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37章 你,谁?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865
  第0937章 你,谁?

    卫渊挣脱了浊世昆仑墟拉扯之力,再无拘束,一个刹那直接抵达了神代南海区域,感知到和浊世那等幽深之物绝然不同的清气,道人总算是能松了口气。

    而后松开了掩住少女双眼的手掌。

    白发黑衣,眼眸如同长夜般无光的少女神色没有丝毫涟漪和变化。

    双瞳倒映着清世的天空,似乎让她回忆起来之前,想到了那天之碎片自然运转,挡在她面前的一幕,那双幽深无光的眸子也软和了下,道人又一次劫后余生,放声大笑,笑罢道:“很漂亮吧……”

    他噙着笑意颔首:“欢迎回来。”

    长空之上,岁月流转,在天穹一侧的星辰划过一道曲线。

    世界之外,无尽星河,身穿墨衣神色清冷淡漠的天帝看到卫渊出现,看到了他甚至于带回来了和娲皇一模一样的少女,略有讶异,而后平淡移开视线。

    “……尚可。”

    星穹之上,无数颗星辰流转不休。

    从原本的戒备,恢复到了正常的位置上,重新组成了阵法。

    “难得方才竟然一直关心着南海之域发生的事情,那就是你之后看重的对手吗?若是他没能出来的话。”

    “你会怎么做?”

    虚空中有一道声音询问。

    天帝平淡道:“要人。”

    那声音笑着反问道:“你啊你,总是如此霸道,你要人旁人就给吗?这世界上哪里有这样的道理?”

    神色清冷的天帝颔首:“你说的对。”

    他抿了口茶,平淡道:

    “那么,下一次本座就直接去问一下浊世的伏羲好了。”

    “我要的人,祂给是不给。”

    祂对面的身影张了张口,看了看周围流转变化的群星万象,看着那星落斗布,举手投足的大荒天帝,亦是大周昊天上帝,西楚东皇太一,一时间竟然说不出话来。

    ……

    南海之域。

    秦军结成了一座大阵,兵戈煞气流转不定,如同某种并不具备实体的庞然大物,强大异兽,就这样盘踞于此,安静戒备,石夷坐在青石之上,双目闭合,神色漠然,没有一点点的表情。

    钦原躲得远远的。

    和凤祀羽在低声说着话。

    “那位石夷大叔,是在睡觉吗?”

    钦原咕哝道:“肯定不是啊。”

    “欸?可是他明明就闭着眼睛。”凤祀羽不解。

    “哎呀你不懂啦,这家伙扑克脸的,不管是睡着还是没有睡着都是一个样子。”钦原撑着下巴,一只手握着棍子翻动柴火,道:“我曾经偷偷观察了他足足十天十夜,他闭上眼睛的时候,醒过来的时候,生气的时候,开心的时候,睡觉的时候,和武安君吵架憋气的之后。”

    “那脸上的表情哦,真的是一点都没有动!”

    “你信我!”

    面容精致秀气,气质元气的少女挺了挺胸膛,表示你可以信我。

    凤祀羽连连点头,满脸的认真:

    “哦哦,原来如此!”

    “我信你!”

    钦原得意洋洋坐下来。

    真好骗。

    这小姑娘,或许可以拐到我的手下。

    我们一起做大做强,再创辉煌,哼哼,而且据说只需要管饱就能拐走,真天真呢……

    钦原看了一眼梳着马尾,气质空灵的少女。

    看着她平坦的小腹曲线。

    偏瘦的身材。

    满意地颔首:很清瘦嘛,一看就不能吃,好养活。

    每天给点东西就好,而且这么天真,肯定很容易糊弄。

    凤祀羽撕开一包蟹黄花生,然后好奇道:“不过,有一个问题啊,钦原姐。”

    “嗯?你说,你说。”

    钦原嘴角带着一丝成熟雍容自信的职业微笑。

    “有什么问题,姐姐给你解答。”

    凤祀羽把一颗花生塞到嘴里,轻轻咀嚼,道:“可是啊,既然你说那个大叔一张扑克脸,几乎都没有表情,可是,你是怎么知道他是生气,开心,愤怒,不高兴,还是憋气啊?”

    钦原脸上的笑容一点一点凝滞。

    “啊,这,我……”

    她下意识瞥了一眼那边盘坐,身材高大,神色冷硬的天神石夷。

    “我,我……”

    钦原鸟一咬牙,脖子一梗,嘴硬道:“我,我就是知道啊!”

    “啊……是我问了不该问的问题吗?”

    “那我可以问另一个问题吗?”

    凤祀羽挠了挠头,然后又拈了一颗花生塞到嘴里,好奇道:

    “姐姐你为什么能看那大叔足足十天十夜?”

    “不会腻吗?”

    !!!

    钦原元气清秀的脸庞一下凝滞。

    而后一下涨红,结结巴巴道:“我,没有,我,我只是观察。”

    “对,观察,这是实践!实践,没有实践过就没有发言权!”

    “哦!我记得这句话!”

    凤祀羽拍手笑道:“石头大叔常常说。”

    “我这一段时间听了不止十来遍了!”

    钦原面容彻底涨红,强硬地解释道:“不,也不只是这样,都怪他,对,都怪他,总是要我补课,而且在我看书的时候,他也盯着我的,虽然说那个时候祂肯定用了权能。”

    “我看着你的时候,不会用时间加速。”

    平淡的声音响起。

    把钦原吓了一跳,头发都仿佛跳了一下。

    她转过身,面容通红,眼眸里仿佛带着比起钦原一族的蜜糖都要浓郁的涟漪,哪怕是她自己都没有注意到便是了,石夷颔首补充,神色没有变化,平淡而郑重道:“时间之道,并非凡俗,不可以轻易动用。”

    “神灵之基,意为维持天地万象之秩序。”

    “岂可因个人私欲而用?”

    一句话,看着你还用不着用我的权能。

    钦原脸上的表情垮塌下来,而后咬牙切齿。

    虽然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生气。

    为什么会这么生气。

    好像要一下扑上去死死咬住他肩膀,要出好大的一个牙印!

    一张脸还是通红。

    是气得。

    手指指着那边神色平淡,没有波澜的天神,语气都有些结巴:

    “你你你!”

    石夷平淡垂眸,从少女脸上移开视线,指向篝火,指向上面的鱼肉,道:“过头了,再不吃,焦了。”

    “吃吃吃,你自己吃!”

    钦原咬牙切齿,拿起篝火旁边倒插着,靠得表皮焦黑,香味却仍旧浓郁的烤鱼,一下砸向那边身穿墨色劲装的青年神灵,后者抬手抓住,五官深刻,剑眉星目,扬了扬眉,神色没有波澜:“你不吃?”

    “饱了!”钦原气呼呼地离开。

    石夷没有起身,没有去追,平淡咬着鱼肉。

    旁边小道士呆滞,看了看那边气呼呼跑开的少女,看了看端坐于此的西北天域天柱,小心翼翼道:“石夷尊者,你真的不去吗?”

    石夷看了他一眼,平淡道:“首先,请叫我同志。”

    小道士阿玄一滞,挠了挠头,指了指自己,道:

    “我是道家的唉,信宗教的。”

    石夷想了想,语气平淡回答:“我不歧视你的信仰。”

    阿玄呆滞,他尝试给这位大荒的天神解释道门的历史,道:“小道是拜元始天尊,道德天尊,还有灵宝天尊的啊,是道门……”

    石夷道:“祂们压迫众生?”

    “啊……不,不吧。”

    “祂们愿意普渡众生,让人人平等世界和平吗?”

    小道士想了想道藏里面道门天尊的大愿,点了点头。

    石夷颔首,平淡道:“那么就没有问题了,祂们如果存在,那也是同志。”

    “是达瓦里氏。”

    “遵循的是同一个梦想同一个愿望的话,无论是天尊,还是佛陀,亦或者神灵,都没有区别的,我们愿意接受祂们,小道士,按照你们道门的说法,这是入执,如果说佛门的话,那是见障,按照我们的说法。”

    “你是有思想错误,教条主义。”

    阿玄怔住。

    看到了那神色冷淡的天神垂眸,仿佛已经看过万千岁月。

    仿佛万千的道路无数追求,于岁月之下,已然足以一瞬看到终点。

    他挠了挠头。

    “……多谢前辈指点。”

    石夷低下头咬着鱼肉,道:

    “嗯,回去写一篇检讨,认识错误。”

    阿玄呆滞,忽而回忆张若素之前两次说的,元始天尊揍道德天尊,下意识道:“要是祂们没那么好呢……”比如没有什么道德什么的……比如在上面打架之类的……小道士越说心底里越是没有底气。

    石夷下意识看向腰间,看向那边一根金灿灿的麻绳,语气平淡:

    “自有方法。”

    补充道:“然后,鱼肉已经熟了,不能浪费。”

    “她不吃的话,就不吃。”

    “这鱼总不能扔掉。”

    阿玄挠了挠头,有点担心地看向那边的少女,道:“可是,钦原姐姐她怎么办?她不吃多谢吗?”石夷平淡道:“她本来就不是食肉的,食的是百草花蜜,喝得是晨间清露,昆仑流风。”

    “之后我给她找东西吃。”

    “那些东西太费时间,只有我能找到。”

    “哦,好,好吧。”

    阿玄想了想,还是劝说道:“其实,石夷前辈你不要那么冷冰冰的嘛,对钦原姐姐好一点也没关系的……”

    石夷咬着鱼骨上的肉,淡淡道:“你知道吗?人间的摄影师,在接触到野生生物,完成拍摄之后最后一个动作是什么?”

    “是什么?”

    “是狠狠地给它们一巴掌。”

    石夷回答:“这是为了不让那些动物和人类太亲近。”

    “我也如此。”

    石夷垂眸,回忆方才所看到的少女赤红面颊,自己移开视线,神灵总是对自己的内心足够地坦然,忽而咬了一大口鱼肉,而后无声自语,道:“我不敢看……”

    阿玄愣住:“嗯?!前辈……”

    石夷平淡道:“我是岁月啊。”

    祂起身拂袖,眼眸浅灰,幽深苍古:“我,即是岁月,岁月之前我已经存在,岁月之后,世界的劫灭,也该是由我送岁月和时间最后一程,而这开始和终结之间,始终只有自己。”

    “你们都不应该和我太亲近。”

    祂忽而出手。

    时间的流动仿佛凝滞,他下意识握着烤鱼签子。

    沉默了下,松开手,重新拔出剑,眼眸看向前方,而青衫献几乎是在同时间察觉到了不对,祂们看到前方的空间裂开了一道裂隙,而后在清浊两界的交锋之处,清气天空之下,道人轰然坠下。

    长剑落于地面,鸣啸不止。

    青衫龙女松了口气,神色却一如既往噙着笑意,道人松了口气,笑容灿烂温和道:“献,石夷,我回来了。”

    龙女眼眸微转:“你没事就……”

    她微微怔住。

    眼眸瞪大。

    道人一身黑色劲装,外罩广袖道袍。

    木簪束发,腰间佩剑。

    背后却背着一个白发黑衣少女,面容苍白得如同没有血色,眼眸却幽深安宁,如同夜色,因为是背出来的,双臂环住道人脖子,抬眸看向前面,脸上没有半点表情变化,不见丝毫的涟漪,看向献:

    “你。”

    “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