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31章 出手相杀,玄黑吞世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921
  第0931章 出手相杀,玄黑吞世

    那一座玉棺,就悬于诸多的顶尖法宝最中央,被无数的灿烂流光所庇护,道人双目神光内蕴,因果之力本能发动,看到这无数的法宝,正好组成了正论逆论二类先天八卦大阵。

    卫渊立刻辨认出来——

    逆反先天八卦。

    是浊气伏羲的手笔!

    而循着无数的因果,卫渊看到这一件件顶尖法宝之中,丝丝缕缕的因果纠缠,一部分化作了恐怖的阵法,潜藏于平和之下,一旦踏入其中,正反先天八卦之气机,足以令神都当初陨落。

    足以让一颗星辰熄灭。

    亦或者,足以点燃一颗死去星辰的恐怖力量。

    而另外一部分,则是不断扭曲,缠绕,落在了那玉棺当中,维系着少女的生机,使得其纵然是以真灵不存的状态,也可长盛不衰,嗯,若是不是这样的话,被这玉棺和逆反先天八卦封锁,或许神灵都会衰老而死。

    卫渊观测这些法宝,神色沉凝。

    而旁边的老者抚须慨叹道:“真是奇了怪了,我之前虽然被封印,但是确实是在封印当中,感知到了‘那位’进入了这里,我还以为祂是带来了什么了不得的宝物,怎得是一副棺材?”

    “真是晦气啊晦气。”

    卫渊面不改色,道:“那位?”

    先前老者代他来这里的时候,路上就已经提起了‘那位’。

    老者道:“是啊。”

    他扶了抚须,而后忍不住带着几分自嘲,苦笑道:“说起来,也不害怕原始天魔你耻笑,老夫的权能虽然和大地相关,却是走了大地包藏万物,于死亡之中孕育生机的路子。”

    “对于生死,或有感悟。”

    “而于探查,其实不算是有多少的心得,只是在被封印于浑天封印的时候,实在是饱受那伏羲之苦!”老者咬牙切齿,似乎恨意弥漫,直冲天灵,恨不得咬住那渣蛇,食其肉,寝其皮!

    卫渊询问道:“是因为经年累月,锻炼出了感知之力么?”

    “不,不是。”

    老者摇头道:“是因为,那位的气机和伏羲的气息,实在是太像了,太像了……说起来,那时候我原本在休息,却生生被吓……”

    “咳嗯,我是说,被这气息惊醒了。”

    他回忆过去,当时明明刚刚在伏羲的魔爪下活了下来,正自安睡,却突然感知到了那一股气机,当场便被惊骇醒来,颤栗如同惊弓之鸟,险些惨叫出声。

    直到那位在此昆仑墟逗留了住数百年,离开,他才安心下来。

    然后伏羲又来了。

    而且那一次,来了仨。

    来了仨!

    老者面无表情。

    卫渊若有所悟,自语道:“和伏羲的气息极为相似……”他微垂眸子,眼前仿佛又看到了那双目斑白,气质儒雅邪异的男子,不带有多少情绪波动地道:“浊气伏羲,暗世天机,逆反先天八卦。”

    “是他?”

    老者颔首,道:“是啊……”

    说起来若非是经年累月防备伏羲,若非是被那渣滓惊得心惊胆战,几乎到了神魂都出现裂隙,精神敏感到了打草惊蛇,神魂颠倒的状态,以祂在感知之道的领悟,根本无法察觉到浊气伏羲有进入此地。

    更不必说回忆起这个封印于此的宝库了。

    卫渊往前走了几步,看着那沉睡于玉棺当中的少女,心中默默地将过去所知道的情报组合起来——浊气伏羲,暗世天机,化作了伏羲本身的模样,袭击了娲皇,并且以娲皇之血,之魂,创造了眼前这浊世娲皇。

    一者黑发,一者白发。

    内部权能上的变化和不同,姑且还不清楚。

    而接下来,从之前天机追寻到的画面。

    浊气伏羲似乎是打算以创生之莲复苏那浊世娲皇并且将其洗脑为自己的妻子炉鼎,只是最终失败,看来,在失败之后,那浊气伏羲一方面尝试耗尽创生之莲当中的娲皇根基,以此来消磨创生之莲当中的娲皇烙印。

    一方面,则是将这浊气娲皇暗中送到了这里。

    暗自藏匿起来。

    却不想过去的因果命运被部分改变。

    导致了这浊世大地之神被伏羲折磨得精神衰弱,硬生生感知到了浊世伏羲的前来,并且带着卫渊来到了这里……

    果然是,因果循环,命数之理。

    没有镇压对方这五千年。

    便也没有今日之果。

    一饮一啄,妙不可言。

    道人对于因果命数之理若有所悟,觉得自身对于因果的撬动更为融洽和随心,内里的因果道果本身就遭遇诸多的冲击,此刻更进一步地被他消融掌控。

    不过,以那浊气伏羲的心思,恐怕没有那么简单。

    卫渊吐出一口浊气,双目幽深,仿佛最为纯粹的夜空。

    数次寻找,终于映照出了淡金色和墨色汇聚的诡异因果,看到这些东西流转变化,最终落于少女的眉心,真灵——

    似乎是在,扭曲真灵,改写认知!

    在炼魂洗脑!

    “可恶!”

    卫渊心中浮现一丝怒意,左右巡视,看到那些散发着幽绿色之光的气息来源于一件颇为诡异的法宝,如同一个凿子,上宽下窄,锐利无比,上面是一颗骷髅,内部仿佛有着千万怨魂的嘶吼。

    下方则是苍白而嶙峋。

    上面有着污浊邪异气息的鲜血痕迹。

    简直像是将某个古代神灵直接抓住头,然后连带着脊椎,骸骨一气拔出,而后扔入了最为邪异污浊之地以万年岁月洗练而出的造物,本身无意识散发出丝丝缕缕的气机,能够对神魂真灵之体产生影响。

    浊气伏羲……

    而且偏偏这些法宝不能轻易移动,否则的话,必然会引动天机术的后续变化,大概率会给那浊气伏羲做出提醒,卫渊靠着和正牌伏羲的丰富互殴经验,瞬间看出了这里留的一个又一个的巨坑。

    那老者收拾了心境,放声大笑道:“哈哈哈,不过,没有想到那位竟然在这里留下了那么多的宝物,来来来,今日你我发达了。”他伸手要去取一件如同钢鞭的宝物,志得意满道:“此物乃是以一座横贯数个世界的山脉所淬炼。”

    “沉重无比,浑厚玄元。”

    “只可惜未曾开封。”

    “不过也好说,待你我出去,循着这大江大河,寻找些人族部族,打杀个万把人,以其魂灵和心头血浇灌在这把兵器上,倒也是能勉勉强强开个锋见个血,勉强能用。”

    卫渊忽而道:“停手!”

    他突然发声,让那老者动作一滞。

    下意识转过头,下意识抬眸看向旁边道人:“怎么了?原始老弟?”

    祂忽而觉得心底闪过一丝寒意。

    看到那道人双目幽深,仿佛无上无下,无始无终的最终深渊。

    不知为何心底僵硬了下。

    卫渊看了祂一眼,含笑道:“这里,被那位布下了天机阵法。”

    “一个不小心的话,这些个法宝自我运转之下,你我都要吃些小亏,吃些小亏还算是小事了,这逆反先天八卦一旦运转起来,要是把这许许多多的宝贝都要激发,恐怕这一个历史悠久的藏宝阁都要崩碎了。”

    “这……”

    那老者动作不由一顿。

    才刚刚出来,未曾立功,未曾弥补六千余年前发生的事情,犯下的错误,若是再搞出什么乱事来,恐怕连大尊都要动怒,不由地迟疑道:“这,这该如何是好?”

    祂看着前方一件件流转光芒的法宝。

    只要一想到这些东西和伏羲,哪怕是浊世伏羲有关。

    都会本能地感觉头皮发麻。

    感觉到手掌都有些许颤抖。

    “老夫对于这逆反先天八卦,可实在是一窍不通啊。”

    木簪束发,神色温和的道人道:“放心,交给我便是。”

    老者讶异道:“当真?”

    “原始天魔老弟,那位的逆反先天八卦,可是丝毫不逊色于正统伏羲的先天八卦之阵啊。”

    “放心。”

    黑袍道人微微颔首,踏前半步,双目幽深,手指轻轻点在了虚空中交错弥补的先天气机之上,嘴角勾了勾,语气平淡道:“不要忘记啊,我可是【因果】,在这一方面上,我是专业的。”

    在这一点上,卫渊不必自谦。

    在如何对付伏羲这一件事情上。

    他是绝对专家级别!

    虽然不擅长自己布下设置先天八卦阵势,可是破开却是一把好手。

    毁灭总比创造要简单。

    外甥砸舅舅的产,不心疼。

    卫渊伸出手指,以因果之力拨动,老者只觉得虚空之中,先天八类概念变化流转,隐隐有风火相错,山泽互生之感,而卫渊已经平静踏前半步,虚空当中,一件件法宝变化形态和位置。

    齐齐散发出恐怖而蛮荒的力量。

    震荡虚空,散发出湮灭万法的力量。

    老者只是旁观就觉得心中紧张。

    而卫渊却神色平淡,步步往前,每一步都精准无比,拨动因果,并且靠着因果的提前把握,靠着之前和伏羲交锋的经验,找到了解开这些变化的方式,忽而那一件件至宝鸣啸,散发出了磅礴光芒。

    而后在那老者心中警惕的时候,瞬间收敛了一切力量。

    旋即缓缓漂浮虚空,处于被收回的状态。

    卫渊不顾这些价值千金的法宝,一步踏出出现在了那玉棺之前,伸出手,缓缓握向玉棺,忽而,虚空当中出现了一道道涟漪,而后空中出现了散发强大波动的文字。

    那浊世大地之神正自对着卫渊刚才解开逆反先天八卦阵势的行为而啧啧称奇,感受到力量气机,随意扫了一眼,下意识开口道:“哦,这也是这个藏宝之处原本就有的布置,不是那位浊气伏羲的手笔。”

    “这是大尊留下的防御措施。”

    “奇怪,怎么突然激活了,嗯?我看看这些文字的意思是……”

    “清,世,之,魂?”

    嗯?

    清?

    清世之魂?

    浊世大地之神的神色缓缓凝固。

    气氛一瞬间变得压抑而死寂。

    沉默了数息,亦或者只是短暂到连动念都无法做到的一刹那。

    浊世老者动作忽而暴退。

    而在这个时候祂才发现,刚刚那道人解逆反先天八卦的时候,竟然将这些法宝全部都封印了!

    祂心中震怒,终于明白对方早已经下了杀心,或许在自己说以人血淬锋的时候就已经有了,下意识抬头怒视,看到道人回眸嘴角微微勾起,不知是否是那一缕浊世道果的原因,整个人看上去具备一种邪异的魅力。

    “抱歉啊。”

    “我是差人……”

    “对了,你没看过无间道,不懂这个梗。”

    道人袖袍微震,黑发木簪,仿佛立于诸多因果交错的开始,仿佛立于一切因果的劫灭,黑发当中掺杂白发,模样儒雅俊秀,气质却苍茫古老,白皙手掌自宽大袖袍当中缓缓探出,老者‘看到’前方天地隐隐重合,无数因果交错汇合,最终汇聚到了一点,仿佛无数可能性全部收束,全部化为一。

    一切因,一切果。

    皆由我。

    我若说有,天不可无。

    我若说无。

    命,不可逃!

    袖袍一拂,于是天地轰然颠倒。

    因果流转,命数当定。

    玄黑浊世旗——

    吞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