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73章 雷霆道果,命数善缘!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148
  第0973章 雷霆道果,命数善缘!

    最后一剑,在【真实】面前,诛杀了浊世雷尊。

    哪怕是石夷这样表情万年都没有什么变化的神灵,都浮现出惊愕之色。

    青衫龙女显而易见地有些许的动容,一时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似的。

    只有那边的白发少女仍旧站起来,双手按着卫渊的头发揉了揉,苍白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语气也没有什么波澜,道:“好厉害哦。”

    “真乖真乖。”

    于是高深莫测,无可匹敌,玉虚无宗无上元始天尊的气质一下变得支离破碎。

    他原本是被伏羲固化了白发特性,后来吞没了浊世因果之基,被这浊世的气息沾染了外在,本来已经恢复黑发,但是伴随着卫渊自己实力提升,功体渐成,也在逐渐吸收吞纳这浊世因果之神的力量。

    这就导致展露于外的部分浊世气息消散。

    黑发又有化作白发的趋势。

    现在这一头长发被揉得乱糟糟的。

    倒是增加了不少的生活气息。

    石夷神色恢复了那种平静的模样,道:“【真实】呢?”

    “他就任由你将雷尊的道果带回来了吗?”

    卫渊道:“他?”

    沉思了一会儿,道:“大概算是被我吓走了。”

    “……”

    石夷面色顿了顿,起身转身就走,面无表情道:“收,可以了。”

    “我对于速效救心丸没有兴趣。”

    “你可以不用说了。”

    卫渊:“……”

    这算是在开玩笑吗?

    不过,钟离权,还有吕洞宾他们的事情……如果他们真的成功修行,那么相当于以八人联手的方式演化伏羲的先天八卦,不在人间界走动,藏匿于名山大川的话,大概是可以一直活到现在的。

    现在人间的天庭符箓体系已经联通神代三海。

    可以说彻底地改头换面。

    庞大的灵气冲击之下,大概率会被惊醒,会开始入世。

    到时候少不得去龙虎山一次,希望老道士还好……

    嗯,好像阿玄和赵公明都不在身边,希望老道士记得吃药。

    卫渊伸手揉了揉眉心,缓了缓神,让【真实】道果对于自身的干扰和影响尽可能降低到无的程度,而后拜托青衫献和白发少女在旁边帮忙看顾护法,自我真灵内蕴,一点灵性落入袖袍当中的天地之间。

    之前那浊世雷尊的最后一缕真灵就是被他收入了袖里乾坤当中。

    此刻抵达的时候,看到那本体被破,真灵都被因果剑意搅碎的浊世雷尊已经没有了之前的骄纵狂傲,煞气逼人,在袖里乾坤当中已经是飘飘荡荡,只剩下了薄薄一缕,失去道果,失去真灵,肉身被破,剑气灌体,因果纠缠,哪怕是曾经立足于巅峰的强者,被这样一连串攻势洗刷下来,情况也极为糟糕。

    或者说现在还能够维持住一缕真灵不散。

    已经是极为难得和令人惊愕的事情了。

    卫渊一缕意识和念头显化出来,还是化作了道人模样,那浊世雷尊仍旧还是不甘心,亦或者说这最后一点真灵正是她最后的执念所化,卫渊平静听着,听到她语气隐隐颠倒狂乱,不甘低语:“不可能,不可能……”

    “我怎么可能会输的?我怎么可能会输?!”

    道人想了想,袖袍一拂。

    周身气机刹那间变得幽深,隐隐玄秘,洞彻空旷。

    仿佛万里乌云横压。

    大地荒漠千秋苍茫。

    越发可怖。

    黑袍黑发,玉冠束起。

    双瞳无光,原始天魔。

    卫渊语气温和,顺着她的声音道:“你为什么不会输?”

    正自呢喃自语的女子语气激烈道:“为什么?当然是因为本座已经将那清世雷神的道果摘下!清浊合一,自成浑沌天雷,照彻万古,沧溟唯一,凭什么会输?凭什么?!”

    卫渊所化的原始天魔颔首。

    我们先表面上赞同一下她。

    但是实际上心底里默默想着。

    清浊合一?

    巧了,

    我也是。

    我媳妇也是。

    我兄弟直接就是你们追求清浊合一的源头和目标。

    清浊合一,很难得吗?

    原始天魔·渊赞同道:“清浊合一,理应是可以战而胜之的。”

    “倒是玄奇,你是如何杀死清世的雷神的?按照道理,彼时你身为浊世道果烙印自然显化之躯,未必是清气之世雷神的对手,更不必说在浑沌,天帝都在的情况下,将其杀死,掠夺道果了,各种因缘,可否说一说?”

    浊世雷尊面容浮现出些许挣扎之色,但是最后还是缓声道:“……因为清世雷尊。”

    “不是死于我的手中。”

    “清世雷尊性情刚猛霸道,功法酷烈,尤其强大,但是为人性情,极为贪婪好色,常常看中各族美人,就欲要和其欢好,常常做出的事情是在某个地方留下巨大脚印,女子踩上去便会失神,而后产下孩儿,人族亦有几名孩子是如此诞生。”

    卫渊垂眸。

    确实,他的印象里面是有类似的神话传说。

    某某氏族的女族长,或者某位女子踩到巨大脚印,然后生下孩子。

    那个孩子也在长大之后极为勇猛,立下诸多功劳云云。

    譬如尧帝的相,后稷。

    其姓为姬,年少时,曾为母所弃。

    故名为弃。

    后来还是被抱回去养大了。

    卫渊忽然明白了些许缘由,为何他会被母亲抛弃,会自号为弃。

    叹息一声,道人袖袍一拂,把握天机因果,双眸微阖,靠着手中的【雷霆】道果,逆流岁月,恰到好处地看到了那雷霆奔走,四下逃亡的一幕,似乎是不知为何,这些恐怖霸道的雷霆似乎是被某个极端疯狂暴走的存在给殴杀到碎成了渣滓,道果都被生生掏了。

    卫渊看到一只手掌毫不犹豫直接在雷神还活着的时候就把雷尊的腰子给噶了。

    然后放声狂笑,正面地将这位曾经刚猛第一的雷神活生生殴杀至死。

    最终连身躯都毁灭成灰烬,扬了个痛快。

    而雷尊残留了不知道多少万分之一的力量残存,在虚空中苟延残喘,最终忽而抵达了一片和大荒隔绝的空间世界,降临入某个初生的神系,伴随着一震雷霆的辉光,化生成为一名高大的男子,只是他的父亲因为信任了预言,说自己的孩子会推翻自己的神系,所以生一个吃一个。

    最终这大荒雷尊一缕力量残留托生的神,成功推翻了自己这一世的父亲。

    名为万神之王,自号宙斯。

    哪怕是没了原本那般恐怖的力量,甚至于只是原本雷尊一道力量的化生,没有记忆。

    但是同样把本体的好色性格继承下来,发扬光大。

    带着一整个神系往荒唐混乱的方向一骑绝尘,狂奔不死。

    堪称人间那边诸多神系最强种马。

    卫渊按着眉心,额头跳了跳,果然,在听到了雷尊掌握霸道无比的力量却又极端好色的时候,他就有种预感了,同时具备光明正大刚猛无俦的特性却又贼特么好色的雷神,果然如此,宙斯算是雷尊本体一道力量的化生么……

    只是,卫渊反倒是心里浮现更多疑惑。

    不应该啊,这样一位十大巅峰,似乎做事情也很小心。

    虽然渣得要死。

    但是也不至于被杀了啊……

    这相当于清世出现了巨大的漏洞啊。

    虽然尼玛渣得要死。

    一个个疑惑浮现而出。

    难道说,这个也和浊世的某些存在有关?是浊世的某些布置?

    卫渊心中微沉,缓声道:“谁杀了他?为何这样的雷尊会死?”

    “天帝和浑天没有帮忙吗?”

    浊世雷尊呢喃道:“我不知道……”

    “只是,似乎是因为一场寻常的聚会。”

    “祂看到了娲皇。”

    “然后打算如法炮制。”

    “还私下里放大话说,如此可让十大巅峰亲上加亲……”

    “也曾传闻曾经私下里故意叫伏羲大舅哥。”

    卫渊:“……”

    ???

    亲上加亲?

    还对伏羲说大舅哥?对伏羲?还是当着面说的?

    元始天尊倒抽一口冷气。

    只觉得背后寒意大冒,即便是他都忍不住打了个几个寒颤。

    “好的,懂了。”

    “过。”

    没有问题了。

    卫渊看向那个画面当中,背刺直接噶了雷神腰子,活生生掏出道果。

    然后以无比刚猛霸道之势,疯狂癫怒之姿。

    强行近距离将在上古之年以暴力刚猛闻名的雷尊殴打成渣滓的身影。

    终于隐隐约约看到了狂笑着的面目。

    看到了那往日总是无赖懒散的面容眉宇凌厉,双瞳暗金泛红,疯狂霸道到让人心悸的面容,和往日那抱着尾巴在地上打滚嚎哭的伏羲完全不同,颠倒阴阳,神牢天劫,生生将雷神打杀,至于为什么诸神没有插手。

    嗯,打算对娲皇出手这已经把十大巅峰惹了一大半了吧。

    至于帝俊……

    卫渊似乎突然明白,为什么会有帝俊和伏羲一战的事情了。

    毕竟以伏羲那个老阴逼加妹控死宅的性格,怎么可能会主动去和战斗狂帝俊交手?还令天下皆知。

    卫渊似乎已经‘看到了’当年发生的事情。

    伏羲肯定是打雷神的时候爆发力量,引来了帝俊的注意。

    而伏羲以和帝俊一战为理由,让帝俊不插手此事。

    然后伏羲绝对会说帝俊太强,可不可以让娲皇一起出手?

    帝俊同意。

    然后被阴了。

    卫渊揉了揉眉心,大概明白了当年雷神之事的情况,以及为何伏羲会和帝俊一战,而后缓声道:“不过,你为何会以血雷压制苍雷?这样看似是增加了你自己的底蕴厚度,但是血雷苍雷,彼此抵御,彼此制衡,反倒是让你自身没能全力出手。”

    就仿佛始终有一部分力量被压制住了。

    相当于一把兵器还没有使用,就已经有百分之四十的功率用于内耗。

    任何玩电脑的都知道这玩意儿就该扔了。

    阴阳均衡,流转不息,继而化作先天八卦。

    这不是什么艰深玄妙,不可测度的大道,连人间界的修士都知道,更何况是雷尊?

    卫渊看到那浊世雷尊的面容忽然变得狰狞而激烈起来,道:“不,不可能是错的!”

    “众所周知的道路,便是最为平庸的道路!”

    “必须要以血雷贯苍穹!”

    “要追逐最强的道路!”

    “追求唯我无上,至纯至阳!”

    她神色异样地颠怒猖狂,道:“这是我机缘巧合之下,寻找到【命运】残留的力量之后,从祂那里得到的启示,祂可是命运,不可能是错的!不可能!”

    命运?!

    卫渊瞳孔收缩。

    这个被诸神甚至于人族先祖一起联手打杀的存在,还活着?

    而且还被这浊世的雷尊保护住了?

    浊世雷尊癫狂莫名,似乎执念,似乎不甘,道:“祂不可能骗我的,祂不可能骗我。”

    “我明明已经通过种种手段,确认祂说的话是出自本心,是真的,祂也对着命运发誓,祂说的话绝无虚假!”

    卫渊缓声道:“祂说了什么?”

    浊世雷尊呢喃道:“祂说,这清浊雷霆道果,就当是个善缘。”

    “祂说的是真的,是真的!”

    “不可能骗我!”

    ……问不出来,这两句话也没有什么用。

    翻来覆去地说。

    说来说去也没有什么意义啊……

    卫渊皱眉沉思,忽而察觉不对,感觉到周围气机忽而空深幽玄,猛地抬头,看到那边的雷尊神色刹那温和下来,看到祂双目苍古幽深,嘴角笑意温和,再无半点焦躁。

    眼眸里带着看破一切的从容,似乎是直接看着卫渊。

    似乎是对着卫渊开口,在和卫渊交流谈话。

    手指指着道人袖袍,温和含笑,嗓音空深幽玄,悠然重复道:

    “这清浊雷霆道果……”

    “就当是个善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