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38章 因果缔结,得与失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738
  第0938章 因果缔结,得与失

    “这,这是……”

    青衫龙女和石夷齐齐看向道人背后背着的少女,看到她白发黑衣,面容苍白毫无血色,唯独一双眸子既黑且大,幽深无光,卫渊解释道:“啊,忘记给你们介绍了,她是……”

    少女双臂卡住卫渊脖子。

    下巴搁在道人头发上,白皙面庞上没有丝毫涟漪波动,墨色的眼瞳安静地连一丝丝的变化都没有。

    “他。”

    “吾,儿。”

    “嗯?!这气息是!”

    石夷皱眉,此刻仔细看去,这才怔住,看到那少女虽然一开始给予人一种白发黑衣强烈的冲击感,但是其面容五官,分明就和那位失忆状态的娲皇一模一样。

    青衫龙女怔住:“阿娲?”

    烛照九幽之龙和娲皇,伏羲同辈相交,互为好友。

    龙女献拥有烛九阴的部分记忆。

    “阿娲?是谁?”

    白发少女嗓音平淡到没有丝毫起伏。

    双臂卡着道人脖子,下巴搁在头发上,蹭啊蹭。

    简直像是在撸猫。

    “咳咳咳,松手,松……”

    卫渊脖子给嘞得紧紧的,几乎喘不过气。

    这少女似乎完全不懂得常识,完全没有和其余生灵接触过的经验,用的力气之大,就像是第一次接触到小奶猫的人,完全把握不住劲儿,好像要把卫渊的脖子给勒断掉一样。

    这一双手直接从背后掏了浊世伏羲的小腹。

    “要死要死要死!”

    好不容易才让那少女明白不能用太大力气。

    才点了点头,松开了卫渊的脖子。

    道人将事情的大概脉络,言简意赅地向龙女献和石夷解释了一遍,但是略去了自己和后土联络这种解释起来太过于繁琐太过于麻烦的事情,毕竟涉及到了时间岁月,以及因果。

    只说是后土曾经留下了手段。

    龙女献怔住。

    石夷原本面无表情的面容都浮现了一丝,不必钦原鸟的观察力都能看得到的惊愕,沉声道:“……你斩杀了浊世之大地,掠夺了其道果,而后硬生生和浊世的伏羲拼了一场,还带着她,成功逃脱浊世昆仑墟?”

    道人点头。

    石夷的心底浮现出了一丝惊愕震动,何等恐怖……

    这样的实力。

    难怪天帝会如此地看重他,确实是一个有资格和帝君交手的敌人!

    或许,他也在期待着,在等待着和天帝的交手吧。

    属于强者之间的自傲和默契。

    属于强者之间的惺惺相惜。

    天帝既然镇守星穹,独断万古,天下无双,那么他便单刀赴会,一人独斗两大十大巅峰,杀一者,退一者,而后带着浊世娲皇,一手持剑,自那浊世中心,从容而退,也是足够英雄。

    以表示自己,丝毫不逊色于天帝。

    好!

    这样的豪气,确实是够资格,成为帝君的对手啊。

    这是他对天帝陛下下的战书吗?

    何等霸道的回应!

    上善!

    石夷眼底流露出赞赏之色,不知为何,卫渊觉得背后莫名其妙的一凉,看着石夷的表情,他之前还打算着,就这一短时间,展现出自己的虚弱状态,然后让石夷帮忙,和帝俊说一声。

    那之前说的比斗,要不然就算了?

    或者往后推个几万年?

    卫渊摇了摇头,把杂念扔出去脑海,道:“不过,我只是把那浊世大地的道果剥夺,祂最后强行遁出的时候,我只来得及扣住道果,但是失去了道果,又浑身重创,双目失明……和死无异。”

    卫渊伸出手,掌心中浮现出一道阴阳流转,散发死生之念的道果。

    木簪束发,黑发当中隐现白发,气质苍古,劲装之外宽大道袍,一侧放着钉穿了浊世伏羲眉心的长安剑,袖袍广大,内蕴浊世旗,头顶则有清气苍穹,苍茫悠远,元始天尊。

    但是众人视线却不可遏制抬起头。

    不可遏制看向道人旁边,石头上放着小板凳,白发黑衣的少女坐在上面,右手一下一下摸着道人的头发,就像是在撸猫一样,让元始天尊的苍茫,悠远,让那斩杀一尊十大巅峰的战果都显得有点没那么震撼。

    道人嘴角抽了抽。

    “那什么……”

    “我的魂魄也已经五千多岁了啊,然后,我是元始天尊啊。”

    能不能给我点面子?!

    这么多人在啊。

    白发少女双瞳幽深无光,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似乎认真思考。

    点了点头。

    道人松了口气,微笑。

    少女伸出两个手一起抚摸道人的头发,道:

    “五千年了,元始天尊。”

    “好厉害。”

    “真乖,真乖。”

    “好乖哦。”

    “五千年呢。”

    面无表情,语气都没有起伏,但是那双幽深无光的眸子里反倒是很认真,这位没有常识,没有记忆,只有基础的一些知识的少女娲皇正在非常认真地夸奖,但是把道人的一头头发都揉得乱糟糟的。

    “噗!”

    道人背后传来一声轻笑,卫渊嘴角抽了抽。

    转过身的时候,看到一众人神色沉静庄严。

    青衫龙女捂着嘴。

    “笑什么?”

    龙女噙着笑意:“五千年了,元始天尊,真乖啊。”

    石夷面无表情,转过身,双目闭住。

    肩膀颤抖着。

    “吾没有笑。”

    你明明就在笑。

    你都没有停下来过!

    卫渊嘴角抽了抽,青衫龙女起身,手指撩起鬓角的青丝,整理到耳廓之后,身躯微微前倾,曲线动人,噙着笑意凑到了道人耳畔,呵气如兰,道:“五千年纯阳啊,元始天尊,真乖。”

    补刀。

    道人额角抽了抽,抬眸:“你!”

    看到青衫龙女距离自己只不过是一拳距离,笑意动人灿烂,带着那种我和你说个小秘密那样的语气:“那么,要不要不那么乖一次?我教你?”

    道人下意识抬头道:“不要开……”

    龙女已经屈指弹在了他眉心,笑意灿烂往后跳了两下:

    “想得美哦。”

    卫渊额头青筋贲起。

    这家伙,在恢复本源之后,性格又从之前难得安静下来的状态,恢复到了原本的样子。

    不过,这样也好……

    青衫龙女转身看过去,青松之下,青苔青岩青衫道人。

    道人叹了口气,坐在青石之上,一只手撑着下巴,手中把玩着道果。

    神色安静下来,眼眸幽深,不知是在想什么。

    广袖道袍如同流云落下,鬓角白发微动,带着一丝倦意,不知道是在思考着什么,背后的白发少女开始玩头发,把卫渊的头发编织成了一个一个的奇怪样子。

    卫渊五指握合,将这道果收起来,其实他刚刚取出来道果,主要还是要看看,到底最后那一枚【落宝金钱】到底交易了什么东西出去,原本还以为,应该是把这十大巅峰之一的道果给扔出去了。

    看来不是。

    那到底交易了什么?

    这一次似乎是因果缔结的瞬间,卫渊跨越了清浊之世的边界,气机纠缠,概念冲击太过于混乱,都没能察觉到到底是被交易走了什么东西,只好一个一个开始清点。

    这一次确实是冒了很大的风险。

    但是收获的东西原本也很多……嗯,原本应该的。

    卫渊一想到那一件件被自己扔出去的后天灵宝,就觉得心尖儿都在滴血,痛,太痛了,世界上比穷还惨的事情是什么?当然是自己刚刚发达了,揣怀里斗还没有捂热乎呢,就什么都没了。

    瞧瞧这个,山河珠,内蕴世界,外罩乾坤,绝对的宝物。

    厉害吧?

    啪,没了。

    再瞧瞧这个,上古魔神首级连带着脊椎所淬炼。

    能污一切宝,极为狠辣强大。

    牛逼不?

    啪,也没了!

    问题来了,谁把这些值钱货扔出去的?

    是我自己啊魂淡!

    卫渊心中惆怅,最后只能安慰自己,没关系,至少最重要的后土信笺,以及浊世十大巅峰道果还在,如此就没有问题,再加上……卫渊垂眸,感知到袖袍的世界当中,之前在昆仑墟偏殿里找到的那些魂魄还在。

    这才是他去往昆仑墟的最初目的。

    其中必然蕴含着,十大巅峰之一祝融现状的情报。

    卫渊‘看到’了那些徘徊了许久的魂灵。

    ‘看到’了,那位背负了天神祝融之名,来此执行任务的‘三首国第一勇士’,神色微微沉凝,只是此刻,心中还是有所狐疑,有所不解——

    浊世伏羲,到底交换了什么?

    ……

    浊世——

    昆仑墟。

    “元始,天尊!!!”

    神魔的嘶吼咆哮,在天地之间疯狂地徘徊,震荡,令大道都为之震颤,天地万物但凡是察觉到这声音的,都忍不住癫狂,或者血肉崩塌化作死物,或者齐齐怒吼咆哮,参与这凄厉声音当中。

    以令这声音久远存在,似乎要洞穿时间,无论过去,现在,未来亘古长存,可知道咆哮出声之人的怒意和怨恨,以及那即便是鲜血魂灵都难以洗刷清除的不甘和杀机。

    如此的怨恨愤怒,癫狂不甘已经让人惊叹恐惧。

    而偏偏发出这样怒声的,是一个老谋深算素来冷静漠然的存在。

    更可以见到此人究竟是被那位所谓元始天尊,逼迫地如何地愤怒疯狂,这怒意还要比常人更厚数倍不止,头顶苍穹,脚踏大地幽冥,浑身显露无数邪异污浊大道纹路的神魔真身豁然散去。

    重新恢复的,仍旧是双鬓苍白,面目温和儒雅的模样。

    只是这一次,他脸上的表情出现了变化,五官移位,隐隐从儒雅男子,又变化成之前那道人的模样,至少是有了一两分相似,浊世伏羲,并无面目,其化形之躯,都是在万古岁月里让他思之如狂,恨之如狂的对手。

    而对手死了。

    他,也就变成了他们的模样。

    “元始天尊,元始天尊……”

    “确实是,本座算错了你一招,但是,你也未必能胜。”

    “这一次,只能说是你我平手,因为,你的因果还在我手中。”儒雅男子,亦或者说眉宇多出一份凌厉的男子摊开手掌,掌心一枚黄橙橙的同伴,冷淡道:“你往后,会后悔的。”

    “本座发誓!”

    “你做的最错误最愚蠢的一次事情,就是把这个机会,交给了我!”

    屈指,弹出。

    这一次交换的东西,不再是命格。

    儒雅男子抚摸眉心,哪怕是身躯重聚,他眉心竟然还留下了一道竖纹,如同剑痕,流出淡淡血腥污浊的气机,剑意刺痛,连带着魂灵都痛苦不堪,男子嘴角勾起,平淡从容,拂袖道:

    “这一次。”

    “交换元始天尊,最为得意的技艺!”

    因果——履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