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55章 剑道,唯我!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949
  第0955章 剑道,唯我!

    “嗯?你怎么了?”

    卫渊的脚步迟滞了下,让此刻正在戒备周围的青衫龙女下意识回头,看到了他伸出手揉着眉心,神色似乎恍惚了下,开口询问,卫渊摇了摇头,他似乎感知到,过去的时间岁月,出现了一个新的锚点,或者说,是自己本身的锚点被足够强大的力量拨动扰动了。

    就像是原本的锚点就像是一根一根的丝线,不同时间不同岁月的锚点,其联系超脱于时空,全部汇聚在了一点,这个【一】就是代表着诸多时空唯一,代表着元始天尊本身的概念。

    往日里锚点都是安然无恙,平静无波。

    但是这个时候,似乎是有个时间点出现了异常的扰动。

    出现了足以晃动,干扰,乃至于扭曲折断某一个时间节点锚点的强大力量!

    所以作为诸多时间自我唯一的元始天尊,自然而然地生出感应。

    卫渊揉了揉眉心,看了看现在的情况,此地虽然已经远离了之前浊气爆发的核心点,但是还远远不能够说是已经抵达了安全区域,自己现在不能就这么分神而出,前往过去的锚点查看发生了什么事情。

    把握因果,感知了下时间。

    应该还来得及把娲皇他们暂且护送到足够安全的地方。

    当即颔首,缓声道:“没什么大事,先往前走,这里应该已经要到女儿国附近了。”

    “我记得这里有个比较安全的区域。”

    石夷扫过周围,语气沉缓道:“再往前一段部分确实是一片安全的区域。”

    “哪怕是祝融和浊气的联手,都不会在第一时间靠近这一片区域,会选择包围之后,将这里空出来,否则的话,此地恐怕会给他们带来一定的麻烦。”

    “麻烦?”钦原愣了下。

    “是。”

    卫渊缓声回答:“前面最远处是女儿国,但是在女儿国附近,有【女丑之尸】,那本来是一位古代的女神,死于十日之乱当中;而更远些,是常羊山,那里埋葬着刑天的身躯。”

    “战神刑天?!”

    阿玄愣了下,下意识道:“都这么久了,他还能战斗吗?”

    “可以。”

    石夷颔首,皱了皱眉,略有些许不解:

    “事实上在一段时间之前,刑天的身躯偶尔还会暴动,发出怒吼。”

    “但是不知为何,在之后就陷入了比较长时间的沉睡。”

    “也不知道是遭遇了什么事情。”

    卫渊神色平和:“这件事情,其中有些缘由。”

    事实上,是因为刑天的肉身被强行入梦,维持住了理智,常常在卫渊的清醒之梦当中聚众斗殴和打牌,上古莽夫五人组之一,当然,主要原因是脑袋被人砍了,脑子不大好使了,身体和脑子有不同的想法,严格意义上分头行头的首位执行人。

    所以为了防止这家伙有事儿没事儿暴动,就让其入梦了。

    原本是找到他的首级,就可以让刑天恢复一部分理智。

    可谁知道,刑天的脑壳儿竟然被开开明仔那个家伙给挖了带走了。

    卫渊揉了揉眉心:“开明仔那玩意儿,不要让我知道你在哪儿。”

    “……开明,开明,找到他,或许就能顺势找到刑天的脑袋。”

    然后,靠着卫渊之前在六千多年前的轩辕部,从嫘祖那里得到的,人族后手之一,解封战神刑天,兵主蚩尤的法门,直接让人族多出了两尊以杀伐为主的十大巅峰之下的第一阶梯,到时候再靠着天庭符箓体系,加持命格,给这两个莽夫增加保命手段。

    那样的话,人族就会成为具备有十大巅峰,以及十大巅峰之下第一阶梯。

    十大巅峰之下第二阶梯。

    以及寻常神灵级别战力都排满的势力。

    不过,现在卫渊都没法找到开明那家伙……那家伙鬼精鬼精的,躲卫渊躲得远远儿的。

    只要遇到了,高低得给你整两下。

    “不过,女丑之尸吗?”

    卫渊忽而想到了过去的经历,当初就是抵达女儿国的时候,禹王和渊两个人一拍即合,跑去常羊山挑战刑天,而那个时候,女儿国只好派出了将领夸霖带路,在之后,就是渊和夸霖避开了战局,想要跑回女儿国,结果误入了女丑之尸。

    被其中恐怖的怨气和瘴气包围。

    如果不是渊自己的厨艺,以及生存技能在长时间的旅途中几乎点满了。

    当时根本就逃不出来。

    “厨艺……”

    卫渊一想到自己的厨艺,就隐隐又有些咬牙切齿的感觉。

    下意识看了看那边的白发少女。

    后者似有所感,身子抖了抖,面无表情地抬眸,看了下卫渊。

    然后朝着献的方向,小心翼翼地挪移了一步。

    “……”

    卫渊咬牙切齿,差一点仰天长啸。

    为什么,为什么明明这个白发的娲皇对于常识都没有什么认知。

    都是一片空白的模样。

    为什么会对【好吃的】这个东西这么执着?

    而且没能吃到之后,就特别特别地失落?

    比起卫渊预料的还要失落。

    让他心里的愧疚感觉不知道为什么越来越重。

    然后这个愧疚感就不断积累不断积累,最终几乎要爆炸开,然后全然地化作了对于某个极品人渣蛇渣的恨意和杀机——

    浊世伏羲,你等着!

    迟早把你另外半边的腰子给噶了!

    迟早!

    ……

    有石夷和卫渊的护送,这一支队伍的前行速度相当地快,找到了一处足够安全的地方,卫渊袖袍一扫,一道道剑气纵横交错,密密麻麻布设于天地四方,又将玄黑浊世旗一招一展,浊世气机汹涌磅礴,复又一卷,将此地庇护好。

    而后卫渊便寻了个理由,和石夷,献说自己要稍微疗伤。

    找到了一处安静的地方,盘腿坐下。

    眉心隐隐刺痛的感觉,越来越明显,这代表着卫渊自己的那个锚点,遇到了真的有概率将元始天尊锚点抹去的存在,十大巅峰,是敌人,是谁?卫渊缓缓吐息,定住了心神,神游太虚,便即尝试感应那一个锚点的所在。

    而白发少女眼眸安静,深沉无光之夜,看了看那边盘坐下来的道人。

    想了想。

    踱步走过去,苍白到了没有丝毫血色的脸上没有半点的表情。

    就在那道人旁边坐下来,悄悄伸出手指拉着卫渊的袖袍。

    ……

    一千六百余年前——

    昆仑墟。

    大唐剑仙捂住自己的伤口,不敢置信地看着前面那本来应该在很久之前就相交相知的好友,看着那位素来潇洒恣意,喜欢甜食的李淳风,后者垂眸,那双原本活泼的黑色瞳孔,此刻泛着妖异的紫色。

    “你!”

    剑仙瞬间察觉到此人和自己的好友绝然不同。

    并指出招,而下一刻,十大巅峰之根基,并非分身,而是真正意义上的本体出手,霸道的紫色光明流转,剑客的剑气纵横,而开明同样是以剑招对敌,却是远比他的速度更快,远比他更为精妙,亦或者说——

    并非精妙。

    坐见十方之妙法!

    而是直接‘看’到了剑仙剑招的下一步,而后永远快一步,先行破解。

    十大巅峰之一,坐见十方。

    招式,无敌。

    “你永远都在说,你的剑术天下无双,但是可惜……”

    “本座,永远在你之上。”

    紫色剑芒以快打快,两人交锋几乎化作了两团剑气碎雪,锋芒毕露,开明似乎不曾以十大巅峰的根基强压,只是靠着剑术就压制住了他,最终忽而出招,再度一剑穿过了剑仙的身躯,鲜血撒落。

    珏,庚辰,乃至于那白发少女都在同时出招。

    开明并不在意,步步徐行。

    仿佛他已经看到了这三位强者的招式。

    于是便无不可破之招。

    剑仙眉宇低垂,鲜血淋漓,却忽而放声大笑:“哈哈哈哈,凌驾于我之上?”

    “不过只是照猫画虎之辈罢了,安敢在此如此饶舌!”

    “你根本,不懂剑!”

    “不配谈剑!”

    剑客大笑,似乎浑身的伤势不能对他的精神有所干扰,亦或者说,越是痛苦,这一柄剑,便越发地锋芒毕露,右手五指,猛然握合,虚空当中不可思议的一幕变化而出,漫天流光,无论清浊,生生汇聚于我五指之间,化作了一柄长剑。

    虚空当中,剑气长存。

    而后再度以霸道剑招出招,开明淡笑:

    “人间蝼蚁,螳臂撼车,不自量力。”

    剑气纵横,而负伤的庚辰,以及天女想要插足战斗,却被那开明袖袍一卷,生生困住,只能看到那剑气纵横霸道,越发森冷疯狂,庚辰强行接住了开明的招式,长啸道:“陈渊,小心,论招式,你不可能胜得过他!”

    “开明,可以观测到未来!”

    “然后,看到你的未来用的招式,再行破解!”

    “赶快过来!”

    声音传出,最终却没有回答,只有剑鸣和剑啸之音,越发苍茫,最终忽而一声剑鸣,清越刺耳,下一刻,剑气猛然如同云气逸散,庚辰急急看去,而后瞳孔收缩,不敢置信,那苍颜白发的剑侠右手鲜血不断流淌,但是其掌中的清浊之剑,竟然生生刺入了十大巅峰之一的身体。

    “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庚辰啊,看得到我的招式,那么只需要,拿出他永远破解不了的剑招,便可以了。”

    大唐的剑客,长安的游侠儿气机开始崩塌,却仍旧恣意狂妄,放声大笑,白发苍颜,双目灿烂如同长夜群星:

    “五十载春秋,十万里长路,剑道,唯我!”

    “无双!”

    “天上的神啊。”

    “和我比剑。”

    他眼眸微垂,嗤笑出声:

    “螳臂当车,不自量力。”

    开明看着那柄刺入身躯的剑,叹了口气,而后只是一震,剑气崩散,十大巅峰之躯,人间的剑客再如何强大,却也只是靠着一身剑术,斩杀过了十大巅峰之下第二阶梯的神灵,即便如此,也要付出代价,这样也是极限。

    开明的右手按住了那剑客的肩膀,缓声道:

    “……好,领教了。”

    下一刻,狂放气机,十大巅峰之力,瞬间将陈渊击穿,正在此刻,流风,龙吟齐齐爆发,阻止住了开明的招式,让那剑客只是被种种击退,没能当场死亡,却也已经是油尽灯枯,鲜血淋漓,最后的剑客眼眸微垂,视线昏沉,看到了戴着狴犴面具的少女,以及应龙庚辰联手对敌。

    看到白发少女出现在自己身边,手掌轻轻拉着自己的袖袍。

    剑客垂眸。

    感觉到生命的流逝,世界的远去,却不再难受,只是呢喃自笑,如同佛门修士那样留下死前的帖子:“少年持剑江湖中,狂意掠海平;壮年持剑行天下,十万里路,青锋定长空。”

    “老来断剑埋僧骨,鬓已苍苍矣,鬓已苍苍矣。”

    “人世悲欢总无情,然……”

    于是他终究是个剑客。

    不是僧人。

    最后挺直了身躯,长呼一口气来:

    “然我一生,持剑纵横,败尽英雄,斩尽敌寇,上屠神佛,下斩匪恶,已是酣畅淋漓。”

    “无悔,无念。”

    突然觉得脑海深处,咔擦脆声。

    有丝丝缕缕,遥远的来自未来的记忆,浮现。

    他,记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