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29章 原始天魔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331
  第0929章 原始天魔

    温和的语气,转动的因果。

    仿佛整个天地都下压。

    彻底将老者的前路,尽数堵死堵绝。

    哪怕是已经经历过了足足六千年的恐惧和慌乱,祂仍旧还有着足够坚韧的意志力,有着在大悲大喜之余残留下来的冷静,猛地止步,双眸瞪大,看到了前方的道人黑发之中掺杂白色,神色温和,腰间扶剑。

    眼眸清淡儒雅,但是,其所在之方位,就仿佛是一切的核心!

    老者脚步抬起,完全无法落下。

    因为祂已经预演过,无论自己做出什么样的选择,无论自己是搏命,是疯狂,是遁地,亦或者化为浊气之形奔走流转,无数选择无数命运,无数的因果全部汇聚于一点。

    而道人居其上。

    诸果之因,诸果之末!

    一切的汇聚。

    我若见你。

    你不可逃!

    老者心中大震怖,这六千余年的阴影和折磨,那来自于每一段时间就出现的伏羲,甚至于,甚至于他在这六千余年里面,都在怀疑自己是否只是面对了一个伏羲。

    因为太多了,太多了。

    青年伏羲,少年伏羲,中年伏羲。

    各种各样造型的伏羲。

    唯一一个共同点就是恐怖,邪恶,扭曲,疯狂!

    那个封印里简直像是把一切时间线的伏羲都拉了过来一样!

    简直是捅了伏羲老窝一样!

    一个封闭的地方,放进去一个正常十大巅峰和不知道多少个类型的伏羲,哪怕那些伏羲很少同时出现,但是也太恐怖了。

    让祂饱受折磨,堂堂一位执掌万物归葬死生之理的浊气十大巅峰,生生被折磨出了心理阴影,直如惊弓之鸟,蹬蹬蹬后退,眼底警惕惊恐,不敢前行,而后就在这个时候。

    老者突然察觉到,这位面容温和,气质幽深的道人。

    身边的因果纠缠不休,却充斥着一种崩塌毁灭的破坏感。

    看到那原本应该是丝丝缕缕透着晨曦般纯粹流光的因果,汇聚到他身边的时候,就会沾染上一层沉重阴郁的墨色浊气,并非是万物之开始,诸果之因,更像是一切果的结局,万物之劫灭!

    是浊气道果!

    是浊气功体!

    是浊世当中新晋诞生的十大巅峰!

    老者张了张口,忽而放声大笑,胸膛当中喜悦之意几乎要冲天而起,果然,果然啊,浊世没有放弃祂,浊世也是察觉到了祂在哪里,浊世,浊世的大尊也是令这新的十大巅峰前来迎接自己!

    他一下往前,伸出手掌握住了道人的手臂,用力晃了晃!

    “你终于来了!”

    “我等你好久了!”

    卫渊:“???”

    笑容有点绷不住。

    等下,我说我等你很久,你不要也重复我的话。

    这样会显得我的话很没有逼格。

    以及,显得你像是个脑子出问题的老家伙。

    嗯?这是……毫无敌意毫无防备?

    涂山渊沉思。

    涂山渊若有所思。

    他看了看自己身上那散发着浓郁的浊世之气的功体,以及,他自己的清世功体编织才刚刚开始,几乎完全不存在,从外面看,他几乎就像是一个标标准准的浊世十大。

    涂山渊恍然大悟。

    此刻那老者转过身去,奔到了岩壁之下,把自己的断手捡了起来。

    毕竟是伏羲设下的先天八卦,再以后土厚德载物,引力流转的力量斩断了手掌,以天机屏蔽联系,这老者竟然没能断手再生,也不知道是不能,还是打算出来再把自己原装的手安上去。

    先天神魔,死而不坏,哪怕是那手掌被斩下足足六千余年。

    仍旧是一如当年,隐隐看去,肌肤晶莹如玉,断口处还在流淌着鲜血,鲜血泛着墨色,和肌骨相互衬托,有一种极为诡异恐怖的感觉,不能长久注视,否则一切生灵都有癫狂化,血肉崩塌化作妖魔的趋势。

    老者捡起来自己的手掌,断口擦了擦。

    然后直接按在了手腕上,活动了下,灵活如初。

    卫渊看着老者毫不加以防备的后背。

    要在这个时候给他来一发吗?

    大唐剑气!

    当然……不。

    现在这样的情况下,就那么简单地杀了祂,似乎有点亏了,当然需要趁着对方才从六千年封印当中出来,理智必然受到影响,防备不强,根基受损的情况下,靠着这浊世因果道体好生套一套情报。

    浊世因果啊,真是个大慈大悲的大善人。

    谢谢你啊。

    道人嘴角微微勾起了一丝丝和某渣蛇极为相似的微笑。

    老者正在活动手腕。

    不知道为何,只感觉到背后突而升起了森森的寒意,全盛僵硬,头皮发麻,本能惨叫一声:“伏,伏羲!!!”而后猛地转过身去,跌跌撞撞往后退去,几乎忘记了背后就是阵法。

    就是自己好不容易挣脱逃跑出来的炼狱。

    眼前仿佛出现了那噙着温暖微笑,有着冰冷暗金色竖瞳的男人。

    卫渊一怔,下意识转头,没有看到那个家伙。

    然后才踏前半步,足踏因果,流转天机,随意一伸手,便扣住了那老者手腕,忍住了反手拉近,左手大斧头朝着前方一劈狠狠斩落,亦或者连携一个不周山大逼兜2.0的冲动,道人噙着温和微笑:

    “哪里有伏羲?”

    “你,你就是伏羲变的对不对!”

    “啊,哈哈哈,你,你不要以为还能够再骗过老夫!”

    “你以为我被你骗了多少次!”

    老者忽而癫狂,双目凸出,内部血丝弥漫,手足狂舞,周围演化出生死轮转的可怖之画面,白发苍然,如同枯草般在空中飘动震动,似悲似喜,

    “哈哈哈哈,这里,这里也不是真正的出口,对吧!”

    “伏羲,前方才是死路,后面方是生机!”

    “你不要想骗我!”

    老者声音惊慌恐惧且怒意咆哮,主动朝着后面的死路绝路要退。

    所说的话让卫渊都觉得背后发寒。

    伏羲,到底对祂做了什么……

    前方是生机,跳下去发现是死路?自以为看破了伏羲,却反倒是入局?亦或者看到了有人来救自己,大悲大喜之下,一路奔波,历经了千辛万苦,终于走了出来,却发现篝火旁边,那救了自己的人噙着微笑,一身青衫,双目是暗金色竖瞳。

    伏羲在对着你笑.JPG。

    草,想想都觉得背后发毛。

    卫渊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个冲动。

    如果自己现在以胎化易形之法化作伏羲,一身青衫,拉住这老者,再对这祂笑一笑,祂会不会直接精神崩溃,彻底疯狂,然后头也不回,再度一头撞入浑天的封印里面,再不敢出来?

    卫渊冷静地压制住自己这个冲动。

    不行不行,不能当乐子人。

    只有伏羲会做这么屑的事情。

    他看着那老者还在疯狂挣扎,想了想,袖袍一拂,周围的一切光芒色泽尽数都被吞噬,而后一道墨色的旗帜出现在了他手中,玄妙幽深,仿佛收尽天下万物,吞尽清浊苍生。

    正是浊世顶尖至宝,先天之物,玄黑浊世旗。

    卫渊只是一扫。

    玄黑旗将这天地日月星辰都个遮蔽了。

    只是把这一座偏殿给收了。

    浊气溢散,涌动翻腾,卫渊微不可察皱了皱眉,真灵并不喜欢这个气息感觉,但是相反地,他的身体倒是觉得很是舒服。

    这就是口嫌体正直?

    毕竟是浊世的道果和基于浊世道果而成的功体。

    卫渊心中自嘲。

    而后噙着温和微笑看着那老者,后者待在这浊气浓郁之所在,怔怔出神,也慢慢安静下来,忽而放声大哭,似乎终于能彻底地,没有后顾之忧地放下心来。

    他前方那道人温和含笑,黑发木簪,其中夹杂白发,儒雅俊秀,气质疏离,道:“如何,此番可以相信在下的身份了吗?”

    老者大哭许久,方才稳定心神,拱手道:“让阁下见笑了。”

    “实在是那伏羲……”

    道人颔首,微笑道:“渣滓!”

    老者呆滞住。

    看到了眼前的道人用温雅而毒辣的形容不断描述那位伏羲。

    最后面不改色地补充了一句:“那只是一个人渣和蛇渣的究极混合体,无论是人的优点还是蛇的优点半点都没有沾上,道友,你辛苦了啊……”

    喷伏羲,卫渊觉得自己是专业的。

    并且理所当然,理直气壮。

    听到眼前道人咒骂伏羲,老者方才彻底放心,道:“对了,阁下是新晋踏足十大巅峰的吗?不知道对应的力量是什么?又如何称呼?大尊竟然如此得看重阁下,将这至宝都交给你使用。”

    大尊?

    ……是浊世的最强者吗?果然存在这个级别的对手。

    否则以帝俊的性格,早就已经杀入了浊世当中将浊世的十大巅峰扬了,嗯,不过也需要存疑,毕竟不是乐子人,独自杀入浊世是有陨落风险的。

    浊世大尊……

    当年为何在这里伏击后土。

    当年娲皇第一次失踪之谜,以及浊世对于这浑天中央之海做了什么。

    卫渊心中闪过一个一个的问题,看着眼前对其没有防备的老者,知道自己找到了绝无仅有的极致机会,眸子微敛,而后洒脱笑着回答道:“在下,执掌因果。”

    “倒是颇为文弱。”

    “不擅征伐。”

    “名号……原始。”

    老者道:“元?一元初始吗?”

    “不……”

    道人垂眸,玄黑浊世旗微动,笑意一点一点勾起:

    “是原初的原,原始。”

    “浊世因果,原始天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