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70章 化凡为仙,好久不见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847
  第0970章 化凡为仙,好久不见

    卫渊觉得自己是沉沦于一场似乎永远无法清醒的梦中。

    在这一场梦里面,他眼前仿佛有无数的画面起伏,变化,时而看到了在大荒山海当中行走的男子,时而化作了骑乘青牛的少年,亦或者化作了手持名剑铁鹰,伴随着大秦的铁骑,纵横天下,莫可当者的锐士。

    一场大梦几千秋。

    卫渊的意识恍然苏醒的时候,远远地‘看到’了血雷横空,‘看到’了白发少女和青衫龙女献围绕在自己的身边,石夷面色冷硬,一次次地和那位强大无比的浊世雷尊交锋,浑身被恐怖的高温雷霆击打出了一个个狰狞可怖的伤势。

    血肉散开,露出白骨。

    其上奔走着雷霆,高温烤灼着血肉。

    只是转瞬之间,雷霆尚且还没能够消失,面容冷硬坚毅的石夷已经恢复如初。

    反手一剑劈出去。

    被那位貌美艳丽,却是右边脸颊和眼睛被一剑劈碎劈斩出狰狞痕迹,看上去有些狰狞的女子一下抓住了石夷手中极为标准的秦剑,而后似乎是被这一柄剑而激怒,道:“不准用剑对准我!!!”

    五指握合,霸道恐怖的雷霆之力砸落。

    石夷手中的秦剑崩碎。

    但是仍旧面无表情,仍旧气机沉稳,靠着双拳和女子交锋。

    卫渊安静‘看着’这一幕一幕的发生,他隐隐有一种感觉,只要自己伸出手,就能自然而然地感知到对面,就可以像是回到自己的家乡一样,从容不迫地回到那个区域,回到就被白发少女保护在身后的身体里面。

    只是不知为何,他反倒不再着急回去。

    亦或者说,现在的他想要真灵跨越岁月,还需要一点反向助力推动一番。

    甚至于他的记忆慢慢恢复,真灵缓慢恢复这个过程,犹如花朵重新绽放。

    需要一个过程。

    不可能一蹴而就。

    卫渊此刻也只是刚刚恢复了楚汉时的记忆。

    等一下……回去?

    那么现在是在哪里?

    卫渊收回‘视线’,环顾周围,发现自己此刻竟然是在山间的一座村落旁边,看到了前面的墓葬,眼眸微垂,缓缓念出来:“恩师大唐剑仙夫子陈讳名渊之墓。”

    “弟子裴旻,公孙立。”

    “……陈渊?那是谁?”

    卫渊疑惑不解,抬起头,看到了一千六百年后本体发生的事情,但是正如同他的本体仍旧还是在那里安然沉睡,卫渊此刻也心态平静缓和,如同古井无波,抬起头,看了看周围的山水风光,索性毫不在意,扫了扫袖子,漫无目的地站起来,往外走去。

    完全也不在意自己现在是根本没有肉身,只是洒脱而行。

    循着冥冥之中的【因果】,逢山过山,遇水过水,远远地看到一座城池当中,有清朗的锐气冲天而起,凌冽清寒,如同一柄名剑,当时正是夜晚,卫渊抬起头,看到和着一座城池相对应的夜空之中,星光大亮。

    稍微推断一下星图,恰恰看到那正是二十八宿当中的斗宿和牛宿。

    卫渊讶异,踏步进入城池当中,寻找了一番。

    竟然发现这位剑气冲霄,气冲斗牛的,竟然是一位才不过十一二岁的少年孩童,腰间玉佩下面有一串剑穗,卫渊觉得异样地眼熟,但是真灵处于次第苏醒的状态,倒是没能一眼认出这剑穗其实是他曾经弟子所用。

    只见到那孩子持一柄木剑在院落里面挥舞。

    似乎不成章法。

    引来了院落当中,族中长辈的善意玩笑。

    唯独卫渊,一眼看出那少年不成模样的剑势之下,竟是异样地锋锐凌厉,不是凡俗。

    那边有这少年人的家族长辈含笑道:“好啦,洞宾,来,刷弄剑术累了吧?”

    “且先休息一下,喝杯茶润润嗓子。”

    “欸,好!”

    “你啊你,这孩子明明还不到能够取表字的时候,怎么就现在喊起来了?”旁边妇人颇多埋怨,那一身劲装,似是江湖剑客的男子倒是不甚在意,哈哈大笑道:“无妨无妨,反正这表字和名号都已经取了,早点喊,还算是比较耳熟,也算不错。”

    “哈哈哈哈,来,岩儿,告诉大伯。”

    “你是喜欢吕岩呢,还是吕洞宾,亦或者说吕纯阳?”

    他玩笑逗弄着自己的侄儿,那孩子却忽而转过头去,看向那边家里院落的墙壁,男子微惊,快步走出,却是什么都没有见到,疑惑转回身来,自笑着道:“洞宾在看什么?外面什么都没有啊。”

    名为吕洞宾的孩子疑惑不解。

    他刚刚,明明感觉到了……

    剑意?

    ……

    卫渊没有驻足。

    尽管说这个孩子的天赋异禀,但是似乎不是让他在这里驻足的理由。

    他能够冥冥之间感觉到,他的缘分,他的因果,还在更前面的地方,但是要说这个所谓的因果究竟是什么,他却也说不上来,如此飘飘荡荡,不知道许久,忽而一日青山之下,得以见到一名佩戴长剑骑乘白马,高歌纵酒离开的李姓剑客诗人。

    失去记忆的卫渊只是顺手和这名为李太白的剑客借了一壶酒。

    他总觉得自己和对方似乎很有因果,拿一壶酒好像不算什么。

    后者也非常豪迈,接下酒壶就递给他,洒脱大笑:“便当作一场缘法!”

    只是这失忆道人万万没有想自己毫无财运,和那剑客一交互,连带着这位从小锦衣玉食,少时不识月,呼做白玉盘,你不认得什么叫月亮,但是却认得什么叫做白玉盘的家伙。

    一如京城,就财运大减,舍于逆旅。

    结果朋友来找他喝不起酒,得解下配饰卖酒。

    狼狈不堪。

    留下了【金龟换酒】这样的典故。

    是所谓‘金龟换酒处,却忆泪沾巾。’

    为什么?

    因为某个财运倒霉到底的家伙拎了李太白一壶酒,便得让他用金龟才能抵回来。

    而李太白在京城里穷困潦倒的时候,卫渊方才在一座城池当中驻足,楚汉争霸之年的记忆也已经彻底恢复过来,得见天空之中,煞气弥漫,隐隐然可以见到无数的怨气冲天而起,化作了古战场的模样,其中两方士卒拼杀在一起,喊杀声震天般响动。

    其中一员将领一只手提着一把剑,一只手提着自己的首级。

    时常放声怒吼,怨气冲天。

    虽然说寻常百姓是眼不可见,耳不可闻,却仍旧是受到这煞气冲天的干扰,时常会做噩梦,休息不好,整座城池都笼罩在了一片压抑的氛围当中,卫渊看着那一座战场,却是微微讶异,认出了这战场上的双方。

    而后仔细端详作为这噩梦和戾气最为深重的无首大将军。

    看着他提在手中的头颅。

    越看越是觉得熟悉,越看越是觉得不可思议。

    这竟是故人!

    沉吟许久,卫渊这一缕真灵提着酒踏入其中混乱战场,踏入了那恐怖的梦境杀伐当中,其交战双方,无数的悍勇战卒都不能靠近卫渊半分,如此行为自然引来了那边的无首将军的注意力,他一只手提着兵器,一只手提着自己的首级,放声咆哮。

    才转过身来,奋起武力,打算劈斩下来。

    却只是见到一点寒芒凌厉万分,直直点在虚空,明明首级已经被斩落,此刻竟然又有一种万箭飞来,即将穿心而过的森森寒意,刹那间身躯僵硬,动弹不得许久,却看到前面一名道人打扮的男子洒脱笑道:“许久没有见面了啊。”

    那无首的将军喃喃自语:“……渊?”

    卫渊大笑道:“然也。”

    提了提手中酒壶,笑道:“难得手中一壶好久,要不要来共饮一杯?”

    “钟离昧将军。”

    ……

    钟离昧,秦末之人,原本是为西楚霸王麾下战将,后来西楚霸王猜忌,担心有杀身之祸,转投汉朝,在韩信麾下作战,只是可惜,一个韩信,外加一个钟离昧,终究是钟离昧先死,韩信似乎也有了将钟离昧交出去以求自保的念头。

    于是最后,钟离昧愤而拔剑自尽。

    而韩信也在这一次骚乱当中,被降为淮阴侯。

    卫渊在那个时代曾经和他相识,最开始是对手,而后是战友,此刻难得遇到故人,彼此饮酒,钟离昧只是道当年韩信愚蠢,当年若是韩信之智慧,加上自己的勇猛,刘邦都不敢轻举妄动,韩信将自己交出去之后没过多久,果然也死!

    “他不知道吗?当年那个和他一起喝酒吹牛的好兄弟刘三儿,在坐上皇帝位子的时候,就已经死了啊。”

    钟离昧扼腕叹息。

    而后在提起项羽的时候,亦是沉默,只是连连饮酒,不再多说。

    最后看到眼前道人哪怕是一缕真灵,也是纯粹轻灵之气,和现在的自己,截然不同。

    迟疑许久,欲言又止。

    卫渊喝了口酒,自然开口道:“钟离昧将军有什么要问的吗?”

    钟离昧将手中的酒放下,一定神,翻身拜下道,嗓音沙哑道:“渊兄弟不知,当年我自杀死后,怨气太重,却因为兵家刚正肃杀,无法为鬼,跌跌撞撞千余年,转世为人,只是可惜每每睡梦当中,才能记起些许前尘往事,如同疯魔,痛苦不堪。”

    “今日见到渊兄弟,似乎还能够保持自我灵性清醒。”

    “万望恳求,度我一度!度我一度!”

    卫渊的记忆恢复到了三国太平道时代。

    只是不知道为何,对于当年从老师那里学到的《太平要术》,此刻心底却有诸多不同的见解,使得这一门道法,越见幽深,越见玄妙难言,更是不知为何,就好像是和某个非常渣滓的家伙彼此互殴了无数年,对于先天八卦感悟高深得可怕。

    新的《太平要术》,已然是和内外逆反先天八卦联合。

    从元始天尊无意识的高屋建瓴之下。

    化作了一种极为玄奥,妙不可言的功法。

    只是因为先天八卦的作用,其可以拆分为八份,各自不同,却又可以联合唯一,施展出强大莫名的招式,当即缓声道:“既如此……我自可以传授你道术功法,只是相应的,将军要帮我寻找其他七名弟子,以为同修。”

    “八人合一之力,或许,你我还有再见面的一天。”

    钟离昧叩首应下。

    卫渊当即将柔和了伏羲级别先天易术的功法缓缓道出,道:“三昧真火,钟离昧,你修行者是火卦一部……”他声音顿了顿,想到来的时候,那一腔锐气凌厉,道:“修行有成之后,可以去河中府吕家,找一个叫做吕洞宾的孩子。”

    “传授其功法剑术。”

    “吕洞宾,乾金之象,乾卦纯阳,我已给他留下了纯阳之号。”

    “我来之时,见到邢州广宗有一倒骑青驴的老者,你可一观。”

    “罗浮山下,一名唤何二娘的女子……”

    钟离昧一一应下。

    卫渊揉了揉眉心,感觉到自己的记忆又在开始复苏,感知到这个时代开始疯狂地排斥自己,记忆没有全部恢复,故而不知道为何,只是询问道:“钟离昧将军这一世转世,名字叫做什么?我好去将你点醒。”

    钟离昧灵性道:“权衡之权,名为钟离权。”

    “好。”

    卫渊颔首应下。

    ……

    第二日,城中忽而便出了一桩怪事,诸多百姓大多都没有睡好,只是这睡觉睡不好的事情,也不是一次两次的了,故而大家都熟悉,只是临到日上中天的时候,忽而有一道人走入城中,找到了钟离世家,见到那家的二公子钟离权正在看书。

    忽而那道人大步进来,旁人拦也拦不住。

    那道人大步近前,只是一掌轻轻敲下,大笑着问道:“钟离权?”

    “嗯,是我,道长是……”

    那道人不答,只是当头棒喝般询问;

    “是汉钟离?是唐钟离?”

    那素来温和的钟离权怔住,而后眼眸瞪大,忽然便是抚掌大笑,笑得泪流满面:

    “是汉钟离!”

    “是汉钟离也!”

    钟离世家的人不知道者什么情况,齐齐焦躁起来,家丁提着棍棒出来,忽而却见到那道人大笑数声,转身腾空而去,已经不见了身影,都被震慑住,齐齐拜下,只剩下了那钟离权大声高呼:“是汉钟离,是汉钟离!”

    卫渊吐出一口气。

    气机交锋流转,点化八仙,带来的岁月因果几乎猛地加持在他身上。

    恰到好处地一下将他送回到原本的本体。

    眼前雷光奔走,也不知是打了多少次,斗了多久,那血雷似乎终于绕开了石夷。

    从卫渊真灵在大唐时苏醒,到他真灵见到吕洞宾,点化钟离权。

    足足三天三夜!

    贵为浊世雷尊,硬生生没能甩开石夷。

    女子的心态几乎要崩了。

    就是连续重复性枯燥工作了足足三天三夜,而事实上,因为石夷展开权能的原因,对于青衫龙女她们来说,只是外面三天三夜,对于浊世雷尊,在交手双方的感官上打了三年不止!

    而且永远都是出招,石夷受伤。

    石夷恢复。

    石夷出拳。

    如此循环往复足足三年!

    女子终于是找出了一丝破绽,瞬间甩开,心中终于开始有了些许酣畅淋漓。

    “哈哈哈哈,石夷,不过如此!”

    “唯愿天下剑客,皆不得好死!”

    放声大笑,看到前面白发少女以身为盾,保护那一道气机。

    毫不犹豫递出一枪:“死!!!”

    长枪凌厉霸道,带着果决,带着一扫之前痛苦憋屈的痛快。

    然后她看到一只手掌轻描淡写伸出。

    直接握住了自己的一枪。

    嗯?!!!

    血雷逸散奔走,雷尊一口气酣畅淋漓还没散开,就被堵住,抬头看去。

    恰好看到那边道人抬眸。

    睁开了眸子。

    看到他嘴角一点一点勾起,双瞳幽黑如墨,轻声道:

    “好久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