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42章 因果,因缘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979
  第0942章 因果,因缘

    “伤势?”

    圆觉睁开双目,看到了那少年释迦背后背着的老者,亦或者说,很难说,这到底是老者还是说中年男子,看到其浑身衣衫破烂,其上充斥着无可匹敌,天下绝强之剑气。

    双目留下金红色的鲜血。

    满是污浊。

    那一双瞳孔几乎是彻底地毁掉了。

    像是被极强大的乙木之力洞穿,彻底搅碎。

    圆觉踏步往前,双眸低垂,眸子幽深,眉心仿佛绽放三千丈澄澈佛光,看到了那老者浑身污浊之气,隐隐包涵无尽的杀机和血孽,少年释迦还不能明白老师眸子里的东西是什么。

    这位真正意义上的觉者双手合十,道:“老师。”

    “你说过,佛门争度,弟子捡拾到他,便是有缘。”

    “他虽然浑身重伤,但是还残留了一丝生机,便是有份。”

    “有缘有份,便是佛法,合该为我等所救。”

    高大僧人单手竖立胸前,道一声佛号,道:“度吗?”

    “阿弥陀佛,确实是如此。”

    他踏前半步。

    磅礴恐怖的气机爆发,右手握住了那柄佛门禅杖,此物越是境界高深,越是毫无杂念,便是越发沉重,越是恐怖,一禅砸落,那少年释迦不敢置信,脚下一变,以佛门一步一菩提的步法避开,急急道:

    “老师,为何!”

    “此人浑身血债,不可拯救。”

    僧人缓声回答。

    手中招式却越发沉重越发恐怖,一如佛性不动分毫,那少年步步逼退,哪怕是自己都好几次险些受到伤势,却也不肯将那老者扔下,僧人禅杖横砸,少年双臂拦住,道:“老师。”

    “众生平等!”

    僧人垂眸,平静道:“众生之命,并不相同。”

    “有的人,不可以救。”

    “只要救了。”

    “那就是满手血腥。”

    手中的禅杖下压,少年释迦被压得半跪在地,道:“佛门普渡啊!”

    圆觉回答:“贫僧一生,只参两禅两度。”

    “可度者,以双足为舟,助其渡过苦海。”

    “当杀者,以禅杖为舟,助他超度人间!”

    佛光猛然乍现,僧人眼眸沉静平和,脸上再无丝毫憨厚,唯独佛门澄澈安宁,漠然道:“对于此番者,贫僧便该送他去见佛祖。”那少年释迦肩膀淌血,双手合十,眼眸澄澈安宁,道:

    “那他已见我,我不可以不救。”

    一大一小。

    一师一徒,却是同样倔强的脾性,彼此对视。

    忽然,远处突然传来了一阵阵呼天喊地的声音,忽帝老爷子出现在他们中间,一边一个,一只手拉住圆觉的禅杖,一只手按住了少年释迦的头顶,道:“冷静冷静啊,你们两个小家伙,怎么又斗起来了?”

    “释迦啊,你不要再让你老师生气了。”

    “圆觉啊,你也不要脾气这么臭。”

    “来来来,都放下都放下,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都得要动刀动枪的……”忽帝老爷子叹了口气,道:“再过一段时间,这小释迦都得要回去他的时代了啊,就不能安生些?”

    圆觉和释迦同时有些黯然。

    释迦是在数千年前的时间来到这里的。

    在少年腰间那一枚菩提叶化作枯萎的时候,他就会回去。

    回到那个时代。

    安抚住了一大一小两个铁头光头。

    然后看到那边狼狈不堪的濒死老者,圆觉沉默许久,道:“既然你执意要救他,那么以缘法为主,若是他合该和佛门有缘,那么,自然会救,否则的话,也休怪贫僧。”

    释迦双手合十,微笑应下。

    揉肩敲背。

    非常狗腿子地伺候。

    俊美清秀的脸上满是灿烂而欢快的微笑。

    就好像能救下一个人,真的让他很满足。

    “师父师父真好。”

    最终还是决定,双方各退一步,将这老者留在身边,看他是否是有救,否则的话,圆觉会毫不留情一禅杖甩出去给他来个精准爆头,然后当场高歌一曲往生咒,连这那魂魄真灵都给扬了。

    少年释迦认认真真地帮忙清洗和治疗伤口。

    圆觉虽然皱紧眉头,最后也还是帮忙。

    只是帮忙有些粗暴,伸出手按住了那老者伤势之处,在行走大荒历练后,越发纯粹浑厚的佛光流转不休,强行正骨疗伤,却也让那老者皱眉疼痛,沉重昏迷当中仍旧发出了低低的惨叫。

    少年释迦擦洗了老者的伤势,却看到那虽然说须发皆白。

    但是不知为何,此刻似有一股无形之力,让老者生死变换流转,隐隐约约似乎要化作了一位身材高大的男子,模样年岁,也不过只是中年,脸上的血痕却还没有消失。

    在少年释迦帮忙疗伤的时候,似乎惊醒,痛苦无比。

    一把抓住了释迦手腕,抓出了青紫痕迹,流出鲜血,空中嘶吼咆哮,疯狂癫狂:“万物归藏,万物归葬!大地,大……”少年释迦正要说话,正要安抚,圆觉倒拎禅杖,直接一禅杖闷在其脑门儿上。

    然后这被救回来的家伙闷声不吭直接栽倒在地上。

    圆觉面不改色坐下。

    “有用。”

    物理超度法。

    物理镇定剂。

    释迦嘴角抽了抽,然后擦拭这男子脸上的伤痕,但是看着那边黑黝黝的一双眼,挠了挠头,看向那边清瘦的老者,满脸腼腆的跑过去给老者敲打肩膀:“忽爷爷,您最累不累,我给你揉揉?”

    “不累不累。”

    “那,那您渴了吗?我来给你去摘几个果子去。”

    “行了行了你个小滑头。”

    老爷子无可奈何,道:“说吧,有什么要老头子帮忙?”

    “好耶,是世界第一可靠忽爷爷!”

    清瘦老者被那少年逗得哈哈大笑,道:“你可真是会起名字啊。”

    少年释迦眉眼清秀,手舞足蹈道:“当然啦,我可以给自己取好多好多名字,是是释迦摩尼,是乔达摩悉达多,是狮子奋迅具足万行如来!”

    “是南无一切诸佛海会如来!”

    “南无具种种三摩地灭除疑惑初发心怙主不动如来!”

    忽老爷子大笑着道:“也是南无最会溜须拍马小滑头如来。”

    “是最能惹你师父动怒生气如来!”

    打坐的圆觉哼了一声。

    忽老爷子只是大笑着走过去,扒开那男子的双眼,看着两个黑咕隆咚的窟窿,道:“只是一双眼睛,老夫炼假还真,最是擅长这件事情,啊这……”

    老者忽然迟疑,忽然回忆起来自己之前炼假还真搞出来的惨状。

    那肚皮吹气一样胖起来了。

    这几万年十几万年都下不去。

    不过,现在应该没什么事儿吧?

    这小子看上去也不是多麻烦的事情……

    再说了,我这过去残留下来的反噬都已经用尽了,现在可谓是无事一身轻,神清气爽,区区两个眼睛,哎呀小意思小意思了。

    忽老爷子放声大笑,在圆觉肩膀上拍了拍,又在释迦肩膀上拍了下。

    “取你堪破万物罪孽,渡生断罪的法眼!”

    “取你宽待万物众生,见之则喜的佛眼!”

    老者双手笼起,举着什么东西似的小步凑过去,只是往下面一放,旋即洋洋得意,站起身来,还没有说话,就看到了圆觉怔住,连释迦都呆滞住。

    忽老爷子愣住:“你们怎么了?”

    Duang!

    他身上肉突然猛地往下一坠。

    “就好像我又变胖了……”

    Duang!

    “一样……”

    忽帝沉默。

    圆觉沉默。

    少年释迦满脸呆滞。

    忽帝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圆润饱满软乎乎,沉默了下,又摸了摸自己的下巴,DuangDuang的很有弹性,老者嘴角抽了抽,最后摸出一面小镜子,从镜子里面看到,自己又变化会了原本的因果。

    老人眼睛发直,看了看那边嘴很甜的少年。

    看了看拿着禅杖的圆觉。

    又看了看那边昏迷不醒的男子。

    嘴角抖了抖:“你们,你们三个,都,都有大因果和气数?!”

    老人晃了晃,一屁股坐在地上,嚎啕大哭:

    “哇啊啊啊啊,我真傻,真的!”

    “我光知道那狐狸崽不能碰,可老头子真没有想到连他身边的家伙也不能碰啊,呜呜呜呜呜,这又胖回去了,又胖回去了,你们三,你们三哇啊啊啊啊啊……”

    圆觉揉了揉眉心,叹气道:“先找个地方,看看身体有没有受伤。”

    他搀扶起了突然又变胖了的忽帝,找到了一处安全的地方,给老者检查情况,而少年则是背着那从老者逆转生死气机变化成了中年男子的伤者,寻找到了一处破败的屋子。

    少年释迦带着温和轻快的笑意,道:“老师老师,也请你收下他为弟子吧?这样我们的修行之旅,也可以多出一个人,也会有趣很多的。”

    等我走后,也会有师弟陪着你。

    僧人垂眸看着他,平淡道:“你救了他,那就救到底。”

    “不要满足自己的救人之心后,便将其抛下。”

    “释迦,救人便是沾染因果,没有那么简单,要背负着一个性命的重量的,若是愿意,你去收他为弟子。”

    少年释迦怔住。

    可是圆觉也已经没有理会他,转过身去帮忙忽帝恢复情况。

    那重伤男子沉睡许久,忽而于夜色,风月大作之时,被门外风雷声声震响醒来,满脸惊慌失措,却又不知道自己是谁,不知道过去发生了什么,只是看到前面一个少年噙着笑意给自己端水。

    “你醒来了吗?”

    “感觉情况怎么样?”

    “我,我是谁……”

    “你们是谁?!”

    男子脸上浮现出痛苦,眉心真灵被一剑洞穿,道果被剥夺,生死逆转,记忆崩碎化作了齑粉般的状态,释迦讶异,道:“你不记得名字了吗?我救了你,如果愿意的话,我可以给你取一个名字。”

    “你可以暂且用下来。”

    男子感知到少年的善意,点了点头。

    释迦双手合十,想了想,笑着道:“你刚刚昏迷的时候,一直都在高喊着话,什么万物归藏,万物归葬于大地之类的,不如,我就从里面取一个名字吧?”

    “葬,埋葬的葬实在是太过于凶戾了。”

    少年皱眉沉思。

    男子头痛欲裂,眉心仿佛有佛光流转,外面风雨皱起,屋子里一片黑暗,外面风雨凄凄,令人身躯寒意生出,忽而眼前温暖流光亮起,他看到一名身穿灰袍的高大僧人背对着,粘指燃灯。

    千年暗室,一灯即明!

    旁边一位矮胖老者坐于石头上,笑意无奈,却又带着不甚在意。

    那高大僧人背对一切燃灯。

    袒胸露腹带着笑意的胖老者坐于左侧,少年在右侧。

    而后前面少年拍手笑道:

    “是了!”

    “万物归葬于大地,本来应该叫你地葬的。”

    “但是埋葬众生太过于凶戾,太过于哀伤。藏就很好,感觉很温柔。”少年释迦双手合十,噙着微笑:“万物藏于大地,等到春日之时,便可转死为生。”

    “你名。”

    “地藏!”

    “是我的大弟子。”

    咔拉咔拉,圆觉猛地按下手掌,瞳孔收缩,灯油低落在手。

    地藏……?!!

    释迦挠了挠头,道:“啊这,不好意思,这个好像还不能说呢。”

    “但是我愿意收你为弟子,你可以考虑一下的。”

    少年笑容温暖。

    “地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