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40章 毒蝎心肠,不择手段,凶狠毒辣,但是是正道柱梁!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506
  第0940章 毒蝎心肠,不择手段,凶狠毒辣,但是是正道柱梁!

    人间界·天庭符箓三十三天——

    太清境界。

    “呦呵,这年轻人,卧槽。”

    伏羲眉头扬起,冷笑道:“这求人办事儿都是这个态度了吗?!臭小子,真的是太过于嚣张,区区一介刚刚晋升为十大巅峰的水准,简直是狂妄!”

    “狂妄!”

    “真的当我没有脾气啊?再如此,不要逼我……”

    他打开‘手机’。

    看到元始天尊靠着因果发送上来的图片。

    一边说话一边漫不经心地打开。

    而后脸上的神色缓缓凝固。

    看到气质平淡悠远的道人面无表情,背后还有一个少女在用撸猫的姿势摸着道人的头发,白发黑衣,皮肤白皙到没有血色,尤其衬托着那一双眸子幽深无光,越是好看,透着一丝丝无辜的感觉。

    伏羲脸上的表情凝固。

    嘴里的话下意识道:“……不要逼我跪下来求你。”

    “……阿娲?”

    “阿娲?!”

    伏羲猛地跳起来,直接握着手机‘打’过去,手掌都在颤抖,双眼瞪大,而后那边传来了冷淡的声音——

    ‘您拨打的电话已经关机,Sorry!The number you dialed does not exist,please……’

    伏羲额角青筋贲起。

    猛地一砸手机,咬牙切齿:“你都是用天机和因果联络的。”

    “为什么还要有这个东西?!”

    “喂!大外甥,你回答啊!”

    “你有本事发照片,你有本事接电话啊!”

    南海海域。

    卫渊心中默默地数着数字,而后慢条斯理地重新令因果续上,耳畔瞬间出现了伏羲那几乎失去正常音色的声音:“到底是什么情况!!发生什么事了?!那是阿娲对吗?!是阿娲,是那个浊世的阿娲!”

    “那不是在浊世的那渣滓手里吗?!”

    “怎么在你那边?!”

    “你之前是和那浊世的渣滓打了一架?!”

    “你抢回来了?!”

    “阿娲,我的阿娲……”

    卫渊面无表情,掐断了因果。

    MD,没救了。

    这家伙干脆还是埋了算了。

    因果重连,而且是从人间界天庭那边强行连过来的我,卫渊嘴角抽了抽,还是选择继续和伏羲交谈,那边的伏羲咳嗽了下,语气庄严郑重,道:“我刚刚只是比较激动,你不要多想。”

    “我是个世界上最可靠的欧尼酱。”

    面无表情,掐断因果。

    去死。

    直到第三次,卫渊的剑意几乎都要跨越时间和因果直接把伏羲的腰子给噶了的时候,后者才终于冷静下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卫渊看了一眼旁边的白发少女,道:“确实是之前我们在因果看到的那位,我也确实是和浊世的伏羲打了一次,勉强活了下来,这一次联系你,是希望你能够遮蔽住浊世伏羲的天机卜算。”

    毕竟,只有千日做贼,哪里有千日防贼的道理?

    清世和浊世也是这样的情况。

    防御总是比毫无后顾之忧恣无忌惮,甚至于是自杀性的袭击更困难。

    而后他将发生的事情,直接五指一握,以因果的方式传递给了伏羲。

    某种情况下。

    伏羲本体是人族和娲皇最可靠的后盾。

    虽然还是很屑。

    但是己方阵营屑得掉渣的队友,对于敌人来说可能才叫噩梦。

    伏羲那边许久没有说话,许久后,缓声道:“你没有做什么后手?”

    卫渊挑了挑眉:“我有扭曲因果,干扰天机,以防止被察觉。”

    “至于娲皇的情况,她还不懂得遮掩天机和气机,所以需要你来庇护,需要你给她增加几道防御层,你之前只是在和过去的自己,还有未来的自己争斗,属于是和空气斗智斗勇。”

    “那边那个,可是真的要杀来抢夺的。”

    卫渊提及了浊世伏羲,都觉得心有余悸。

    那一手【神牢天劫】。

    焚烧无数生灵的命运,焚烧一整个世界的过去,未来,历史,天机,命格,换取了一瞬间恐怖的威能,卫渊的天之清气碎片都被击穿了,需要漫长时间才能恢复。

    他是靠着浊世伏羲没有料到卫渊属于顶尖的涂山氏版本莽夫。

    才最后靠着那一手落宝金钱逃出来。

    既是莽夫,有最后孤注一掷不顾一切的豪雄气。

    偏偏又是涂山氏出来的狐狸精。

    之前的一切手段,都是在铺垫‘落宝金钱需要付出代价,而没有代价之后,卫渊是不会在使用’这一个事,来给浊世伏羲挖坑,最后才翻盘,但是这样的手段,只能用一次,第二次的时候,就不管用了。

    伏羲道:“但是你的解决方式,还是太过于粗陋了。”

    “太浪费。”

    伏羲平淡道:“你故意泄露出你的部分天机,以及部分因果,然后……算了,和你解释太难,以你的智商我很难和你说清楚,这些东西,交给探查你的人。”

    伏羲将一团流光重新送出,飞入了道人眉心。

    卫渊微怔,辨认出这就是他刚刚交给了伏羲的【历史画面】。

    只是,似乎有些不同。

    在伏羲修改过的过去里面,发生了些许微不可察的变化,那浊世大地之神老者仓皇逃出的画面,周围那种逆反先天八卦的气机极为明显,而被镇压,被杀戮的怒声传出:

    “是你!!!”

    “浊世天机!逆反先天八卦!”

    “啊,哈哈哈,是你,是你!”

    “你不要以为还能够再骗过老夫!”

    癫狂的大笑声音。

    而后是浊世大地老者死于原始天魔之手的画面,老者面容悲怆愤怒:“你,你果然是那位派来的。”

    “错了。”

    道人难得笑了下,嘴角一点一点勾起,温和平淡道:

    “不是祂让我来。”

    “而是我遣那位,遣浊世伏羲来陪你的。”

    卫渊:“……”

    这是我说的话吗?

    好像是,但是好像被打乱顺序了。

    倒抽了一口冷气。

    这怎么好像是……浊世水神逃跑之后,浊世伏羲困住了浊世大地之神,并且还在后者脱困之后,派遣出了杀手,但是这样会有人信吗?嗯?等等……浊世水神逃离,算算时间,恐怕之后紧接着发生的就是……

    浊世伏羲主导的,水神怒撞不周山,杀死娲皇之事。

    而浊娲皇这件事情,似乎祂做得比较隐秘,其余浊世十大不清楚。

    这,这和浊世十大巅峰掌握的情报联系起来,不就是瞬间组成了完美闭环么?浊世的大地之神知道了什么,所以被浊世伏羲困住,困而不杀……最后用了原始天魔出手。

    严丝合缝……

    卫渊额头抽了抽。

    好屑,但是好有安全感。

    可是卫渊一想到自己夸奖那家伙,伏羲就会得意洋洋,屑得掉渣,于是神色平淡,扶着剑,道:“……尚可。”

    不行,我很慌,但是我要装得很冷静。

    伏羲颔首道:“单单看着这一层,确实是粗陋了点。”

    卫渊:“???”

    等等,这一层?

    伏羲平淡道:“只有脑子不好使的,所谓勇猛,实则鲁莽之辈才会被这一层骗到,而实际上,聪明者会察觉到了重要的问题,重要的破绽,那可是浊世天机,竟然会这么简单就被察觉到,这会不会是一场骗局?”

    “于是祂们会继续往下查。”

    伏羲声音当中,那画面表层化去,似乎是表面的布置被排斥开,展露出了‘真容’,展现出‘真正的历史’,浊世大地之神似在大笑:“放心吧,老夫纵然在封印,也察觉到了那位抵达这里。”

    “竟然逗留了足足数百年之久。”

    而后看到画面里面,原始天魔和那位老者齐齐找到了小世界宝库。

    里面逆反先天八卦极为复杂危险。

    老者要动手。

    原始天魔平淡颔首,从容不迫地解开了世界上最难的逆反先天八卦。

    但是就在那老者看到玉棺当中白发娲皇的时候。

    原始天魔却被浊世的大尊阵法检测出,这是清气之魂,而后双方才大战。

    画面徐徐消散。

    卫渊沉默。

    该怎么样说,才能让伏羲明白我没有弄清楚他打算说什么?

    他好像以为我能跟上他的节奏。

    怎么办?

    伏羲缓声道:“若是能破开表面上的因果和天机的迷障,就会走到这一步,这样会让祂们意识到,浊世伏羲创造出的浊世阿娲的存在,而会明白你的清气身份,再加上你能轻易解开逆反先天八卦。”

    “他们会很理所当然推断出新的情报。”

    卫渊下意识道:“……他们会认为,原本浊世伏羲只是打算封印大地之神,原始天魔也是来帮他的,但是后者竟然知道了浊世伏羲来到这里,知道了浊世伏羲创造的浊世娲皇,故而,原始天魔动了杀心。”

    “而第二点,浊世大地之神死于原始天魔,清气十大之中。”

    “倒是可以彻底让浊世大地之神的死亡和浊世伏羲分开干系。”

    卫渊思考这件事情,心中骇然警惕。

    好家伙,直接把浊世伏羲安排得明明白白,井井有条。

    他仿佛看到正版伏羲拍着浊世伏羲的肩膀。

    放心,我帮你找到理由和整个清浊两界为敌。

    可是我没打算这么做……

    我帮你!

    来,黑锅,背好。

    卫渊强撑着表情,道:“……但是,还有破绽。”

    虽然我不知道在哪里。

    伏羲怔住,抚掌叹道:“不错……比我想象的好多了,我还以为你只能看到第二点,竟然看得出第三点,不错,不错,他们自然会好奇,自然会怀疑,不知道这浊世娲皇来历是什么,也不知道你为何会化作浊世十大,以清气十大巅峰的身份和浊世伏羲联手。”

    “所以,更聪明的人,会继续寻找理由。”

    伏羲拂袖。

    于是最核心的画面出现。

    只能看到浊世伏羲嘴角微微勾起,极为愉悦地大笑,道:

    “知道我当年为什么会以剑为兵器杀娲皇吗?”

    “知道为何本座自六千年前开始用剑吗?”

    祂放声大笑:“哈哈哈哈,本座该要感谢你!”

    “如此,如此方才有我眉心一剑诛杀娲皇的事情。”

    道人脸上带着和煦的微笑。

    “……我的功体如此迅速。”

    “还是要感谢你将我带到了那浊世因果之神旁边啊。”

    卫渊张了张口。

    头皮发麻。

    卧槽!

    浊世伏羲,完了。

    如果看到第一层,会开始怀疑浊世伏羲;看到第二层,会怀疑加重;第三层,还要在第一层能够推断出的画面里,增加一层——和清气十大巅峰联手,以浊世因果之神的因果道果,换取清气十大巅峰之一出手!

    而后双方是因为浊世娲皇而争斗。

    故而那位清气十大巅峰故意暴露了是浊伏羲杀死了浊世大地之神,也就是故意展现出了第一层能看到的天机画面,而浊世伏羲则是尽力遮掩,所以最关键的东西,他们二者交易的画面,极为困难才勉强看到……

    卫渊倒抽了口冷气。

    伏羲……

    这家伙,屑已经不能形容了,阴狠毒辣,不择手段,明明是正道,用的手段比浊世的都脏,不……如果不是有娲皇在,这家伙到底是站在哪边,还是说直接化身乐子人,搅动四方,都不一定。

    伏羲揉了揉眉心,语气平淡:“天机命格我都已经修改过了。”

    “另外,唯一一个弱点,我也给你弥补。”

    卫渊怔住:“???”

    伏羲垂眸,语气平淡:“六千年前,你‘应该’,也‘必须’已经认识了浊世伏羲,我只是随手给你在六千年前的天机命格里,编撰了一个身份,是一座山中的潜修者,命格,天机,以及历史,洞府,都真实不虚。”

    “就算是送你一个锚点。”

    为了娲皇的时候,这家伙的行动力强大地可怕。

    卫渊叹服道:“只可惜原始天魔还要背黑锅。”

    伏羲嘴角勾起:“原始天魔在乎吗?”

    道人大笑:“原始天魔不在乎!”

    于是两人已经达成了共识。

    卫渊忍不住叹息:“我只是很期待,非常期待浊世大地之神陨落的事情被察觉,然后那边查到情况之后,那位浊世大尊还有其余浊世十大巅峰会如何对付那边的浊世伏羲了,只要一想到,我就太期待了……”

    来,黑锅,接好。

    伏羲颔首,而后咳嗽了声,道:“咳咳,我说我很可靠对吧?”

    “以后就把阿娲交给我吧!”

    卫渊笑容消失。

    “不可能。”

    ……

    浊世——

    一道声音苍茫:“嗯?这是……”

    “大地的道果,剥离了?祂陨落了?!”

    震怒之声炸开:

    “是谁做的!!!”

    “天机在何处?!让祂速速来见我,查探大地之死因!”

    “让祂速速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