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46章 金蝉脱壳,开饭了!!!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922
  第0946章 金蝉脱壳,开饭了!!!

    浊世之大地权能,涉及到生死的轮转变化,是万物归葬于大地之内,大地吞噬万物,而后转化为其余生命生机的力量,一定程度上涉及到了死亡,虽然核心在于死亡和生机的轮转变化,但是多少和九幽有一定程度的重合。

    青衫龙女献似乎没有想到卫渊会说出这样的话,怔了几秒。

    而后噙着笑意道:“……十大巅峰,道果,清浊之变。”

    “你将此物送给帝俊的话,祂能给你更多的东西,可以给你诸多宝物,我可已经是被九幽逐出了啊,这么大的情分礼物,我可还不起。”

    道人敛眸:“我让你还了吗?”

    道人屈指一弹。

    道果飞出落入了青衫龙女献的手中,直直落入她怀里,卫渊自己端详手中的菜刀,不知为何,明明是一把菜刀,但是在他感知里面竟然仿佛是一种类似于刀剑的兵器,下意识以握刀的法门握住菜刀。

    “再说了,要还我肯定是找烛九阴那家伙还。”

    “那么大一个九幽,总能还得起来对吧?”

    “他可是贼有钱!”

    “真的贼有钱啊!”

    卫渊强调了两次。

    而后对于浊世的伏羲仇恨更上一层楼,可恶啊,都怪他,现在怎么看谁谁都比我有钱?有一个算一个,哪个都比我富,道人双手持拿菜刀,打算试试手,那边青衫龙女手中拈着浊世道果,倒映在她的眸子里。

    嘴角勾了勾,浮现一丝丝玩味的坏笑。

    语气柔柔地道:“要九幽出钱?”

    “那么,卫公子啊卫公子。”

    “这个道果算是你给九幽下的聘礼吗?”

    “天尊啊天尊。”

    “所以九幽出的,是嫁妆吗?”

    咔嚓!

    道人本来想要试试菜刀手感,手一抖,重重斩下,之间得寒芒一闪而过,先是切菜板一瞬间化作两半,而后下面的巨大青石,连带着地面都咔嚓一下被斩断。

    伴随着凌厉的气机溢散。

    他们所在的这一座岛屿中间直接出现了一整条巨大裂隙。

    轰隆隆的声音里面,神代南海的波涛汹涌地涌出来,也不知道这一刀到底是斩出了多大的动静,卫渊神色凝滞,陷入迟滞,连青衫女子献都怔住,而后道:“……你用菜刀,还是在用战刀……”

    她忍不住笑起来:“啊呀?看来元始天尊的心境不够啊。”

    “此事便如此让你心神失守吗?”

    “我……”

    卫渊张了张口。

    说是刚刚没被镇住,那是不可能的,但是再怎么样,他用菜刀的时候,也不可能会用出太大的力气才对,尤其是刚刚,那一下几乎相当于以刀为剑,一剑斩得陆沉。

    可,这,不应该啊……

    当真心境波动,如此之大?

    他陷入自我怀疑当中。

    而后就察觉到视野边缘,那边女子叹了口气:一道流光飞来,正是那生死之际的大道果,而后似乎是有所感觉,那道果嗡嗡地亮起,而后便似乎打算遁光而去,寻找其主,这一变化突如其来,连扔出来的青衫龙女献都没有注意到。

    道果怎么可能会有自我意识?!!

    下一刻,只见到寒芒扫过。

    森冷霸道,幽深如狱!

    那正是一柄——

    神州老街拐角处大爷磨砺三十年功夫的王麻子菜刀!

    卫渊嘴角抽了抽,不对头,不对头……

    这玩意儿的手感怎么越来越奇怪了?

    这是菜刀?

    等会儿,菜刀,菜刀?我怎么开始不认识这两个字了?

    管他了,菜刀也是刀,是刀就能砍人。

    元始天尊,逻辑成立!

    森冷的菜刀压在那浊世道果之上,卫渊冷笑道:“回来。”那道果撞死不应,卫渊一脚轻踏,旁边的锅盖一下飞起来,里面咕噜咕噜煮着开水,卫渊面无表情道:“回来,或者我把你抓回来煮熟了。”

    道果流光流转,忽而猛地爆发力量。

    却被一菜刀横拍。

    狠狠地压在了桌子上,道人冷笑道:“……道果只是规则和境界的具现化,怎么会有自主意识?我道如何?原来你的真灵藏在了道果里面,那肉身里放着的只是被我打碎了的部分,以及你自身的气机,那只是个诱饵?”

    “要不是今天,险些让你瞒过去了,生死轮转,果然厉害啊。”

    “以肉身之死,化灵性之生,隐瞒因果,遮蔽天机,这个可是真的凌驾于三十六天罡之上的【瞒天过海】。”

    “真是有趣啊,你是壁虎成精?断尾求生?”

    道果核心之处,一点灵光显化,化作了一老者。

    跪地拜伏不休,道:“恳求天尊,饶我一命!”

    “恳求天尊,饶我一命!”

    “老夫,不,不,小的愿意生生世世,作为天尊的仆从,愿意生生世世,为天尊所驱使,只求饶我一命,饶我一命!”

    道人托举着着道果,道:“十大巅峰级别的仆从啊。”

    “是,是,我愿意将部分真灵奉上,绝无二话!”

    “还,还有,大地之下,包涵秘藏,多有珍奇异宝,是世界上财富最为广阔之地,只要天尊饶恕我,我必全部奉上!清浊本为一体,何苦相生相杀!天尊,天尊啊!”

    老者连连叩首。

    卫渊道:“宝物啊,好东西。”

    青衫献挑了挑眉,但是出于对道人的了解没有开口阻拦。

    旋即看到那道人垂眸自言自语道:“六千余年前,你对后土出手,你参与浊世对清气的计划,出关之时,说是要以无数世界人族的性命出一口被伏羲关押的恶气,在昆仑墟的时候,说是要用人族真灵之血来洗练兵器开锋。”

    “那时候,怎么不说清浊一体,怎么不说何苦相杀?”

    元始天尊冷笑道:“钱财?”

    “放你娘的狗屁!”

    为了出气,直接将这道果里真灵抓出来,扔到了旁边一个锅子里,里面炖着一锅以大荒凶兽材料为基地的佛跳墙,高温其实是无法对于真灵产生什么影响的,卫渊只是打算给他先吃点苦头。

    但是不知道为何,放在那锅子里面的大地浊世之神突然惨叫。

    惨叫越来越激烈,越来越激昂。

    卫渊冷笑道:“好家伙,还挺会演啊,奥斯卡欠你一个小金人。”

    “喊啊,你接着喊啊!”

    “你在侮辱我的菜吗?!”

    可是渐渐的,只听到最后的一点真灵惨叫越来越虚弱越来越痛苦,甚至于变成了有气无力的呻吟,仿佛是经历了惨无人道的磨砺,卫渊一怔,怀疑是不是真灵已经弱到这个级别了。

    连美食都会造成冲击?!

    卫渊袖袍一扫将其拎出来,果然见到其有气无力,一点灵性化作了的老者躺在虚空,口吐白沫,手脚一抽一抽,卫渊沉思:“看来是真的真灵太弱了,也是,大部分的真灵碎片扔掉,当做了壁虎短尾求生。”

    “自己的真灵意识和道果合二为一。”

    “和道门推算出的劫灭逃命法子相似了。”

    “当然肯定比道门的那些个境界强大,但是原理大差不离,不过,这道果被我以因果封锁,还是太虚了。”

    卫渊推断出了真相。

    菜的原因?

    不可能,不可能!

    绝对不可能!

    禹王的菜都没有这么恐怖的破坏力,竟然能对真灵产生攻击。

    那都要从另一边走技近乎于道,化作神通了。

    直接攻击真灵。

    高低是个七十二法。

    献道:“你要做什么?杀了他的真灵?”

    卫渊道:“当然……不这么做了。”卫渊敛了敛眸子,道:“杀了他太便宜他了,而且我记得,浊世十大的根基其实是和世界烙印相关的,杀了他之后,再过个几万年十几万年,大道不灭,还会有新的浊世十大。”

    “除非被吸收掉,像是那个大慈大悲的浊世因果之神。”

    卫渊补充一句,道:“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伏羲那家伙生气了。”

    “这个是礼物。”

    那老者最后一点真灵哪怕是在昏厥当中都剧烈抽搐惨叫,道人打了个响指,无数因果纠缠不休,把老者捆了个结结实实,卫渊还贴心的把因果绳索最后打了个蝴蝶结,上面贴了张天机术纸条。

    【礼物】——

    来自于你真实可靠无比帅气优雅的外甥·渊。

    ps:接受了这个礼物就等于你接受了这句话。

    ps2:这是元始天尊的敕令!!!

    完工。

    敲了敲虚空因果,太清境界毫无回应。

    卫渊面不改色,敲了三次之后,撩起衣摆,一脚直踹!

    给爷开!

    天机因果纠缠不休,太清境界的大门被打开,卫渊反手把那惨叫的老者最后一点真灵扔过去,那个可是正品的正品,历经转世而不死的核心,就像是人间界英豪转世,转的就是这么一点真灵核心。

    卫渊拍了拍手。

    青衫龙女噙着笑意看他完工,而后疑惑道:“不过,这是他的真灵核心,他既然以肉身作为诱饵,那肉身……”卫渊想了想,缓声道:“那家伙把一身罪业和气机全部扔到了肉身里,自己倒是借此化出了超脱纯粹之身。”

    “这是很毒辣的手段,因为连那些残破的记忆,以及气息都在那个身体里,自身再无驳杂,金蝉脱壳,再能重修还能更进一步,结合生死轮转来看,祂或许早已经有了这样的手段,只是一直没能下了决心做出自我剥离。”

    “嗯……这样形容的话。”

    卫渊揉了揉眉心,道:“人间界道门有斩三尸之术,和这个类似。”

    “肉身就是被他斩出的。”

    “不过他的真灵交给伏羲,恐怕会比死都难,会被伏羲玩腻了之后杀死,而祂的肉身。”卫渊皱了皱眉,道:“罪孽太重,又是一具空壳,从道门典籍来看,这个级别的肉身在长时间没有真灵魂魄。”

    “会有两个可能。”

    “第一,化作僵尸,这和祂本身的地气阴气符合。”

    “一出世恐怕是最强的那种。”

    “第二,会诞生出新的灵性,可以理解为祂的肉身就是天材地宝,会像是人参娃娃之类的精怪一样,出现新的意识……不过,说起来你为什么不接受这个道果?已经发现了祂?”

    龙女献摇了摇头:“不,不是。”

    “只是怎么说呢……这道果,并不适合于我。”

    她叹了口气:“生死轮转,在于轮转,在于生,死只是一开始的涉猎,而我失去了九幽的根底,已经是彻底的钟山赤水之主,这东西于我而言,已经无法使用,强行使用,只是半疯。”

    “这样啊……”

    卫渊有些遗憾。

    耳畔听到声音,道:“放心,我会帮你的。”

    “耽搁了这么久的时间,饭菜都已经做好了。”

    他指了指那边的美食,脸上浮现笑意,道:“吃饭吧。”

    “不管是什么事情,吃美食就会边得心情很好。”

    秦军们,石夷,以及凤祀羽听到了道人的声音:

    “这饭都做好了,都过来吧。”

    凤祀羽开心地蹦起来,笑容灿烂。

    做出了一件让自己后悔了足足几百年几千年的事情——

    她第一个飞快跑到了厨房区域。

    “好耶!!!”

    “开饭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