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34章 复苏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930
  第0934章 复苏

    隔着玉棺,卫渊看到了那少女眸子安静幽深,那是和温暖和煦的娲皇完全是两种不同的风格,幽深无光,不可测度,一个是最为温柔的光,一个是最为宁静的夜。

    安静地看着卫渊,仿佛是要将他的模样深深映入脑海,记在心底。

    而后,似乎是疲惫,那双眸子又重新合上。

    “气机没有被污染……”

    “奇怪,明明是浊世?等等……”

    卫渊忽而回忆起来,尽管说这个少女是浊世伏羲所创造。

    但是没有浊世十大最为核心的,来自于大道规则烙印在浊世显化出的痕迹,没有因为这些基础的大道而孕育出的最为精粹的浊气气机,严格意义上来说,相比起浊世十大,她可能更倾向于清世,亦或者说清浊合一。

    卫渊观测了下气机和因果流转。

    安下心来。

    从少女眼底的神光来看,浊气伏羲虽然说有安排了种种的后手,但是干扰真灵,扭曲认知这一点似乎并没有做到,让他好生松了口气,不再迟疑,袖袍一拂,袖里乾坤施展出来。

    磅礴引力流转,一件件被他封印了灵性的法宝被引动。

    齐齐收入了袖袍当中。

    其中有孕育着一整个世界的山河珠,有以上古魔神首级和骸骨淬炼的匕首,有一柄沉重浑厚,足以压垮大地和山脉的巨大钢鞭,卫渊嘴角忍不住疯狂上挑出弧度。

    发达了,发达了!

    这二妈真的好运气!

    终于,被那浊气伏羲给坑了之后,就一直没有见过钱了,今儿个可算是转运了转运了,卫渊脚步一踏,身化因果,背负着背后沉重无比的玉棺,直接冲出了这个小世界的封印。

    背后的世界级别的藏宝库里。

    连一个渣滓都没有剩下。

    而在小世界入口处的,由浊世大尊所创造的文字只是安静流转。

    就在卫渊背负玉棺踏出这一处的瞬间,忽而,那些安静流转的文字陡然大放光芒,爆发出恐怖的威能,卫渊右手一握,玄黑浊世旗早有准备,豁然展开,刹那之间,天地逆转,对抗住这疯狂的阵法。

    面对伏羲,哪怕是浊世伏羲。

    再小心都不为过!

    卫渊神色不变,脚步踏在因果之中,每一步都瞬间掠向极为遥远的位置,刹那之间已经离开了昆仑墟偏殿足足数万里之遥,只是此刻的时候,道人微微敛眸,嘴角朝下抿了抿。

    周围昆仑墟山石嶙峋,如同鬼怪妖魔。

    周围则是浩瀚巨大的黑红色浊气流转不定,阴云密布,风吹过山石的空洞,发出了如同鬼哭神泣的声音,卫渊脚步猛地一顿——

    昆仑墟,昆仑墟哪怕是再如何特殊。

    也不没有到了一个方向数万里都无法离开。

    道人身边金色因果流转,忽而有所感应,猛然抬头,视线顺着涌动着的黑红色浊气不断向上,而后,看到了一只巨大的冰冷眸子,暗金色竖瞳,仿佛无情冷血的龙蛇之种。

    而后看到了那竖瞳的主人。

    是双鬓斑白,面容儒雅俊美隐隐邪异的男子。

    浊气伏羲!

    男子神色漠然,右手仿佛握着大地,握着山川,道人眸子一扫,看到了黑红色气机流转下来,露出了白色如同玉石的边缘,那是茶杯瓷杯的内壁!

    就仿佛,这整个浩瀚的昆仑墟,整个天地万物,都只是他茶盏中盛的一盏茶,而男子平淡端着茶盏。

    以一茶盏,囊括方圆数十万里山河。

    以一杯水,看天下苍生,观因果大地的绝杀。

    一瞬间,强大莫测,恢弘恐怖,不可战胜的念头被种植在卫渊心底,而后下一刻,便被强行搅碎。

    莽夫可能被打败。

    但是绝对不可能怂。

    道人身边因果逆转,丝丝缕缕的因果解构周围的情况,而后,浊世伏羲微怔,看到了前方金色因果流转变化,‘茶杯’旁边,出现了身穿道袍,神色平淡漠然的元始天尊。

    而后,‘元始天尊’袖袍一罩。

    因果——逆转!

    以无上伟力,强行将自己所处的状态,还原到一定时间之前。

    以元始天尊之名,否认此段时间发生万事万物的因果!

    浊世伏羲瞳孔收缩,面容浮现迟滞。

    这……怎么可能?!

    自他突破才过去没有多久。

    竟已经……

    茶杯之上浮现无数细碎裂痕。

    旋即破碎。

    道人便背负玉棺从茶杯之中‘踏’了出来,已经感知到,刚刚发生的一切都是一座巨大无比的逆反先天八卦的效果,自己在踏出那个小世界宝库的时候,就已经不知不觉受到了干扰。

    “果然,你早就已经做了准备……”

    “根本不存在生机,不存在成功的道路。”

    就像是伏羲困住那浊世大地之神一样,生机才是死路。

    眼前的浊世伏羲,同样如此。

    渣的或许千奇百怪,屑的简直纯粹雷同。

    双鬓斑白的儒雅男子未曾动怒,只是噙着温和微笑,眼眸幽深,道:“不错,上善,没有想到一时间想要和小友玩一个玩笑,竟然如此之快就已经被你察觉。”

    “看起来,比我预料的要优秀不少。”

    无声无息之中,已经在言语中传递出自身早已出现。

    早就发现了卫渊的行动。

    故意传递出一种其自身位格远在卫渊之上的从容自信。

    就连之前那刹那之间,杯盏山河的画面,都只是对于‘晚辈后进’的玩笑考验,以营造一种强大无匹的从容感,无形之中压制住卫渊的气机,以此占据争斗的优势。

    只要卫渊顺着他的话走,自然而然就会被压一头。

    但是——

    铮然的剑鸣震荡虚空,冲天而起。

    卫渊将玉棺背在身后,神色冷淡,道:“第一,你并非是早已出现,而是在我走出此地的时候,才有所察觉,才急速赶来,连那浊世大地都没能救下。”

    “第二,你根本做不到对我下手,按中操控。”

    “你的手段,皆在我背后玉棺之上,在她身上,并非是什么高深莫测的手段,只不过是一个死死盯着她的废物。”

    “第三……”

    无边锐气,猛然绽开。

    袖袍一震,道人背后出现元始天尊之象,身着道袍,白发木簪,双目之中倒影因果岁月,声音苍茫悠远,剑意凌厉,直割面目,浊世伏羲瞳孔收缩,天机轮转,免疫剑意。

    下一刻,一道鸣啸。

    道人右手当中玄黑浊世旗猛地一个旋转,旗帜本身裹挟旗杆,旋即手臂一震,如一柄搅动天地规则的长枪,猛然贯穿,而后重重砸落,刺穿了伏羲手中的棋子法宝,朝着对方的眉心,眼眶处砸下。

    伏羲猛地一避,要规避这一招。

    却被无数因果细丝纠缠住,无法移动。

    只来得及转过头,护住了要害眉心,避开了右边眼眶。

    玄黑浊世旗重重砸下,将浊世伏羲的半边身子打作肉泥,道人徐徐吐出一口浊气,周身金色的因果散开如同粒子星云,流转不休,平缓回答:“你算是什么东西……”

    “也敢称呼我为小友?”

    陡然壮烈之气腾起,足以和前方幽深寂灭的浊气伏羲分庭抗礼。

    再无有半分不敌。

    浊气伏羲嘴角勾了勾,神色却平添了三分郑重,身躯崩散化作元气,而后这单纯元气纠缠,直接扯住了玄黑浊世器,化作手掌,周身爆发雷霆般的恐怖威能,道人微垂眸,周围清气之碎片展开,庇护住背后玉棺。

    而后双手持握玄黑浊世旗,猛地一展。

    以战场之上,猛将持大纛死战的路数,裹挟磅礴恐怖的力量,再以因果纠缠,束缚住天机,逼迫对方只得和自己硬生生近战,枪锋霸道,时而横扫一片,玄黑浊世旗展开,收放自如,直令天地颠倒,阴阳不定。

    整座昆仑墟都在剧烈震颤,晃动。

    而浊世伏羲强行和卫渊近战。

    自身天机手段被因果之力死克,而近身战斗,未卜先知,展现出某种弈剑之术的手段,卫渊右手一震,玄黑浊世旗忽而变大,直收了这浊世的万物存在,生灵山川,而后猛地朝着下面砸下。

    此等至宝,变大变小只是最基础的能力。

    又因为强行吸收了无数的浊世气机,变得极为沉重。

    握在卫渊手中的还是正常大小,往外蔓延,几乎如同一整座山轰然砸下,浊世伏羲猛地一拳砸起,天机因果交错,浊世旗猛地一震,一如之前这柄旗帜是为了镇压天机因果,杀死卫渊。

    此刻,这东西却是反过来压制天机。

    对浊世的伏羲产生了极强的压制。

    而即便如此,浊气伏羲竟然硬生生抵抗住。

    双臂交错,先天气机流转,而后,崩解万物正法。

    逆反先天八卦的真正力量!

    “令万物失其法,天地失其序,日月失其常。”

    浊世伏羲嘴角勾起,嗓音温和:“神牢天劫。”

    万物之逆旅,倒转乾坤!

    天地万物,一切凝固,仿佛凝聚陷入了一座所有概念都失去了价值,无法运转的状态,因果是万事万物之间的关系,当一切事物都已然陷入了逆乱崩溃,神牢天劫当中。

    也就代表着,因果之能,毫无价值!

    卫渊瞳孔收缩。

    强行提气,可是浊世道果和他本身神魂之间存在有一定程度的不协调,周围气机猛烈咆哮,卫渊面色突而煞白,之前强行承担了过去那会被浊世害死的生灵的因果反噬,此刻被浊世伏羲主动引爆,甚至于不止如此。

    ‘本不该在此刻爆发反噬的伤势突然起伏。’

    ‘过去无数岁月转世的魂魄暗伤,皆在这一时恰到好处爆发。’

    ‘此为天机命数。’

    ‘此为,命!’

    浊世伏羲在下一个瞬间突破到卫渊身前,而后猛地探出手,不顾自己的手臂手上,不顾自己卫渊周身的天之清气剧烈焚烧反噬带来的气机骤降,而是猛地伸出手,狠狠地一抓。

    直接将玉棺拉扯入手。

    而后飞退,暴退!

    即便如此,小半身子都出现了被清气剧烈焚烧的惨烈模样,将玉棺猛地放下,神色平淡悠远,注视着被【神牢天劫】封锁的道人,后者猛地一拳砸出,直接令因果崩塌。

    【神牢天劫】,自此而碎裂。

    清脆的声音,道人手臂上有着强行打破【神牢天劫】级别封锁的鲜血痕迹,似乎无法痊愈,墨色的双瞳伴随着呼吸微微亮起,散发出浓郁因果,催动全力,长安剑在腰侧微微鸣啸。

    右手搭在了长剑剑柄上。

    【因果锁定】

    【天机排除】

    【颠倒因果】

    清脆的声音还在继续,浊世伏羲注意力全部在前面的敌人,前面的大敌元始天尊身上,忽而察觉到,神牢天劫已破,那破碎的声音,来自于自己的背后!

    浊世伏羲面色骤变。

    下一刻,一只白皙手掌直接从浊世伏羲的小腹洞穿出来。

    玉棺,已碎!

    污浊鲜血自白皙柔软的手掌滑落,有震人心魄的邪异美感。

    鲜血淋漓,暴虐冰冷。

    幽深无光的眸子抬眸,白发垂落,苍白而美丽的少女抬眸。

    看着道人身上伤势,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声音空灵冷幽,没有涟漪起伏。

    “疼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