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59章 第四个名字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619
  第0959章 第四个名字

    浊世——

    一道道猖狂的气息肆无忌惮地爆发出来。

    而后朝着最为核心的昆仑墟而去。

    昆仑墟是浊世当中的圣地,其特殊之处,不逊于清世的昆仑,是所谓诸界唯一,开明之前以十座天门镇压大道法则,大道概念,导致了在天地,生死,四方,未来过去这个巨大的范围内,昆仑墟中发生的事情都不会被察觉。

    但是在开明最后为了阻拦卫渊,一口气将十座天门全部收回。

    甚至于还有一座天门被直接劈碎。

    于是压抑着的交锋气息,就在被压制了许久之后,轰然地,带着无可匹敌的气势猛烈地爆发出来,而后肆无忌惮地朝着十方内外横扫而去,引来了一位一位浊世强者和神魔,最先靠近昆仑墟的一批抵达,而后是在远方一点的。

    浊世魔神大多骄狂自傲,舍身求道,任何手段都可以用得出来。

    性情自我,重视个人尊严胜过一切。

    这样似乎是被人打到了门口的事情,何止是耻辱,简直是奇耻大辱!

    “尔等去东面,你们则是去西边儿去。”

    “还有你们,都天神魔碎魂阵,全部都拉起来!”

    “因果,天机,还有搜魂夺魄的阵法,全部升起来,务必要将此人困住,务必小心,防止他趁势遁走!”一个个神魔怒声交流,他们心中战意磅礴,杀气纵横,唯一担心的就是察觉到气息赶过来的时间终究是有些长了些,担心此人提前遁逃。

    故而早早便已经做好了准备。

    远远望去,只见到天地之间,苍茫混沌,无数神魔亦或者头顶苍天,脚踏大地,亦或者身穿艳丽危险的华服,手中兵刃散发死亡绝望之气,充斥在天地的各个角落,他们的气息相连,散发出肃杀惨烈之气,他们兵刃斜持,踏步而来,神色庄严肃穆,仿佛天罗地网。

    势要锁定一切可能逃出此地的道路!

    誓要逼迫那胆敢来到此地放肆的狂妄之徒显出身来!

    可是正在他们打算费尽心思找到对方藏匿的时候,却突然微微一整,感觉到了一股锐利的气息扑面而来,瞳孔收缩,原本连锁起来的肃杀气机,骤然而止,一道道气息瞬间紧绷,他们的视线落下,他们的手掌握住了兵器,他们的气息涌动不休!

    因为昆仑虚中,一名白发苍颜的人族右手持剑,已经缓步踏出。

    单人独剑踏沧溟。

    行,是剑也。

    卧,亦剑也。

    “这是……”

    “剑气!”

    为首的浊世神魔瞳孔收缩,而后就是一种不敢置信的感觉,一种荒谬的感觉让他们瞬间觉得心中有种好笑的冲动,“原来竟然只有你一个吗?哈哈哈哈,只有你一个。”

    “你怎么敢出来的?!”

    “你怎么能出来的?!”

    “你竟敢于出来,面对我等的包围?!”

    一方是漫天的神魔,还有浊世特性之下,数之不尽的强者,如雨一般赶来,一方只不过是昆仑墟外面的一个凡人,双方无论是数目还是气势都简直是云泥之别,形成了极为惨烈鲜明的对比,神魔自天外天上而来,星星点点,黑云压城城欲摧,而那白发者正如同狂风之下折断摇晃的枯草。

    难怪那神魔要忍不住发笑。

    这本就是任何人站在己方的立场上都会忍不住嗤笑的画面了。

    于是那白发剑客也开始笑起来。

    最后卫渊右手持剑,剑锋微震,白发苍然,叹息道:“错了。”

    袖袍一震。

    剑气剑意如雨弥散。

    “是你们,被我包围了。”

    “是你们,怎敢,来到我面前!”

    刹那之间,有进无退,无边无尽的剑意剑气,冲天而起,而后在同一时间,锁定了前方的所有敌人,所有的敌人都被那纯粹到了极致的剑境笼罩,而后下一刻,灿烂喧嚣,恢弘纯粹,无与伦比的剑光暴起,照亮浊世。

    ……

    开明兽靠着坐见十方之力,抛下了刑天的首级,狼狈不堪地逃了回去。

    没有回昆仑山。

    他可以确定陆吾那家伙此刻定然开始戒备开始寻找自己,准备询问,陆吾是个死脑筋,过于地看重规则和秩序,自己和祂如果纠缠的时间太久的话,肯定会被那家伙察觉出什么,到时候陆吾那家伙必然会不顾一切和自己交锋。

    不过还好,还好祂之前受过重伤,此刻还在沉睡。

    在外面支撑一段时间,再支撑一段时间,就可以了。

    等到陆吾沉睡,祂的伤势会让他在中间苏醒时候经历的部分记忆沉睡遗忘,到时候就安全了。

    开明擦过嘴角鲜血,忽而低下头,捂着额头,面容狰狞,一只眼睛当中紫色光芒透着污浊。

    另外一只眼睛则是闪耀清澈安宁的紫色流光。

    “你!”

    “开明!!”

    “刚刚的分身,果然是你在搞鬼?!”

    ‘开明’口中发出阵阵低吼的嘶咆,而似乎又有身影摊了摊手,理直气壮道:“这怎么能怪我?!”

    “干掉老大,那我就是老大了啊。”

    “你!”

    ‘开明’双瞳当中紫色贲起,冷笑道:“你果然没有那么简单就被本座压下,开明,愚蠢,放肆之道,世人都说你战力不如昆仑西皇,稳重不如山海陆吾,但是谁能想到,你也有如此的豪情壮志,锚点之大,竟然打算涉猎浊世。”

    “最终以清浊两世,无处不在踏足唯一境界。”

    “呵,哈哈哈哈,若非是当年你堪破了大尊,正正撞到了大事上,或许还真的让你成事了,谁能想到,最是与世无争的你,最是看得遥远,也最是多有野心!”

    ‘开明’捂着额头放声大笑。

    而后又有无可奈何的声音道:“这个你就错了,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理由。”

    “只是你看到前面有一座门。”

    “那你当然想要打开门看看里面是什么对吧?”

    ‘开明’思绪一凝,双眼瞪大,似乎完全无法想象无法接受,让自己方才吃了大亏的,竟然是这样一个没有脑子的蠢货,咬牙切齿,可是神魂当中,那真正的开明似乎不断地在尝试抢夺身躯,‘开明’神念一动,似乎在绝境的时候,突然明悟——

    不对!

    开明大部分已经被压制住了,此刻作为真正的昆仑山开明的意识,被压制在神魂底部。

    也就是因为开明本体是为九首一身,九个首级共鸣方才能够让开明时不时的窜出来。

    才让开明即便是被污浊了,仍旧还有一定的反扑之力。

    那么也就代表着,只有解除掉开明九首特性,才能够彻底地解决这后顾之忧,头痛欲裂的‘开明’再也忍受不了那种被开明暗地里使绊子的经历,昂首长啸,而后伸出手握剑,猛地斩过虚空,只见到虚空中鲜血淋漓,又似乎只是错觉。

    背后的九首猛虎天神之相刹那分开。

    一个首级落下,化作了开明一首分身。

    ‘开明’在感知到自己的底蕴变差的时候,却也感知到了真正的开明的意识变得虚弱不堪,心中大喜,毫不犹豫地将开明分作了【开明九首】,如此合则是有十大巅峰之力,分开之后,虽然稍微弱些,却也是十大巅峰之下最强那个层次的底蕴。

    最重点的是,真正的开明的意识,终于消弭下去。

    不再嘈杂,不再会时不时蹦出来,不再是那般地惹人烦闷。

    而开明九首,也可以分开同时执行不同的任务。

    ‘开明’捂着额头的手掌慢慢放下来,最后嘴角勾起了一丝丝笑意,笑意逐渐扩大化,逐渐变得放肆自我:“哈哈哈哈,终于,终于,本座终于成为了彻彻底底的坐见十方,比起原本的开明合一,九首分开,才是最佳的方法!”

    “哈哈哈,如此才对!如此才对!”

    祂袖袍一扫,那分出来的开明分身皆是踏足虚空,一一化作了遁光离开,而祂自己则是恢复了原本的伤势,衣衫如新,黑发微卷,双瞳深处,蕴含着紫光,走了几步,忽而觉得有些不对劲,想了想,心境愉快至极,五指握合,自时间长河当中拿出来一根糖葫芦。

    咬在嘴里,慢条斯理地往前走去。

    这一次伤势的恢复,以及权能的分化——

    耗费了足足二三十年的时间。

    而昆仑墟当中,清浊逆转,时间的流逝存在有一定程度的偏差。

    那一道霸道的剑光,仍旧还在昆仑墟中撕杀着。

    持剑,踏步,旋身,出剑。

    浊世当中,神魔厮杀无我。

    长啸吟松风,剑尽星河稀。

    我醉君复乐,

    陶然共忘机。

    卫渊发现,自己开始遗忘了……

    是娲皇血的效用失去了,还是说,是因为卫渊自己走出了那绝无仅有舍弃道果的一剑,作为舍弃的一部分,连自我的记忆都在短时间内开始陷入浑沌,进入了唯我唯剑,无我无剑的境界。

    是否作为陈渊的转世已经死去,其实后来的记忆里,那个回到人间的,本来就是短暂神魂失去记忆的卫渊自己?

    究竟是庄周在梦中化作了蝴蝶,还是蝴蝶在梦里化作了庄周?

    他已然分不清楚了啊。

    忘却,卫渊的真灵开始陷入了沉睡的情况,娲皇之血最后的灵光浸润于其魂魄深处,而真灵的记忆也一点一点开始敛去,亦或者说是道门极致的阴阳流转。

    而其剑术,越发地纯粹凌厉。

    就在这个时候,他听到了那边的低吼:“拦住他!”

    “拦住,前面是大尊之所在!绝不可……”

    大尊?

    道人眼眸微敛。

    下一刻,那位紧张低吼的神魔只觉得眉心刺痛,凌厉青锋一剑已经洞穿了祂的心口,剑气搅碎心脏神魂血脉,那神魔看着前方双眸幽深,白发苍然的剑客,猛地生出手,抓住他身躯,死死控制住,怨毒且怒声道:“……放肆,狂妄!找死!”

    “自古以来数十万年,只有浑天,天帝,伏羲来到这里,也都付出代价,余者皆死!魂飞魄散!”

    “你会是下……!”

    “渊。”

    白发的剑客回答。

    “什么?!”神魔怔住,下一刻纯粹到失去了锐利霸道的剑气散开,将祂彻底诛灭,森冷锐气流转不朽,魂飞魄散之前,祂听到了凌厉清越的剑鸣,然后听到了那剑客的声音:

    “这是第四个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