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66章 睡一觉,就能见到他了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291
  第0966章 睡一觉,就能见到他了

    若是说起大唐最出名的方士,一者为袁天罡,一者为李淳风。

    这两位都是上知天文星象,下识卜算命格。

    当世便已经名声隆盛。

    而这两人的死亡也极有些玄妙和趣味可言,据传说为了寻找去世时候的风水宝地,二人同时约定外出寻找,看到底是谁选择的位置风水更好,以完成这一辈子最后的赌斗,而选择了相对的方向,最为让后人津津乐道的事情便是,这两位最后选择的地方竟然是同一个。

    一个用铜钱为标记,一个用银针作标记。

    而最后便是银针刺入铜钱里。

    两位大方士相视大笑,而后同年去世,葬于此地。

    实在是美谈啊美谈。

    而后——

    哐!

    一个大铁锹砸在地上,黑发卷曲的年轻版本李淳风哐哐哐地开始刨坟,最后喀拉一下直接把另一个‘自己’的棺材给挖了出来,然后啪啪两个大耳刮子打上去,道:“醒了没?这事儿怎么样了?!”

    年老版本的李淳风爬起来。

    咕哝道:“还行,就是这棺材有点硬,我老腰有点扛不住了。”

    “啧——”

    “总之,那边的那个本体现在傻了吧唧把九首根基给分了,现在估计弱得要死,西皇现在还不知道在哪儿,陆吾那小子被暗算睡得要死,照这么下去,这小子怕不是得直接睡过大劫去了,到时候锚点一拔,就是给人暗算躺平的事情。”

    “麻了。”

    “确实是麻了。”

    年轻版开明仔·李淳风。

    年老版开明仔·李淳风。

    两个趴在自己的坟墓面前,相对一眼,齐齐叹了口气。

    最后年轻版本的那个把头发挠得乱糟糟的,道:“算了,我找了编号20366的‘我’,让他从陆吾那家伙身上薅点真灵下来,多少得给他搞一个转世身,藏一两个锚点。”

    “以免真的给暗算掉。”

    年老版本李淳风道:“那打算找什么锚点?”

    年轻版的微笑道:“山人自有妙计。”

    “不过,陆吾那家伙那么死正经,要是被发现我们给他搞转世身的事情,应该会很生气。”

    “确实,那就不让他察觉到!”

    “对,所以我给他的真灵气息稍微加了点,要不我们一起?”

    年轻的开明仔打了个响指,空间出现裂隙,另外一个身穿黄衣马甲的开明仔提着一壶酒还有一道真灵过来,三个开明仔分局而做,看着被薅出来的那一个真灵,眼底有兴奋,然后搞出来各种各样的奇奇怪怪的命格。

    被包围的陆吾真灵气息化作一直手掌大小的猛虎在那里叫着。

    三只开明仔齐齐一笑。

    陆吾真灵的浑身毛发都炸开了

    “嗯,来,首先这家伙严苛古板又正经,这个是改不掉的。”

    “对,把记忆封锁一下,目的是为了找个锚点,不是让他转世。”

    “好!”

    “那就加点勇武!”

    “再加点豪迈!”

    “加一点点天资中庸,加一点点武学天赋!”

    “再加一点点医学天赋。”

    三个开明仔围着陆吾真灵往里头塞。

    最后年轻的那个,眼底闪烁着紫色的澄澈光芒,咳嗽了下,然后从怀里掏出来一个小灌灌,庄严道:“但是即便如此,这个也仍旧没有办法和陆吾本身区分开来,会让祂无意识察觉到,所以我们要找到巨大的区分,这就是,我找到的气运!”

    “不单单能够让陆吾的这个真灵锚点和祂本体发生巨变。”

    “还可以完美地统筹你们刚刚加进去的那些。”

    “哦豁!”

    “好东西,那这是……”

    “当当当当——魏武帝曹孟德的气运!”

    年轻的开明仔眼眸亮起,嘴角神色愉快,神采飞扬:“这样的话,加一点点,陆吾真灵转世锚点对于异性的爱好和追求就会变得完全不同,咳咳,也就是说,会喜欢人妻,后世名为NTR的玩意儿,但是呢,但是重点来了!”

    “陆吾本身的意志又极为坚固。”

    “道德水平都快要和本座比肩了。”

    其余两个开明分身满脸鄙夷。

    年轻开明仔不在意,只是双眼冒光,兴奋不已道:“这样的话,祂的道德水准就会和祂被干扰后的感情观产生巨大的变化,产生巨大的冲突,想要做坏事,却又死死克制住。”

    “就好像前面有个箱子,却死活不能钻!”

    “只要想想祂后来纠结的样子,我就觉得愉快!”

    “所以我们加一点就好,加一点……”

    就在年轻的开明仔满脸期待小心翼翼倾倒的时候——

    旁边的年老李淳风,以及送快递开明齐齐出手。

    面无表情地拍在了开明肩膀上。

    那一小罐气运哗啦一下全倒了进去。

    “再加一点就好……卧槽加多了!”

    开明仔僵硬抬头,看到旁边李淳风吹着口哨转移视线,看到送快递来的开明分身观察蚂蚁上树,等它们爬上去,又用手把它们划拉到了原本位置,然后又等到祂们爬上去,又哗啦下来,最后李淳风振声道:“放心!”

    “要是没什么情况,陆吾不会发现这个真灵转世锚点。”

    “要真是大劫来临,祂也靠着这个锚定了自我意识,这就代表着是我们救了他!”

    “那他是该生气呢?还是该感谢我们?!”

    “哈哈哈哈,只要一想到祂满脸纠结憋屈的模样,不就更加愉悦吗?”

    最后一只开明快递仔沉思:“而若是祂提前发现了。”

    “那么……”

    李淳风补充:“倒霉的就是本体!”

    三只开明仔对视一眼,齐齐举杯:“好耶!”

    最后喝完了一壶酒,开明仔摇摇晃晃站起来,道:“那么你,用这个铁锹把祂埋回去,过一段时间,现在的【本体】就要来了,不能让他发现不对头,还得瞒着烛九阴那个小气冷淡的家伙,一边找大姐一边还得照顾陆吾那个铁头,真的难啊……唉。”

    快递员开明不满道:“那你要做什么?”

    “我?我当然是还得去做大事情。”

    开明仔拍了拍衣服,道:“重要的事情。”

    于是在自己挖了自己的坟,又找来自己三个人一起在坟头打牌喝酒之后。

    又成功把铁锹甩锅给自己,让另一个自己把自己埋掉的屑中之屑成功脱身。

    循着【坐见十方】的最强辅助权能,关键时刻,拦截到了找到了浊世娲皇的浊世神魔,顺便还在路上洗了个澡睡了一觉买了一根糖葫芦,而开明仔带着微笑对着那边白发少女眨了眨眼睛,慢悠悠地搅动了下手里的东西。

    背刺了这浊世神魔的居然是一根糖葫芦。

    慢条斯理地把这一根糖葫芦一点一点拽出来,简直是酸爽。

    画面太美,简直是不忍直视。

    浊世神魔惨叫数声。

    回身打算出手,开明仔退后半步,打了个响指,虚空当中一道道的空间裂隙出现,而后无数时间线上的开明出现,坐见十方,短暂爆发出了天,地,四方,生死,过去,未来,这十方概念,青年随手把糖葫芦一刨,反手拿出另一根,咬在嘴里,五指伸出,眼底紫色流光转动。

    “天,地,东,南,西,北。”

    “生。”

    “死。”

    “过去。”

    “未来。”

    五指握合,手腕缓缓转动,咬着糖葫芦,淡然道:

    “十方·俱灭。”

    于是神魔在十方范畴,俱灭无存。

    开明仔吐出一口气,摇摇晃晃走下来,看着那边的白发少女,洒脱笑道:“哟,姑娘,知道一个叫做渊的家伙埋在哪里吗?我和他有缘分啊,很久之前就见过了。”

    白发少女看着他,最后还是点了点头,不知为何,本能地觉得这个吊儿郎当的青年没有敌意,开明看着那无敌一世的剑仙墓葬,嘴里咬着糖葫芦,貌似是还有几分认真地拜了拜,道:“……未曾想到,你这一世攻伐无双,却也还是这样的下场啊。”

    白发少女语气平静:“会有人,来找他?”

    “是。”

    开明懒洋洋看了她一眼,打开一壶酒,将酒撒落在坟前,内里有来自于陆吾的一律真灵,同样飞入其中,嘴里咬着一根糖葫芦棍子,刺破舌尖沾染了真灵之血,而后反手插入了墓碑前面,道:“我和他,之前也算是不打不相识,但是呢,之后还是要依仗他了。”

    “毕竟我之后做的事情,大概率会没了,大概率会被反向侵染,不得保持自我。”

    “到时候,我就是真的要死了。”

    “所以,就像是庚辰一样,和注定要入劫之人留下烙印,留下【并非转世分身,不被天地大道察觉却真实存在的烙印】,借此锚定真实的自我,不至于不明不白被阴死了,呵,你大概不大明白这个意思,不过,为了防止这家伙的肉身被利用,我还要做一件事情。”

    他笑了笑,袖袍一扫,气机忽而燃起。

    将眼前这一片区域的真灵和气息全部焚烧,化作虚无,而后看向那边的白发少女,他自己这一次是能够阻拦住,但是本身他暗中行动,朝不保夕,护得住一时护不住一世,更何况要真是人间一世他也就勉勉强强护住了。

    可这根本就不是一世两世能说得完的。

    开明看向那边白发少女,道:“那么,我有一个办法,让你很快就能看到他,如何?”

    “嗯?”

    少女晃了晃头,语气没有波澜:“你要教我学坏吗?”

    “嘘!嘘!”

    开明仔头皮一麻,手指抵着唇边嘘了好一会儿,满头冷汗道:“别,您可别。”

    “我已经惹了陆吾,本体,烛九阴。”

    “还不想再继续惹上伏羲和元始,还有你的本体?嗯?还是姐姐……”

    “总之我的权能都是辅助,没有他们那样的力量。”

    “一口气惹了十大巅峰的六个,那已经不是坟头蹦迪了。”

    “那你现在就可以把我埋了。”

    开明看道那少女并没有被自己逗笑,只好叹息一声,道:“算是一种能够让你见到他的方法,也是在这风起云涌的大世里面,唯一安全的地方,甚至于,比起天帝那里,还要更安全……”

    开明带着白发少女行走于人间。

    最后看到了张勋因为裴旻剑气和公孙剑舞而狂草大进。

    看到了裴旻和公孙成婚。

    最后开明带着放下了人世间杂念的少女,返回了昆仑墟,而后靠着【坐见十方】的权能,把浊世伏羲的逆反先天大阵给重新拼起来,却也散去了原本的效果,只剩下温养,而后目送那少女自己没有犹豫,主动回到了已经困了自己数千年的玉棺。

    “这样就,可以了吗?”

    开明带着微笑合上玉棺:

    “睡一觉,你就能见到他了。”

    玉棺闭合,白发少女慢慢闭上眼睛,周围一片冰冷寂寞,死寂地仿佛与世隔绝。

    但是至少还有记忆在闪耀。

    她闭着眼睛,回忆那老迈剑客给自己写的《生存守则》,回忆十年来的点点滴滴,最后在想到了长安城外,剑客拍马而出的时候,神色温柔下来,而后自己朝着那剑客伸出手。

    她的意识陷入昏沉,沉沉的睡去。

    ……

    忽而惊醒。

    白发少女抬起头,下意识拉了拉手指,触碰到了旁边道人的袖袍。

    旁边石夷正在打坐,而青衫献坐在一侧青石上看着远处风景,青衫龙女注意到了白发少女的视线,垂眸还之一笑,落落大方,那边是钦原鸟和凤祀羽在分享小吃,而小道士阿玄痛定思痛,觉得师傅有难,弟子服其劳,正在打算今儿的饭菜自己来。

    而大秦军士们正在结阵防备。

    白发少女眸子恢复安定,往后靠了靠,看向旁边的卫渊,看到他眼眸微垂,发丝当中已经掺杂白发,眉宇却还年轻,心中安心,手指轻轻地拉着那道人的袖袍,而后少女突然察觉到了一丝锐气,视线上移,看到了在他眉心之处,缓缓汇聚,丝丝缕缕的金色气机。

    道果——【剑】

    弃剑忘剑一千五百年后。

    主动来投!

    卫渊双眸微闭,似乎仍旧还在沉睡,呼吸悠长而平缓,毫无锐气,便已经引动诸多概念自行汇聚。

    我不求道。

    而道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