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25章 论道缘由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138
  第0925章 论道缘由

    博物馆的大门关着,没有什么客人。

    门框上挂着的风铃当啷当啷想着,柔和的风和夕阳,天空下面,骑着自行车的人们顺着倾斜着的坡道骑下去,少女懒洋洋地趴在桌子上,脸颊贴着桌面,像是放在桌上软趴趴下去的团子。

    “还是得回信啊……”

    少女看着外面的风景发了好一会儿呆,然后挺起身来。

    双手轻轻拍了拍脸,振奋精神。

    嗯,回信!

    哪怕是再如何地不愿意,再如何想要去南海,珏最后还是不得不接受现实,接受这个任务,拒绝了卫渊的邀请。

    一方面需要防备自己在归墟的身份暴露。

    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弄清楚昆仑发生的事情,弄清楚王母娘娘的下落。她就是为了想要借用归墟的力量寻找王母娘娘的踪迹,探寻昆仑的往事,才会在意自己归墟行走的身份。

    当然,顺带能够赚点外快就更好了。

    咳嗯,这个只是附带的,并不重要的目的。

    归墟之主家大业大,想来也不会在意自己在薅他的羊毛。

    穷道士很好养活,哪怕是再加上一个小道士或者小天女也一样。

    珏是在担心,如果自己这一次不能去昆仑墟。

    这个任务是否会交给其余成员。

    而下一次,论到自己有涉及到昆仑墟的任务,又会是多久之后?

    所以,这一次的任务,她一定要去。

    只是看了看那归墟玉符上的名号,少女眉头皱了皱眉,嗓音轻柔自言自语道:“归墟镇守貔貅?”

    “这,为什么会是貔貅的?”

    她看了看自己准备好的【狴犴】面具,颇为不解。

    “我和貔貅也不像啊……”

    她捏了捏自己的脸颊。

    软乎乎的。

    不是很明白归墟之主为什么会给自己貔貅的名号,难道说自己吞了祂的财物吗?可是明明昆仑山记载,归墟之主因为执掌有诸天万界的通道,可以说是富有四海,家底厚实,不应该如此地小气才对。

    少女把这个心思放下。

    坐在卫渊常常坐着的椅子上,拿起笔筒里面卫渊的笔,在手指上转了一下,想了想,自己这一次肯定是不能去的,不能答应卫渊,但是,直白地拒绝,又担心阿渊的性格会多想。

    要拒绝,但是也要有合理的理由。

    至于背锅的……

    少女看向那边身穿执事服,虽然帅但是屑得要死的水鬼。

    看着那边正在奋笔疾书画画的少女。

    心中心虚。

    转身提笔写信——

    ‘……博物馆总是还要有谁看顾着,否则交给伏特加娘娘和水鬼,总觉得不安心。’

    想了想,以阿渊对于水鬼的熟悉度,应该可以接受。

    但是为了以防万一,还是要提出一个问题,来引开他的注意力。

    少女沉思,落笔:

    ‘另外,我似乎已经找到了王母娘娘的踪迹。’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我似乎始终没有办法及时地找到她,似乎始终是差了一步,渊你有没有什么解决的方法?’

    在长生种的时间观念来看。

    珏就是和卫渊一起‘长大的’。

    对于他的性格了解甚至于有可能比他还要深些。

    传信,少女起身,看向那边的博物馆画师,以及水鬼,水鬼注意到少女的眼神,爽朗笑道:“老板娘,要喝点什么吗?快乐水,有常温快乐水,冰镇快乐水,以及极品樱桃快乐水!”

    少女温和笑道:“不用了……”

    她微微吸了口气,然后看着水鬼和画师,露出端庄的微笑,道:“我可能要在花店那里,培育一种新的花,不过也会偶尔过来看看博物馆的,在我不在这边的时候,这边儿就交给你了。”

    “千万,千万不要搞事情……”

    少女认真警告。

    水鬼一身裁剪贴合身体的执事服,微笑儒雅:“当然。”

    “请交给我们吧,老板娘。”

    他调配了一杯快乐水,道:“我们是在这里生活着的,博物馆对我们也有很重要的意义,老板不在的时候,我们当然也是会保护这里的,肯定不会乱来的。”

    画师奋笔疾书。

    浓眉大眼的兵魂沉声道:“赌上戚家军之名义!”

    “我定然庇护此地安危!”

    珏看了看他们,哪怕是这才稍微安心地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水鬼噙着儒雅微笑,目送着少女穿过了老街,走过花巷,在丁零当啷的轻响声中,抵达了花店,而后兵魂扬起了浓眉,水鬼一只手端着托盘,微微躬身,动作停止,画师停下了自己的画笔,悄悄竖起了耳朵。

    博物馆里一下变得安静起来。

    “一……”

    “二……”

    “三!”

    “哦耶!!!”

    死寂沉默的博物馆一下被喧嚣打破,水鬼双手猛地往后一拉,满脸爽朗的笑容:“今天老板不在家!”

    “爽!”

    画师拿着发绳把头发绑起来。

    身材矮小面容精致的少女眼底发光。

    “哼哼哼,呵……哇哈哈哈!”

    “我可以尽情画我想画的东西了!”

    “我又下水了!”

    浓眉大眼的兵魂沉默,咳嗽了一声,缓声道:“不要太过分。”

    “我在盯着你们!”

    他缓声警告了自己的朋友,然后似乎对于这两个自己嗨起来但是不会对周围产生什么恶劣影响的朋友无可奈何,叹了口气,仿佛是不忍直视这两个家伙的狂欢,最后回到了自己的屋子。

    关上门。

    动作一下变得敏捷,蹬蹬蹬地飞快奔到电脑前。

    打开,网站。

    电脑警告,危险网站。

    ×掉。

    继续浏览!

    哦嚯,刚刚好消失了好几个月的大手子画师又上传了新的作品。

    浓眉大眼的兵魂端着一杯泡了枸杞的绿茶。

    欣赏完了这位大手笔太太新上传的作品。

    哦嚯,是经典的浅NTR风格。

    浓眉大眼的兵魂噼里啪啦打字评论:“这个题材真是太棒了!”

    “夫人啊,你也不想要你的老公工作上受到影响吧?”

    外面,水鬼用高脚杯优雅地喝着快乐水。

    而后看到了群里弹出来的消息,扬起眉头,冷笑的打开网站,无视风险提醒,强行进入,看到了下面出现的评论,用嘴巴咬着高脚杯喝快乐水,伸出双手噼里啪啦打字评论。

    “尊敬的夫人,如果有人以你的丈夫的工作或者孩子的学业来威胁你,请告诉我,我会让他永远不会出现在你面前。”

    “——猎牛军团纯爱骑士,骑士编号52421”

    然后冷笑着端起快乐水。

    我纯爱战士,我什么没见过?

    一墙之隔,浓眉大眼的兵魂沉思。

    沉默许久,眼底闪过一丝诡异的光。

    缓缓伸出双手。

    “52421骑士……”

    “你也不希望你的团长今年完不成业绩吧?”

    水鬼:“……”

    ???

    还特么可以这样?

    沙发上,某位画师太太看着下面的牛头人和纯爱战士开始互撕。

    愉快地开始吃瓜。

    博物馆主不在家!

    即便是遥远彼方仍旧存在有战斗和厮杀,人间界却仍旧还处于平和当中。

    ……

    上古年代。

    昆仑墟。

    恐怖的交锋,导致了四海之中的水域发生了巨大的冲击,而在这不断翻腾,仿佛要水淹天下的水域当中,无数散发出奇异流光的水流洞开空间,瞬间在虚空中汇聚。

    化作了身材高大,面容冷峻的青年。

    一只手捂着胸口,喘息急促,面容扭曲而恐惧。

    低下头,看到下面的交锋,知道这个时候,浊气之大地仍旧还在和【后土】,以及那一名突然出现,掌握有恐怖剑术的男子交锋,祂咬了咬牙,在心中不断说服自己。

    这不能怪我!

    那名剑客太恐怖了,简直堪称剑道的十大巅峰。

    堪称剑术的极致!

    是的,我不是在逃跑,我只是为了保留有生力量!

    这不能够怪我!

    哪怕是那个共工在这里,祂一定也会选择逃跑!

    哪怕是他,也一定如此……

    祂瞬间远去万里,跨越空间,而后以更恐怖的速度朝着安全区域掠去,但是旋即察觉到了不同,看到下面的汹涌波涛,自己跨越了十万里,乃至于百万里的恐怖距离,却连一个岛屿都没有看到。

    四下宁静。

    对,明明波涛汹涌到了仿佛灭世一般的级别。

    却仍旧给人一种奇异的宁静之感。

    唯独四下星光温柔,月色流转。

    星光?!

    青年面色骤变,猛地抬头,一无所得,回头的时候,也什么都没有看到,直到他看向自己原本就正对着的方向,看到了前方如同夜色般的墨衣,看到了神色默然平淡,面容清冷的青年帝王。

    “天帝?!!”

    祂脱口而出:“不可能!”

    “你现在已经被牵制住才对!”

    “浊世天穹已经出手了,带着麾下全军出击!”

    “按照往日经验,你不可能有精力再分出手的!”

    帝俊平淡道:“牵制?”

    “是什么事情让你有了这样的错觉?”

    “是什么让你觉得。”

    “平日里看到的本座,是全力?”

    声音未曾落下,高大的持枪男子已经被磅礴星光包围,祂突而想到了之前的事情,突然想到了传闻中天帝的性格,福至心灵,高声怒吼道:“等一下,帝俊,我知道你的对手在哪里!”

    星光骤然凝滞。

    一道道星光,纤细却又凌厉,几乎已经要洞穿祂的眉眼。

    骤然止住,如同天穹洒落。

    每一道星光都代表着融化山川,蒸腾河流的恐怖高温。

    绝美震撼,却又带着恐怖的威慑力。

    男子喉结剧烈起伏,身躯僵硬,却是一动都不敢动。

    天帝平淡道:“我的对手?”

    “是,是!”

    “是你的对手……”

    高大的浊世水神嗓音隐隐颤抖,道:“他说,他曾经和你论道!”

    “论大道境界,你更胜一步!”

    “而论剑术,你比他还要略逊一筹!”

    天帝抬眸,不知道是否是错觉,浊气的水神似乎看到了眼前如同星海一般,万年都不见表情变化的天帝嘴角似乎微微勾起了一丝,而后又似乎是自己的错觉。

    帝俊平淡道:“权能,是什么?”

    “??!”

    “我问你,祂的神话概念和权能,是什么?”

    这,这怎么可能知道?!

    浊气水神心中挣扎。

    难道要说,连对方的权能概念都没有见到就抛下队友逃命了?

    不,不可能如此,否则的话以天帝的性格必然毫不犹豫杀了自己。

    祂心一横,道:“剑术!”

    “以剑术通神,以剑术演道,一剑在手,天下无可匹敌!”

    “杀伐无双!”

    “乃是最强的战斗类道果!”

    气质清冷的天神自语:“剑术,杀伐……”

    “战斗类道果。”

    浊气水神看到天帝眼眸亮起,哪怕是对手,都能够感觉得到这浊世最恐怖敌人的欣喜和期待,稍微松了口气,觉得自己性命保下来了,知道这位始终寻找对手的天帝大概率会选择寻找那人论道。

    而后看到天帝颔首,语气平淡:“不错。”

    “很好的消息,值得赞誉和赏赐。”

    “本座可额外给你一个机会。”

    星光忽而散去。

    那浊气水神面色微怔。

    他看到一柄柄由星光淬炼打造的兵器倒插于虚空,散发震荡虚空的恐怖力量。

    “你受了伤,我不占你的便宜,可任选一把兵器,亦或者全部。”

    天帝将右手背负身后,双眸闭合,平淡道:

    “本座不用权能,只出左手。”

    “七招之内,若不能杀你。”

    闭着眼睛的天帝右手背负身后,背后苍穹群星,拈起一缕鬓角黑发,而后松开,并指指着前方,嗓音平淡:

    “赦你,不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