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54章 缘由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100
  第0954章 缘由

    大唐的剑圣,千古无二的剑仙!

    一瞬间弥漫而出的剑意锁定了那边的少女,哪怕是那个白发少女,都在一瞬间身躯僵硬,似乎本能地感知到了无匹的锋芒和锐气,而在着一个瞬间,负伤但是仍旧还有些许力量的庚辰出售,虚空中无数天龙长吟,猛然往下压制。

    白发少女双手一撕,直接将那尖锐无比,坚硬无比的龙鳞撕裂。

    面无表情。

    而后,珏的流风也逸散出来。

    直接将那边的白发少女捆了个严严实实。

    还要挣扎的时候,大唐剑仙右手剑指前伸,点在了那白发少女的眉心,在后者看来,天地突然之间下沉,凌厉万分,那两根剑指,仿佛是要洞穿一切,包括自己的血肉和真灵,让少女的瞳孔本能地放大,而下一刻,珏的声音传来:

    “停下,停下。”

    “把她困住就行。”

    “她和女娲有关系!”

    女娲?

    娲皇?!

    于是剑圣的动作猛地停滞住。

    两根手指只是顿在了白发少女的额头,收敛了住那霸道的气机。

    看了看满脸不服气的少女。

    陈渊洒脱一笑。

    “娲皇又如何?”

    屈指一弹,直接啵儿一下弹在了少女光洁的额头上。

    “呜……!!!”

    下一刻,那被弹地额头发红的白发少女咬牙切齿一下扑上去,因为手脚身体都被无处不在的流风给束缚住,没有办法乱动,所以只好张开嘴巴,一排齐齐的牙齿一下毫不留情地咬在了那游侠儿的手腕上。

    就靠着牙齿悬在那手腕上,一双明明是漆黑无光乃至于带着暴虐的眼神直直地看着依然白发的剑仙,仿佛要靠着这一口小牙,和眼睛杀死他,早已经年岁不小,苍然白发的剑仙微微怔住,旋即似乎是被逗笑了一般,放声大笑。

    在玄奘死后,这还是他第一次如此开心地大笑。

    似是因为这剑仙的恣意大笑,激怒了本来只是兵器的白发少女。

    她咬得越来越用力。

    一双幽黑无光的眸子瞪大。

    鼓起了自己的脸颊。

    却让那剑仙越是大笑起来,笑得跌坐在地,白发苍颜。

    这是他们在岁月中的第一次相见。

    ……

    “嗯,所以说,这位小姑娘,是和娲皇相关的?”

    片刻后,一切尘埃落定,故人叙旧的话也已经说得差不多。

    陈渊坐在一侧,珏以流风给庚辰,以及陈渊疗伤,而已经白发的剑仙饶有趣味地看着前方那被捆得结结实实的白发少女,庚辰则是惊疑不定地看着带着归墟狴犴面具的珏,似乎有点认出来了,又似乎因为归墟和珏的气息,而不敢相认。

    珏颔首道:“确实。”

    “哈哈,未曾想到啊,竟然真的有娲皇,真的有神话。”那剑仙大笑数声,道:

    “不过连神灵都已经斩杀了好几个,那么会有神话和娲皇,似乎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他不顾自己的伤势,摘下酒壶仰头饮酒。

    自玄奘死后波澜不惊的内心重新又有了些许的好奇。

    “那么,按照你的说法,狴犴,是这娲皇的气息被干扰侵袭。”

    “只要是能够解除其真灵当中的浊气部分,就会变好?”

    带着狴犴面具,一直是以狴犴这个名字和玄奘,以及卫渊交流的珏点了点头,道:“是……我刚刚查探过了,她的身躯根基原本是我们这个世界的,只是在这玉棺当中带得太久了,所以沾染了浊世的浊气,再加上这一座大阵似乎本身就有压制和改变她的心境的力量,才让她变成现在这副,充满了杀意的模样。”

    白发苍颜的剑仙沉思:“也就是说,有人打算让她当兵器。”

    “但是她不肯,所以那人就将她封印在了玉棺当中,并且用这些阵法来压制她的秉性,污染她的真灵,尝试将她制造成自己的傀儡?!”

    和玄奘早已经走过了那十万里西行路的剑侠见识过许许多多的腌臜事情。

    几乎是立刻就已经分辨出了这究竟是什么情况。

    当即冷笑道:“真是个渣滓。”

    “彻头彻尾的人渣!”

    “那我们要如何帮她?”

    珏想了想,道:“西昆仑有拔除浊气的法门,虽然我也不大记得,为什么王母娘娘要传授我这样的手段,但是我确实是知道的,只是,她不是我们昆仑的清气体质,严格意义上,还是血肉之躯的,所以纯粹地套用可能没有用处。”

    旁边的应龙庚辰缓声道:“娲皇乃是人族之母,所以,人族的血可能有帮助。”

    陈渊恍惚了下。

    不知道为什么,从闯过那十二元辰大阵之后,他的记忆和思维就时常会有所混乱茫然。

    摇了摇头,把那种恍惚的感觉扔出脑海,当即噙着洒脱笑意颔首道:“好。”

    “毕竟是人族之母,这儿的纯粹人族,恐怕只有老夫一人了吧,哈哈哈。”

    他自是洒脱。

    也已经知道了眼前那带着狴犴面具的少时好友,和自己并不是一类的存在。

    摇摇晃晃走到那被流风捆缚起来的白发少女面前,剑仙半蹲下来,和那白发少女视线对视,笑着道:“无论如何,老夫的血,可要给你吃了,所以啊,你可要记住我了!”

    “啊,不对,不对,你都算是人族之母了。”

    “便是再如何看起来年少,老夫难不成还得要叫你一声阿娘?哈哈哈哈哈,有趣有趣啊。”

    他难得如年少般轻狂,恣意大笑,如同之前那样并指点出。

    指尖血是心头血。

    点在那少女眉心,他们两人旁边,珏,以及庚辰一左一右,爆发力量,周围流风长吟,化作了无数灿烂繁复的上古神纹,其中夹杂着长龙的低吟,阵法流转,以长空之清奇,太古之神龙的力量,将浊世气机排出。

    而后重新以人族之血,唤醒这个少女本身的灵性。

    而非是被那逆反先天八卦大阵所控制扭曲之后的模样。

    剑仙一滴心头纯血液流入少女的眉心。

    白发少女眼眸瞪大,眼底那一丝丝的暴虐,疯狂,缓缓地逸散了,最后化作了纯粹的幽深无光,不再是那种绝望疯狂的深渊,而是安宁平和的无光之夜,她眨了眨眼睛,看着眼前的白发剑仙,语气没有丝毫的涟漪和波动,脸上的表情从血腥杀伐变成了面无表情。

    正当众人迟疑着不知道这个是成功了还是失败了的时候。

    白发少女面无表情地道:

    “……谢谢。”

    “我要报答?”

    她歪了歪头,看着前面的剑仙。

    后者随意摆了摆手,看到那少女似乎还是倔强地看着自己,提起酒壶喝了口酒,洒脱大笑道:“那你就不要忘记我吧!永远地记住我!”白发苍颜的剑仙大笑道:“我和你们这样的仙人神人不同,哪怕是剑术已经抵达了现在这样足以诛杀神灵的境界,却也困顿于肉身的苍老。”

    “亲眼见到过故人的逝去。”

    “那你就记住我吧,哪怕我已经离开这个世界,也要记住渊这个名字。”

    他提起酒壶喝了口,带着些许的醉意,流露出了玄奘和石盘陀离开后就再也没有站路过的豪气和洒脱,大笑着道:“再说了,你我,江湖儿女,哪里能拘泥于这些东西?今日你帮我,他日我帮你就好了!”

    “比方说,若是……”

    那白发剑仙想了想,洒脱道:“若是真有转世这样的说法的话。”

    “那么,有朝一日,若你见到我陷入困境,不得解脱的话。”

    “就请帮我一下。”

    “一下就好。”

    白发少女看着眼前的老迈剑仙,点了点头。

    然后伸出手,认真点头道:

    “我会帮你的。”

    顿了顿,肚子突然传出了一阵声音。

    白发少女动作迟疑,摸了摸肚子,然后指了指自己的肚子:“为什么,在叫?”

    “里面住着怪兽吗?”

    她完全没有常识,完全没有认知。

    浊气被驱逐,清气逸散,人族之血带来了气息的流转,而清浊气息变化的时候,竟然也感知到了人族会有的饥饿,那剑仙怔住,而后再度大笑,而后摸了摸那白发少女的白发,道:“是是是,是有的,怪兽,好大的一只凶兽呢,就住在你的肚子里。”

    白发少女一下紧张起来,黑色的眼瞳等瞪大。

    “那,那怎么办?!”

    “我的肚子会被咬破吗?”

    “不会不会。”

    剑仙得意洋洋道:“老夫有一妙招,恰好可以解决这种凶兽!”

    “你且等着啊!”

    “嗯嗯。”

    白发剑仙老头儿就好像是年少时候的游侠儿一样,问庚辰那家伙要来了许多的酒肉,然后开始在那里生火烹饪,这个天神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学会了道门的七十二正法之一的【壶天】,却不拿来做正事,而是拿来装酒肉,装菜肴。

    暴殄天物!

    真是浪费,浪费至极!

    而在他做菜的时候,那边白发少女想了想,想到之前那白发剑仙说过的‘人族之母’‘阿娘’,拉了拉旁边的珏,道:“那个,阿娘该怎么称呼叫自己阿娘的人?”

    珏正在思考问题,下意识道:“嗯?孩子?”

    白发少女面无表情,颔首点头,沉思。

    最后当那白发剑仙做出了一桌子的菜肴的时候,白发少女落筷如飞。

    “这个是什么!!”

    “这个又是什么?”

    “这个,还有这个,叫什么?”

    剑仙陈渊看着那眼眸灿然生光的少女,嘴角噙着笑意,这些都是随意做的,根本没有什么固定的,现成的名号,点了点头,漫不经心道:“这些啊……嗯,就叫做【好吃的】。”

    “好吃的!”

    白发少女面无表情,但是咀嚼的速度很快。

    一张小脸被食物撑得鼓鼓囊囊。

    “我以后,还可以吃到,好吃的吗?”

    剑仙大笑:“当然!”

    “你若是能世世代代找到我的话,那我可以世世代代给你做哦。”

    “好吃的。”

    他带着些许醉意,玩笑着说话。

    白发少女点了点头,眼眸幽深无光,如同长夜,道:“谢谢你。”

    她的声音顿了顿,面无表情没有波澜道:“孩子。”

    “娘,很开心。”

    白发苍颜的剑仙一口把酒都喷出去,给呛得咳嗽不止,而那边庚辰则是毫无心理负担地大笑着,白发少女眸子垂了垂,似乎是因为剑仙给了她心头血的缘故,剑仙清楚地感知到了这白发少女的伤心,尽管她没有什么表情。

    剑仙怔住,而后眼眸微垂,笑着道:“你再喊一声?”

    白发少女抬眸,“孩子。”

    剑仙颔首道:“嗯。”

    毕竟是娲皇,不亏不亏。

    白发少女眼眸微微亮起:“孩子?”

    “嗯,我在。”

    白发娲皇眼眸里面的无光幽深之夜灿烂亮起,带着一丝欣喜:“孩子!”

    “孩子!”

    “孩子!!”

    “嗯嗯嗯,我在,我在。”

    “不要一直叫啊。”

    忽而,虚空中天地震颤,一座巨大的青铜天门猛然开辟,下一刻,剑仙瞳孔骤然收缩,一把推开了那边的白发少女,旋即紫色的剑气流光猛然自大门飞出,直接洞穿了那剑仙的身躯,而后淡漠含笑的声音传来:

    “真是有情有义,有情有义啊。”

    “本座都有些不忍下手了。”

    清朗的声音,洒脱玩笑的语调,剑仙怔住,缓声道:“李淳风!”

    “错了……”

    双瞳紫色的青年走出,噙着笑意平淡回答:“是十大巅峰,昆仑开明。”

    不是任何的分身。

    而是,正体!

    ……

    神代海外。

    一千六百年后。

    元始天尊脚步一顿,隐隐感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