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69章 锋芒最盛!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970
  第0969章 锋芒最盛!

    灿烂无比的刀芒瞬间斩落。

    明净无暇。

    青龙偃月刀的刀芒顺势劈斩而出。

    沙场之上的武将,习惯了气势如虹,大开大合,对于力量的收敛倒不像是江湖武人那样地小心翼翼,这一刀刀芒直接从那魔神的眉心凿穿进去,而后从后背的铠甲上倾泻而出,森冷霸道,破开大地,撕裂山脉,直接飞入汪洋当中,才算是结束。

    一片死寂。

    关云长战袍被劲风激荡而起。

    战袍微拂,于是那魔神张了张口,再没能说出什么话来,仰天便倒。

    尸骸在中间就已一分为二。

    鲜血散落。

    一击,即死!

    满场死寂,就连其余几位浊世魔神都心中失神,赵公明也是咂舌,倒是张文远没有丝毫的迟疑,掌中的兵器猛地凿出,忍不住大笑道:“关将军的第一刀,其势最强,哪怕是温侯都不愿意硬吃的。”

    “尊下竟然愿意接下身负【三界伏魔天尊】位格的关将军第一刀。”

    “张辽佩服!”

    “哈哈哈哈,下去之后,寻那颜良,应该是有共同话题的。”

    对面的魔神心中震怒,但是却被背负【北斗破军】之位格的张辽死死纠缠住住。

    那有着大鹏首级,高大如同一座小楼的妖魔则是腾飞在空中,和财神爷斗杀在一处,最后被两根大铁鞭一上一下敲在额头和腹部,直接将额头砸了个窟窿,囫囵倒下,赵公明难得打了一次酣畅淋漓的架,而不是在人间界鸡毛蒜皮的事情,长笑道:

    “乱来找事。”

    “活该你下辈子做个穷死鬼。”

    “一辈子都不开张。”

    霸道的雷霆,惨烈的刀光,大日,群星,以及最为纯粹的人族战场煞气,齐齐涌动在一起,浊世神魔能够追随着浊世雷尊前来此地执行任务,自然不可能是弱手,但是此刻竟然陷入了颓势。

    对面似乎同样也是杀伐场上打过滚的老杀才。

    而且像是憋了几百年几千年没有开过张的那种。

    眼下是来泻火了。

    其中一名魔神趁着赵公明一时不差,施了神通唤回了控制刑天真灵的法宝,强行怒道:“刑天,速速听令!速速听令!”见到刑天还是没有动作,索性右手一捏,拼尽全力,直接将这一件灵宝粉碎。

    浊世神魔性情暴烈,直接以放弃这一件灵宝为代价,最大程度地激发对于刑天真灵的控制。

    刑天身躯摇晃了下,周身的气机越发地疯狂暴躁,嘶吼咆哮,双手握住了浊世准备的兵器。

    关云长神色不变,袖袍一扫,手中一张卷轴豁然展开,横贯于苍穹之上。

    其中是一个个名字,上面有着对应的指纹,是以按着血按下的,放声道:

    “炎帝姜氏后人,当代仍存在四百六十万之多。”

    “为神州姓氏第五十位。”

    “刑天,认清楚!”

    战神刑天的身躯刹那顿住,似乎被炎帝后人的名字和痕迹所动容,赵公明在人间界呆久了,下意识一句‘战神刑天你也不想要让炎帝后人知道你为非作歹吧?’

    看了看那边的二爷,好歹是控制住了吐槽的欲望,只是大笑道:

    “刑天,请奏乐吧。”

    “???奏乐?!”

    那浊世神魔怔住。

    而后忽然感觉背后一寒,感觉到天地之间仿佛刹那间变得一片阴沉黑暗,让人心中沉郁僵硬,让人心中恐惧,而后似乎在背后突然亮起两道血红目光。

    “是啊!”

    刑天放声怒笑。

    猛地双拳提起,以肉眼难以捕捉的恐怖速度轰击!

    气势如虹,如同雷震,砸地那神魔身躯僵硬,在刑天那如同血肉模糊。

    “弹奏你!!”

    而后双手合起,如同鼓槌,浑身肌肉暴起。

    重重砸落。

    首级如同狮子,能够吞下山峦,饮尽江海的大妖魔脊椎直接被砸断。

    “敲击你!!!”

    “然后——”

    刑天双手轰然砸落,不用兵器,靠着拳脚招式,砸出了一声一声惨叫,砸出血肉崩碎的声音,砸出骸骨断裂的声音,砸出了魂魄的哀嚎和真灵的呻吟,刑天真灵不在,只剩下被灵宝激发之后的暴虐杀心,杀得越发狠辣,却只是放声长笑:

    “高歌你!!!”

    用拳头跳舞!

    用肌肉高歌!

    神魔临死之前不甘愤怒道:“你不是说,你是文官,没有他们那样的力量吗?”

    “是!”

    “我是文官,没有他们那么弱小的力量。”

    刑天‘狞笑’着提起战斧:

    “哈哈哈哈哈哈,不要跑!”

    “接着奏乐!”

    “接着舞!”

    “你们不是想要看我打架吗?来啊!”

    上古之年,文官表率!

    无可匹敌的诸神噩梦,人族最强的戈矛,以敌人的死亡为乐曲,以血肉的撕裂为高歌,炎帝部族形夭,后世所流传的战神刑天,正在围殴魔神,阔别六千年之后,再度一个人能堵住一堆魔神疯狂地殴打。

    只是打到了一半的时候,突然感觉到手感似乎不大对。

    和当年在大荒打得神不大一样。

    不过这个时候的刑天没有脑子。

    所以他非常理所当然理直气壮地忽略了这个问题。

    接着殴打。

    连关云长都收回了青龙偃月刀,看着那边放声大笑的战神刑天,叹息道:

    “看来,是用不着你我再出手了。”

    “这样几尊神魔,不是他的对手。”

    “不愧是上古战神刑天。”

    张辽颔首。

    赵公明摸了摸胡须,忽而道:“可是,刑天刚刚似乎是被控制住了,要是他待会儿打完这些浊世的魔神之后还不尽兴,冲着我们来了怎么办?”

    关云长和张文远动作一顿。

    看到那边的刑天缓缓起身,无首的身躯仍旧无比高大,比起坐在战马上的战将还要巍峨,还要予人无可匹敌的,恐怖的压迫力,张文远无可奈何,道:“赵财神。”

    “是不是你们财神都有这样一出口就会灵的本事?”

    “我记得卫馆主似乎也抱怨了好多次了。”

    “说就是你出了口,他才那么穷的。”

    赵公明脱口而出道:“他胡扯!”

    而后咬牙切齿,大怒道:“他穷这件事情,和我没关系。”

    “不要乱甩锅!”

    “我是财神,不是穷神,不是穷神!”

    “搞清楚啊你们,哪个财神爷最多只是不让人发财,会让人变穷的吗?”

    “你们在侮辱我!”

    关云长手中的青龙偃月刀微抬,道:“两位,闲话少提。”

    “我等现在还得要面对这位上古战神。”

    “虽然说一直都想要和他交手,但是现在可不是什么好选择……”

    张辽颔首:“怎么做?”

    关云长道:“军师有锦囊的。”

    赵公明无奈:“……都什么年代了,诸葛武侯怎么还搞锦囊这一套?”

    关云长语气平淡道:“……军师说这个叫人设。”

    他看了一眼,道:“按照军师的说法,刑天此刻真灵没有恢复,意识还不够清醒,充斥莽撞愤怒,这个时候,最好是能够带着他多绕几圈,等待时机。”

    张辽看着那边似乎朝着另外一个方向嘶吼着的刑天。

    “如何让他始终跟着我们?”

    “没有真灵,性格鲁莽,且情绪激怒的情况下。”

    “大概率会被我们牵扯一段时间就会自己随心所欲地行动了……”

    果不其然,三人只是面前带着刑天往远离海外诸国人族城池的方向走了片刻,那位战神见到无法交手无法厮杀,就渐渐觉得乏味起来,开始打算转移方向,朝着其他的方位奔去,关云长拉住了驳龙马,想到了那位少年军师给自己的东西。

    取出一个类似手机的东西。

    张辽疑惑:“区区现代的机关,便可以拉住战神刑天的注意力吗?”

    关云长颔首:“军师对于此等事情,从不曾误判。”

    他操作打开手机。

    内部蕴含着留影类法术。

    而后一个俊朗的年轻人出现在虚空中。

    笑容灿烂:“嘿,刑天!”

    而后竖起一根中指,文雅道:

    “傻逼——。”

    “我你爹。”

    一众沉默中,早已经奔到了远处,煞气上涌,逼迫神智的刑天动作一顿。

    而后毫不犹豫转身拎着战斧狂奔而来。

    仇恨值直接拉满。

    浑身裹挟着煞气杀机,放声咆哮:“姬!轩!辕!!!”

    “我杀了你!!!”

    论如何三个字精准拉爆战神刑天的仇恨值。

    姬轩辕,告诉你这个秘密.JPG。

    众人沉默了下,关云长维持住了自己的冷静。

    “走!”

    ……

    金色的剑气流光冲天而起,化作了的金色元气越发地纯粹灿烂,隐隐然几乎有几分云霞缭绕的感觉,石夷转过头看了一眼那边的卫渊,道:“比我想的还要糟糕……”

    “简直像是传说当中的唐僧肉。”

    “不知道可不可以下厨。”

    石夷摇了摇头,把自己脑海当中这个离谱至极的念头给收回来。

    望向远方,双瞳当中,金色神韵暗藏。

    以祂的实力,已经能够看得到遮蔽天穹的恐怖血色雷光,看到了遥远彼端追随在那血色雷光之后的身影,皱了皱眉:“【雷霆】吗?没有想到,确实是难缠的对手。”

    钦原鸟满脸紧张:“是,是那种身高十丈,腰围也是十丈。”

    “生冷不忌,死活都不在意的那种吗?”

    “不,非但不是,而且还是一位貌美的天神。”

    石夷颔首,注意到那边青衫龙女献的细微表情,面不改色补充道:

    “只是可惜,性格偏激,不为人喜。”

    天穹之上,血雷炸响,那为美貌女子看到了神色平淡,面容坚毅的石夷,表情一下变得难看起来,道:“石夷……”

    石夷的语气平静:“久违了,雷霆。”

    那为浊世女子的脸色很臭,倒也不是说打不过石夷,只是眼前这家伙就是最不愿意遇到的对手,除非一瞬间能够把他达成渣,否则的话,不到一个呼吸的时间,石夷就会恢复原本模样,简直是雷暴类权能概念最不愿意遇到的对手。

    “石夷,你为何守在这里。”

    “你不在西北天境,来此作甚?难道说这元气,和天帝有关?”

    石夷沉思,顿悟,面无表情道;“是。”

    祂右手握着剑,面无表情道:

    “这里是帝君期待了六千年岁月,如今方才要成熟的‘果实’。”

    “是帝君所在意的存在。”

    “汝等妖魔,退下。”

    !!!

    天帝在意的‘存在’?

    雷尊冷笑道:“原来是帝俊都看重的一柄剑啊……”

    剑?

    石夷沉思。

    若有所悟。

    剑类道果,似乎也可以如此称呼。

    颔首道:“然也。”

    “是三界八荒,古往今来,锋芒最盛的一柄剑。”

    “好!!!”

    “好一柄三界八荒,古往今来,锋芒最盛的一柄剑!”

    雷尊放声大笑,狞声道:“那么,哪怕对手是你!”

    “我也要,拆了祂!!!”

    石夷双瞳幽深,不避不退,正面迎击,双方便在这天穹海域之上,展开厮杀。

    唯独卫渊,呼吸越发沉重,缓和。

    他的眉心那一缕缕金色寒芒所汇聚的气息,越来越精纯。

    仿佛一柄,只差最后一步便可铸造完成的名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