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32章 后手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135
  第0932章 后手

    浩瀚磅礴,浊世吞天!

    以因果锁定,而后再内施袖里乾坤,外展玄黑浊世,几乎是瞬间就已经将自身的权能,道术,神通,法宝融合为一,施展出了极致恐怖的一招,那浊世大地才伸出手抓住一柄兵器。

    却发现那里面毫无灵性。

    旋即就被拉扯着朝着卫渊那里飞过去。

    无数的因果纠缠,仿佛看到了那袖袍越来越大,玄黑旗遮蔽的天地也越发雄浑,恐怖至极,亦或者说,这代表着老者自身无论神魂,真灵,还是本体都在缩小!

    直直朝着那袖袍飞去。

    而后便被当头罩下。

    直接收入袖袍当中!

    那宽大袖袍旋即平复,道人神色平淡,道袍之上竟连一丝丝的褶皱都没有,干净整洁,一如最初,卫渊旋即却微微皱眉,面色微变,袖里乾坤的空间当中,加之以玄黑浊世旗的特性,乃是上下颠倒,无有左右的混沌之域。

    哪怕是神灵被兜入其中,也要神魂离散,血肉湮灭。

    最终连一摊血水都剩不下来。

    而那老者却爆发出了极致恐怖的力量,大地之权能瞬间展开,强行在那一片空间当中分出了上下,于是便有地水风火应运而生,玄黑浊世旗封锁天机和因果的特性硬生生被其撑开,硬生生地撑出了一片安全空间。

    道人袖袍剧烈震动。

    而后轰然炸裂,化作了无数的碎片,一团乌光飞出,便已经化作了那老者模样,白发散开,面目如狂,放声怒道:“你,你是伏羲?你是伏羲!”

    “你骗不了我!”

    “哈哈哈哈,骗不了我!骗不了我!”

    右脚重重踏在大地之上。

    整座昆仑墟都剧烈震颤晃动,恐怖的气机瞬间展开,大地化作了污浊,吞噬万物的死亡,转化为万物的生机,轮转不休,一瞬间有吞灭一切的气魄。

    道人眉心当中,一点流光飞出。

    自九幽之处收来的天之清气碎片化作了一道罩光遮蔽卫渊。

    即便如此,他仍旧感知到了那种大破灭大生机的恐怖,以及这生死变化当中的狰狞,扭曲,自然蛮荒的原始风格,不是常规意义上的轮转,而是我吞吃你的血肉,撕扯你的骸骨,咽下你的魂灵!

    以你之死!

    换我之生!

    那老者放声怒啸,权能展开,若非这里是昆仑墟,早已经朝着外侧疯狂地蔓延,令一个一个世界都崩塌湮灭,让众生死尽,化作了祂的生机,道人鬓角的黑发微微拂动,眉头皱起。

    终于明白六千年前后土是面临什么样的敌人。

    之前他是以自身的剑招境界,指点后土的力量爆发。

    这才是卫渊自己本体和这十大巅峰之一交锋。

    老者右手一握,怒道:

    “死!”

    卫渊身边仿佛在刹那便化作了生死的界限,生机和死亡不断地流转变化,豁然展开,无数的流光温柔地拂向道人,仿佛世上最为美好纯粹之物。

    卫渊眸子微敛,倒影因果。

    看到了这流光之中那一段段历史,是来自于不同世界的大地污浊。

    有大地震动吞灭一切生命,也有大地和水合流,将一切的存在都拉入如同沼泽般的死地,有干枯的大地之上,无数的人跪拜祈求,火焰升腾,而跪拜的人以那样双臂展开的姿态匍匐于大地之上。

    而后伴随着细碎的声音。

    无声无息地破碎,崩塌,化作了细碎而死寂的流沙,流淌下来。

    这是无数世界大地杀戮众生!

    这是无数世界大地吞噬生命!

    这是,【死】!

    便是神灵沾染一缕都要被污浊本源,乃至于如同这些流光映照的世界一般死去,卫渊不敢怠慢,右手当中,玄黑浊世旗一晃,自身功体展开,因果流转变化。

    而后神色平淡,步步往前。

    无数代表着生死的力量拂过,却总是恰到好处地【错过】。

    仿佛在无数种可能当中。

    根本没有一个可能性是它们击中了这道人。

    浊世大地的老者神色凝固。

    因果!

    祂不断施展出强悍无比的神通妙法,亦或者令大地升腾在天,或者操控大地之力攻杀,或者说以无数死亡的记录展开,以无数世界的【大地】所记录所旁观,甚至于所主导的死亡,化作了生与死的轮盘。

    可是无论是什么样的招式。

    那道人都能够轻描淡写地避开。

    哪怕是稍微避不开,因果权能被强行压制住了。

    有生死纠缠其双足,有大地制止其行动,无数生命死亡前的怨恨侵蚀,嘶吼,数百万,千万,乃至于亿万生灵的悲哀和痛苦,那道人右手却还握着一柄哪怕在清浊两界当中都属于最顶尖一批的神兵。

    那杆玄黑浊世旗一晃,便可抵挡。

    老者不甘。

    祂根基受损,又被镇压六千余年。

    最重要的是,手头连一柄能用的东西都没有。

    全部,全部都被那道人封印了!

    这年轻道人,为何和那伏羲作风一般无二!

    祂大脑忽而闪过一句话,闪过那道人先前笑着说过的话——

    而后看着那道人面对任何招式,都会选择操控因果避开,亦或者说颠倒因果使得那些存在都崩塌,哪怕是实在是避不开,也只是靠着玄黑浊世旗这一柄强大无比的神兵抵抗。

    这番做派……

    这一番做派!

    老者眼底亮起,喃喃自语:

    “颇为文弱。”

    “不擅征伐。”

    “颇为文弱!文弱!”

    “不擅征伐!”

    “找到了!”

    他放声大笑,眼底大亮,袖袍一扫,一道道流光溢散而出,这是千秋万代当中,不同的世界里的大地记录下来的无数死亡,不只是有怨恨,亦是有不甘,有痛苦,有遗憾。

    这些怨恨的意念瞬间冲向了前方的道人。

    有因为地震而死的孩子。

    有因为干涸而死,把水都留给家人自己却硬生生渴死的男子。

    有在山崩的时候,以双臂下意识撑起,下意识欲要抵抗天地之威的母亲,无数人最后的遗憾,痛苦都浮现出来,这不只是一道,两道,那是数万,数十万,乃至于百万千万级别。

    老者放声大笑。

    “你以为,本座会和你近战硬拼?!”

    “猜对了,也猜错了!”

    “你当我是谁?我可是和伏羲交锋足足六千年啊,你的路数,和祂几乎一模一样,说的话都是假的,真真假假,老夫,本座早就已经堪破了。”

    “况且,你下不来手罢!”

    老者冷笑,祂在刚刚就看到了,早已经试探出来。

    那自称天魔的道人,在面对那些死于大地的生灵的时候,尤其地软弱,哪怕只是挥手即可搅碎湮灭,使其魂飞魄散的孱弱魂灵,对方竟然都会选择避开,甚至于在看到一个五岁左右被活埋祭祀的孩子。

    他眼底终究还是闪过了一丝神色。

    那个神色叫做怜悯,叫做悲悯,叫做,弱点!

    老者身躯一晃,大地凝聚死生,化作了一柄长枪,其中以万物之尸骸为枪柄,以魂灵之悲痛嘶吼为长缨,却以最为无辜者的死亡为锋刃,无论悲喜善恶,尽数容纳于大地之下。

    死亡不是终点。

    腐烂才是。

    散发恐怖污浊之气的长枪猛地就要刺出。

    “动手吧,你的力量只需要一招就能把这些魂魄全部杀了!”

    “哈哈哈,清世的十大啊,来啊,再杀他们一次!”

    老者放声大笑,干扰道人神魂,而后瞬息化影,大地锁定敌人,而后刹那之间,手中之枪递出的时候,大地同时呈现出一种扭曲包容之感,此枪不过只是虚幻之物。

    真正的长枪锋锐,乃是大地概念。

    当老者手中之枪刺穿卫渊的时候。

    就代表着大地概念也在同时化作兵刃将道人诛杀。

    这是概念级别的攻击。

    刺穿!

    刺穿他!

    下一刻,下一刻就足以品尝十大之血!下一……

    枪刃在道人面前停滞。

    却不是卫渊出手了,而是老者自己的右手突然不受控制,剧烈震颤,似乎诞生灵智,下一刻竟然主动地抛下长枪,大地概念的凝聚刹那之间粉碎湮灭,回归平静。

    老者怔住。

    下一刻。

    那一只手猛地逆转方向。

    两根手指伸出尖刺,却不是大地。

    而是纯粹的乙木之气,隐隐听得到苍龙长吟之声。

    下一个,瞬间前冲,两根手指直接捅进了老者自己的眼睛里,刺穿了他的瞳孔,而后猛地屈指一勾,一搅,直接毫不留情将那两根手指搅碎,搅烂,直如搅碎两颗鸡蛋。

    “啊啊啊啊啊!”

    老者惨叫出声,双目留下金红色的鲜血,身躯颤抖,惨叫连连,想要转移这一伤势,却完全做不到。

    放下手来的时候,只如同凡人那样,双眼化作了两个黑黝黝的空洞。

    痛苦无比地倒在地上颤抖。

    而前方被无数众生的怨念恨意所化云雾笼罩的方向,传来平淡的声音:“天一生水,地六成之;地二生火,天七成之;天三生木,地八成之;水曰润下,火曰炎上,木曰曲直,金曰从革,土爰稼穑。”

    “刚胜柔,故金胜木;专胜散,故木胜土。”

    “那是先天甲乙木之气,来源于四灵青龙心血,可破你功体。”

    黑发道人垂眸,平淡道:

    “你的手是伏羲斩下来的啊。”

    “谁给你的胆量。”

    “竟然还敢拿起来,直接按上去?”

    我都不敢啊。

    伏羲会那么好心?

    开玩笑!

    “!!!”

    老者似乎终于反应过来,挣扎着想要把自己的右手拔下来。

    可是那手似乎已经彻底长好,而且丝毫不断抵抗他自己,最终老者终于决断,跌跌撞撞爬起来,左手抓住了那柄骨刃,而右手则是无声无息也抓住了一柄钢鞭。

    老者怒吼一声,一剑将自己的右手连腕斩断。

    而右手手掌钢鞭砸落,直接将他左边胳膊骨头都砸碎。

    老者倒在地上,却突然惨叫,他的右手落在地上,而皮肤之上,却也多出了无数黑色丝线,纠缠不休,痛苦无比,卫渊平淡道:“先天八卦,五行相生,你突然把其中一部分打开分离,自然会导致剩下的部分暴动。”

    “伏羲……”

    “他是要你在最为狂喜的时候,以最不可思议的方式,死在你自己的手里。你自是有决断的。”

    “但是你的决断反倒是会加速你自己的死亡。”

    浊世大地之神被伏羲吃得死死的,道:

    “你,你果然是伏羲派来的。”

    “错了。”

    道人难得笑了下,嘴角一点一点勾起,温和平淡道:

    “不是伏羲让我来。”

    “而是我遣伏羲来陪你的。”

    !!!

    老者神色凝滞。

    而后忽而怒吼咆哮挣扎而起,最后却双目被乙木之力封印,周身先天八卦不全,一下摔倒在地,悲愤欲绝,也只余下惨笑:“你也逃不掉,那诸多阴魂,你也只能杀了他们!世上没有谁能承担如此多的怨恨!”

    “杀死他们,便是破了你的道心!”

    “也或者,你亲自背负着他们,遭受诅咒,实力下降。”

    “哈哈哈,老夫中计,你也休想好过!”

    道人道:“又错了。”

    “不过,也算是说对了……我不具备承担如此多怨恨的心境。”

    卫渊听着那些枉死者的哀伤,收了手中的玄黑浊世旗,而后手指轻轻点在眉心,嘴角抿了抿,忽而嘴角强行上翘,带着一丝温和和轻松,仿佛不愿在提起那个人的时候满脸哀伤,哼着仿佛歌谣般的语言:

    “外乡人啊,外乡人……我是来此问路的。”

    “外乡人啊外乡人……”

    眉心流转。

    金色澄澈的佛光流转出现,温暖如旧。

    “你可曾听说过,一个自东土大唐而来的和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