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67章 天地绝世之【剑才】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969
  第0967章 天地绝世之【剑才】

    “怎么了?难得看到你也会困倦,居然睡着了。”

    “看来,你还真的是信赖他啊。”

    白发少女还在想着些什么,伴随着轻快的语气,青衫龙女从青石上一跃而下,拍了拍手掌,看了看那白发少女,噙着笑意地道:“你刚刚可是睡了有一会儿的。”

    “是想到些什么了吗?”

    “嗯。”

    白发少女点了点头,视线微垂,穿着浅青色鞋子的小脚凑在一起点了下地面,补充道:

    “想到了以前的事情。”

    “以前?”青衫龙女愣了下,下意识地以为是娲皇之血和娲皇灵性残留的影响,疑惑道:

    “伏羲?”

    白发少女面容苍白,没有丝毫的血色,面无表情:

    “伏羲?”

    “那是谁?”

    “……”

    青衫龙女轻叹声气,而后莞尔一笑:“你这句话被伏羲听到的话,他会哭的。”

    “虽然我倒是也很想要看看他哭起来是个什么样就是了。”

    龙女献看着盘坐在石壁之前,似乎在沉睡,气息悠长的卫渊,看到他眉心出现的丝丝缕缕的气机,往前几步近观,而后神色渐渐凝重:“……这是,他不是说疗伤吗?怎么自身功体反倒是开始提高了,这比起之前一段时间,功体的境界提升了何止一成?”

    “照这样下去的话,等到走出南海的时候,他的功体就要成火候了。”

    “只是,这稍微有点不对头……”

    青衫龙女上上下下仔细地端详了一段时间,终于察觉到了问题在哪里——

    气机的流转和变化不同。

    平常修行一般是主动地吐纳吸收诸多的元气来投入体内的,但是这一次,那道人根本就没有去引导吐纳,但是天地万象就已经主动追逐而来,常人追逐道,而道竟然主动来寻他,青衫龙女沉吟许久,还是不知道该怎么样形容,只好道:“奇怪的境界。”

    “与其说是修行,倒像是天地之间要诞生一件蕴含大道的天才地宝似的。”

    “这家伙到底是在修什么?”

    “是功体么?也不像是因果啊,更没有丝毫的浊世气息。”

    白发少女轻声道:“剑术。”

    眼眸微微亮起,她似乎猜到了,等到卫渊这一次再醒过来,就能够记得起她。

    “剑术?”

    石夷睁开眼睛,缓声道:“只靠着招式,也可以走到这样一步吗?”

    白发少女一如既往地面无表情,语气无波道:

    “不做出前无古人的事情,怎么能够抵达前无古人的境界?”

    青衫龙女抬了抬眸子,察觉到这和往日语气没有丝毫不同的话语里面的些许异常。

    石夷颔首,没有注意本该是没有感情波动的少女话语中自然而然地护短之意。

    就好像是我的崽最好,你们都不准说他!

    不准!

    面容刚正坚毅的天神只是思索许久,道:“有道理。”

    “但是,我们可能不能在这里呆着了……”

    祂指了指仍旧闭目吐纳,气息越来越幽深的卫渊,面无表情道:“这样的动静,简直就像是天底下最为顶尖的至宝,吸天地之精华,纳日月之灵性,现在还好,动静不算是太大,等到一会儿之后,动静恐怕就收不住了。”

    “到时候天上飞的,地上走的,但凡是有点实力的,都会想要过来。”

    “然后把这个家伙给带走。”

    白发少女面无表情道:“带走?做什么?”

    天神右手扶着剑,同样面无表情地道:“谁知道呢?”

    “他现在这个状态,也根本没有办法战斗。”

    “毕竟是自然散发庞大元气,吸纳天地大道纹路汇聚的根基,自然会吸引来许多的敌人。”

    “或许会是某些美艳的女神,浊世大神之类,打算抓他,以他这样特殊的体质为炉鼎。”

    “没日没夜,颠龙倒凤。”

    “采补成渣。”

    青衫龙女献脸颊微微凝固了下。

    “也或许,会是某些穷凶极恶,强大疯狂的隐世古神,打算把他抽炼魂血,淬炼为兵器。”

    “或者直接吞服其肉,用以修行。”

    “留在原地,可不是什么好的选择。”

    白发少女视线停滞。

    沉思,起身,转身走到吐纳沉睡的白发道人旁边。

    白皙面容没有丝毫表情。

    伸出手,一只手从道人腿弯下面伸过去,一只手从卫渊的背部环绕过去。

    面无表情,一下发力。

    但是那看上去只是寻常身材的道人却是动也不动,就连呼吸都没有丝毫的涟漪,只是白发少女发力的时候,原本没有表情的面容涨得通红通红,但是虽然涨得通红,却还是在努力的发力,最后哗啦一下坐在地上,陷入沉默。

    啪啪啪。

    少女面无表情地拍了拍衣服,爬起来。

    走到青衫龙女献那边,拉了拉她的袖口,语气没有丝毫波动:

    “我拉不动。”

    青衫龙女忍不住捧腹笑出声来,看向那边垂眸吐纳的卫渊,道:“看来,那里坐着的,不止是‘他’,而是更重些的东西,人间界素来都有道法无量,重不可量的说法,亦或者命运沉重,大概是这样的东西。”

    石夷尝试之后,即便是他也无法搬动这个时候的道人,只好放弃,仍旧面无表情道:

    “这样的重量,恐怕只有不周山可以凭借蛮力搬动。”

    “既然无法做到,那么就只好留在这里,在此地布防,尽可能在他悟道的时候遮掩气息。”

    “你二人在这里庇护他。”

    石夷大步走出,钦原毫不客气地跳起来拍了拍他的肩膀:

    “喂,石头脸,没有想到你还挺会吓唬人的嘛?”

    “吓唬人?”

    石夷转眸。

    “是啊,什么什么采补,什么吞噬的。”元气少女手舞足蹈。

    “献姐姐和小白都被吓住了。”

    “其实要我说,卧虎被采补一下是吃亏还是占便宜还不好说呢,毕竟他都是这几千年纯阳之体了,像是什么合欢派啊之类的大姐姐,阴阳采补一下,咳咳,那不就是勾栏嘛,还是不亏的哦。”

    石夷面无表情:“什么吓唬人。”

    “当然,我确实是有做一定的隐瞒。”

    “毕竟部分浊世神魔为了变强,采补炉鼎的时候,一般来说不分性别,种族,体型,外貌。”

    “荤素不忌。”

    “生死不论。”

    “只要可以【用】就可以。”

    ???!

    钦原鸟呆滞,而后脸色一下被吓得煞白。

    有几分发自真心恐惧几分小心思地拉住了石夷的战袍,结结巴巴道:

    “石头脸,那你可要保护我啊!浊世什么的,太恐怖了。”

    石夷暗金色瞳孔看了她一眼:“放心,你会安全的。”

    元气少女松了口气道:“我就知道你会保……”

    “你这么弱,浊世神魔不会看中你的。”

    钦原面上神色一滞。

    而后眼眸瞪大,一张面颊气得通红,咬牙切齿:“混合铁的直男,钢筋级别的!”

    “你你你,你和那个卫馆主是孪生兄弟吧!”

    “嗯?不,我是天地所化生,不是人族。”

    石夷的认真解释,让钦原气得胸膛起伏了好几下,而后天神挣开她的手掌,大秦的玄色战袍鼓动,右手按在钦原鸟的头顶,一如既往语气平静:“而我,会阻拦他们。”

    “所以,你大可以放心。”

    钦原鸟张了张口。

    最后面容张红,点了点头:“嗯。”

    然后看到石夷袖袍里摔下一本书。

    “第一章 论【浊世神魔】的阶级落后性。”

    “第二章 浊世神魔内部尽兴思想上的改造和革命的可行性”

    “第三章 团结一切可团结的力量”

    “第四章 推翻浊世大尊,创造浊世神魔支部的步骤”

    “第五章 建立可持续性清浊二界元气互通秩序的可能”

    钦原脸上的表情一点一点地变得呆滞茫然。

    这个男人,太纯了。

    脑子里就只有搞革命……

    他实在是太爱革命了。

    ……

    南海和西海的交错之地。

    神代海外的辽阔土地之上,有一座山,名为常羊山。

    南海的惊变,导致了祝融的火焰寂灭和浊世的力量联合,笼罩了包裹南海全部海域,部分的东海和西海区域,而常羊山就在这里,只是此刻,这一座山的封印已经被打开,缺少了首级,因而性情特别狂暴的战神刑天,已然不知所踪。

    “哼,烛九阴应当已经被开明牵制住。”

    “祂封锁了开明参与大局的可能,某种程度上,也就代表着,祂也被开明所拘束。”

    “愚蠢之事啊。”

    在这一群浊世神魔当中,围绕的是一位身材高大的女子,穿着铠甲也无法完全遮掩其曲线,高大,面容美艳,浅褐色的长发垂落到腰间,只是美中不足,其右眼连带着右边的脸颊竟然被残忍一剑斩过,导致面容几乎被分成两半,显得格外狰狞。

    周身缠绕血雷。

    喧嚣恐怖。

    蕴含有随意便可将世上生灵打碎化作齑粉的可怖力量。

    “还素来传言,烛照九幽之龙洞察入微,极为难以对付,可惜,竟然会被开明牵制住,却不知道,这南海之地才是最终的核心之所在,那位火神祝融,打算在此地彻底地颠覆生死和阴阳,而唯一能够阻止这件事情的九幽之主,竟然不在,竟然在遥远的昆仑天门之外。”

    “现在,失去自我克制力量的刑天被放出来。”

    “女丑之尸的设计也已成功。”

    “必然掀起层层的祸乱。”

    “南海封印已经完成,分开内外,再无法进入,烛照九幽也没有用。”

    旁边的属下道:“尊主,也是要小心些的。”

    浊世雷尊冷笑道:“小心?现在已经成为定局,烛九阴必败,清世必败!”

    “若是想要翻盘。”

    “除非这里。”

    “在这个被封印隔绝内外的南海里。”

    “还有一尊九幽之主!”

    “可是那怎么可能?”

    浊世雷尊放声大笑:“此事已毕,该去收尾,联手开明,将烛九阴留下来了……”

    祂将手掌的酒壶一握,周身暴起恐怖的气息,萦绕血色的雷霆,而后猛地腾空而其,掠过长空,正当这个时候,忽而察觉到不对,看到一个个只有本能的生灵开始朝着一个方向而去,下意识转过头去,恰巧看到了淡金色的流光冲天而起,仿佛灿烂晨曦,撕裂天地。

    浊世雷尊的动作瞬间一顿:“这是……”

    “剑气?”

    “有天才地宝级别的名剑出世?”

    祂面容狰狞变化,下意识抬起手掌,按住了那几乎把祂的脸颊分成两半的恐怖剑意,想到了一千六百余年前的大唐剑圣,面容数次变化,道:“先随我去那边!”

    血雷横空,直扑杀向那边的剑气长虹。

    其余神魔没有什么意见,自一千六百年前,那一剑之辱后,这位浊世的雷尊,对于剑,以及剑客就有一种说不出的恨意,恨到了每过一段时间都要杀一名清世剑客的级别,若是遇到了剑道的天才地宝,都要尽数折断,将名剑以雷霆击成齑粉。

    浊世雷尊,带着过往的怨恨,心底消散不去的恐惧和杀意。

    朝着那剑气恢弘般的天才地宝而去。

    唯愿天下剑客。

    皆不得好死!

    折断此剑。

    再去昆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