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48章 南海惊变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212
  第0948章 南海惊变

    灼热霸道的烈焰冲天而起,几乎要焚天煮海,亦或者说,是已经做到了焚天煮海的力量,玄黑浊世旗化作的乌光将所有人都庇护起来,可是哪怕是隔着这磅礴恐怖,颠倒天地的法宝,卫渊都感觉到了这一瞬间的霸道高温。

    金红色的温度扭曲天穹,焚烧因果,封锁空间。

    “……啧,没有想到,才到了这南海边缘,探索了一个区域。”

    “火神祝融就已经出现了。”

    卫渊垂眸,按照那位三首国战士所说,真正的火神现在在南海核心处,而且正在对抗着什么,但是这里有着【真实】的敌人,没有那么简单,所有的情报都需要辨别处理。

    青衫龙女献抵御住了第一波的烈焰攻击。

    第二次金红色的光焰就已经在上空以暴虐疯狂的方式席卷而下,忽而火焰一滞,自其中间分开,伴随着隐隐的龙吟,青衫献自骤然分开的烈焰里踏出,手臂夹着的白发少女双手伸出,五指张开。

    面无表情地令火焰流转着推开,让那些火焰自然散去。

    当金红色的火焰再度逆转着袭来的时候,天空中剑气纵横,而后道人手里的玄黑浊世旗只是一罩,那焚山煮海,足以熔铸空间的金红色烈焰便控制不住,扭曲着化作一道道火龙飞入玄黑旗帜之中。

    在玄黑色的旗帜上留下了金红色的丝丝纹路,玄妙万方,妙不可言。

    平淡的声音传来。

    “究竟是真正的火神已经堕落,还是说来自于【真实】的恶意。”

    道人在高温的热浪当中翻腾着。

    卫渊步步踏着虚空,站在那冲向天穹的烈焰之前,缓声道:“就让贫道,来领教一二,献,带着她先走。”青衫献没有丝毫迟疑,没有扭捏作态,直接化作了遁光后退,那烈焰还要继续席卷。

    道人右手伸出,五指握合。

    “我说……”

    “退下!!!”

    狂暴无比的剑气,撕裂山海,斩灭雷火,纵横来去!

    已是能够正面地和那霸道的烈焰交锋抗衡。

    刚刚被一碗‘美食’放翻了的众多战士们面前拔出剑来,本来有交锋助阵的念头,可是看到那边烈焰冲天而起,焚烧空间,剑气纵横,撕裂一切,一时间拔剑茫然,不知道该是上前,还是后退,只觉得恍惚如梦。

    “这,这是……”

    “速退。”

    龙女献现出身来,嗓音清冷:“可能是卫渊之前在昆仑墟触动了什么,亦或者说,是一开始抵达南海的时候,看到的那一个虚像就已经证明,祝融发现了我们。”

    献指的是一开始来到南海的时候,祝融虚幻现身,道了一句速退。

    “现在情况未知,强行留在这里不是什么好的选择。”

    “离开。”

    沙哑的声音,钦原搀扶着的石夷已经缓过劲来,缓缓起身下令,而有了主心骨在,众人立刻结成阵势,朝着远离那恐怖无比的两道气机的方向远去。

    忽而,一阵阵炽热霸道的气息从后面追击而来。

    青衫献面色微变。

    怎么可能?!

    卫渊已经输了?

    她下意识想要回头,却被抱着的白发少女拉住。

    后者双眸幽深无光,没有丝毫涟漪,嗓音清冷安静,没有情绪起伏:

    “后面什么也没有,你要做什么?”

    什么也没有?!

    献心中一滞,忽而清醒过来,明白背后的敌人是什么,【真实】道果?!前方的大秦军势也变缓了速度,哪怕是千锤百炼的战士,心中也有其执念追求的东西。

    亦或者说,真是因为,是心中有所追求有想要保护的东西。

    才能够通过千锤百炼的磨砺。

    就在此刻,所有人耳畔传来了石夷的声音,缓声道:“全部向前,没有军令,不得后退,不得后看,大秦军规律法,觉不容情。”

    大秦战士齐齐低喝。

    “诺!”

    石夷忽而一掌拍出,按在了钦原的肩膀上。

    一股柔和之力直接将其送出,让元气少女怔住,被送入军阵当中,而后,面容刚毅,剑眉星目的天神直接转身,在钦原的尖叫声中,正面冲向了浊世十大巅峰之一的【真实】。

    双方交锋。

    石夷神色恍惚了一个瞬间,而后猛地一拳砸出。

    竟然仿佛丝毫不受【真实】道果的影响。

    狂暴的时间乱流,直接令石夷身前的时间,和周围正常的时间产生错位,而下一刻,纯粹的世界规则,时间岁月错位产生的扭曲乱流瞬间撕扯爆发。

    这是绝对恐怖的杀伐手段!

    石夷只要愿意,可以让一个人的头颅在三天之前,而身躯在三天之后,纯粹借助时间的力量,以最决绝的方式将敌人五马分尸,而后彻底流放。

    而此刻只是时间的逆流冲击,产生了磅礴恐怖的撞击感。

    成功击溃了前方出现的虚影,时间,岁月的领域轰然展开,代表着日月年三个概念的力量拖住了【真实】,使得其速度不得不越来越慢,这位西北天域的天柱第一次在众人面前展现出了时间的其余用法。

    于是哪怕是十大巅峰之一的存在,速度都被趋于无限地放慢了一瞬。

    以快打慢,时间凝滞,加速变化随心。

    石夷的思维在下一刻凝滞住。

    哪怕是强大坚毅的岁月之主还是陷入了【真实】当中,而后在这真实当中,他似乎看到了某个元气少女朝着自己跑过来,而自己手中似乎多出了麻绳,而下一刻,他意识到这不是虚假的,是钦原真的折返了回来。

    钦原直接扛起了石夷,转身便跑

    【真实】还要追击,忽而感觉到背后凌厉霸道到了极限的剑意,而元始天尊瞳孔收缩,感觉到了周围的一切都陷入了模糊化的状态,下一刻,似乎就在立刻,他就要陷入【真实】当中,隐隐然已经看到了一道身影正在汇聚成形。

    而转瞬,对于这身影是【真实】权能所变化而出的这个认知。

    也开始迅速模糊化。

    卫渊面不改色,袖袍一扫。

    玄黑浊世旗,以及被击碎之后的天之清气都齐齐放出。

    勉强争取了一瞬的时间,而后剑气流转,右手握在了长安剑上。

    就在此刻,潜藏于暗处的【真实】道果耳畔听到了苍茫雄浑的声音:“……停手,让他们走。”【真实】挑了挑眉,祂本也不想要和那个浑身剑气纵横的家伙近距离交锋。

    冷笑数声,已经无言消失不见。

    而下一刻,剑气纵横,直接裹挟住了钦原和石夷,立刻远离了这一段区域,石夷似乎是在最后给大群人马加持了时间的加速。

    所以众人已经奔出了很远的距离。

    也是这样,短暂具备石夷权能加持的钦原鸟才能把他扛出来。

    “……退去了吗?”

    卫渊的遁光压下,转身看着那金红色的烈焰,以及无形无质的【真实】离开,心中隐隐惊悸,火神祝融并无交锋的心思,似乎是有所隐瞒,有所苦衷,其目的似乎是将他们驱逐出南海海域。

    而【真实】……

    卫渊回忆起刚刚的感觉,回忆起刚刚几乎就要看到了的身影,下意识按了按眉心,神色凝重——这一权能极为诡异,没有对应的手段,哪怕是现在的他也只能够争取出一瞬间的交锋机会。

    如果天之清气没有碎,应该会有更大机会。

    只是……

    我的弱点,我心底的【真实】,又会是谁?

    卫渊沉默摇了摇头,看向旁边的石夷,刚刚的交锋,如果不是石夷给大秦军队以及青衫献他们加持了时间的加速,绝对没有那么简单就逃出来,只是,刚刚卫渊询问过,在依石他们的时间观里面。

    这些家伙以及足足跑了一年多。

    当然,对于青衫献和白发少女来说,他们的时间概念没有被干扰。

    只是相当于单纯的buff。

    不过,直接给属下加速了一年的时间用来逃命。

    石夷你是不是太过于稳重了?

    卫渊看到石夷逐渐清醒,道:“石夷,你怎么样?”

    “还好……”

    卫渊疑惑道:“刚刚你看到了什么?”

    石夷闭了闭眼:“一个完美的世界,哪里都没有压迫,哪里都没有剥削,是一个机会均等,而不是绝对平等的世界,秩序非常地美好,非常地完美。”

    卫渊怔住:“可是,你一开始没有被蛊惑。”

    石夷平淡道:

    “搞我们的红色事业,要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

    “假大空,要不得。”

    “那你怎么还是看了?”

    石夷面不改色道:“但是还是想要看看,学下经验。”

    卫渊忍不住笑叹道:“那你学到了什么经验?”

    石夷沉默,下意识看了一眼扛着自己的少女,闭口不言。

    卫渊抬眸看向周围,忽而察觉到不对,微微敛了敛眸:“……可惜,看来,祝融是不希望我们进入南海,也不希望我们踏入大荒啊。”似乎是早已经有所准备,只是始终不曾主动表露出来。

    而最终,因为他们踏入此地,还察觉到了昆仑墟的隐秘,神代南海的变化,终于浮上了水面。

    天穹之上,无数的浊气涌动奔走,和烈焰勾连,化作了极端繁复恐怖的大阵。

    ……

    天帝山。

    帝俊看着某个道人以法术传递给自己的【美食】。

    沉默许久,硬生生没有勇气下嘴。

    袖袍一扫,带着这东西来到了关押姒文命的地方,对着那正在懒洋洋晒太阳的禹王,禹王懒散没劲儿地点了点头,就权当是已经打过了招呼,而帝俊也不着恼,只是将饭菜放在桌子上,语气平淡道:“姒文命,我有事需要你帮忙。”

    “要我帮忙?”

    禹王打了个哈欠:“你可是天帝啊,你需要我帮忙?”

    帝俊道:“你是厨子,你也懂得厨艺,看看这东西如何?”

    禹王怔住,而后眼睛越瞪越大,而后大喜,放声大笑:

    “哈哈哈,你终于知道我的厨艺了!”

    “好!”

    “我这就来看看。”

    “哎呀,小事情!我和你说啊,这菜,重点就是色香味……”

    禹王看着帝俊给出的东西,陷入了沉默,这色……这香……他看向帝俊,狐疑道:“你是终于忍不住,想要毒死我了?”

    天帝平淡道:“是你认识的渊做的。”

    于是禹王的疑虑被打破。

    “哦?!哈哈哈哈,是阿渊的菜啊!”

    “那不可能难吃的!”

    难道说,这是那种看起来很难看,吃起来很好吃的东西?禹王爽朗大笑,然后拿出了当年吞毕方鸟的气魄,豪迈地吞了下去。

    而后——

    咚!!!

    禹王重重倒在地上。

    口吐白沫。

    强撑着竖起大拇指,道:“阿渊的菜,果然,果然好,好吃啊……”

    两眼一翻,直接昏厥。

    禹王,扑街。

    帝俊:“……”

    清冷的天帝面无表情:“……当年只是说一句比试做饭最难吃的天下第一,未曾想到,你居然好胜至此,当真舍弃了一身的厨艺,连禹都吃不下了。”

    “嗯?!”

    天帝忽而诧异,垂眸看下,看到南海区域陷入了一片混沌。

    人间·天庭符箓大阵

    太清境界。

    收到了卫渊的礼物,正在拎着那大地之神的真灵,看着对方重复‘惨叫’——‘昏厥’——‘苏醒’——再度惨叫——昏厥这个流程,玩得不亦乐乎的伏羲突然神色骤变。

    等等,这是——

    新的阿娲受到了攻击?!

    “卫渊!”

    伏羲高喊一声,旋即神色凝滞。

    海外南海区域,失去了天机联络的基石。

    而此刻,无论是从天机,因果,还是说现实层次,整个南海区域,连带着东海西海和南海勾连的区域,都无声无息消失,化作了大片大片纯粹由浊气所笼罩包围的恐怖空洞,在被连续寻找秘密,以及东海踏足了十大巅峰的时候,终于不再隐瞒。

    在这个时候。

    东海大壑,归墟之地。

    新的归墟镇守·貔貅·珏。

    上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