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26章 决意和隐秘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895
  第0926章 决意和隐秘

    昆仑墟——

    “昆仑墟,昆仑墟……”

    卫渊看着那一座石碑,心中豁然明悟,为何自己走上这里的时候,会看到那诸多的浑浊和破败,为什么会看到神人死去残留下来的尸骸,为何,有一部分昆仑山权能的自己,来到这里却什么都感觉不到。

    因为这里根本不是昆仑山。

    而是昆仑墟。

    哪怕是卫渊都只是隐隐约约听说过这个地方,在神话时代唯一存在的注脚,就是大羿在昆仑墟之东诛杀了神将凿齿,并且将他的兵器留在了这里……

    等等,那是后世的时期了。

    是后土那个时间段的后世,不过对于我来说那是过去。

    嗯?

    那是不是说,当年神将凿齿的神兵利器现在还在战场上扔着?

    那不是很值钱吗?

    道人的思绪下意识转偏,伸出手揉了揉眉心,把自己的思绪强行的拽回来,道:“【后】,你对昆仑墟,有什么印象吗?我对这些东西不怎么了解。”

    他属于坐火箭窜上来的十大巅峰。

    打架还凑活。

    这知识上实在是差得远。

    各种意义上的不及格。

    那边的柔美女子果然是和娲皇一样温和的性格,完全不像是卫馆主认识的几个老银币那样只会恣意嘲笑,语气柔和,回答道:“有许多的传说,但是都和昆仑脱不了干系。”

    “首先要说,元你知道为何西皇那孩子会选择昆仑吗?”

    西皇?孩子?

    卫渊嘴角抽了抽。

    突然想到了自己在上古年间记忆里雍容儒雅,高大美丽的西王母。

    难道说传说中的西王母在下山的时候都会穿内增高?

    不不不,不应当不应当。

    大家都有变化形体的手段。

    不过……卫渊往日也从来没有想过,为什么西王母会在昆仑山,他的生命全部都是在神州炎黄,对于炎黄子嗣来说,西王母这个名号,已经是和昆仑山绑定了的。

    就像是阳光会破开黑暗。

    夜晚有群星降临一样理所当然的事情。

    就和提起禹王就是治水,神农则是百草,这是烙印在族群血脉里的印象,此刻后土主动提醒,卫渊忽而察觉到了丝丝缕缕的异样——

    浑天占据有浑沌之海。

    天帝令群星升起在苍穹之上。

    哪怕是归墟之主,占有诸天万界的道路,也会被迫地和浊气的伏羲对上,而西王母,原本的名号是西皇,权能是五厉五残,和山神无关,她是选择了昆仑山。

    亦或者,占领了昆仑山?

    卫渊缓声道:“抵抗浊世的侵蚀?”

    “是,也不是。”

    【后土】回答:“昆仑山有着诸界唯一的特性,其实在清浊双界的各类地域当中,特殊的只有三个地方。”

    三个地方?

    “星空,海域,昆仑?还是说不周?”

    “不……”

    【后土】回答:“不周山只是清世的支柱,和浊世是死敌。”

    “这个算不上是清浊双界都有特殊地位的。”

    “真正的应该是,浑沌之海,昆仑之山,以及归墟之壑。”

    卫渊怔了下,道:“那群星呢?”

    柔美女子讶异,道:“星空?”

    “浑沌之海是清世和浊世的海域交界,乃是浑沌合一的状态。”

    “东海之壑,天下的水和概念流入其中,那里的水都不会增加一丝的水位,因为那里存在有通往浊世的道路,故而有‘八纮九野之水,天汉之流,莫不注之,而无增无减’的说法。”

    “而昆仑山,则是诸界唯一。”

    “这些都是原本就存在有这个世界的险地和最强的灵地。”

    “各自具有权能。”

    “有着某种程度上连十大巅峰都无法做到的特性。”

    “是这些宝地本已存在,后来有强者来到此地,占据为主,或者利用其权能,或者在此地对抗浊世,唯独那星空穹顶……”

    柔美女子的语气微顿,带着一丝丝的复杂和叹服。

    “是因为有了帝俊。”

    “故而,星河长存,映照诸天万界,凌驾于苍穹之上。”

    ……

    哧的轻响。

    高大的浊世水神身躯凝滞,动作不再动弹,那磅礴恐怖,仿佛要压碎一切的汹涌潮浪已经崩碎,其手中的兵器距离天帝的心口只是一寸距离,但是这一寸却和天堑一般,无法逾越。

    高大青年身躯颤抖:“不可能……”

    下一刻,浩瀚恐怖,无法抵御的力量。

    瞬间凿穿了青年的心口。

    将其神魂击碎。

    ……

    “是因为有了帝俊,所以才有了群星在苍穹之上……”

    卫渊喃喃自语,再度意识到了,那个和自己约战,且需要伏羲和娲皇联手才有可能压制住的男人有多恐怖。

    而且那个被压制的战斗当中,有多少可能是伏羲那家伙利用娲皇在十大巅峰当中的好人缘,让帝俊不能放开手战斗的原因?

    嗯,靠着对面对于自己老妹的好感。

    靠着娲皇团宠的身份,制衡住对面。

    自己躲在妹妹背后一个劲儿疯狂输出下黑手。

    好屑啊……

    卫渊嘴角抽了抽。

    可为什么觉得这么屑的事情,那家伙一定干得出来?

    毕竟西皇就已经号称一柄长枪打遍了太古诸神,却也需要和开明,和陆吾联手,才抵御住了帝俊的锋芒,那位天帝的实力好恐怖,而自己之后必须要和他全力一战。

    卫渊嘴角抽了下。

    会死的吧?

    一定会死的!

    没准还会被帝俊抓回天帝山养着,每天吃禹王亲手做的饭。

    用这种法子强行逼迫卫渊疯狂修行然后再和他一战。

    以后还是冷静点,苟一点,反正帝俊不知道为什么,对于【因果】这个很好用的权能嫌弃得要死,只要自己一直都用因果,那家伙以后没准就对自己没有兴趣了。

    卫渊按了按眉心,把思绪拉回来,道:

    “那么,昆仑山的特性,难道说和昆仑墟有关?”

    “是。”

    【后土】轻声道:“昆仑山的特性和东海之壑归墟不同,昆仑山诸界唯一,原因是,昆仑山是唯一一个,在清世和浊世是相互‘连接’着的神山,在清气者,为昆仑山,而浊世者,名昆仑墟。”

    “就仿佛是一个钉子,钉穿了清浊两界。”

    “故而才有了【诸界唯一】的特性。”

    “某种程度上,昆仑山,也可以称之为【两界昆仑】……甚至于可以说,这一座山本身就具备有【空间】的神话概念,而且这个概念在清气之世和浊世都可以发挥出最大效果。”

    “昆仑山,便已经可以说是一个十大巅峰级别的道果。”

    昆仑山,就是十大巅峰级别的道果?!

    昆仑山和昆仑墟是两面一体,清浊合一。

    卫渊心中闪过波涛汹涌的情绪,突然明白了,西王母恐怕有打算再靠着空间之道果更进一步的目标,所以才留在了昆仑山,浑天在尝试破开七窍;西王母欲要掌握空间唯一;天帝不断和强敌交锋,镇守星空之外。

    所有十大巅峰都在尝试更进一步。

    卫渊心中慨叹复杂。

    莫名感觉到了一种急迫的感觉。

    定了定神,而后想到了另外一个念头,昆仑山既然是清浊合一的。

    那么,如何从昆仑山抵达昆仑墟?

    卫渊思绪微顿,脑海中瞬间闪过一个名字——【开明·十天门】。

    草!

    一切都明白了!

    卫渊一瞬间隐隐有种仰天长啸的感觉。

    好奇心害死猫啊。

    开明难道说偷偷打开了十天门然后溜到昆仑墟里了?

    不,不应该,不应该……

    卫渊思绪微顿,突然记起来,开明仔足足有九个脑袋,要是说再把神魂分出来,可以直接分成十个自己,然后,直接同时探索十个昆仑墟浊世节点?

    他会这样做吗?

    这混蛋百分百会这么做的!

    那家伙当然不会一个个偷偷打开十天门去看的。

    那家伙肯定会十天门一起开!

    开明兽,兽身,大类虎,而九首——《山海经》。

    他只是长得大所以像老虎,而不是老虎,只是类虎。

    西王母,你糊涂啊!

    你怎么敢让开明兽去看十天门的?

    哪里有看着十个盒子都不往里面钻的猫啊岂可修!

    卫渊一时间无言以对,终于想明白了开明那家伙在上古和后世的性格巨大差异化的原因,照这样说,自己在之后看到的开明兽,到底是不是最初那只都两说。

    原本的开明不会已经被关起来了吧?

    “元?”

    【后土】长时间没有得到回应,疑惑询问。

    卫渊收敛思绪,道:“没什么,我只是想到了一些事情……”

    “【后】你接下来要去做什么?”

    卫渊刚刚就已经发现了,自己这信笺在和过去那个时间节点的【后土】联络上之后,就似乎是以因果固定化了这样跨越岁月的联络,无法如同他所希望的那样,可以尽情地在不停的时间点变化因果。

    可以和不同时间点的【后】保持联系。

    那样的话,完全可以根据后面时间【后】的经历,提前告诉之前的她,让她可以规避种种困境,这就相当于拿到了第一手攻略再穿越回去,简直是作弊一般的事情。

    但是这种事情似乎无法做到。

    不提那位热心的浊世因果还能替卫渊承担几次反噬。

    单单是信笺难以承受如此频繁的因果变动和时间冲击。

    倒不如说,做到现在这样的程度,已经算是奇迹。

    柔美女子遗憾道:“去了浑天的浑沌之海,那里的清浊交错,这一封信大概率会有相当长的时间没有办法动用了吧。”

    卫渊沉默。

    心中突然升起一个冲动。

    想要告诉她,让她留在原地。

    如果那样的话,是否她立刻就会出现在这个时间,出现在自己面前。

    但是这样的话,他却又说不出口。

    因果的彼端,岁月的过去,柔美女子似乎猜测到了好友打算要说些什么,噙着微笑道:“不必多说了,元啊,我们也认识了那么久,我可不会那么轻易就被你改变了想法啊。”

    “你的时代里,阿娲回去了吗?”

    卫渊缓声道:“回来了……”

    后土微笑道:“那么,如果我留下来的话,如果我不去前进的话。”

    “或许就没有阿娲的回归了。”

    “或许有很多事情,就都会不一样了,那应该不是什么好事吧?”

    卫渊张了张口。

    如果没有娲皇的话,补天失败,浊世入侵,那样的后果,不知道会有多少的生灵死去,不知道会出现多么恐怖的下场……或许,连炎黄五千载的历史都会随之彻底改写。

    “所以,不必说了。”

    后土噙着微笑颔首:“我会继续往前的。”

    “去找到阿娲,让她能回去。”

    “然后……”

    她语气温柔安宁,道人身旁,信笺上的清秀文字在虚空震动,传递了数千年前的好友讯息,卫渊仿佛看到她在自己前面,带着温和而坚定的笑容,双手捧着自己的手掌:

    “我会好好地,努力地活下来。”

    “等你在未来,来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