起来,化作了一枚金色的圆珠,圆润光洁,散发着因果莫测,命数难逃的奥妙。

    嗯,一看就很值钱。

    下一次用【落宝金钱】,把这东西交易给【浊世伏羲】。

    挨我一巴掌。

    再把殴杀【命运】一缕念头的因果交还给你。

    真是个好买卖啊。

    打一巴掌再给你一口黑锅。

    元始出品,专坑伏羲。

    童叟无欺,童叟无欺啊。

    卫渊再用正反先天八卦把气息扫平,而后方才将自己的念头重新回到肉身当中,缓缓睁开双目,看到青衫龙女立于不远处,手中捏着一枚绿叶,凑在红唇边轻吹,玩转悠扬不逊竹笛,只是更多了三分空幽,又看到了旁边白发少女安静坐着。

    卫渊收回视线,右手五指张开,掌心之上,清浊两道雷霆仍旧还是交错流转,散发出了极尽刚猛恐怖的力量和气息,卫渊微微敛眸,这玩意儿搞不好和【命运】那个棘手的家伙有关系,卫渊可不打算用,打算把这些东西暂且封禁起来。

    况且,他也没法用这样的雷霆道果。

    哪怕是在之前,卫渊所擅长的道法也是御风。

    这雷霆和五雷天心正法不是他的路数。

    正要将其收起来,卫渊忽而发现自己的手掌动弹不得,仿佛被这清浊两大雷霆道果所压制住,瞳孔骤然收缩,脑海中突然想到一个念头——

    如果说命运当真在这两个雷霆道果上做了点小手脚。

    那么,祂会没有考虑到,自己这个念头被剿灭这个可能性?

    而一旦祂那一点念头被灭,恐怕就会直接引动这两个雷霆道果。

    真的是一环套一环。

    卫渊面色数次变化,因为旁边就是白发少女,他只好以自身的力量控制住了这清浊两大雷霆道果,不至于让这两个道果彻底爆发,演化出了雷霆轰击的恐怖画面,只是正如之前献说她无法接受浊世大地的道果一样。

    卫渊也没有足够的知识,没有对于大道的足够领悟和明晰。

    无法真正意义上理解和运用这两道雷霆的道果。

    刹那之间,无数的雷光,蕴含着世界上从古至今,无数雷霆的变化生灭,蕴含着无数世界雷霆的可能,疯狂地涌动向卫渊,他仿佛看到了世界初步诞生时期灿烂的雷光,仿佛看到九霄之上森森而过的紫电,看到了在烈焰熔岩之中奔走的无数雷霆。

    道人竭力控制克制住这东西的力量,防止其外溢。

    但是,命运的礼物,早已经做了后手。

    霸道的雷霆力量终究开始扩散。

    哗啦——

    道人的袖袍微微扬起。

    正在那边吹奏叶笛的龙女讶异。

    白发少女怔住,下意识转过头去。

    看到道人随意盘坐在青石之上,双眸微敛,袖袍无风而动。

    看到他的鬓角白发微微扬起,掌心血雷苍雷,两大道果,阴阳流转,而周身自然而然萦绕着无数的雷霆,丝丝缕缕,有苍青之色,光明正大,有森白之色,有紫色雷霆,有血色煞雷,无数世界,诸多可能,都徘徊在眸子微敛的道人身边。

    眉心金色纹路微微亮起。

    将这诸多雷霆压下。

    看上去既玄妙,又震撼,连那素来温和的面庞都增加了威严之感。

    青衫龙女献和白发少女在这一刹都下意识屏住呼吸,脑海中几乎下意识浮现出一个念头。

    相比于之前那血雷如狱的女子,眼前的道人,才像是真正意义上的雷霆主宰。

    是雷霆的天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