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18章 昆仑?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874
  第0918章 昆仑?

    祝融,两个祝融?!

    卫渊微怔,看着那三首男子神色仓惶恐惧,只要想一想,若是自己带着使命一路冒险一路牺牲,最后进入封印,看到的却是委托自己外出冒险的那个人。

    就像是接到了父亲的电话,听到那边父亲仓惶恐惧,要自己快跑。

    结果一回头,另外一个父亲就在自己背后站着。

    就那样安静看着自己。

    无需多言,卫渊都能够感受到这种绝望下的疯狂。

    三首男子神色凝固,忽而猛地起身,身躯有种诡异的膨胀化的趋势,身躯胀大,浅灰色的皮肤上出现了一条条扭曲的如同蟒蛇般的凸起,内部则是仿佛流淌着金色的光焰。

    而后刹那之间,金色光焰猛然扩大,爆发,让这三首男子化作了一座被无边烈焰包裹着的巨人,周围的秦军瞬间做出反应,而下一刻,这显而易见已经爆发出了比起毕方鸟威能更甚之力的巨人动作凝滞。

    卫渊右手平平伸出,按在了他中间那颗头颅的额头上。

    神色浅淡苍茫。

    “因果。”

    五指握合。

    下一刻,其身上和其余人的杀戮因果折断,和大地的接触也被折断,被浊气和祝融金焰一齐刺激而要攻击卫渊等人的动作一下凝滞,双目黯淡下去,重新安静下来。

    “……他的真灵不在这里。”

    “哪怕是以九幽权能,在浊气干扰下,现在这些情报也已经是极限了。”献检查了这位三首国战士的意识,而后挑了挑眉,看向沉思的卫渊,道:“在想什么?”

    卫渊缓声道:“……祝融,两个祝融。”

    “其中一个大概率是是假的,那么另一个是什么情况,是浊气侧的?还是说类似于浊气那边的开明所变化的祝融,亦或者说,是浊气那边的伏羲……”

    “你觉得呢?”

    献想了想,道:“根据他说的话,他是被一位祝融派遣,来到这里解决封印,却在这里看到了另一个祝融,而接下来的事情,他的记忆似乎被抹去了,也或者说,是遭遇了太过巨大的冲击而散开了。”

    “那么也就是说,至少代表着他在第二次的祝融这里遭遇了攻势。”

    “我倾向于,第二类的祝融是有问题的。”

    “因为颛顼帝曾经和祝融有关,在南海区域的浩瀚地域内的人族都是要受到祝融的庇护的,这是记录于人族典籍里面的事情,不会有假,而那句所谓的‘从来没有去过南海诸国’,应该是想要冲击这位战士的心境。”

    卫渊点了点头:“历经磨难,队友死去,这个时候终于完成了任务,抵达了目的地,心境多多少少会有一刹那不自觉的放松,这个时候,用这样的话语,足以对他的心境产生冲击,让他心神失守。”

    “……是老银币啊。”

    比伏羲……

    不,伏羲好像也能做得出这样的事情。

    卫渊扶着剑,自言自语道:“如果不是说心思深沉而且特别喜欢戏弄人心的性格,那么这样的行为,恐怕代表着他们之前遇到的敌人也不是全盛状态,没有把握在正面的交锋中不吃亏。”

    “或者说,是忌惮这些战士身上祝融的后手。”

    “比如刚刚那种金色的火焰。”

    献点了点头,道:“那火焰光明正大,祝融应该还没有坠入浊气。”

    “可是……既然祂没事。”

    “那么为什么会留在这南海区域……为什么要伪装自身的境界,然后说自己陷入沉睡当中?这些没有办法解释啊。”

    卫渊想了想,道:“其实简单,可以去找到他的真灵,就可以了。”

    他指了指眼前重新归于死寂的三首国战士。

    卫渊伸出手,因果纠缠,靠着因果推断出,自己亲自去找这位战士的魂魄真灵所在,会有一定的危险,但是危险性不是很大,完全可以接受的范围内。

    “献,你现在重伤未愈,先留在这里。”

    “我自己去就可以了。”

    卫渊卜算了因果,知道这位三首国战士的真灵被带走藏匿。

    在告诉了石夷,告诉了阿玄他们在这里稍微等待之后,卫渊五指握合,丝丝缕缕金色的因果流转而出,想了想,他一只手握着因果,一只手握着代表着空间涟漪出现的概率。

    然后双手微拢。

    两股因果直接结合在一起。

    于是,在某种不可说不可测度的力量干扰之下,一个空间裂隙恰巧出现在了这里,又恰巧和这位三首国战士的魂魄真灵所在地产生了某种玄妙的联系,恰巧通往了那里。

    一切都是基于世界规则而诞生的。

    哪怕这一件事情发生的概率其实比连续三百年每天都中特等奖的概率都要低得多的多得多,但是在某种玄妙力量的作用下。

    这件事情理所当然地发生了。

    卫渊看着前方出现的空间裂隙,道:“石夷,保护好他们。”

    他们?

    石夷若有所思,看了一眼青衫女子,回忆之前的事情。

    沉思,若有所思,顿悟。

    颔首道:“好。”

    “我会保护好他们。”

    “但是此事亦会写信告诉武安君。”

    武安君?

    卫渊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已经一脚踏入了这巧合诞生出的空间裂隙,刹那之间被传送到了极为遥远的区域,而后神眸光微垂,看到这里是一座山脉的角落,周围弥漫了灰色的深沉的雾气,涌动着让人不安的氛围。

    “……空间在这里扭曲了?”

    卫渊皱了皱眉。

    尝试了下,发现虽然这里的空间呈现出了一种极端地扭曲且混乱的状态,但是以因果为核心的他仍旧还能够靠着因果直接出现在熟悉的人面前,自己仍旧可以随时脱离,这才稍微吐出一口气。

    环顾周围。

    “没有想到,南海边陲石碑下的岛屿,居然还连着这儿。”

    “这就是那个,封印‘祝融’的地方?”

    卫渊提起长剑,缓步往前,周围因果纠缠盘旋,化作了如渊似海的防御,只要是有敌人打算攻击他,也足以攻击他,那么【击中卫渊】的果,就会被强行抹去,折断。

    也就是说,从结果论来说。

    卫渊足以免疫十大巅峰之下大部分的攻击。

    无法干扰因果,就无法击中他。

    而干扰因果,需要靠近他,就会进入那把大斧头的攻击范围。

    某种意义上来说,无解。

    卫渊很快走到了这座山的山脚上面一层,看到了那边有一座巍峨的石碑,看到了石碑上已经多出了许多裂痕,看上去充斥着破败,污浊的气机,看到上面两个古老的文字——

    “昆仑……”

    卫渊吐出一口气。

    环顾四周。

    破败,污浊,恐怖,幽深!

    这种,就仿佛是天庭坠落,昆仑湮灭之后的画面,他下意识地想到了开明的十天门,五指握了握,把那柄正在温养剑气的长安剑收回,右手一晃,多出一面黑色旗帜,同样具备有幽深的气机。

    玄黑浊世旗!

    和天之清气碎片融合,可以化作卫渊现在攻击力最强的斧钺。

    清浊两界,一视同仁。

    可谓是一斧之下,众生平等。

    疑似浊气祝融的存在。

    眼前这破败的昆仑。

    一切都让卫渊心中警铃大作,步步登上了原本是澄澈的三千玉阶,双瞳缓缓扫过这被推倒的灯柱,破碎的玉桌,甚至于隐隐看到了倒下来的一道道身影,只是似乎已经度过了漫长的时间,都已经死去,只留下法衣的痕迹。

    “总不至于,西王母她……”

    偶尔有些残留的煞气,浊气化形,想要靠近。

    被道人随手一震,这旗子散开抖落,便将其直接收入旗中,化作无形,卫渊循着因果,来到了浩瀚昆仑山上一座山腰处的行宫,看到那宫殿上面屋舍都坍塌倒下,破败不堪,看到内部影影绰绰,少说有数十个魂魄真灵,在那里游荡,却始终挣脱不出来。

    “……找到了。”

    元始天尊微微颔首。

    神识扫过周围,右手一抛,直接将手中的玄黑浊世旗抛起。

    浊世之力散开,直接庇护笼罩了这一处行宫,本来打算直接打开这个不知道谁设下的‘囚笼’,将其中的真灵放出来,但是卫渊动作微微一顿,忽而感知到了不对,有一道和他关联极大的因果出现。

    他微微一怔,右手一拉,这坍塌行宫一侧,仿佛鏖战之后废墟的地方突然咔啦啦一阵的声音,那边的废墟一下坍塌湮灭,而后一道流光刹那间飞出,直入了卫渊手中。

    那是半封信笺。

    枯败,残破,昏黄。

    上面有着一个熟悉的文字【元】!

    “这是……我当时突破,回到过去,尝试后给后土留下的信?”

    卫渊神色微凝:“怎么回事?后在之前来过这里?”

    “……是了,昆仑山万界唯一,既然从南海的边缘能进入。”

    “那么就代表着,在中央之海也能够进入这里。”

    “后土也曾经抵达这里,并且和某些强敌交手,导致了昆仑出现的浊气,还是说这里原本已经化作了某个陷阱,后土交手情急之下,离开的时候,连我的信都落下了?”

    “……太过久远,涉及十大级别,看到的东西不够多,不够清晰。”

    卫渊尝试过,只能看到隐隐约约的画面,看到后土是在和几道声音交锋,即便是昆仑这种级别的神山,也在这样的交锋当中震颤晃动,只是交锋的余波,令阵法崩碎,让宫殿都坍塌倒下。

    “过去的事情,还真的是彼此纠缠在一起。”

    “也只有十大巅峰级别才有资格加入其中……”

    卫渊看着这泛黄的信笺,只觉得周围环境破败,而对于过去的事情不了解,对于此地现在的情况也不够了解,如同陷入迷雾当中,沉思许久,神色缓和,心中做了决定,打算做一个尝试——

    他在十大之后,已经和【后土】在过去间接接触过一次。

    将这一封信交给了后土。

    也就是说,元始天尊和后土皇地祇结下了因果。

    时间之下,卫渊无法直接扭转过去的事情,因为那带来的因果太大,但是如果说是靠着交流,扭转现在的因果呢?不是卫渊改变过去,而是靠着后土的知识,一定程度上改变现在和未来的事情……

    以【因果】和【岁月】。

    靠着这一封信笺。

    来完成跨越时间的交流和询问!

    卫渊伸手握着这信笺,以因果之力落笔。

    “后,可能看得到?”

    自身道体瞬间发挥作用,无数的因果猛烈地爆发,流转,纠缠不休,而后循着时间逆转——元始天尊,功体初成,已经能小幅度干涉命运,扭转因果,更何况,这一次的尝试,既不干涉强者,也不干涉命运。

    被改变的,只有这短短的一封信笺。

    几乎是转眼。

    卫渊手中的信笺上,就出现了一个文字。

    一个仿佛跨越了数千年岁月冲刷,显得有些昏黄色却依旧娟秀的字迹,这个文字,来自于后土,来自于过去。

    “……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