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39章 一算就错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993
  第0939章 一算就错

    交换元始天尊,最为得意的技艺!

    那一枚黄橙橙的铜板上,再度流转出了极为浓郁的气机,而后无数细碎璀璨的因果丝线猛烈地绽放开来,恣意流转不休,最终体合天地,隐隐接触了整个世界最本源的因果。

    而后,庞大繁杂的知识涌动着浮现,落入了儒雅男子的身上。

    他眉宇舒展开来,双目闭上。

    体合天性!

    瞬间接受,掌握了这样的力量。

    那确实是古今无双,技近于道的力量!

    是无可匹敌,最强,最强的技巧!

    堪称足以在历史和岁月上留下了自己的痕迹,直接亦或者间接影响到了无数生灵,若是其生死,传说也将会不断流传下去,并且一定程度上显化为神通的传奇版的力量!

    儒雅男子不曾思考,只是感悟这气机,感悟着那庞大的,已然化作为本能的强大技巧,许久之后,猛然睁开双眼,真灵升腾在上,以绝对的理智剥离自己的个人情感!

    人随剑动,无他无我,太上无情!

    于是,可以最大概率最大程度地体悟此般技巧。

    最大程度上模拟对方的手段。

    也就是说,最大概率最大程度地接受这一份技巧的馈赠。

    许久之后,儒雅男子猛地起身,而后伸出双手,闭着眼睛,气机牵扯,只觉得双手各自握住了两柄兵刃,以木为柄,隐隐的寒意在刃口上流转着,散发着刺入骸骨的冷锐。

    这是上等的兵刃!

    而后气机因果牵扯之下,前方自然而然出现了一直一直狰狞可怖的异兽,昂首嘶吼,皮肤筋骨都健硕,肌肉经历过天地元气的洗练,因而既坚韧又结实。

    浊世伏羲双目闭住。

    不需要去看。

    不需要去感受。

    听从那技巧的积累,经验的丰富。

    而后脚步一踏,身形化作流光,瞬间冲入了妖兽群当中。

    寒光凌冽,轻而易举撕裂的妖兽的脊骨,甚至于将其粉碎,而后又唤起了雷霆和火焰,有清水,有植物的芬芳,越是施展,双眸闭住的儒雅男子便只觉得越是自信,越是从容,越是有那样无可匹敌,群雄束手,环绕岁月,再无敌手的高手落寞。

    此便是!

    三界八荒,千古以来。

    最强!

    无双无对大宗师!

    刀光雷火之后,气机暴虐,铮的两声。

    远远传来熟悉之人的放声叫好:“哈哈哈,好!好!”

    “好技艺!”

    “好手段!”

    一切散尽,浊世伏羲心态圆满自如,不需要睁开眼睛,他也知道自己做出了前所未有的壮举。

    乃是将元始天尊最强技艺发挥到淋漓尽致的手法!

    他从容不迫,坐在石桌前。

    睁开双目——

    然后看到自己面前的一桌子好菜。

    脸上的大宗师气度缓缓凝固。

    嗯?!

    他看到那些美食散发出了诱人无比的香气,然后缓缓移开视线,看向刚才的‘剑’,一把方形的神州菜刀,一把尖锐的剔骨尖刀齐齐倒插在桌面上,伏羲沉默,低下头,看到自己双手袖口挽起,系着围裙,旁边的几头凶兽倒在地上,已经死去。

    其身上质地最好的肉已经被割了下来。

    一名高大男子鼓掌,然后坐在这石桌前面,伸出筷子大快朵颐,道:“厉害厉害啊,我说天机你什么时候学会了这么一手绝无仅有的厨艺啊,这可真的是,当得上一个千古无双了。”

    咀嚼咀嚼。

    浊世伏羲沉默。

    沉默。

    身躯晃了晃。

    耳畔仿佛还能够听得到之前自己的豪言壮语——

    ‘本座发誓!’

    ‘你做的最错误最愚蠢的一次事情,就是把这个机会,交给了我!’

    是厨艺啊。

    原来是厨艺啊……

    儒雅男子视线扫过,看着那些食物。

    脑海中闪过了无数的知识——如何挑选蔬菜的成熟度。

    如何选择一只野兽身上最美味的地方。

    世界上最难吃的食物——禹王烹饪的毕方。

    《如何在拍西瓜的时候精准知道哪个是生哪个是熟的》

    《论母猪的产后护养对烤乳猪酥皮的作用》

    《博物馆老街方圆三百里内七千八百三十六个菜市场情报》

    《珏喜欢的菜单·一》

    《火锅蘸料最佳配比》

    《珏喜欢的菜单……》

    《大肠刺身的可能性,PS:拒绝原味》

    儒雅男子沉默。

    面无表情,伸出手,搭在了那石桌旁边,搭在一桌子极致美味下面,前面的昂藏大汉还在大快朵颐,连盆儿都端起来啃,浊世伏羲无言许久,突而呢喃自语,隐隐自嘲,眉宇还是宁静,还带着那种儒雅从容的淡然。

    “元始天尊,诸果之因,功体自成,超脱命数。”

    “不可看,不可测度,不可计算。”

    “一算就错。”

    “一算就错。”

    “原来如此啊,原来如此……”

    他似乎终于宁静下来。

    而后忽而深深吸了口气,双手猛然用力。

    “草!”

    轰!!!

    掀桌!

    一桌子的美食直接掀飞出去。

    儒雅男子显露神魔异象,几乎愤怒到极致,放声咆哮,声震四野而不绝,哪怕是如此儒雅老辣的男子,同样是气得浑身发抖:“元始,天尊!!!”

    “我必杀你!”

    “我必杀你啊!!!”

    ……

    “阿嚏!”

    卫渊打了个喷嚏。

    疑惑道:“……我这样的境界,居然还会感冒?嗯,看来应该是浊世伏羲那家伙又在念叨我。”他完全可以理解对面的心情,大概是即将到手好处的时候,被人捞走。

    那基本可以和,我中了彩票。

    结果不小心喝了点酒睡过头了那种相提并论。

    啊呀,突然就能够感同身受了啊。

    只是,卫渊现在也没能弄清楚自己到底丢失了什么,到底被交易走了什么,沉默了下,揉了揉眉心,抬眸看到了星穹之上,有明月高悬,美不胜收,星辰密布于苍穹之上,于是安下心来。

    天帝还在,日月星辰还在。

    大荒便是安全的。

    卫渊看向旁边石夷,让后者帮忙给自己护法,而后寻找到了一处安静的角落,准备要试试询问那些在昆仑墟当中的真灵,尝试与其沟通,动作顿了顿,低下头,看着自己后面跟着的白发少女。

    嘴角抽了抽。

    “我有点事情要解决。”

    道人指了指那边的石头,道:“可以现在那里坐着休息一下。”

    白发少女面容苍白没有血色,眼眸纯黑无光,道:

    “是不能让我知道的事情?”

    卫渊想了想,只好点了点头,温声安慰道:“是危险的事情,所以你不知道比较好,会比较危险,我也不想要看到你受伤。”好在这个娲皇虽然没有常识,没有正常情况下的知识,性格似乎更为倾向于原始蛮荒诸神的暴虐血腥。

    属于血腥和天真烂漫并存的状态。

    但是还是会听话,至少在正常情况下还是很乖巧的。

    于是白发少女,点了点头。

    卫渊松了口气,脸上浮现一丝微笑。

    然后看到那少女转身走到了距离自己十步的位置上,‘远离’了自己,然后双手捂住眼睛,但是偏偏白皙手指都又分开来,透过那分开的手指缝隙,看得到少女幽黑而大的眸子一眨不眨地盯着自己。

    卫渊:“……”

    少女面不改色,默默往后面挪移了一步。

    蹲下,双手捂着眼睛,一眨不眨盯着卫渊。

    幽深的眸子仿佛是世界上最美好的宝石。

    道人无奈失笑,脑海中突然想到了一句话,猫猫很担心你。

    连上厕所都担心你会不会淹死在那里

    揉了揉眉心,但是看向袖袍,内里乾坤自然成就,仿佛一处世界,其中有被浊世昆仑墟困住的诸多残魂,其中重点就是那位死于南海海域岛屿浊气爆发的三首国战士。

    他是奉了祝融之命,前来此地,寻找被封印于空间当中的邪魔。

    在付出了诸多代价之后,却看到所谓的邪魔。

    就是被无数锁链锁住束缚的祝融。

    而那位三首国战士的肉身死于浊气的侵袭,而魂魄则是被留在了浊世秘境之地的昆仑墟漫长的时间,这样的真灵,其中是否有被浊世留下的烙印?肯定有。

    卫渊自己可以不惧。

    但是眼前白发少女是不行的。

    正在这个时候,卫渊眉心一阵刺痛,耳畔突然传来了一阵一阵的声音:“喂喂喂!!!渊小子,你到底怎么了?!”

    “发生什么事了?”

    “发生什么事了?!”

    “你回答啊!”

    卫渊捂着眉心,咬牙切齿:“伏羲……”刚刚在浊世昆仑墟,卫渊联系不上伏羲,那边也同样联系不到卫渊,这家伙似乎也卜算和感知到了什么,直接进行了垃圾话轰炸,在浊世昆仑墟的时候,这些信息都被堵住,此刻一口气爆发,直接塞爆脑海,让道人眉心刺痛不已。

    咬牙切齿,反手回了两句闭嘴。

    忽而想到,可以暂且让伏羲保护娲皇,至少在保护娲皇这件事情上,伏羲是可以信赖的,而另一方面,卫渊还需要伏羲亲自遮掩庇护少女的天机,以防止浊世的伏羲察觉到问题,防止后者前来寻找。

    能够在逆反先天八卦和天机卜算之上,制衡住浊世伏羲的。

    也就只有正品的伏羲了。

    毕竟,在针对和防御自己这件事情上。

    伏羲简直是专家级别。

    嗯,顺便再让青衫献盯着他。

    伏羲什么时候都得提防,不提防不行。

    卫渊想了想,微微俯身身和白发少女双目对视,询问道:“我这边,可能会有些危险,嗯,我可以暂时介绍一个大哥哥给你,他要扭曲你周身天机,防止浊世那边追过来。”

    白发少女眸子看着卫渊。

    神色冷淡,脸上的表情没有丝毫涟漪:

    “祂追过来的话,你会遇到危险吗?”

    道人微怔,而后神色缓和下来。

    少女蹲在地上,高大的道人半跪在地上,神色温和和她双眸对视,点了点头:

    “嗯。”

    “所以,就当做我拜托你帮我,可以吗?”

    “之后我请你吃好吃的东西,我亲自做,肯定是天下最好吃的。”道人自信。

    “嗯。”

    白发少女点了点头,眼底有好奇,以及很大的期待。

    伸出手揉了揉道人的头发。

    “乖哦。”

    卫渊感知到自己的心境被安抚,心态莫名变得幽深,如同长夜。

    而后打了个响指,联通了和伏羲的联系。

    抬头的时候,眼底的温和消失不见,变成了桀骜冷淡还有锐利,以更大的垃圾话直接反喷回去。

    “吵吵吵吵!”

    “你是腰子被人噶了没打麻药,还是说更年期到了?!”

    伏羲大怒,尾巴拍在地上,道:

    “臭小子你今儿要是不和我道歉的话,我就和你拼了!你这外甥,信不信我……”

    “你信不信我正月初一到正月十五理十五天的头发?!”

    卫渊毫不客气还嘴。

    而后看了看旁边的白发少女,道:“我有事情需要你帮忙。”

    伏羲怔住。

    要我帮忙?

    而后脸上的表情逐渐嚣张,逐渐‘放肆’,放声大笑:“你求我啊!!!”

    卫渊面无表情,拿出手机。

    自拍。

    把摸着他头发的少女拍进去。

    天机联系——传输。

    目标,伏羲。

    然后啪一下关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