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24章 昆仑山?错!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079
  第0924章 昆仑山?错!

    卫渊双目幽深,内里神韵暗藏,顺着因果的丝线,‘看到’了之前熟悉的那一座山,看到了层层叠叠的风景,只是旁边的山岩上,一开始是潇洒恣意的诗句,而后是狼狈不堪的血手印。

    而这一次却是干干净净的,什么都没有。

    术业有专攻,卫渊本身对于困人的理论认知,恐怕不如人间界那些专门研究如何在地图上恶心人的,数以万计的游戏工作人员十几二十年心血的智慧总和,而那些人加起来,也比不上伏羲的存在。

    “嗯?出来了?”

    “还是没能困住他?”

    卫渊看到一道身影摇摇晃晃走出来。

    身上衣物干净整洁。

    正自奇怪,忽而看到祂的双目,看到祂双目茫然,面色煞白,忽而一下半跪在地上,剧烈喘息着,但是即便如此,还是靠着自身的毅力努力往出爬,往出挪移,而后右手伸出,按在了石壁上。

    阳光温暖落下来,洒落在他的脸上。

    老者的神色温和下来,他的脸色一瞬间绽放出了那种,在绝望之后终于找到光芒的,纯粹的生命欣喜感觉,那双眼睛里面的对于生命的渴望让人动容,那种喜悦让人感慨。

    “终于……”

    下一刻,一只黑色的手从背后出现,猛地抓住了他的脚踝。

    老者的面容一下变得惊恐扭曲。

    “不!”

    “不!!!”

    凄厉无比的惨叫声音,卫渊眼睁睁看着那代表着浊世大地,安静死亡的老者被生生拉扯着回去,尽管祂在剧烈挣扎,但是还是一点一点拉回了阴影帷幕当中,在地上留下了狰狞的手指划痕。

    凄厉绝望的惨叫声音不断回荡着,仿佛带着绝对的恶意。

    可是,老者本身才是代表着【恶意死亡】这个概念的存在。

    那种双目当中的恐惧让卫渊背后都生了丝丝缕缕的寒意。

    轰!

    无形的闸门落下。

    只能听得到恐惧的悲苦嚎叫传出。

    一下一下撞击着大门。

    撞击大门的频率越来越低,力量也越来越小。

    归于安静。

    卫渊背后有寒意缓缓攀升,许久,呼出一口气。

    忽然,撞击大门的声音都然巨大激烈。

    那门户猛地大开。

    一只筋骨嶙峋的手掌猛得探出,死死趴在地上。

    老者扭曲挣扎的模样出现。

    “放我走,放我走!”

    而后下一秒钟,以足以瞬间让星辰乃至于更大的星体结构直接坍塌崩毁化作白矮星级别的恐怖压力引力化作的门户猛地砸落下来,将那老者的手掌直接硬生生砸断!

    而后,一只手扣住老者的头,拉扯他的头皮,让他的眼眶瞪大,眼珠子都要突出来,一点一点拖回去,无尽的黑暗中,暗金色的竖瞳冰冷漠然,似乎回眸看了因果一眼。

    而哪怕是隔着因果,卫渊都觉得背后白毛汗都出来了,能够看得道那一个门户有多恐怖,幽深而恐怖,如同某种恐怖存在的眼睛,正在安静平和地注视着前方,卫渊深深吸了口气,竟然又有了小时候看恐怖片的感觉。

    然后看到那老者被这闸门斩下来的手。

    苍白扭曲。

    鲜血淋漓。

    透露着病态和疯狂的意味,就安静蜷缩在那石壁之下。

    渗人……

    有点恐怖。

    卫渊过了好一会儿,才重新卜算因果。

    代表着万物归葬的浊气老者此刻的状态。

    他找到了对应的因果线,然后五指握合,‘看到了’新的画面,看到了那位老者满目疯狂绝望,自身权能展开,化作了引力乱流之下的生死亡故,无数的,处于生死之中的恐怖存在在祂的国中彼此争斗,生活。

    看到大地粘稠,其中渗透出紫色癫狂的意味。

    万物之死。

    看到祂的权能爆发,污浊,彻底疯狂,让周围的一切死物,乃至于岩石,大地,石块都活了过来,被赋予了纯粹的灵性,看到这些诞生而出,不知道是生命还是说妖物怪异的存在彼此战斗,战斗之后,疯狂地交合。

    再度诞生出各种各样更为丑恶,癫狂,恐怖的妖魔。

    群魔乱舞。

    而老者蜷缩着身躯,就在最边缘处,像是面壁思过一样面对着浑天的封印,灰白色的头发垂落下来,如同枯草,一动不动,仿佛死去,因果牵连,老者似乎感受到了什么,猛地抬起头。

    一双眼睛诡异地瞪大,内部蕴含有生死的大道,却满是血丝。

    忽而怒吼:

    “不要过来,你不要过来!”

    因果之力断裂。

    卫渊捂着额头。

    因果反噬似乎有点过头,他嘴角都流出鲜血。

    对面的权能……失控了?

    也就是说,疯了?

    伏羲那家伙,到底做了什么……

    能够从饱含人间界一切扭曲地图恶意之中,花费数千年走出来的老者,最终竟然进入到了癫狂的状态,哪怕是这个状态肯定不是常态化,或许是偶尔的进入癫狂,大部分时间仍旧处于冷静。

    或许只是漫长时间里只有一次两次的特殊情况。

    甚至于在离开这种环境之后,其本身就会重新地恢复理智,恢复全盛,但是仅仅靠着先天八卦的天机流转变化组合,竟然能够将一位十大巅峰级别的存在逼迫地疯狂掉?

    如果说,那阵法的设计内部,饱含了伏羲的恶意。

    而代表着万物归葬,以安静喧嚣,丑陋可怖的死亡吞噬万物的老者,都在直视了这封印之后便陷入了心境崩溃疯狂的状态。

    那是否代表着,伏羲心中的恶意,已经纯粹恐怖到了完全无法直视。

    卫渊突然想起了之前从烛九阴那里听到的,对于伏羲的评价。

    代表着阴阳两仪当中阴的一面。

    纯粹的扭曲和黑暗。

    而娲皇,就是这黑暗当中的唯一一点光芒。

    不过,之前那个暗金色的双瞳……

    卫渊突然感觉到了什么,面色一变,回忆伏羲交给自己的那个所谓的庞大无比的封印,一点一点拆解,将自己无法看清楚的东西都拆解开,什么攻击类,筋骨类的阵法,全部都分解开,最后留在他眼前的是——

    类似于召唤阵法一样的东西。

    卫渊嘴角抽了抽,似乎明白了。

    这个封印的存在就是——把正在处于‘万法终末之地,没有时间概念’的伏羲强行召唤下来,也就是说,那位浊世的十大巅峰,这六千年来,恐怕都在浑天和后土布置下的阵法封印里,和伏羲在‘捉迷藏’。

    当然阵法是有极限的,哪怕是伏羲始终处于那种万法终末之地状态,也不可能抵达那里太久,这个阵法的发作方式大概率是,过个几十年几百年出现一两次。

    不过这似乎更恐怖了。

    间隔时间随机的大逃杀游戏?

    以为活下来了。

    结果没过多久就在某个路口转角遇到了灿烂微笑拎着大斧头的伏羲。

    心脏骤停。

    这一瞬间,卫渊心中甚至于浮现出了一种歉意。

    后有浑天之阵,前有大地之力,再加上因果的查漏补缺。

    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最后放进去一只纯黑色的道德天尊。

    关门,放天尊!

    “这六千年,你没被玩死,真的太强大了……”

    “不过伏羲现在这种状态,哪怕是借助浑天的阵法和后土留下的力量,恐怕也是没有办法把祂杀死。尽管如此,恐怕这位浊世大地,也已经被这个阵法封印还有伏羲过个几百年出现一次的大逃杀游戏折磨到了极限状态。”

    “难怪这一次感觉到反噬更重了点。”

    “伏羲那家伙,面不改色就顺手把我给阴了……”

    卫渊擦了擦嘴角的鲜血。

    被那蛇渣给利用了。

    尽管如此,卫渊还是有点难以真的生气。

    当面对的敌人是世界的恶意,是浊世的魔神。

    卑鄙!

    邪恶!

    不择手段!

    一回头突然发现,自己这边的队友比对面的敌人。

    更卑鄙,更邪恶,更他娘的不择手段!

    你那边是恶人。

    我这边直接就是恶人的救世主。

    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有种诡异的安心感。

    至少是成功把这家伙给封印了。

    总之,回去之后直接把伏羲揍一顿就可以了。

    卫渊给【后土】传讯,女子原本还担忧这浊世的十大巅峰之一无法封印,有抱有自己不顾一切进入此地,强行将其封印击杀的打算,听到卫渊说成功封印的时候,还是好好松了口气。

    “太好了……”

    卫渊道:“是啊。”

    “不过,虽然早就知道了昆仑山诸界唯一,但是中央之海居然也能够通往昆仑山,还是让我吃了一惊。”

    “嗯?昆仑山?”

    后土疑惑。

    卫渊忽而察觉到了不对,回忆自己进入这里时候看到的破败,污浊,以及来往看到的神人尸骸,之前还以为是浊气交锋导致的,此刻却突然感觉到了丝丝缕缕诡异和不同,看向那些在这偏殿当中被困住的魂魄真灵,以及其中的三首国战士,他询问道:

    “这里不是昆仑山吗?”

    而后他看到信笺上浮现出一点一点的文字。

    “渊你在昆仑山?”

    “可是,这里明明是……”

    “昆仑墟啊。”

    似乎是因为因果的问题,也或者是之前看到了那浊世大地的癫狂。

    这最后一个【墟】字,带着令人心中不安的赤红。

    !!!

    卫渊猛地回头,看到那来时的石碑,双瞳幽深,那石碑上满是裂痕,只能看到上面的昆仑二字,而第三个字却是被岁月侵蚀,被时间破坏,再也不复存在了。

    昆仑……墟?

    昆仑墟在其东,虚四方,一曰在歧舌东,为虚四方。

    羿与凿齿战于寿华之野,羿射杀之。在昆仑墟东。

    ——《山海经·海外南经卷》

    ……

    数日之前·人间界,博物馆。

    珏接到了卫渊的信。

    看到了询问自己要不要一起去一次南海。

    珏眼底意动,下意识就要答应下来。

    右手都握住了笔,几乎要在这信笺上落笔,语气轻快地回答说,当然愿意,家里有水鬼和伏特加娘娘虽然不安心,但是可以请虞姬和白素贞姑娘看着点,还有兵魂在旁边帮忙,乱不起来的。

    渊你邀请我,我当然要来啦。

    但是最后她的左手还是按住右手,艰难地把笔尖移开。

    不行啊,不行……

    珏,冷静,冷静。

    你不能耍性子。

    渊不在,你可是老板娘了。

    少女一下趴在了桌子上,发出了低低柔软的声音:

    “可是还是想去啊。”

    “呜——归墟!归墟!”

    南海之约,她当然想要去。

    不单单是那里的风景,女儿国也在海外诸国界域。

    她之前和钦原是在女儿国那里待过一段时间的。

    现在也想要故地重游一翻,看看那里的屋子怎么样,那个医馆是不是落了灰,很久没有人去。

    可是,可是她直接在归墟体系升官了。

    明明都已经努力地把自己的表现往下压了,明明已经很努力地让自己表现得很一般,但是珏万万没有料到,其余的归墟行走在某个暴力道士的不周山大逼兜2.0之下全军覆没。

    大家都不及格,所以她的六十分就很惊艳了。

    全靠同行衬托。

    于是打算在归墟摸鱼,找王母养道士,赚外快过小日子的少女发现自己稀里糊涂就升职了,而让她无法和道人一起去南海的原因却不是这一件事情,而是紧随而来的任务。

    她看向前方玉符上的文字。

    【归墟镇守考核任务·探索】

    【时代背景——大唐玄奘西行记】

    【目标——昆仑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