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56章 元始天尊感应篇!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603
  第0956章 元始天尊感应篇!

    “昆仑,庚辰,第一武神。”

    “以及……”

    开明看向那边负伤的应龙,看向了那边面带狴犴面具的少女,声音微顿了下,似乎是因为少女的功体不同而微惊了下,双眼慢慢瞪大,自言自语道:“这是……清浊合一,昆仑的清气长风,但是,现在已经是浊气在战局上风了。”

    “呵,哈,哈哈哈哈哈!”

    “好,好啊!”

    “有趣,实在是太有趣了!”

    开明放声大笑,应龙庚辰心中骤惊,下意识看了那边的少女一眼,下一刻,开明已然踏前,气势滔天而起,震天撼地,整座昆仑墟的浊世气机都在围绕着此地而盘旋着,晃动着,连带着大道浮现,无数灿烂光明轮流不休!

    一座座天门浮现虚空,将所有的大道都斩断!

    整个昆仑墟,大道断绝。

    是如同禁忌般的角斗场一样的地方。

    而下一刻,开明以无边霸道强势的姿态,踏足前方。

    背后九首巨虎而人面的神灵虚幻之体昂首长啸。

    珏吐息,眸子里的原本的浅褐色,化作了更为幽深的墨色,有类浊世之气机,而下一刻,昆仑墟中最为精纯的浊世气机,和少女本身体内的清气流转,刀剑鸣啸,左手为刀,是浊世所化,沉重而霸道,右手为剑,清气凝聚而成,轻灵锐利。

    应龙长吟,无边金色流光化作铠甲甲胄。

    五指一握,一柄长枪寸寸浮现,而后猛然朝着前方刺去。

    轰然巨大的爆破声音。

    无边气浪,横扫乾坤,直接晃动数万里的浊世流转,却又被九天门生生地压制住,没能引动更多,但是开明的脚步竟然硬生生被庚辰所阻拦,后者双手握枪,怒目而视,身上肌肉贲起,鲜血不受控制地流淌下来。

    庚辰毕竟负伤。

    下一刻,一道身影踏空而起,流风的轻灵,不周山暗侧的浊气沉重。

    刀者,是在昆仑镜历练,红衣捕快一生所爱执着散去所磨砺。

    剑诀,是从后世剑术和功体大成后的卫渊手中而来。

    刀剑,双绝。

    霸道凌厉地斩落。

    开明抬眸,眼底紫色流光大放光明。

    ……

    “嘿咻,嘿咻……”

    在那边的战场之外,白发少女很用力地尝试把那剑侠的身躯带得更遥远一些,余波的话,都被少女以自身的力量抵御住了,她没有十大巅峰的道果,之前和珏交手的时候,所依靠依凭的,是这昆仑墟中纯粹无边的浊世气息,也被打破。

    但是即便是如此,那也是以娲皇血肉为基础所创生的。

    哪怕是底蕴耗尽,没有道果。

    天生也是不比十二元辰这个级别的神君差的。

    抵御这个级别的战斗余波,没有太大的压力,但是很奇怪,不知道为什么,她拖动那垂眸剑侠,却是越来越吃力了,好奇怪,怎么可能,这样一个老者,为何竟然会是如此地沉重,沉重到了连神灵都难以拖动的级别。

    轻的是身躯。

    沉重的,是因果……

    那白发少女心底莫名地闪过这样的话。

    尽管如此,还是口中嘿咻嘿咻地把那剑侠带到了安全的地方。

    她双手用力,脸颊都因为憋气而微微鼓起来,脚跟踩着地面,身子像是一张弓似的,但是这一次,哪怕是她的根基,也无法搬动,连一丝一毫都无法晃动,竟然有种,如同将天下一切的山神都带来,都难以把他拖走的感觉。

    最后白发少女终于放弃。

    看着那边的侠客,后者似乎是已经重伤,但是明明是重伤的情况,却也还保留有最后的一缕精气神,少女坐在旁边,伸出手按着老者的眉心,想了想,咬破了自己的手指,把自己的手指塞在剑侠的嘴边。

    一滴一滴鲜血,流淌出来。

    纯粹地仿佛世界上最为安心的东西。

    她的血,来自于娲皇的血,她的魂,也同样是娲皇的魂。

    于是对于人族这个种族来说,最为纯粹的宝物,落在了游侠的嘴边,已经并非只是对这一世的庇佑,哪怕是再度转世,曾经沾染过娲皇最为纯粹之血的气息,也同样会留存下来,虽然不再具备玄奇之力,却也足以获得某些特殊存在的注意。

    譬如伏羲。

    游侠的气息几乎是在瞬间稳定。

    那般要命的伤势转瞬就已经痊愈,只是气息仍旧还是平静,玄而又玄,娲皇之血流转于周身,浸润于真灵,开明瞳孔收缩,收敛了本能的轻松之心,换成了全力出手,猛地出招,整座昆仑墟瞬间进入了坐见十方的领域当中。

    轰!

    庚辰本就被暗算受伤,又在这么长的时间里,和开明本体制衡,口中喷出鲜血飞退。

    而珏手中的剑崩碎。

    但是那浊世气息所汇聚的刀,则越发地沉重,霸道!

    “退下!”

    一刀,撕天裂地。

    如同飓风,掠过大千万物。

    开明握拳,踏前半步,一拳砸出,层层叠叠的力量汇聚为一,以最为完美的方式,肢解了珏这吸纳吐纳了昆仑墟浊气的一刀,旋即瞬息后退,并指如枪锋,直指向那边双眸微闭,渐渐地面无血色的少女,眼底逸散出绝对的杀意。

    他本能地在拒绝那剑客的复苏。

    不知道为什么……

    【坐见十方】的观测被干扰了,但是本能还在。

    哪怕被干扰,坐见十方仍旧在提醒他。

    制止此人!

    制止他!

    那样的感觉,近乎于是恐惧,近乎于是惊惧。

    坐见十方排除了一切的不可能,将一切锁定在了那闭目的白发少女身上,下一刻,命运即将被固定,开明气机的锋芒已经要洞穿白发少女的真灵,祂已经感觉到了那缕缕白发扬起落在手指上的感知。

    就在这个时候,一只手平淡无奇,从那白发少女身前伸出,恰到好处,将开明的手掌扣住。

    【坐见十方】,被克制。

    !!!

    开明从容不迫的神色凝固。

    他下意识看着那手掌,顺着那手掌,看到了熟悉的长袍劲装,白发苍然。

    先前倒下的剑仙竟然恢复,只是闭着眼睛,而开明身为十大巅峰的招式,转瞬,被破,甚至于他自己都没能逼退,瞳孔剧烈收缩,而下一刻,这昆仑墟之中,突然腾起了一股长风,开明鬓角黑发微微扬起,长风万里,眉心突然传来了剧烈的刺痛。

    这是……

    剑气!

    珏不敢置信抬眸。

    “不可能!!!”开明脱口而出。

    “这,天地怎么可能有这样的剑气……”

    庚辰双目瞪大。

    森冷剑气瞬间弥漫。

    下一刻,剑气冲天而起,剑光如雨泼洒,整座昆仑墟,仿佛化作了一座无可比拟的神兵,剑气纵横,壮怀瑰丽,开明袖袍瞬间被撕裂,面色骤然变化,猛地后退,放弃了袭啥白发少女的目的,天地之间,唯一剑尔。

    森然霸道!

    所向睥睨!

    开明手掌撕裂,鲜血林立,剑气纵横蔓延。

    几乎是要直接刺穿开明的眉心。

    剑气纵横,十大巅峰之一的开明兽步步后退,一气退出百步。

    双目死死盯着前方,袖袍微微落下,右手鲜血淋漓,不断往下滴落,先前对白发娲皇出手所蕴含了一道枪芒,潜藏于虚空,本来等待之后所用,暗中暴起杀死那白发少女,此刻竟被一人单手夹住。

    坐见十方。

    意即是从十方之内外,寻找最终击杀敌人的,绝对的道路。

    此刻却被阻拦。

    剑气锋芒流转不休,袖袍微动,白发剑侠的木簪碎裂,白发散落,随着剑气而东,右手剑指夹碎寒芒,左手背负身后,低头垂眸,让开明心底惊愕的是,自己的坐见十方,无法看到这个男子的命数。

    “原来如此……”

    那剑侠突然低语,如同大梦初醒,如同终于明白了自始至终的一个困惑。

    “人身难得今已得。”

    “大道难明今已明。”

    “此身不向今生度……”

    剑侠右手剑指微微用力,那柄霸道的抢芒,寸寸崩碎!

    “更向何生度此身!”

    “你!”

    开明瞳孔收缩,瞬间后退,惊疑不定地看着白发苍颜的剑客,看着那熟悉的,却又带着丝丝缕缕陌生的面容,下意识地带了一分试探般笑道:“陈渊你竟然,还活着,当真是不愧是你,随着唐玄奘西行十万里来回都活下来了,本座的招式,你竟然扛得住?”

    “……开明。”

    苍然白发的大唐游侠儿起身,十大巅峰长存于时间之外,他是回忆起来了未来的记忆,亦或者说,是未来的卫渊,来到了陈渊的身躯,娲皇之血浸润于魂魄,白发游侠看着那紧闭双眼的少女,看到她的脸上苍白,真的是一点血色都没有。

    “……原来如此,难怪当时看起来,真的是好像没有血一样。”

    卫渊敛眸突然地低笑了一声,他的嘴角倒是带着一丝鲜红。

    难怪,伏羲和娲皇联手,足以制衡帝俊!

    娲皇之血!

    她把少女抱起来,放在一侧的石壁下。

    白发少女精神损耗太大,伸出手拉住了他的袖口:“……你,好了么?”

    她拉起白皙袖口:

    “我还有些血的。”

    游侠儿低声笑道:“嗯,足够了。”

    “你先休息一下。”

    开明看着前方,祂明明应该在这个时候出手,但是,但是,不肯,不能。

    嘴角微微勾起:“好友,陈渊啊……”

    而卫渊看着前方的敌人。

    娲皇之血,创生通灵,双魂为一,此刻的卫渊,心境安宁通透。

    他仿佛,瞬间就可以顿悟因果之法门。

    这就是娲皇的创生力量,是娲皇精血的感应,哪怕只有这一次的机会,是绝无仅有的帮助,可这力量对于伏羲有效果,对于卫渊,效果同样巨大,卫渊本来应该顿悟因果,可是这个思维却从不曾出现在心底,至少,在这样的心神通透的时候,因果从不曾出现。

    他是他,终究是他,尤其是大唐时期的他。

    而因果之道,是浑天帮忙,此刻道人垂眸,突然道:“错了。”

    他右手抬起,保护住少女。

    “是神州道门,元始天尊。”

    踏足半步,

    右手虚握。

    下一句话是——

    “昆仑!”

    于是,剑气长鸣,冲天而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