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23章 关于把十大巅峰关小黑屋的可能性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595
  第0923章 关于把十大巅峰关小黑屋的可能性

    那个代表着浊气大地力量的老者,掌握有万物归藏,万物归葬之力,卫渊自己清楚,之前他指点后土,以一击二,靠得是后土本身其实不弱的攻杀之力,以及自身的剑术境界。

    而之后一剑逼退了那老者。

    靠的是因果。

    强大的是命运和因果,而非是他的本体。

    以及,还得要有一位热心无私的浊世因果代替他承担反噬。

    卫渊现在逐渐明悟了,【因果】权能的强大有两个前提条件,第一个是隐藏与暗处,第二个是手中有着和对手相关联的因果,如此就可以靠着因果发挥出极大的力量。

    但是正面殴打战斗的话,也就只能够换来天帝帝俊的一句可惜。

    这根本就不是战斗型的十大巅峰。

    但是,那是面对着全盛级别的十大巅峰对手,卫渊只有隐藏在暗处,才能够发挥出因果权能的最大效果,但是现在,那家伙如果被后土的引力权能直接堵死在浑天阵法里面堵上个六千年。

    出来的时候也就是根基不稳,底蕴亏空的状态。

    如果打不过对方。

    就把对面的根基情况拉到和自己同一水平线。

    然后大嘴巴抽他丫的。

    靠着元始天尊丰富的肉搏经验将其欧拉欧拉欧拉掉。

    后土对于好友抱有足够的信任,很快便以自身的权能,按照卫渊对于阵法的理解,强行拉扯,让无数的星辰坠落砸在大地之上,引力流转,将那老者进入的位置直接给堵死,直接拉坠下了不知道多少星辰。

    引力交错,已经化作了一片任何人踏入其中。

    都会被不同的引力变化拉扯。

    相当于四面八方都有庞大的引力流,直接把人强行固定住。

    然后会在那种恐怖的引力之下令血液倒流,神魂崩碎,最终血肉都坍塌湮灭。

    卫渊慢慢有所感悟,十大巅峰之中的权能其实严格意义上没有什么所谓的强大与弱小,之所以说后土和娲皇不擅长战斗,恐怕不是说【大地之力】和【创生之法】无法战斗,而是这两位性格温柔善良。

    “现在这么样,阿渊?”

    “嗯,应该不错了。”

    天罗地网,就不相信堵不住你!

    卫渊颔首,心中自信,但是还是保持谨慎,担心十大巅峰级别的对手没有这么容易就被堵住,被自己两个联手关了小黑屋,还是决定稳一手,道:“【后】你先疗伤。”

    “我去看看。”

    他双目幽深,眼前仿佛已经出现了一条一条淡金色的因果线,指向前方,而后将因果交叠,自身直接出现在了后土留下星辰镇压之地,而后微微凝滞——

    不在!

    那老家伙,逃了!

    可恶……

    真的能跑啊这老货。

    卫渊伸出手按在虚空,眼前出现了因果,而后‘看到’那老者以万物归藏的权能,直接控制着大地分开了引力,从容踱步而出,甚至于在里面养伤还胖了两斤,神色从容,放声大笑:

    “蠢货啊,蠢货。”

    “竟然以为区区的封堵便可以懒得住本座?”

    老者神色睥睨,冷笑道:

    “我还以为有多强。”

    “原来不过只是一介莽夫,只会舞刀弄剑,再无其他的本事!”

    “十大巅峰之强,可绝不是所谓的莽夫之力,绝不仅仅是打打杀杀!”

    “且看老夫来嘲弄一翻他!”

    老者落笔在墙壁上留下了一首诗,其中有两句是:

    “痴儿愚且鲁,只识刀与剑。”

    意思是,这就是个莽夫,又没有脑子又鲁莽,就知道用刀剑对人。

    老者看了看自己的诗句,抚须大笑,拂袖而去。

    “哈哈哈哈,老夫去也!”

    卫渊额角抽了抽。

    果然,十大巅峰不是那么好收拾的。

    后土本身不擅长这个,阵法和堵门的路数都是卫渊亲自提供的。

    卫渊面无表情,取出信笺:“【后】,这阵法不行。”

    “这老银……我是说,那老者逃跑了。”

    “我再想一想怎么样变化……”

    卫渊揉了揉眉心,沉默了下,连严防死守都没有用,那试试看引导和故意的误导类型的迷阵?

    想了想,取出了特别行动组的手机,当年号称说是哪怕是在深渊海沟里面都能够有信号的,但是这里毕竟是大荒,大荒太大了,人族的基建也没有修过来。

    道人面不改色,拈一根因果,屈指一弹。

    信号满格。

    打开通讯录,卫渊一眼就看到了一个表情包。

    打开:“水猴……咳咳,水君,最近忙吗?”

    消息秒回,但是语气不客气。

    “放。”

    有屁快放。

    卫渊嘴角抽了抽,道:“听说水君你是魂类游戏的全成就收集者?”

    那边的无支祁神色微怔,没有想到这家伙居然是来找自己谈论游戏,而不是又有了什么麻烦,道:“你也要玩吗?其实我建议你可以先从简单点的魂类游戏开始,譬如黑暗之魂三,比较简单……”

    猴子一开始提起游戏便收不住嘴。

    卫渊道:“关于这类游戏的地图设计上,比较恶心人的点。”

    “有没有什么印象?”

    无支祁再度回忆起了被人间游戏设计师的恶意支配的愤怒,咬牙切齿,说出了一个个让人间无数的游戏玩家都惨死了几百次,累计起来搞不好弄死了超过上亿次玩家性命的惨痛经历和无数怨念的经典款游戏地图杀设计。

    以为是生机结果是死路。

    一不小心就要玩死人。

    吧啦吧啦吧足足谈论了一个小时才意犹未尽。

    卫渊婉拒了无支祁我带带你的邀请,然后将人间无数的游戏噩梦级别的地图设计,再加上自身的机关知识,阵法奇门,糅合在一起,想了想,又拨通了阿亮的联络方式,让阿亮加了个班,以此为原理组合起来。

    然后再度告诉了后土,让她把引力流阵法改变了下。

    卫渊眼前的因果再度乱流涌动。

    而后由大慈大悲的浊世因果之神承担。

    他微微垂眸,看向前方的因果,‘看向’过去。

    之前石壁上的文字已经消失不见,变成了一个污浊可怖的邪异黑色手印,上面还在流淌着鲜血,而封印里面,还是没有那位浊世大地之神的气息,让卫渊微微皱眉。

    以他参考了人间无数经典款地图杀的设计,外加上后土的引力之力。

    还有阿亮最终加班润色。

    同等级的十大巅峰在负伤情况下也会中招。

    这次的封印绝对能把人心态直接搞崩掉。

    外加浑天封印的干扰。

    这都能出来?

    眼前因果牵扯过去,有画面出现在卫渊面前——

    哼哧哼哧的声音里。

    衣衫残破的老者艰难地走出来,捂着胸口,一头上一次命运里完整的发髻已经破破烂烂的,眼眶发青,身上有烈焰和雷霆的痕迹,雍容的面容上满是愤怒,走出来之后,娴熟无比地避开了引力的干扰,似乎是不敢相信自己走出来了。

    看了看手,看了看周围的环境。

    突然便是放声大笑,笑得如同癫狂。

    “走出来了,走出来了!”

    “足足三千三百年啊,我终于走出来了!”

    “这是哪个神经病设出来的阵法?!”

    而后又忍不住垂泪嚎啕大哭

    又哭又笑,心态好不容易才回复,回身破口大骂,怒声咆哮:

    “卑鄙!”

    “无耻!”

    “没有想到,那该死的耍剑的就算了,连外面盛传厚德载物的后土也是如此胸怀恶意的恶人啊,可恶,知道老夫被摔下无上无下的幽暗之域多少次吗?!几十万次,几十万次啊!”

    “知道老夫以为前面是出口,一脚过去直接摔入浑天封印的杀阵里是什么心情吗?!你个臭娘们,还有那个耍剑的疯子,等着,等我出去了一定把你们都杀了!”

    恶意!

    人间游戏设计师纯纯的恶意!

    以及诸葛武侯更纯正的恶意!

    无数玩家几十亿几百亿死亡才通过的纯纯恶意阵法,这老头子靠着自身的实力,硬生生一命通关,就是磨心态磨得要死,卫渊都觉得离谱,这样都能摸出来?

    啪,似乎是愤怒至极。

    老者反手一掌按在石壁之上,浊气溢散,夹杂着神血。

    诅咒之力化作实质化,充斥着无边邪异,诸多的生灵也有偶尔路过此地,都被干扰,哪怕是具备有神血的级别,甚至于龙都无法逃脱,一一化作了血肉崩溃,真灵扭曲的邪物,创造了诸多的灾劫。

    因果消失。

    卫渊揉着眉心,终于意识到,想要把十大巅峰堵在小黑屋这件事情的难度,这毕竟是三界八荒顶尖的强者。

    这不是你想要堵就能堵住的。

    尤其是想要堵死一个掌控大地力量的十大巅峰。

    嗯,不过……

    卫渊看着那在恶意设计之下,不知道多少次被混乱的大地引力撕扯引导坠入了无上无下的幽暗之域,甚至于直接一头撞在星辰星核遭遇大爆炸,此刻看起来暴怒狼狈的老者,优哉游哉地说了一句。

    “我还是比较喜欢你之前桀骜不驯的样子。”

    目前看来,强行堵路是最没有用的,给出了安全道路借此引导到偏移的位置,是第二种选择,可哪怕是用这样的手段,用卫渊所知道的,一切磨心态的地图设计,外加引力混乱,外加混天阵法和奇门遁甲。

    也只是让那老者多吃点苦头。

    让他在封印里浪费千年的时间通关。

    卫渊揉了揉眉心,还是一点真灵遁去因果,主动联系了三十三天之上,主动联系到了太清境界。

    ……

    太清境。

    伏羲懒洋洋趴在沙发上,手里一本杂志,脸上贴着面膜。

    还贴了几片黄瓜,顺便再看着手机购物,准备再买点什么。

    眼前忽而出现了一道身影,看到了卫渊。

    伏羲:“……”

    卫渊:“……”

    环境一瞬间死寂沉默下来。

    卫渊看着伏羲。

    伏羲看着卫渊。

    啪嗒。

    一枚黄瓜从伏羲脸上摔下来。

    伏羲嘴角抽了抽,脸上浮现出灿烂明朗不加丝毫的阴霾的微笑:“啊,哈哈哈,那什么,这不是我亲爱的外甥,人族十大巅峰,玉虚元始天尊吗?这,这怎么突然来了?”

    “要,要吃黄瓜吗?”

    他僵硬地把一根啃了半截的黄瓜递过去。

    笑容灿烂。

    卫渊:“……”

    冷静,冷静。

    娲皇的亲哥哥,亲哥哥。

    还有事情得求他帮忙。

    卫渊深深吸了口气,脸上一点一点挤出微笑,道:

    “哈哈哈,这不是我亲爱的舅舅吗?”

    “没关系,我不饿,你自己吃。”

    伏羲:“???”

    疑惑。

    微怔。

    若有所思。

    而后嘴角勾起,往后一下坐下坐在了沙发上,一直手撑着下巴,把黄瓜塞到嘴里,咔嚓咔嚓的嚼着,脸上的笑容逐渐嚣张,逐渐肆无忌惮:“哟,这是有事情要求我?!”

    卫渊:“……”

    硬了硬了。

    拳头硬了。

    卫渊面不改色道:“我需要一座阵法困人。”

    “听不清听不清。”

    “这么点儿声音也想要求人办事吗?”

    伏羲小手指掏耳朵。

    卫渊声音平淡:“浊世十大,和娲皇相关。”

    伏羲的动作凝固。

    暗金色竖瞳抬起,上上下下扫视着卫渊,突而笑了下,道:“激将法?你小子什么时候学了这种法子?”

    “说吧,是什么特性?”

    伏羲蛇躯落下,狞笑道:“老子干死他!”

    卫渊微微垂眸。

    脑海仿佛浮现出了少年阿亮的模样,羽扇轻摇:‘激将法简单但是有效。’

    男人,都是经不起挑衅的生物。

    卫渊把大致情况说了一声,伏羲迅速地取出了一大堆的设计,然后疯狂开始修改,无数的天机密密麻麻地遍布在了虚空中,伏羲的声音隐隐带着些许的疯狂。

    “攻击的要!”

    “折磨类的,要!”

    “再加点损耗心态神魂的!”

    “哈哈哈,弄死你?对阿娲出手,哪儿有死这么轻松的下场?”

    道德天尊带着狞笑,疯狂奋笔疾书,嘴里说着毫无道德的语言。

    元始天尊在旁边微微俯身旁观。

    手中捧着一幅幅的天机画卷。

    道门世界名画——

    《道门天尊们在联手》

    道德?

    道德被丢了。

    伏羲最终完成了自己的设计。

    直接点在卫渊眉心,将这记忆传输给了他,道:“自己去……”

    卫渊看到那无比繁复的设计,问道:

    “好复杂,原理是什么?”

    “以你的智商,我很难和你解释清楚。”

    伏羲脸上浮现出那种欠揍的微笑,摊了摊手:“但是那家伙的智商大概率还不如你,所以肯定跑不出去,大可以放心。”

    伏羲的亲自设计吗?

    卫渊把设计图纸交给了后土。

    后土虽然疑惑,但是还是最后补充完整。

    卫渊眼前再度出现了因果的乱流,当然同样是由浊气因果残留的道果抵抗住,而后死死盯着前方,期待着伏羲的设计效果——

    伏羲的怒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