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28章 诸天元始庆云!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344
  第0928章 诸天元始庆云!

    女娃觉得自己做了一个梦。

    梦里自己在东海的海岸边捡拾海螺,为父亲的生辰庆祝准备,这一天的天气很好,风和日丽,自己捡拾了许许多多漂亮的海螺和贝壳,可是一回头,却被东海的波涛吞灭了。

    被淹死在了水里,死后变成了一只叫做精卫的鸟儿。

    再也不能说话,不能和族人交流。

    只能够看到父亲仿佛一下就老了十几岁。

    鸟儿盘旋在父亲身边,炎帝却不知道这便是自己的女儿。

    精卫鸟悲愤欲绝,只知道来来回回。

    从沙滩上,从大地上,衔着一块一块石头扔入波涛汹涌的东海。

    想要把东海填平。

    最后这似乎并不是一个梦,就在她真的感觉到自己有了翅膀的时候,忽而感觉到了一只温柔的手掌,拉着自己,破开了层层的海域,天空的颜色,突然涌入肺部的空气,以及。

    以及那种仿佛重新踩在大地上的,独属于地面上生灵的安心感。

    绝无仅有的安心感。

    她猛地睁开眼睛,然后看到了不敢置信的一幕。

    坠入海域的大地生灵被一股股温柔的力量托举起来,仿佛重新回到了大地之上,而后伴随着力量的波动,这些生灵,甚至于还有不少在海边生活的人族,都被送回了大地之上。

    这不是一个两个,也不是十个,几十个,或者一百个。

    这是足足数十万乃至于百万,数百万的生灵!

    那甚至于有一个个不同种族的大部族,有在海边讨生活的人类部族!

    身着浅色长裙,眉目温软却大气的女子伸出手。

    于是便托举四海之水。

    令四海之水落下,代表着大地之德,外加元始因果,二者相合所化的黄色流光化作了无可计量无以计量的祥云,将一个个部族都送回去,以黄色祥云撑开了天地之间的浊世气机,普渡苍生,翻卷滚动,遮蔽四海,浩瀚壮阔到让人失神。

    “多,多谢神灵救世!”

    “多谢神灵!”

    “呜呜呜,神灵显灵了,神灵显灵了!”

    “多谢神灵!”

    精卫,亦或者说炎帝之女女娃呆呆地看着周围,她仿佛看到了沿着四海之域,无数的生灵都拜下,或者泪流满面,或者因为恐惧未曾散去,还是身躯颤抖,周围的虎豹嘶鸣,龙象垂首,一时间喧嚣浩瀚,壮阔恢弘。

    少女站在其中,呆呆看着这一幕幕画面,心中震撼无比。

    “不必道谢。”

    那位柔美女子噙着微笑微微躬身还礼,嗓音温和道:

    “我只是举手之劳。”

    “你们本来会死于这一次劫难当中,这本来是命数。”

    “真正扭转你们生命,救下了你们,并且承担了因果反噬的,不是我,而是我的好友,你们该感谢的应该是他。”

    女子温和回答,不知怎么地,所有被救回来的生灵都隐隐‘看到了’自己在海域中淹没死亡的画面,却又看到这一幅画面的因果命数被更改变化,而其反噬则是被另一人所承担。

    心中大震,连连拜下道谢道:

    “救命之恩,大恩大德,难以言谢。”

    “只愿得知恩人的名号,年年祭祀信奉!”

    后土只是温和婉拒了这些人的想法,而后精卫看到了那黄色的祥云流转变化,似乎是循着某种因果命运的轨迹,将这些众生一一地托起,而后以极为迅速却又稳定的方式掠过了大地和海域。

    将他们送回到了自己原本居住的部族和区域。

    一时天穹下压,四海翻腾,黄色祥云流转变化,掠向四方,亦是壮阔,精卫有些失神的看着这一幕壮阔的画面,也等待期待着自己的那一片祥云,而后却慢慢地发现不对劲。

    那祥云已经散去了。

    却也并没有哪一朵,哪一片,停留在自己的身前。

    少女眼底浮现出惊慌失措的神色。

    当那满天祥云都齐齐散去了,只能听得到海边浪涛的声音的时候,精卫的小脸已经一片煞白,下意识抬起头,看到那柔美女子眼含遗憾之色看着自己,精卫伸出手抓住她的袖口,道:“我,我呢?天神大人。”

    “我也想要回去看阿爹啊。”

    “……”

    【后土】伸出手摸了摸她的头,沉默了好一会儿,道:

    “你最后吹了海螺是吗?”

    “我,我想要提醒部族的大家快避开……”

    柔美女子看着那孩子,神色越发地悲悯。

    正是因为那一下海螺把她体内的力气和空气都吹出去了,最后才没能抵抗住浊浪席卷,换做了其他人,都是努力地支撑着自己能活下去,只有她一个不珍惜自己的体力和元气。

    “你的身体已经死了啊……”

    知道这个时候,精卫鸟才看到了汪洋里面,似乎还漂浮着一个小小的身体,捧着海螺,慢慢地沉坠下去,那不是正常所见到的海域,更像是生与死的分界线,是两个世界的分割线。

    看着自己的肉身如同灌了铅一般沉下去,精卫像是被抽走了最后的力气一样,摇摇晃晃地坐下,神魂晃动,隐隐有着魂飞魄散的迹象,后土伸手点在少女眉心,定住了她的神魂。

    若是无人去管,她死之后,似乎会因为生前最后执念化作飞鸟。

    此刻后土干涉,命数更改,倒是免去了这样的一劫。

    精卫的神魂稳住了少女模样。

    少女张了张口,求生的本能之下,下意识想要恳求这位面容柔美的女子收下自己作为弟子,但是她实在是个很好的孩子,所以反倒是开始担心自己的请求会不会让眼前温柔的女子难做,反倒是无法开口。

    后土温和安慰她道:“我没有办法收你做弟子的。”

    “因为我之后,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况且,因为你的生死之事,因果已经被我那好友背负,所以你现在,算是和他有缘,如此……”后土回忆起自己的好友之前提起这位炎帝女儿的时候颇为关心,想了想,道:

    “我可以先替他收下你为记名弟子。”

    “并传域中四大之一的大地剑术。”

    “你可以先修行,以定住心神,然后再去寻找你的父亲。”

    她伸出手,轻轻点在了精卫的眉心,域中四大当中关于大地之路的修行方法缓缓流转进入她的记忆当中,少女只是感觉一股暖意流转,自己的魂魄刹那间变得真实许多。

    恍恍惚惚,几乎和常人无异。

    精卫看着那柔美女子似乎要离开,急急询问道:“那么,前辈。”

    “我的老师,什么时候会来?”

    柔美女子回眸看她,轻声道:“他离你,还有一段距离。”

    “多远我都会等的!”

    精卫回答。

    柔美女子揉了揉她的头,眼神复杂,轻声道:

    “那么,再等待吧。”

    后土的身影缓缓消失不见。

    唯独声音徐徐落下。

    “你的老师,尚且还在足足六千多年之后。”

    精卫怔住,双眸瞪大。

    六千年?!

    ……

    她的修为,并不强大,甚至于可以说就连神魂和真灵,都是后土留下了一缕气机维持住的,在后土离开之后,精卫又陷入了间隔不同的沉睡当中,而在清醒的时候,就仿佛有无形的因果牵引着她,让她前往一个个区域。

    那是被后土救下,被那位素未谋面的师父救下的生灵。

    有凡人。

    也有带着一丝神血的修行部族。

    还有些兽族。

    少女清醒的时候就循着道路往部族的方向走,骑着小毛驴滴滴答答,路过的山神,苍老的熊虎问她,年少的孩子啊,你是要去哪里呢?她便说,自己要回家啊。

    看到了矮小的土地,振翅的鸟儿,鸟雀站在她的肩膀上,问她。

    你走啊走,是在等谁呢?

    她便回答自己在等老师啊。

    你的老师在哪里呢?

    在六千年的岁月之后啊。

    她每每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山神都要惊讶,土地公揪下来了胡须,而她只是捧着溪水洗干净了脸庞,骑着那一匹小毛驴继续往前,希望能找到迁移的炎帝部族,只是她总是时而昏睡时而苏醒,总是错过。

    直到二十年以后,她在又一次的苏醒之后。

    是在一个海边的部族新修建的庙宇。

    有着苍老而熟悉的声音在说着道:“来啊,乡亲们,都过来看看,这就是几十年以前,把我们的部族拯救下来的恩人啊……”精卫眨了眨眼睛,看到那正是当年拜伏下来的一位人族,此刻却已经白发苍苍。

    凡人的一生,总是短暂。

    六千年,又是多么漫长的时间呢?

    少女还不清楚,只是抬眸看向神庙,看到了那修建得简朴却足够地高的建筑立面,一侧是微笑着的温柔女子,摇曳着飘带,而中间是莫名熟悉的年轻道人,一只手扶着剑,噙着温暖微笑。

    当年那救助苍生所用过的黄色庆云盘旋环绕在那道人身边。

    其上承载苍生。

    上托浊气,下压群海。

    诛邪不轻,苍生不坠。

    袅袅烟气升腾而起。

    丝丝缕缕因果,循着生死而转动。

    ……

    “咳咳咳……”

    卫渊捂着胸口,嘴角渗出了淡淡的血腥味道——

    因果。

    他直接送出了相当一大股因果之力,帮助后土能够精准地拯救那些人,顺便代替后土承担因果的反噬。

    承担众生命格改变,承担着过去不知道多少性命活下来这个巨大变化,浊世的因果道果似乎无法承担这一类的选择,卫渊感觉到自己受到了不少的冲击。

    不过,这也是提前有所预料的,是在他预估之中的。

    就浊世因果那道果。

    也就只能承担一下背后坑人带来的因果反噬。

    救人?

    不可能,完全不可能!

    既然知道了过去那四海搅动,可能会让许许多多的人妻离子散,家破人亡,那么他就决不能当做没有看到,绝不可能当做是不知道这件事情,无论是夫子,老师,还是玄奘,都不曾教过他这些。

    会反噬力量?

    会导致根基一定程度上受损。

    确实如此。

    可是啊……

    力量,难道不正是为了拯救才去修行的吗?!

    当年的少年道人噙着微笑,背后是黄天的烈焰,那正是卫渊学到的真正意义上的第一课。

    不过,现在该做其他事情了。

    卫渊擦了擦嘴角的鲜血,面不改色地把因果的反噬压制住。

    他自身的因果之力受到了反噬,但是他的过去里,这样的情况实在是太多了,再说了,反正现在用的是浊世因果的道果道体,他自己的根基是否短暂受伤,对他的战斗能力没有干扰。

    大不了不周山的大逼兜当头打下去。

    还不行的话就换盘古真人,大斧头削下去。

    大斧之下,众生平等。

    卫渊拂袖,将昆仑墟偏殿,三首国战士在内的诸多真灵收入了袖里乾坤当中,而后神色平淡,走到了已经在无数次的因果窥探当中看到的画面之前,看到了那一座山岩,看到了那岩壁之下,仍旧是枯瘦的断裂手掌。

    似乎是恰到好处。

    也似乎是伏羲专门作出了计算。

    找到了天机的节点。

    当道人走到这里的时候,这巨大的封印也似乎是走到了自己的极限,出现了剧烈的晃动和坍塌,原本停留在这里的引力,也因为天机八卦的崩解而湮灭,万物归元,一道恐怖的气息冲天而起。

    带着决然!

    带着被压抑到极限的疯狂!

    带着在这极限的压抑之后,终于得以脱困的狂喜之狂喜!

    “哈哈哈哈哈哈哈!”

    “六千年了,已经足足六千你了!”

    “终于出来了,本座终于出来了!”

    “自此之后,天下之大,再无拘束!”

    一道身影狂笑着掠出,双目微凸满是血丝,正自疯狂大笑,引动权能,忽而嗓音戛然而止,神色凝固,看到前方身穿黑色劲装,一只手扶着长剑,神色温和儒雅的青年道人,看到他鬓角黑发,隐隐夹杂白丝,双目幽深,倒影因果,让周围的环境色泽凸显,其余万物模糊化,道道因果扭曲浮现。

    仿佛此界和外界剥离。

    仿佛此界唯一,唯独自己和对方两人。

    “浊世大地之神。”

    道人嘴角一点一点勾起,带着温和的微笑。

    微微颔首,嗓音温和:

    “贫道玉虚元始。”

    “在此,等你多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