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44章 道果【真实】!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380
  第0944章 道果【真实】!

    身材高大,气宇轩扬,身穿赤红色和淡金交错的衣物,眉宇之间,带着烈烈之气,豪迈雄伟和儒雅温和交错,以及,那连卫渊自身的因果之力都被燃烧融化的恐怖力量。

    焚尽苍生,燃灭因果。

    火神,祝融。

    “真的是你……”

    卫渊收回右手,惊愕不已:“你还记得……”

    祝融拱手道:“……当年之事,救命之恩,祝融没齿难忘,我还要感谢道友帮忙,否则的话,我的妻儿恐怕在那时就已经……”

    祂声音有些说不下去。

    强打着精神道:“虽然说之后她还是弃我而去,但是至少。”

    “这件事情还是要感谢道友。”

    “不过,你怎么会在这里的?”

    祝融脸上隐含迟疑和关切,欲言又止的模样,卫渊叹了口气,手中的玄黑浊世旗收入袖袍,道:“是想要问阿玄的事情吗?嗯,就是长琴,还有那小凤凰。”

    卫渊在之前,已经从阿玄眉心处的火焰痕迹处,循着因果,看到了火神祝融亲自将太子长琴和凤祀羽的身前打落凡尘,看到祝融现在这表情神态,果然是有隐情的。

    火神祝融道:“……道友看出来了。”

    祂的眼中隐含期冀:“他们可找到道友了吗?”

    卫渊颔首道:“无妨。”

    “凤祀羽过得很好,而阿玄,也已经入我门下。”

    “那就好,那就好……”

    火神祝融脸上浮现出了温和微笑,带着一丝丝愧疚和最后松了口气的模样,卫渊迟疑了下,询问道:“祝融,我可以稍微问一句吗?你为何,之前要对阿玄动手?”

    “他流落世间那么长的时间,竟然始终处于失去记忆的状态。”

    祝融沉默许久。

    苦笑道:“是我做的,那个封印,也是我留下的。”

    “我不希望他回忆起这些事情。”

    “以及,也是为了他们好……南海,南海出了巨大的异常。”祝融脸上浮现出了复杂无比的神色,缓声道:“……浊世的我占据了南海,先我一步拿到了颛顼的印信,长琴和那小凤凰,也被蛊惑。”

    “那时候,我几乎已经被取代,而长琴分不清谁是真的我。”

    “那浊气侵蚀祂的神魂,开始逐渐干扰祂的认知。”

    “再这样下去,祂会分不清楚什么是真什么是假,分不清真实和虚幻……最终本身的灵性彻底活在虚幻当中,而肉身则是会变得癫狂,他的灵性以为自己是在和敌人战斗,但是其实他是在杀戮子民。”

    “他以为,他以为前面是安全的地方,其实那是炽热的火海。”

    “我不能让我的孩子变成疯子。”

    “不能……”

    祝融脸上浮现出了挣扎痛苦的神色。

    就和当年的小鱼儿的父亲,被妖魔化的时候一样。

    卫渊复杂。

    “真实与虚幻的权能,这属于谁……”

    正如同清气之世有娲皇这样,在浊世正常不可能出现的存在;

    浊世当中也同样具备有清气不具备的十大巅峰。

    真实虚幻。

    极为诡异。

    或许你以为是在和家人吃饭,但是旁人看到的却是你在乱葬岗中,碗里全部都是腐烂的白骨和虫子,你以为是在奋勇杀敌,但是事实上你或许冲到了一个满是老人的敬老院里,拿起了消防斧。

    而这进一步才是这这个权能最为诡异莫测的。

    究竟什么是真。

    是别人看到的你是真的,还是你自己感知到的才是真的?

    不可深思不可测度,那是终点充斥着绝望诡异疯狂的道路,清气之世无法诞生的存在,是无数的挣扎和疯狂之归墟之海汇聚于浊世之后,自然而然地演化出的道果。

    “原来,是这个东西和浊世火神联手来到了南海吗?”

    “你这又是……”

    祝融苦笑道:“我,我一时不察,被其暗害了。”

    卫渊皱了皱眉,而后眉头舒展开来,讶异道:“此道果真实虚幻都是由内心而动的,你看到了什么?”究竟是什么东西,连强大无比的火神,寂灭万法的天骄都被困住。

    卫渊思绪微顿,终于明悟。

    那俊朗男子的脸上浮现出了痛苦哀伤之色。

    “……是她。”

    那位女子吗?

    道人叹息一声,似乎明白了什么,回身看向南海的方向,道:“我来想办法,来帮你出去,放心,那个浊世的……”卫渊嗓音温和,而背后的祝融抬眸,眼瞳内蕴,暗含有无穷无尽的烈焰。

    烈焰的高处是黑色的浊世之火。

    而后突然,无声无息,却又裹挟无边之力。

    猛烈出手!

    一招直接撕扯向道人的心口。

    豁然洞穿!

    祝融脸上浮现出笑意,而后脸上的笑意缓缓凝固,看到自己的右手洞穿了一道道黑色和金色交错的因果丝线,无法洞穿这些因果,反倒是被因果纠缠住,撕扯住,无法更进一步,瞳孔收缩。

    道人的身躯虚幻化。

    纠缠住祝融的因果线化作手掌,而后以正对着祝融的方式出现,眼眸平淡,似乎早已经预料,祝融缓声道:“……你!”

    卫渊道:“可惜了啊,说得我都要相信了。”

    “但是问题来了,当年的祝融认识的可是我以浑天气息遮掩自身之后变化的容貌,他根本不认识现在的我,无论外貌和气息都不相同的情况下,你怎么能一眼认出我呢?”

    “除非祝融已经强大到了足以堪破浑天的气息。”

    “但是,可能吗?”

    道人平淡道:“我只是直了点。”

    “你当我傻?”

    踏前半步。

    狂暴无比的剑气猛地爆发出来,无数因果为剑,交错厮杀,将祝融直接彻底封锁,卫渊袖袍微动,道:“你认识我,是因为,你是从我的内心对于祝融的认知诞生出的,所以你所说的一切,都和我对祝融的认识一一对应。”

    “救助他妻儿。”

    “驱逐阿玄和凤祀羽。”

    “真假祝融。”

    “甚至于还有小鱼儿的父亲章越临死前的表情。”

    “不愧是你啊,【真实】道果。”

    卫渊一口道破对方的身份,而后在前者面容骤变的时候,袖袍一扫,磅礴恐怖的剑气和剑意流转不休,将这敌人直接搅碎成为了渣滓,齑粉,丝毫不留下痕迹,方才徐徐吐出一口气来。

    揉了揉眉心,脑海中,娲皇留下的关于这【真实】道果的情报散开。

    心中真心实意地道了一声。

    感谢阿妈。

    只是没有想到,这三首国的战士居然是遇到了【真实】道果的敌人,难怪,卫渊揉了揉眉心,按照娲皇留下的知识,【真实】道果具备有极为特殊的能力。

    【真实】十大巅峰,诡异莫测,从来避免正面交锋。

    会先提取对手对于某个存在的认知。

    而后将其具现为敌人。

    所以真实不虚。

    而这幻象,都是其对手心中最重视的存在。

    只要和这敌人交手的时候出现一丝丝动摇,【真实】就会侵入你的心底,强行撬开裂隙,会让你逐渐分不清真实虚幻,变成疯子。譬如,为了国家不畏惧牺牲的战士,就要和自己的国家为敌。

    尊师重教者,杀死自己的老师。

    修行无情剑道者,将会在【真实】中履行无情之道。

    面临杀死自己以成大道的考验。

    无欲无求一心向道的圣人,也会看到最为基础且真实的大道,朝闻道,夕死可矣,那么就给你真实的大道,然后夺取你的性命,只要出现了一丝丝的心境缝隙,就会被扭曲认知,有化作疯子的可能。

    阴冷鬼祟,极为难缠。

    除非能够在一瞬间击破对方构建的【真实】。

    拉近距离,才能将其击溃。

    “看来,这个祝融其实是那位三首国战士心中最崇高的存在,是他当时看到的吧,我是卜算他的死亡因果,所以也看到了这个祝融,应该只是【真实】道果的一缕分念。”

    “不过只是一缕分魂之念,就可以读取我内心对于祝融这个形象的概念?表面概念是【真实】,其实是类似于全知的手段,知道任何敌人的弱点和破绽,用于邪祟,蛊惑人心,创造真实来扭曲魂灵的手段。”

    “几乎全知……嗯?嗯?”

    “等等……”

    “等等……”

    卫渊面容陷入沉默,清浊一体的情况下,也就只有娲皇这样创造人族的道路无法履行,因为浊世无法复制人族,其他的应该都会有清浊对应才是,而这种类似于全知之后扭曲认知的方法概念。

    不知道为什么会让卫渊有所熟悉。

    基于全知,进而知道一切对手的破绽和弱点?

    不,不会吧……

    “……真实对应的十大巅峰,真实对应的十大巅峰。”

    卫渊按着眉心,读取知识。

    耳畔仿佛响起娲皇温和的声音:‘【真实道果】不存在对应的十大巅峰,但是清浊合一,自有显化,浊气为清气之基,故而清世也曾诞生对应的概念,这概念诞生之时,坠入了大泽。’

    ‘见长空白日,为风所拂,听百兽长吟,而化作兽形。’

    ‘其名,白泽。’

    ‘其能,全知。’

    ‘诞生之时,百兽震怖,是为上古圣王之兽。’

    ‘是和烛九阴同等级,生来具备神话概念的生物’

    ‘特性和基于全知进一步扭曲生灵认知的邪祟【真实】不同,是可以屏退所有的邪气,诛邪不侵,令人心神安宁的【辟邪】。’

    卫渊陷入沉默。

    啊,是听错了吧。

    刚刚温度太高了。

    是,温度太高了。

    太高……

    连我都听错了,哈哈哈,给予全知,创造真实的【真实】道果,对应的神话概念怎么可能会是白泽呢?哈哈哈,不可能不可能,虽然说烛九阴也说过白泽是那种天生神圣的……

    那也有很多种嘛。

    不一定就是浊世的大道规则倒影于清世显化的天生神圣啊。

    不一定。

    不一……

    元始天尊面容扭曲,右手重重一拳砸下:“焯!白泽!”

    “你个废物!!!”

    “你个废物啊!!!”

    “你就是个废物!”

    ……

    “阿娲,我的阿娲。”

    伏羲看着眼前的白发少女,心脏怦怦怦地跳,伸出手,啪地拍在脸上,让自己冷静下来,常常呼出一口气,不行,不行,不能是因为新的阿娲出现了,就这么失去镇定,用刺痛让自己冷静下来。

    你是谁?

    你可是伏羲啊!

    伏羲怎么可能会因为一个新的白发妹妹心动?

    伏羲怎么可能会因为一个三无属性的阿娲而动容?

    伏羲怎么可能hi因为自己即将拥有两个妹妹……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可是,这个可是另一个三无属性的白毛妹妹啊。

    啪啪啪!

    青衫龙女看到伏羲面容庄严,也就是尾巴摇得比谁都欢快,啪啪啪地砸在地上,足够把金铁砸碎成齑粉的力度,可以看得出其心态,献无奈扶额,叹息道:“你冷静点……伏羲,阿娲才刚刚救回来,没有常识,没有经历过事情,你会吓到她的。”

    伏羲眼睛瞪大。

    没有常识!

    这不就是小时候的阿娲吗?!

    是阿娲最可爱的时候!

    长大之后,就不会那么亲近哥哥了,太好了太好了!

    小卫渊,舅舅看错你了,你真的是个好外甥,好外甥啊!

    伏羲压抑住心中的狂喜开心,面容俊美,神色温和微笑,伸出手小心翼翼展开,递过去点心,道:“要吃吗?呵,在这段时间,兄长来照顾你……”

    兄长?

    白发少女回忆起来了上一个自称兄长的儒雅男子。

    下意识退了半步。

    而后在匮乏的知识里面寻找着,如何应对的方式,伏羲看到了她的变化,知道她是在思考该如何回应,带着期待的微笑等待着这个妹妹叫他兄长,而后那双幽深无光的大眼睛里面闪过一丝了然,有所明悟,白发少女苍白没有血色的小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道:

    “只知背后蝇营狗苟。”

    “胆小如鼠的渣渣……”

    白发少女声音顿了顿,学着记忆里的道人对浊世伏羲的做法,伸出小手。

    想了想,悄悄竖起中指。

    声音清脆,面无表情,没有感情的起伏。

    “吃你爷爷的屁,吧!”

    伏羲脸上笑容凝固。

    眼睛瞪大。

    沉默许久。

    太清境界传来了伏羲绝望的惨叫。

    “NOOOOOO!!!!!!”

    “卫渊!!!”

    “我杀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