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35章 天机对因果!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782
  第0935章 天机对因果!

    白皙的手掌如同是世间美玉雕琢而成。

    却又如同最为强大锋锐的兵器,毫不留情直接自背后穿过了儒雅男子的小腹,浊世十大巅峰的神血带着污浊,邪异的气机流淌下来,两相对比之下,触目惊心。

    “你……”

    儒雅男子不敢置信,旋即自嘲。

    “是了,是我令你的身躯如同兵器,令你具有潜藏气机之能。”

    “没有想到竟然……”

    祂眼底似有痛苦,似乎有不甘,似乎完全不能理解为什么这白发少女竟然能够自行从内部打开玉棺,更不能理解为什么对方会选择帮助那个也同样是第一眼见过的人族。

    难道,

    难道说女娲的烙印竟然如此之强?!

    哪怕只是利用其魂灵和真血创造的她。

    在没有记忆,没有自我的情况下,也会本能选择保护人族?

    这便是人族之母?

    一个个思绪涌动着浮现,而那白发少女并不如娲皇本身那样温柔,白皙手掌在浊世伏羲体内如同一柄利刃,便要直接将其五脏六腑齐齐斩碎,搅烂,无论招式还是本能的选择,都透露出一种原始蛮荒的血腥感。

    卫渊忽而道:“小心!”

    他右手一震,长安剑连鞘化作一道流光猛然落下。

    万物万法,森罗万象在其眼中化作虚无。

    只有一道因果越发清晰。

    儒雅男子低声慨叹:“人族之母,或许是我低估了这样身份的作用,是啊,按照你们清世的标准,没有哪个母亲,哪怕是失忆了的母亲,会对孩子的伤势无动于衷吧。”

    “是我错估了这一点。”

    “可惜,太嫩了。”

    祂噙着一丝无奈的微笑,无声无息消失不见,天机变化,下一刻,男子已经完好无损地出现在了白发少女背后,腹部的伤势消失不见,神色冷淡,右手五指垂落,朝着少女天灵砸落。

    “终究没有道果。”

    “不过只是一介肉身。”

    “不成功的话,毁了便是。”

    “既然也算是娲皇……”

    儒雅男子眼眸微垂,双瞳是冰冷无情的金色竖瞳,漠然道:

    “那左右不过,再杀一次!”

    先天八类概念流转,演化天地万物。

    神牢天劫。

    而后是——

    天崩地裂,翻天之势!

    却和卫渊的翻天不同,更为暴虐更为疯狂,因为不周山倒,天崩地裂,原本就是由他一手主导,持剑旁观那天翻地覆之劫难,感悟浊世翻腾,底蕴暴涨,自然也有所悟,甚至于比起卫渊更为深刻。

    天崩之势。

    更有不熄之火,不灭之雷,八类极具毁灭性的力量概念环绕。

    直朝着少女砸落!

    十大巅峰,和十大巅峰之下,完全是两个级别。

    卫渊五指一握,因果瞬间纠缠。

    强行召回长安剑,而后袖袍一扫,浊世玄黑旗猛地展开,直接以浊世抵抗阻拦住了浊世伏羲的这一招,玄黑旗猛地震颤,旗面翻腾滚动,似乎是极其艰难才能抵抗住伏羲这样霸道恐怖的招式。

    若不是那白发少女因为他手伤而被引动了某种本能。

    也不会让浊世伏羲彻底放弃了将她带走,而是选择直接杀死。

    这一招,必须拦下!

    玄黑旗猛地一震,八类先天概念的袭杀全部被吞下。

    只是这一柄神兵也旋即黯淡许多,仿佛消耗了巨大本源,方才抵抗住了前方当世强者的招式,儒雅男子神色平淡,再度出招,天机流转,忽而猛地一拉。

    卫渊感觉到了巨大的分量沉重。

    虚空撕裂!

    一个世界出现在空间裂隙的另一边。

    极为浩瀚,内部山河大地皆是真实不虚,甚至于还有一座座城市一个个村落,其面积大小不比人间界神州小太多,整体人口虽然无法和现代人族相提并论,但是也绝对不少。

    这是一个文明等级为神州千年前左右的世界。

    有奔跑向母亲的孩子。

    有努力劳作的农夫,也有担着柴火叫卖的樵夫,还有保家卫国的战士,有挑灯夜读的学生,红尘万象,皆在于此。

    浊世伏羲伸手虚探。

    世界慌乱,万物众生茫然呆滞看着那突然出现于世界上空的巨大手掌,整个世界仿佛化作了一颗珠子,被他握在手中。

    是和之前茶杯盛放昆仑墟一样的手段。

    神牢天劫!

    儒雅男子鬓角白发微动,而后神色默然,五指握合,于是整个世界,轰然破碎。

    无数生灵刹那间死亡。

    旋即便化作了极致恐怖的力量。

    淬炼一整个世界的核心,星辰的基石,以及万物生灵的魂魄为引,甚至于,还不止如此,连带着天机所昭显出的未来,整个世界的未来全部丢被断绝,被焚尽。

    以千年万年无数生灵的命运为燃料,短暂爆发出了极致可怖的力量,这才是浊世伏羲,以及,真正的伏羲同样掌握,却连后者都绝不会使用的手段。

    绝对毁灭性的力量。

    卫渊强行以因果编织化作了一层层的防御,而后神魂一动,天之清气,浊世黑旗同时展开,层层叠叠的庇护在了卫渊自己和那白发少女身前,正面抵抗儒雅男子的杀招。

    浊世黑旗剧烈震颤,而后悲鸣一声化作乌光遁入卫渊眉心。

    道人闷哼一声。

    正面对抗十大巅峰第一阶梯。

    天之清气碎片拦在了白发少女面前。

    但是面对那以彻底燃烧一整个世界为基础爆发的一招,天之碎片也开始抵抗不住,卫渊吐出一口浊气,气机纠缠爆发,已经打算要以自身功体和因果纠缠强行引开浊世伏羲这一招。

    抗住!

    只是不知为何,就在此刻,那天之碎片却忽而自行爆发气息。

    而后猛然彻底展开——

    天空安静而祥和,晴空如洗,可见远山覆海,飞鸟振翅,可以看到流风三千丈。

    大荒的苍穹,再度遮蔽在了那白发的少女之前。

    仿佛自然而动,主动庇护娲皇气息。

    卫渊微怔。

    这是……

    “法宝通灵……”

    哪怕只是天的碎片,也希望着能够保护好那个少女。

    清气之上,倒映着过去的大荒和人间,倒映着曾经的大地,倒映着过去的一切,双瞳幽暗无光的少女怔住,下意识伸出手,下意识去接触这一片无形物质的天空。

    而后,天之碎片微微亮起,一道道裂隙出现在这一片苍穹上。

    旋即彻底黯淡下来。

    苍穹在少女指尖崩碎。

    清气的流光流转,让她眸子瞪大,而浊世伏羲那一招,也已经被天之清气彻底承受,抵抗住,道人踏前半步,右手一震,浊世伏羲微微敛眸,无声无息后退,天机流转,同样不受因果。

    祂在攻杀上可湮灭世界,燃烧一个个世界来创造出恐怖的招式。

    而防御上,同样可以做到和卫渊【不沾因果】同等级别的手段。

    可以以天机捕捉一切可能当中的生机。

    甚至于创造天机。

    嗓音温和:“如何?小友,可还能‘看’到本座?”

    天机不存,因果难觅。

    卫渊心境安静下来,而后因果气机流转,忽而捕捉到了一缕微不可察的气息,那是剑意,是他自己的剑意,就在浊世伏羲身上,已经被冲刷到了极为微弱,近乎于不存。

    但是在这一刹那,仍旧被卫渊捕捉。

    而后,出剑!

    长安剑猛然出鞘。

    一剑循着因果,猛烈爆发,绝强无敌的剑意震慑心神,浊世伏羲瞳孔收缩,忽而回忆起来,六千年前发生的事情,回忆起当年自帝俊手中勉强逃出本源的浊世水神身上,那一缕反噬自身的剑意!

    “是你!”

    “不好!”

    儒雅男子面色骤变,暴退。

    但是已迟了。

    因果编撰,颠倒因果,将捕捉到的对手定位为目标,提前赋予已经被击杀击中的【果】,而后再颠倒过来,履行攻击这个动作的【因】,此即为颠倒因果。

    儒雅男子瞳孔收缩,眉心刺痛无比。

    下一刻,亦或者说,更早之前。

    一柄剑直接洞穿了他的眉心!

    长安故里,千里无还,当归。

    锋锐无比的剑锋瞬间从那儒雅男子后脑穿出!

    剑身之上,携带有污浊的神血。

    如同当年他杀死娲皇的那一招,道人右手握剑,踏足虚空,面色苍白,眼眸冰冷:“这一招,算是利息……”

    剑气搅动真灵。

    卫渊功体不够,根本无法湮灭天机。

    儒雅男子眉心流出污浊鲜血,剧烈喘息,看着前方持剑的青年,明明中剑伤势不轻,却突然放声大笑:“哈哈哈哈,原来是你,原来是你的剑意啊!”他嘴角微微勾起,似乎极为愉悦,大笑了许久,道:

    “知道我当年为什么会以剑为兵器杀娲皇吗?”

    “知道为何本座自六千年前开始用剑吗?”

    祂放声大笑:“正是因为,在六千年前被你的剑意所伤啊!”

    “如此,如此方才有我眉心一剑诛杀娲皇的事情。”

    “哈哈哈哈,本座该要感谢你!”

    道人眼眸微垂,漠然道:“……剑术只是手段,你对娲皇出手,和我的剑无关,不过,本座倒是要问你一问,知道为何我的功体如此迅速吗?”

    “还是要感谢你将我带到了那浊世因果之神旁边啊。”

    道人脸上带着和煦的微笑。

    浊世伏羲神色冰冷,道人眼底漠然。

    双方煞气陡然暴烈。

    并不是表现得无所谓。

    瞬间交锋数十招。

    而后伏羲右手握合,毫无征兆,猛然一招朝着卫渊腹部砸落,卫渊身躯凌厉而起,右脚狠狠地踩踏在儒雅男子肩膀,顺势拔出长安剑,旋身回肘,一肘狠狠砸落在儒雅男子左眼眼眶。

    直接将其眼眶砸碎,瞳孔被彻底打成了一团污血。

    近身之战,论及时机把握,招式之稳。

    天下无敌!

    最强!

    而后因果爆发,和天机对冲。

    双方身躯都瞬间凝固了一刹。

    而后卫渊足踏因果,浊世伏羲掌握天机。

    齐齐奔向那手掌捧着天之清气的白发少女。

    速度之上,卫渊慢了何止于一筹。

    儒雅男子放声大笑:“元始天尊,擅长杀伐,但是啊,可惜,可惜你的境界不足,底蕴不够,连功体都是用得他人的,终究还是慢了一步,他日,我会让你看到,属于我的阿娲是什么样子。”

    “你,败了!”

    男子伸出手,从容抓向少女。

    从容不迫!

    成竹在胸!

    带有万物在我,天命归我的霸道。

    直到——

    他听到了一声清脆而悦耳,无比诱人的声音。

    叮啷。

    而后下意识垂眸,看到了一枚黄橙橙的铜板落在地上,滴溜溜地打转。

    看到铜板散发着诱人无比的颜色。

    儒雅男子面容瞬间扭曲。

    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