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22章 诛杀之约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650
  第0922章 诛杀之约

    温和当中却渗着冷意的语气。

    以及,比这语言当中的冷意更加渗人的剑意。

    老者瞳孔剧烈收缩。

    “又一尊十大巅峰?!”

    “怎么可能?!”

    这,这绝无可能!

    可是无论祂有多么地不肯相信,眼前这周身因果纠缠的剑客,散发出了远比先前柔美女子更为强大的剑道气机,仿佛是剑之一道的极致,只是那些因果丝线纠缠不休,看不清楚面目。

    毫无疑问,这必然是十大巅峰这个级数的对手。

    之前二打一都输了,此刻面对着这样恐怖的对手,老者毫无力战死斗之心,祂在一定程度上,执掌大地深层安静的死亡,况且,十大巅峰每一个都具有各自特殊的权能,都有各自的强大方向。

    大地之力的防御和命数,都代表着这是最难以诛杀的对手。

    卫渊的因果之身背对着后土,嗓音平静道:“后,你先疗伤,此人,交给我……”

    他抬了抬眸,似是回忆故友,似是心中隐隐不满,缓声道:“【浑天】啊【浑天】,自己杀入浊世当中,痛快便是痛快了,可却为什么,不曾将这些浊世神魔齐齐杀个干净?”

    “最后还要留下这些须尾,平添了许多麻烦。”

    “罢了,毕竟是故交一场,既然祂去世之前,还专门写了封信送出浊世给我,那么我也不能够袖手旁观,这一次,这些对手,便由本座,替他收拾干净!”

    言罢踏前半步,周身剑意越发猛烈恐怖。

    其中还掺杂有一丝丝浑天的气息,苍茫浑厚,那老者瞳孔收缩,脑海中不可遏制地回忆起了数千年前,浊世诸神和众多强者心中,那挥之不散的恐惧。

    “浑天?!!”

    是了,后土,后土和浑天有关系。

    眼前这剑客又和后土相识。

    他知道浑天临死前的信笺,难道说,那一封信就是给他的?

    老者心中的念头不断地涌动着。

    一个接着一个,不受控制地从心中喷涌而出。

    剑客,剑客,难怪说,难怪从来都不擅长用剑术的浑天,最后的战场上竟然用出了一手恐怖的剑术,而此刻祂直面了那过去的恐惧,才突然察觉到了一个让他头皮发麻的细节。

    浑天的剑术风格,和眼前这男子先前指点后土说用处的剑术。

    几乎一般无二。

    老者思绪凝滞,心中浮现出一个恐怖的想法。

    浑天的剑术,是他教的?

    他是浑天的剑术老师!

    脑海当中的念头几乎是转瞬便闪过,只觉得浑身寒意,老者周身权能瞬间爆发,不敢和有后土掠阵的剑客强行战斗,不顾自己这样的行为会导致伤势的进一步加重,强行挣脱开来,而后瞬间后退。

    后土右手一握,引力瞬间加大。

    天穹轰然鸣啸,而后光芒瞬间灿烂大放,一颗天上的星辰被强行拉扯下来,而在这过程当中,不断地坍塌,不断地收缩,导致高温爆破爆发,雷霆和烈焰的光弧在星辰的表层不断地起伏。

    在其落下的时候已经化作了一座山般的大小。

    无论是引力还是分量却都远远不是最初那一颗浩瀚星辰时可比。

    周身有着极为强盛的因果纠缠。

    而后,重重地砸落下来,将那老者退去的方向强行压住,爆发出了最后的一层波涛浪潮,后土平缓了自己的气息,看着前方不知道是以什么手段出现在这里的好友,无奈笑道:“你又再故意强撑着吓唬他。”

    “如果不是祂已经被接二连三的溃败吓破了胆子。”

    “要不是当年浑天给他们留下的阴影太过浓重,渊你刚刚虚张声势的话可吓不住他。”

    卫渊毕竟是靠着后世的因果,逆向推演,递出一剑。

    跨越了时间和岁月出招。

    对面哪怕是再如何不擅长战斗,那也是浊世的十大巅峰之一。

    他一剑险些将其枭首,已经是自身招式的境界体现。

    卫渊道:“你看出来我在吓唬他了?”

    “我还觉得,我自己装得挺像是那么回事儿的,借下浑天的名号。”

    柔美女子轻轻落地,无奈莞尔一笑:

    “什么叫做像是那么回事?若是我认识的渊,如果真的有足够把他留在这里的实力,根本就不会再多费口舌了,肯定会选择干脆利落地一剑斩首,先打死再说话。”

    卫渊挠了挠头:“……这,破绽这么大吗?”

    后土嘴角勾起笑,露出梨涡,道:

    “你以为我们已经认识了多少年啊?”

    “你现在没有办法出招太多次吧?”

    卫渊缓声道:“是,我现是在后世,隔着岁月出手,自有其限制,哪怕是我也不可能频繁动用这样的手段而不付出代价,不过,你不用担心,我既然出现在这里,那么自然有解决反噬的手段。”

    “若是方才那老头子不自量力,不肯退去。”

    “我自有办法全力出手,将他留在这里。”

    后土摇了摇头:“那样你自己也会付出代价的,不合算。”

    卫渊道:“没什么,我自有秘法。”

    大不了拿那个因果道果挡灾。

    干涉命运,强行在过去杀死一个十大巅峰的因果,了不起把另一个十大巅峰的道果弄死,反正现在的道体不是自己的,一次性搞定了两个浊世的十大巅峰道果,买一送一。

    感谢你,浊世的因果之神。

    你生得伟大,死得光荣,就和猪崽子一样,道果都能拿来抵灾。

    卫渊心中默默赞颂那位刚出生没多久就被他噶了的浊世因果。

    若是真的和后土联手,靠着后土那恐怖的引力权能把那位浊世大地留在这里,最多靠着因果反噬,承受连寻常十大巅峰都会重创的伤势,但是这又如何呢?倒不如说恰好把那道果给击碎,好让他吸收。

    不过,这种级别的因果反噬。

    恐怕没有那么简单。

    没有确定副作用的情况下,哪怕是卫渊也没有鲁茫到去这么做。

    倒不如说他认识的人那么多,也就是共工和禹王搞不好会直接想都不想直接开大……老不周都要差一点儿。

    后土看向自己以星辰砸落的方位,意有所指道:“那个方向有空间裂隙,是直接通向浑天的中央之海的外侧的,我记得那里有当年浑天布下的阵法。”

    “刚刚那家伙慌不择路进去了,我又把外面封死。”

    “一时半会,祂是出不来的。”

    “嗯,这个一时半会儿,是以你我的时间刻度来算的,大概是数百年间祂都难以突破,也有可能是没有胆量突破,毕竟刚刚才听到了浑天的名字,转眼就陷入了浑天的阵法,可能会胆战心惊地在原地等着。”

    “你不用担心。”

    女子嘴角带着一丝笑意:

    “毕竟祂似乎是比较保守,比较胆小的性格。”

    卫渊心中默默补充

    嗯,换言之,就是比较听从心的指引。

    比较从心,比较怂。

    所谓的文官之耻。

    后土伸手拂过鬓角的发梢,眼眸微微亮起,隐含期待道:

    “那么,你现在……”

    卫渊收回思绪。

    感受到因果重新平复,自己对于这过去的影响将会被抚平,无法再度存续,于是那淡金色的因果之线缓缓散开,如同漫天的晨曦,这代表着因果的重新恢复,自身的身影也在逐渐变得黯淡,变得透明。

    道人松开了手中的【因果之剑】,微笑颔首。

    “已然证道因果,莅临十大。”

    话语声中,因果已经开始散去,恢复原本的正常状态。

    道人最后‘看到了’后土眼眸亮起,看到那张鹅蛋脸上浮现出笑意。

    听到了她发自真心的恭喜。

    而后,因为扭转过去命运,小幅度干涉扭曲命运长河当中的因果创造出的,那一瞬间的干涉过去的机会已经结束了,卫渊缓缓睁开双目,周围原本涌动不休的因果乱流已经结束。

    一如过去,没有留下半点涟漪。

    卫渊感觉到自身遭遇到了巨大的冲击。

    如同是强行逆流而上,自然也要承担着因果的冲击。

    不过没关系。

    反正是伤得不是自己的根基。

    道人毫不在意,隐隐感觉到了自身的浊气道果有所粉碎,隐隐有溢散出的本源根基浮现涌动,而后被卫渊自己真正的道果吞纳,清浊二者交错会和,重新开始编制卫渊自己的功体。

    嗯,有所加速,伏羲所说的一千五百年应该消减掉了一百年。

    看起来只需要再作死十四次,就足以飞快地把浊世根基纳为己用。

    换句话说,这相当于再搞十四次类似的事情。

    就足以让浊世因果那样刚刚诞生的十大巅峰直接陨落的级别,卫渊心中提醒自己勿要再做这样的事情,不过这一次是根据因果推断,危险性在可控范围内,再加上涉及到好友的危机,这才出手。

    卫渊忽而想到一件事情,虽然说因果干涉过去的手段不能再用,但是好歹那封信剑还在,翻找出来,落笔记录:“后,你自己单独的话,不要去和那浊世的大地交锋。”

    哪怕是有浑天的阵法,后土自己的话毕竟不是擅长争斗的类型。

    而且,在浑天死后,中央之海当中的格局就已经是浊气更多了。

    后土贸然进入,恐怕有所危险。

    十大巅峰,那个因果才刚刚诞生,不在此列,但凡是成了气候的,都是极为难以杀死,尤其是那个浊世的大地似乎还涉及到了死生的力量,再加上大地的特性,本身恐怕属于十大巅峰最能活命的类型。

    信笺上很快传来了后土的回应,一如过去那样的决然:

    “可是,此等大敌决不能将他放出去。”

    卫渊抬眸看着前方,思绪涌动,脑海中浮现出一个想法:

    “我有办法。”

    “你以自己的引力权能,再拉扯星辰,将他彻底封印起来。”

    “只能以域中四大法门进入。”

    “然后借助浑天留下的阵法,直接堵死!”

    后土怔住,而后似乎明白了什么,瞪大眼睛。

    直接把重伤之躯,堵在那里不断地封印下去,难道说是打算……

    道人嘴角一点一点勾起,眉宇之间森森锐气浮现,之前靠着因果无法诛杀他,那现在就是实体了,他道:

    “我会在后世,在这里,在现在。”

    “亲自诛杀祂!”

    让他重新看到,纠缠了他六千年。

    那挥之不去的恐惧!

    彻底,杀死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