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47章 惊变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516
  第0947章 惊变

    咕嘟咕嘟——

    巨大的铁锅里面,食物在卷动着,冒出了一个又一个的疙瘩泡,凤祀羽端着自己的饭碗,端端正正坐在第一排的位置,一双空灵的眸子亮莹莹地看着卫渊。

    背后一千的大秦战士们挺直胸膛。

    神色庄严,眼底含着期待。

    少女早已经欢快无比,举起右手的筷子,嗓音清脆,大声道:

    “卫馆主百忙之中为我们下厨!”

    “说,感谢卫馆主!”

    大秦新·黑冰台战士齐齐举起右手,嗓音雄浑恢弘,高呼道:

    “感谢卫馆主!!!”

    现·神代外海祝融一脉·大祭司·凤祀羽双臂展开,大声道:

    “说,感谢少上造!”

    大秦战士们笑容灿烂轰然回答:“感谢少上造!!!”

    齐齐举起右手:

    “少上造万岁!”

    “大秦万岁!”

    石夷抬了抬眸,看着现在这一支新的黑冰台精锐的将领,依石都笑容灿烂地参与其中,一方面是因为这一段时间已经不止一次吃过了,对于他的厨艺认知很有期待感;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凤祀羽这小丫头,似乎很擅长调动情绪,与人共鸣。

    上上下下无一不喜欢这个小丫头。

    以前似乎是祝融的大祭司,下一代祝融信仰的教主?

    石夷若有所思。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这小丫头,或许可以团结一下?

    “哼!”

    旁边听到一声轻哼,石夷面无表情抬眸,看到之前被他气走的钦原鸟重新回来,抱着肩膀坐下来,扭过头不看他,似乎还在气头上,声音微高,强调道:“我只是听到了卧虎在下厨啊。”

    “是为了吃东西才回来的,你不要多想!”

    石夷视线扫过坐在自己旁边的少女,颔首。

    眼眸微垂。

    沉默着往旁边挪移了下。

    不发一言,面无表情。

    和钦原拉开距离,避免接触。

    元气少女瞪大眼睛,张了张口,不知为何,感觉到鼻子发酸,眼泪控制不住,大滴大滴地滴落下来,却不出声,只是扭过头,不去看石夷,也不擦拭眼泪。

    众人都是开心喧嚣,唯独这里却是安静。

    而在这个时候,卫渊已经端来了一大份卫·元始天尊·特制美食,然后Duang一下重重地放在了桌子上,盖得是严丝合缝,少女凤祀羽坐在椅子上,身子因为兴奋而摇摇晃晃,看着那盖着的锅盖,眼底期待。

    连白发少女都安静乖巧地坐在那里。

    凤祀羽身子摇摇晃晃,期待不已。

    “会冒金光吗?”

    “会冒金光吗?”

    “会像是美食番剧里面一样,biu一下金光冲天而起,然后盘选出金龙吗?”

    万众瞩目之下,道人袖袍一扫。

    凤祀羽往前探寻过去,而后看到流光冲天而起,确实是有异象,一道污浊之光森森流转不休,映照在脸上,乌漆嘛黑,咕噜咕噜的,天穹之上云雾流转,遮蔽群星万象。

    卫渊:“……”

    卧槽!

    卧槽帝俊你什么意思?!

    道人咬牙切齿。

    而后看向前面,凤祀羽已经傻了,小脸上一阵紫一阵黑,僵硬看了看天空,喃喃自语:“天起异象,勾陈相连,北斗沉去,南斗不显,紫微星降,荧惑大亮。”

    然后低下头,看到锅子里面的东西。

    简直像是看到了佛门传说中的阿鼻地狱。

    看到了道门传闻中的酆都鬼城。

    仿佛人间最近一百年出现的小说刻画的克苏鲁一样,扭曲邪异,不可名状的东西,咽了口唾沫:“这,卫馆主,你确定?”

    懂得厨艺和不懂厨艺的人都沉默了。

    卫渊道:“放心,看上去虽然……”

    卫渊看了看颜色。

    “这东西闻起来吧,其实也……”

    再度说不下去,嘴角抽了抽,道:“毕竟是我做的。”

    这一句话成为了最佳的理由,凤祀羽,还有大秦的战士们都松了口气,连石夷都颔首——毕竟是卫渊所做,这句话的说服力,简直超越了一切。

    凤祀羽也向这些大秦的战士们介绍:“说起来呢,人间界也有臭豆腐,螺蛳粉,榴莲这些闻起来臭臭的,吃起来香香的好吃的,你们以后有机会去了,一定要试试看啊!”

    卫渊端起一碗,道:“第一碗,上敬苍天。”

    袖袍一扫,因果流转,直接送到群星之上。

    这道人,记仇。

    而后给所有的人都送过去,这锅里面看似是不多,但是因为在里面增加了袖里乾坤,壶天之法,所以远远要比普通人以为的,能放得多得多的多,足以让人人均分一碗。

    卫渊关切地给白发少女放了一大份。

    而后凤祀羽开心道:“好耶,我先干了!”

    端起来,眉宇清秀,面容美好的小凤凰一扬脖。

    咕噜咕噜!

    凤祀羽面容僵硬。

    身躯挺直。

    后面的大秦偏将军依石看到了她身躯一动不动,如同在享受美食,当下食指大动,道:“诸君,有劳诸位来此南海海域,我大秦万胜,始皇帝陛下万胜,以此来遥遥相敬!”

    “大秦万胜!”

    “始皇帝陛下万胜!”

    众人齐齐高呼。

    然后豪迈地一大口吞下去。

    死寂!

    绝对的死寂!

    那一瞬间,氛围瞬间凝固,只有白发少女要吃的时候,被那青衫龙女一下夺了过去,白发少女面容没有表情波动,伸出手去抢,被身材高挑的龙女一下用手臂夹住。

    白发少女面无表情,伸出手努力地去碰触。

    “给我。”

    这个时候,他们都感觉到了一种无言的压力,诡异的寂静,就仿佛是时间都被暂停,所有人的动作都停止,脸上的表情凝固,只是手掌颤抖,即便是石夷都同样如此。

    “真就那么好吃吗?”

    钦原强撑着表情。

    她在这个时候,偏生就是那般倔强,虽然说自己的样子早就被有心人察觉到,但是还是绝不肯说出来,绝不肯有半分的软弱,低下头,看着那一碗美食,她虽然是喜欢食玉露流风,但是也能吃普通食物的。

    而且对于卧虎的食物,也是有所期待的。

    美食总是能够抚平心中的不甘和酸楚。

    可还没有等她吃,筷子落下却发现是空空如也,一怔,而后元气少女眸子瞪大,猛地转过头,看到自己的碗落在了石夷手里,气得鼻头发酸,而后看到石夷面无表情看了自己一眼。

    而后似乎咬了下牙,做出挑衅举动。

    低下头,猛地大吃特吃,把自己那份和钦原的那份都吃了。

    “你……你!”

    钦原的委屈被一下引爆,眼眶发红,眼泪大滴大滴落下来:“你,你,之前你就欺负我,现在还来,你……石夷,我讨厌你!”她忍不住一下低头,咬在天神的肩膀上。

    想到最近石夷突如其来的冷漠和距离感,心中酸楚而委屈。

    而就在这个时候,钦原忽然听到了一阵哐啷哐啷的声音,下意识抬起头,看到了周围的一位位大秦战士倒下来,这些可以和几乎要抵达神域的大妖战斗的精锐!

    这一支继承了过去大秦之战魂的恐怖传奇队伍!

    此刻齐齐倒下。

    在整齐划一地吃饭,整齐划一的沉默之后,齐齐右手一抛,把碗一扔,跪倒在地,而后整齐划一地干呕。

    “呕!!!”

    一千条浑身煞气的铁血大汉。

    齐齐干呕。

    面容煞白。

    依石面容煞白,道:“少上造,抱歉……呕……我们,我们……”

    “呕……”

    “我们可能是之前吃的肉干,吃坏了肚子。”

    一片人仰马翻当中,唯独最前面的少女缓缓坐下,仍旧平静而稳定地拿出筷子,夹菜,吃饭,那般从容不迫的动作,简直是带着一种决然的,如同宗师的气度。

    令人肃然起敬。

    阿玄连忙拉住她,道:“祀羽,你,你这是……”

    他说不出话,看到少女眼泪哗哗地流。

    阿玄的声音一下软和下来。

    “你,你怎么了……”

    “呜呜呜,好难吃。”

    “那,那你怎么还吃啊,不要吃了。”

    “呜呜呜呜,可是,可是不能浪费粮食。”

    卫渊:“……”

    他嘴角抽了抽。

    不应当,不应当。

    我的厨艺不可能出现问题。

    不应当,不应当。

    浊世伏羲那家伙,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

    卫渊奔过去,给自己剩了一碗,一饮而尽。

    而后呕一下直接吐出来。

    卫馆主扶着旁边的树,看着那一锅仿佛世界末日地狱绘图级别的画面,面容扭曲,心中大怒忍不住嘴角抽搐:“浊世伏羲,你是蠢货吗?!!你是不是傻?!!!”

    “你疯了你交换我的厨艺!”

    “是不是傻?!”

    “我必杀你……呕……我必杀你啊!”

    眼前的惨状映入了钦原眼底,少女眨了眨眼睛。

    某原·资本家预备役的少女沉思。

    若有所思。

    看向主动抢走自己那一份,似乎生怕自己吃了的石夷,嘴角微微勾起,笑意逐渐扩大化,逐渐嚣张,逐渐肆无忌惮,“哦……扑克脸你是担心我?”

    “本座没……”

    石夷没能说完。

    摇摇晃晃,眼前一黑,啪一下倒下去。

    “喂喂喂!!!”

    历经无数杀伐,能够和十大巅峰交手,大荒西北天柱,曾经教导噎鸣掌握岁月时光之力,也是在大战交锋的时候,单对单换掉任何一位顶尖强者,即便是伏羲也只能困住祂,大荒西北天域支柱。

    无敌的岁月之主,倒下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忽而,卫渊微微一怔,那边夹着白发少女的青衫献瞬间掠起,白发少女像是一只奶猫一样被夹住,面无表情,眼底没有波澜,四肢都垂下来,被夹着飞上天空。

    而卫渊袖袍一扫。

    玄黑浊世旗,现!

    猛然遮蔽此地,猛然地扫过此地,和另一股潜伏许久突然暴起的力量,强行冲击碰撞,将所有人庇护住,道人神色凌厉,暴喝道:

    “谁?!”

    “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