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41章 证据确凿!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106
  第0941章 证据确凿!

    浊世最为玄奇奥妙之地——

    儒雅男子阴沉着一张脸旁快步而来,旁边看到了脸上覆盖着面具,身材高大,气质阴冷冰寒的持枪男子,有面容俊美,看不出是男是女的女子,也有无数隐藏于黑色亦或者赤红色浊气当中的身影。

    甚至于隐隐还有气魄雄浑,撑天拄地一般气势的存在。

    儒雅男子已经压制住了自己方才的怒意。

    语气冷淡:

    “大尊唤本座有何事?”

    虚空中隐隐有嗤笑的声音传来:“奇也怪也,今日为何一股葱花香?”

    “错啦错啦,什么葱花香?”

    “那分明是一股子红烧肉的味道。”

    空中忽而炸开了滚滚雷霆。

    儒雅男子眸子冰冷,扫过浊世云气,只是因为那位大尊还在,故而未曾暴怒,只是却已经暗中把先前开口的存在一一记录下来,那大尊似在沉睡,只是短暂苏醒,缓声道:“……本座先前在忙另外一件事情。”

    “在忙浑天……”

    “……只是,大地失去联络如此之久,本座今日忽而心血来潮。”

    “只是稍加卜算,却已察觉到祂自身道果被人剥离,陷入重创。”

    “你最是擅长天机衍化,不逊那伏羲,且试试看,祂在何处?”

    儒雅男子颔首。

    神色平淡扫过周围群雄,让这些浊世的妖邪神魔都稍有退避之意,毕竟这位无论战力手腕都是极强,也受到大尊的看重,被祂惦记上的话,可绝对不算是什么好事。

    儒雅男子取了一道来自于大尊送来的老者气机。

    轻描淡写,拂袖一扫,便循着天机逆向追查,找到了杀他之人。

    那是一位男子。

    神色温和,内穿劲装,外罩广袖道袍,木簪束发,一头黑发当中隐隐有些白发,气质苍古,拱手微笑:“贫道原始,原初之原。”

    “原始天魔!”

    伏羲眼底闪过一丝丝恨意。

    立刻便认出了这黑袍道人是谁!

    周围也尽数都是些嘈杂之声,只是慢慢的,随着这画面的变化,众人的声音忽而变得安静死寂下来,一道道古怪的视线看向那边的儒雅男子——

    困住了浊世大地之神六千年的。

    是逆反先天八卦大阵!

    而这大阵,整个天下,似乎也就只有眼前这儒雅男子懂得。

    难道说……是祂暗中下手封印了祂?!

    众人神色诡异。

    坐于高处的大尊沉默,道:“……天机,本座沉睡许久,看不真切,你且告诉我,封印住大地的手段,是什么?”

    儒雅男子沉默许久,缓声道:“逆反先天八卦大阵。”

    “是我的手段。”

    男子抬眸,将怒意压下来,道:“大尊,这绝非我所做。”

    他根本不给自己的敌人落井下石的机会,冷笑道:“虽然说我如此说,你自然不会相信,但是第一,我虽然和大地素来不合,但是没有足够的利益,却又如何会杀祂?!”

    “第二,我若杀祂的话,绝不会选择这样明显的手段。”

    “我又如何会主动算出这一段因果天机?!”

    虚空中传来冷笑声音:“或许,你正是在利用这样的心理,凡人界不是有过吗?世上的大计,皆是要反其道而行之,尊者强大,不可能不懂吧?”

    儒雅男子冷淡道:“若是不信的话,本座自可以证明。”

    身躯藏于浊世的大尊平淡道:“不必争执,这一段因果天机,似乎还是被遮掩了部分……”祂平淡叩指,整个天机变化流转,忽而传来了阵阵破碎的声音。

    画面重新浮现出。

    儒雅男子神色温和笃定下来,只是慢慢的神色便越发凝固。

    看到了那代表着浊世大地的老者大笑着说,“这一段时间感知到了那位的存在”,而后直接将玉棺,以及玉棺当中的白发娲皇直接暴露在了所有浊世天神眼前。

    儒雅男子右手猛地攥紧。

    面色冰冷下来。

    大尊淡淡道:“……本座不记得,我浊世有这位白发的创生之主。”

    “天机,是你所做的吗?”

    “你在六千年前主导的计策,推倒不周,天崩地裂,杀死娲皇,原来是为了取得这位娲皇的血肉,然后创造这浊世的娲皇,她应该是和你的突破相关罢,你是在利用我整个浊世,来为你的突破可能铺路吗?”

    “将那疯子伏羲引来了浊世复仇,杀戮之重,仅次于浑天。”

    “也是你的罪孽?”

    儒雅男子沉默许久,闭了闭眼,坦然道:“……是。”

    祂抬眸,眉宇之间反倒是从容不迫,坦荡平和:“我等大暗之世神魔,若是有突破之机,难道不会倾尽全力?若是有此可能,难道不拼尽一切?”

    祂背后隐隐显出冰冷霸道,蛮荒恐怖的神魔姿态,但是眉宇之中,浩荡从容,绝不有假,冷然道:“若可得道,兄弟好友皆可以舍弃,若可得道,苍生万物不过蝼蚁!生死无念!”

    “眼不见名位财帛之诱,心不闻亲友六情牵制。”

    “一无牵绊,自求道于天地之间。”

    “以求臻至天下无双,横压万古之境。”

    “此事,我所为也。”

    “且本座,也不曾对不住大暗之世。”

    祂说出这样霸道冷漠的言语,若是在清气之世早已经被暗中不齿,但是此地和清世风气不同,这样的语言和行为,反倒是引得诸多神魔齐齐赞叹叫好,哪怕之前和浊世伏羲有着颇多的敌意的,此刻也道一句不错。

    儒雅男子缓声道:“我确实是全心全意,所求者为突破!”

    “为娲皇之境界根基!”

    “和那原始天魔,只是敌人。”

    “绝不曾坑害我浊世的强者!”

    如果说他强撑着否决,只会暴露出一个又一个的问题,倒不如如同此刻这样,坦然平静,承认一部分的目的,暴露一部分真实,反倒是让这些浊世的神魔认可,这是一个浊世的标准枭雄。

    为求大道!

    为求超脱!

    不择手段,无爱无怖,无死无念!

    浊世大尊沉默许久,似在思考,似在斟酌,而后忽有所悟,平淡屈指叩击,直接敲击天机之上,那一副天机画面陡然涟漪爆发,眼前忽而听到了一声声的大笑声音,那正是儒雅男子的大笑。

    似乎得意至极,似乎酣畅淋漓。

    “知道我当年为什么会以剑为兵器杀娲皇吗?”

    “知道为何本座自六千年前开始用剑吗?”

    画面中的浊世伏羲放声大笑:“哈哈哈哈,本座该要感谢你!”

    “如此,如此方才有我眉心一剑诛杀娲皇的事情。”

    死寂。

    一片死寂。

    刚刚浊世伏羲才承认了自己的一切都是为了杀死娲皇,去取得其心头血,而现在转眼就看到了祂在感谢对面的原始天魔,说是六千年前原始天魔的剑术给了祂极大帮助,有了这剑术才能杀了娲皇。

    隐隐传来窃窃私语的声音:“确实……”

    “天机似乎的确是在六千年前开始,突然就开始修行剑术。”

    “原来是这个原因吗?”

    “嘶……”

    儒雅男子心中突然闪过一丝敏锐的不对,一丝丝寒意,猛地踏前,袖袍一扫,逆反先天八卦流转奔走,就要毁灭那一道画面,因为他判断出,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一定会给自己带来,比起暴起打碎因果更大的麻烦。

    风雷奔走,山泽大岳!

    下一刻,大尊出手,直接制衡住儒雅男子。

    天机画面上最后一幕浮现出来。

    杀死了浊世大地的黑袍道人脸上带着和煦的微笑。

    温和开口:

    “……我的功体如此迅速。”

    “还是要感谢你将我带到了那浊世因果之神旁边啊。”

    还要感谢你……

    把我带到了……浊世因果之神旁边。

    因果之神……

    温和儒雅的声音回荡着。

    死寂。

    绝无仅有的死寂。

    这一次是连浊世的浊气都不再有分毫的涌动了。

    而后,下一刻,无可比拟的敌意和疯狂的杀机在涌动着,一道道神魔的怒意直接指向了浊世伏羲,怒声,杀机,敌意在疯狂涌动着:“好!好!为了自己的突破,不顾一切,居然连同道都可以出卖!”

    “哈哈哈哈,我说为何,我道为何!”

    “因果才刚刚诞生,就死在了那区区一介不擅长战斗的人间元始天尊手中,原来是你啊哈哈哈,是你故意把祂带到了刚刚突破的因果那边是吧?真的是足够好的交易!!”

    “以一位同道的性命为代价!”

    “去邀请清世的十大巅峰,杀死另一位同道!”

    “天机!你好狠毒的心!”

    “是了,我记起来了,说是清之世因果之神刚刚诞生,实力不够,是最好的诛杀机会,借助玄黑浊世旗去压制因果就可以近距离搏杀的,也是你,结果玄黑浊世旗这一件至宝,也落入了那元始天尊手中!”

    “说,这是不是就也是你的计划!”

    儒雅男子心中茫然之后,怒意升腾。

    荒谬!

    但是一时间竟然无法反驳,无法解答。

    心中愤怒不甘,哑口无言,却又更添憋屈不甘,竟然感觉自己的每一步每一步都被设计好了一样——世界上怎么可能会有如此了解祂的人!世界上,怎么会有如此擅长对付祂,擅长设计祂的人?!

    儒雅男子怒意之余,背后升起了一丝寒意。

    刚刚祂几乎感觉自己活在影子里。

    自己每一步都被预料到了。

    对方还根据自己会采取的行动作出了其余手段。

    一步一步将自己推入了四处皆敌,将自己推入了背叛浊世的叛徒身份。

    仿佛是在和一个,有着数千年数万年和伏羲这个概念作对的敌人交锋一样!

    完全被对方拉住了节奏。

    祂抬起头,忽而,眼前一道汹涌澎湃的杀机暴虐砸落。

    “大尊!”

    儒雅男子伤势本就没有恢复,一瞬间被逼退。

    张口咳出鲜血,而第二招砸落的时候,神色凄惨的浊世伏羲猛地眸子瞪大,怒道:“大地还没有死!”祂抬起头,一双竖瞳冰冷决然,道:“我只是感知到祂的道果被带走了!”

    “祂或许还活着!”

    “将祂带回来,一切就清楚了!”

    “到那个时候,再决断不迟!”

    大尊手掌按在浊世伏羲眉心前,不再往前,儒雅男子面色苍白,但是让那大尊缓缓收回右手的理由,是一根拦住这一招丈二长枪,之前和浊世伏羲一起赶回来的男子为祂拦住了一招,点头道:“我觉得,天机所说的不错,总要给祂一个机会,要是中计了怎么办?”

    而后身影顿了顿,郑重补充道:“而且,祂还做了一手了不得的好菜啊!”

    他双目清亮,身材不高,但是一只手提着长枪,一只手拎着鸡翅膀骨挠着牙缝儿,认真道:

    “是真的好厨艺,好吃无比!”

    “好厨子!最好的厨子!”

    “杀了可惜了。”

    “就让祂试试看吧,没准真把大地带回来呢……”

    儒雅男子垂眸,面容扭曲。

    只觉得不敢其辱,咬牙切齿:“元始……天尊!”

    ……

    大荒。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灰袍僧人盘坐于石头之上,旁边倒插着禅杖,神色温和宁静,肩膀上鸟雀玩耍,而后突而传来了小僧人释迦的喊叫声,那鸟雀受惊,振翅飞走了:“老师,老师!”

    “我找到了一个受伤的人。”

    “好,好重的伤势。”

    “嘶……眼睛都瞎了,浑身骨头都碎了小半啊。”

    少年释迦背着一名身穿灰衣的老者走出来,脸上浮现担忧之色。

    “能救一下他吗?”

    圆觉缓缓睁开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