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65章 重新归于昆仑墟?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896
  第0965章 重新归于昆仑墟?

    剑仙终究是死去了。

    据传说剑仙去世的时候,天地间有一声苍龙长吟,云霞来迎。

    世人尊称一句剑仙,只不过是剑意通神,仿佛陆地仙人罢了,年少的时候仗剑逍遥,青年则是以十万里天下入剑,临到老来,已经是忘剑无剑之境,到了最后则是舍弃一切,万法皆空万法唯我。

    这样的路数过于霸道凌厉,不是修长生的道路,但是一生行事顺遂心意,却也不曾苟活。

    大唐剑圣的老师【夫子】下葬,江湖上有许许多多的人都来到了这里。

    要说是为了祭奠这位江湖先辈,那倒是未必,打算和剑圣搭上关系,倒是真的。

    不过半日功夫,这里就已聚集了不少的江湖人,大多都是就在这附近,而后连夜启程快马闻讯赶来,而彼此一对话头,竟然发现夫子去世的消息都是从一位江湖说书人的口里听到的,只是不同的是,有的人在半月前就已经得到消息一路从北地狂奔过来,有的则是三日前。

    最后却都是恰到好处地抵达,给了这位剑仙夫子一场算是隆盛的结局。

    而彼此一对样貌,那说书人的模样竟然也都是一模一样,真是令人惊叹不已。

    此刻见到了彼此相熟的人,便凑到一起闲谈:

    “哎,这也是我大唐江湖剑仙的结局吗?”

    “是啊,据说也是当年和玄奘大法师一路西行的江湖传说。”

    “嘶,玄奘大师?”

    “那不是都快要一甲子前的人物了?”

    “自然,罢了罢了,且说些新奇的事情,最近江湖上可有什么新奇的事情?”

    “嗨,着江湖风平浪静的,哪里还能有什么大风大浪的事情么?说到底,左右不过是裴将军一剑杀死了那蜘蛛精,据说足足有一座山那么大,被将军一剑穿过透露,而后就是据传说,前几年,河中府吕家有个孩子出生了。”

    “一个孩子出生有什么的?”

    “这个孩子可不一般,据传说出生的时候满室异香味,白鹤衔着一道剑穗飞入屋子里面,那剑穗正是大唐剑圣裴将军年少时候闯荡江湖的,后来裴将军循着白鹤而来,见到那孩子根骨奇异,就将着剑穗留下来了。”

    “河中府吕氏也是江湖上有名号的用剑大派,就求裴将军给取个表字,等到那孩子长大后用,裴将军拗不过,当时似乎还专门传信询问过了自己的老师,也就是这位剑仙夫子,才定下了给那孩子的名号。”

    旁人闯荡江湖,走南闯北,最是喜欢这些江湖传奇,连忙问道:

    “是什么?”

    那大胡子享受尽了旁人的目光和恳求,这才老神自在,优哉游哉道:“河中府吕氏,取名为岩,山上之石,字洞宾,而这位剑仙夫子只是给了一个号,【纯阳】……”

    “虽然我是不知道老剑仙为何会突然赐给【纯阳】这个号。”

    “啧,说起来这个可不得是让他一辈子抱元守一的吗?哈哈哈哈……”

    “是以为吕岩吕洞宾,号为纯阳子,哎呀,出身于江湖世家,又被剑仙赐号。”

    “这位吕家的小公子,长大后恐怕也能在剑术之上,名震一方啊哈哈哈。”

    “哼,那却未必!”旁人自有嫉妒且不服气的,抚剑冷笑道:

    “少时了了,大未必佳,这样的教训还少吗?”

    “吕洞宾,吕纯阳。”

    “一听名字就不是个会用剑术的!”

    众人哄堂大笑:“铸青锋,你的名号倒是会用剑的,可也没能闯荡出什么来啊。”

    “就是就是!”

    江湖中人,最是放荡不羁,哪怕是这丧葬之上,也多有轻狂调笑的言语,但是等到真正开始了丧葬之事的时候,他们还是都止住了自己的情况,变得安静肃穆下来,除去了这些江湖人之外,尚且还有这个山村的村民们,来这里,送那位剑仙夫子的最后一程。

    名震天下的剑圣裴旻和江湖第一美人公孙仙子都来。

    只是扶灵的却还有一位带着面纱的少女。

    白发如雪一般。

    这样名声着重的剑仙夫子去世,哪怕是往日素未谋面的人,此刻脸上都露出庄严肃穆,哀伤之色,而那些曾经被夫子多次救助的村民们更是感觉到身边一座遮风避雨的大山离去,多有垂泪嚎哭的模样,而裴旻和公孙则是眼眶泛红。

    大唐的剑圣,能够掷剑入云,以鞘引之,剑气纵横。

    此刻手掌都在颤抖,似乎完全不敢相信自己年少时遇到强大无比,仿若仙人的老师已去世。

    夫子的灵前环绕着一片悲怆。

    唯独那白发少女,仍旧是面容冷淡,苍白的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

    那双眸子幽深而无光。

    没有表情,语气没有波动。

    如同一块坚冰。

    娲皇之血,娲皇之灵,但是却是由浊世天机所创生的生灵,本就是如此。

    这样的面无表情冷淡无波,在平常的时候就已经足够扎眼,更何况是在这样人人都悲伤的氛围里,简直是刺眼不合群到了极限,乡野村民都有些看不惯,暗地里交流,议论纷纷,语气当中,颇多的排斥。

    “奇怪,夫子抚养了她这么多年。”

    “可是这夫子去世了,她怎么连一点难受都没有?”

    “是不是也过于绝情了?”

    “就是就是……”

    裴旻虎目横扫,江湖侠客,又在战场上磨砺杀气煞气,走的路数和卫渊截然不同。

    曾经镇守一地。

    并且亲自参与大唐对奚人、契丹和吐蕃的大战。

    最终官至左金吾大将军。

    正三品的武将。

    似是缘分,这一个职位的权势和位格,基本可以对比大汉时期的卧虎。

    掌宫中,京城巡警,烽候,道路,水草之宜;凡翊府之翊卫及外府佽飞番上,皆属之。

    庇护皇家执掌京城军队,权势之盛气运之强,比起寻常一品武将丝毫不弱。

    是因为裴旻的剑术之强悍可怖,才让他在无战事的时候离开战场,担任如此职位。

    这一下非但是说闲话的村民,就连周围的江湖人都刹那间觉得周身一寒,明明是盛夏,却是连一只虫儿都不敢作声,仿佛瞬间变成了隆冬腊九。

    最终这一场白事结束,裴旻亲自招待来访的客人们。

    灵堂刹那间就变得一片安静。

    年岁正好,姿容绝艳的公孙看着师兄把客人们送出去,暗叹声气,她和师兄自小陪伴在师父左右,所以知道,这位白发少女素来都是性情冷淡,无论何时脸上的表情都不会有丝毫变化,说话的语气也是十多年如一日的古井无波。

    “您不必在意他们的说法,我们都知……”

    女子忽而觉得不对,转过头来,刹那间失神。

    她看到那白发少女站在那里,右手抚摸着木棺,一双眸子幽黑无光,大滴大滴的眼泪却止不住地往下流,少女似乎完全不知道自己发生了什么,用手掌擦拭眼角的泪水,却怎么都擦不干净,最后低下头怔怔看着双手,看到一滴一滴的眼泪落在自己的手掌上。

    她抬起头,看向公孙:

    然后托起白皙手掌上晶莹的泪水,像是托着宝物,没有语气起伏地,轻声柔软询问道:

    “这个就是眼泪吗?”

    “所以,我这样,是在哭吗?”

    “我心里有些难受。”

    “公孙,这个就是人类说的悲伤吗?”

    公孙面容悲怆,忍不住俯下身子抱住了少时就跟随着的白发少女,哭泣起来,白发少女面容还是那样的平静,没有波澜,被抱着,却像是一个精致的木偶。

    语气还是没有波动,但是那分明比起哭泣还要悲伤,还要柔软和无力:

    “他,醒不来了,对吗?”

    ……

    剑仙离去,裴旻和公孙恳求少女跟着他们,最后她同意了,只是在路上的时候,等到剑圣和江湖的女剑侠回头的时候,已经看不到那白发少女的踪影,他们大惊失色地寻找了许久,却还是没能够找得到。

    ‘不想要再经历生死离别。’

    ‘也不想要再看着自己看着长大的孩子们,有朝一日苍老,死去。’

    尽管是没有能够说出来,但是还是心中抱着这样的念头的白发少女选择了离开。

    她懵懵懂懂地再人世间行走,然后重新回到了之前等待卫渊从昆仑回到人间界的那一座山,似乎觉得,既然等到三十年的话,能够等到他从昆仑回来,那么等待三千年的话,他是不是也能够再一次地回来?

    况且,珏可能也会偶尔回到那里去。

    只是当她抵达的时候,却忽而感觉不对,猛地抬起头,看到那座山的山上,不是那带着狴犴面具,身着黑红色劲装的少女刀客,而是一名穿着圆领黑袍的文士,而少女瞪大眼睛,看到了祂的阵容——

    那是一尊气势恢弘,身躯缠绕碧色雷光的恐怖魔神!

    无边浊气气浪升腾不止,让天地万物一片混沌,苍穹之上,乌云密布。

    周围的百姓们惊呼着要下雨收拾东西,而白发少女面容却刹那紧张起来,而后那边的文士似乎也有所感,缓缓低下头来,看着那边的少女,背后的巨大神魔之体也瞪大眼睛,嘴角露出了微笑——

    “找到您了!”

    “殿下。”

    “偷偷地从昆仑墟跑掉的话,天机尊主,可是会不开心的!”

    声音逐渐变大的时候,神魔已经一步踏出,身躯豁然巨大化,化作了常人不可以见到的狰狞恐怖的浊世神魔,白发少女抿了抿唇,知道自己不是对手,脑海中想起来那苍老剑客在自己记忆逐渐丧失的时候给她写的《小白生存要义》。

    出招。

    一剑剑气恢弘。

    那神魔下意识伸出手,朝着这一道剑气砸落。

    后而少女已经转身,踏步。

    跑!

    生存要义,走为上策!

    神魔出手,将这一道剑气捏碎的时候,才察觉到了不对,看到那少女哒哒哒地跑掉,方才大怒道:“休走!!!”

    “殿下,还是请住回昆仑墟玉棺当中吧!!”

    祂本是浊世天机伏羲在昆仑墟附近留下的后手,只是之前昆仑墟的事情,因为开明封住了气息,祂没能察觉。

    此刻浊世伏羲不在。

    若是祂回来发现娲皇走丢,那祂作为看守,怕是会经历惨烈的惩罚。

    死得一点都不完整。

    落在伏羲手里,不管是哪个伏羲都一样。

    死,是最奢望的结局。

    但是祂本身实力仍旧极为强大,也是能够在大荒山海诸天万界留下名号的级别,而就在他立刻就要抓住少女,已经能看到那飘摇的白发的时候,突然听到一声震撼的高呼——

    “卧槽,老婆不要收衣服了!”

    “天上有神仙在飞啊!!”

    “!!!”

    那神魔被这一嗓子给震了一下,意识下意识一顿。

    而后察觉到不对。

    卡擦一声。

    只觉得后腰一凉,幽静被洞穿了,动作刹那僵硬,背后一名青年懒洋洋地打着哈欠。

    眼底散着淡淡的紫光:

    “真好骗啊。”

    他声音顿了顿,语气平淡从容:

    “我白泽骗你,都不用第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