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13章 预感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284
  第0913章 预感

    重逢?

    许久的时间?

    卫渊皱了皱眉,旋即意识到,水神共工乃是上古年间就存在的,一直到最近才解封而出,祂所谓认知的‘重逢’,就是在上古轩辕丘时候的事情,是自己和献失忆时期的来历。

    当时献因为回到上古,因为没有浑天信笺的庇护。

    所以受到了干扰和影响,处于失去记忆的状态。

    共工所说的,应当是那个时候的事情。

    道人颔首道:“是啊……重逢了。”

    虽然并非是你想的那样,不是如同共工所猜测的那种,自己死别,而失去自己之后,献孤独地在大荒昆仑流浪数千年后,才在现世重逢就是了。

    而是献直接从天之碎片飞出来了。

    不过解释起来有点麻烦,就先不解释了。

    俊朗男子挑了挑眉,还要再问,青衫献噙着笑意颔首,指了指旁边,道:“共工,可以过来聊一聊吗?关于烛九阴的事情,我正好还有一件事情要询问你。”

    “……”

    共工最终点头,和青衫献去了安静处。

    身材高大,两米有余,却仍旧是显得匀称的青年神灵垂眸看着前方的青衫女子,嗓音缓和道:“你骗了他?他似乎不知道你之后的经历,看来,你是想办法,让他知道了你其实当时是某种特殊状态?”

    “比如被困……”

    “比如,失忆?”

    共工语气平淡道:“本座没有兴趣做这样的掩饰,我会告诉他。”

    他转身要走,脚步突而一顿。

    瞳孔收缩,缓缓转过身,看到青衫女子垂眸,身上散发出了一缕极为隐蔽的死寂之气,那美好的面容上浮现出衰败,嘴角的笑意却一如既往,她看着自己年少之时就强大无匹的天神,主动展现出了自身的底蕴空缺,连共工的脸色都凝滞下来。

    献噙着笑意,眼眸微垂,轻声道:

    “我就要死啦……”

    “本来是想要枯坐在钟山赤水的幽泉旁边的,可是那家伙找到了我,所以……”她声音顿了顿,然后仍旧用轻快的语气道:“所以啊!”

    “至少我最后一段旅程的时候,不希望他是带着亏欠歉意来陪着我,我只希望能够和当年前往轩辕丘的旅途一样,是自由的,轻松的,所以,可以拜托你吗?”

    共工冷淡道:“无趣。”

    转身大步离去。

    背后传来青衫女子的声音:“我求你……”

    高大的水神脚步骤然一顿,似乎是怀疑自己听错了。

    素来骄傲的烛九阴,哪怕只是半身和侧面,又怎么可能会恳求他人?

    不知为何,共工眼前回忆起了故人的面庞,重逢即是离别,沉默许久。

    “本座不会为你遮掩。”

    “无论如何,这件事情我会告诉他,但是,不是现在。”

    “你还有南海之旅这一段时间的机会……”祂侧了侧眸子,看着那边的青衫女子,嗓音低沉,显而易见是最后的让步,道:“等到那个时候,本座会以留影传魂之法,将你和烛九阴的约定,将你最后那些年的经历,一一告知于他。”

    “没问题。”

    献笑着颔首,双手背负身后,垫着脚尖轻嗅花树垂落的花。

    眼眸微垂,青丝垂落腰间。

    “那时候。”

    “我应该已经死了。”

    “……哼。”

    共工拂袖,不知为何想到了当年自己和颛顼,还有共工诸部,大步离去了,不再多说什么,卫渊倚靠着玉虚宫前面的一座石碑,微微皱眉,心中不知为何浮现出疑惑。

    献为什么要把共工带走,说什么有话要单独说。

    他们两个勉强算是一个时代,可是共工之后被封印了数千年那么长,献就算也是赤水之主,双方的交情也应该少得可怜才对,有什么话是要单独说的吗?

    还是说,要避开谁?

    道人眼眸搜过,看到了背后背了一把剑的小道士阿玄,看到了因为要出发要回家而开心的凤祀羽,看到了老不周,最后注意力放在了自己身上,沉吟许久。

    是要避开我的话题?

    再加上共工之前所说的话。

    卫渊低语:“……重逢?”

    一个念头和猜测逐渐在他的心底清晰起来。

    难道说……

    过去那个,根本不是失忆的献,而是,真正那个时代的她。

    没有了浑天信笺的庇护,带来的副作用根本不是在跨越时空的时候被冲击,进入了失忆状态,而是,没有浑天信笺的庇护,和那个时代的因果太重,分量也太重的十大巅峰之一,根本无法跨越时间!

    那根本不是失忆的她!

    那就是,她。

    卫渊心中念头不断起伏,开始和过去自己的记忆印证,不断强化这个念头,到最后隐隐已经有了猜测,但是却还是没有足够的把握,等到那边共工似乎表情很是糟糕的大步走出。

    看到献已经出现,卫渊装作漫不经心道:“刚刚和共工说什么了?”

    “你们往日,似乎没有关系好到了有需要避开其他人的交流的程度吧?”

    “想知道了?”

    青衫女子双手背负身后,微微前倾,嗓音轻柔,带着笑意玩笑道:“这个可是淑女的秘密。”

    “突然就这样地探寻我的秘密,哪怕是我,也是会觉得害羞的呀。”

    眼前面容美好得惊心动魄,靠得太近。

    卫渊微微后退了半步。

    献伸出手,似乎要抚他的面颊。

    明明只那一寸的距离。

    却忽而往后面一伸手,两根白皙手指掠过道人发鬓,拈着一封信,笑吟吟道:

    “你的信笺来了。”

    将信笺递过去,献脚步轻快,去那边看着玉虚宫风景,看着花树荷塘,让甲一给她沏茶,卫渊沉默许久,仍旧不能彻底做出判断,倒不是说此刻不能说,而是他太了解献。

    若是没有足够的证据,无法把她逼迫到墙角那般再无退后。

    否则的话,她肯定还是会像是刚刚那样,轻描淡写,带着似乎有意似乎无意的玩笑,把一切都轻飘飘地揭过,不让他找到半分的把柄,莽夫被这样的手段天克。

    卫渊揉了揉眉心,暂且将这件事情压下。

    反正之后去南海之行,有的是时间来试探出来,到时候自然就能弄清楚了,不过,若是她真的不是失忆的献,而是年少时候的她,那么她之后的那数千年……

    道人垂眸,一时间哪怕是他都有种不知如何是好的感觉。

    以及浓郁的负罪感,来自于将好友抛下的负罪感。

    哪怕这件事情的根源,自己是死亡。

    卫渊沉默许久,只是叹息一声,打开了信笺,上面有熟悉的娟秀文字——

    ‘抱歉啊阿渊,这一次的南海之行,我就不去了,你定要注意安全,南海之域,火神祝融,极为强势,你不要和他硬拼,我在人间界,博物馆总是还要有谁看顾着,否则交给伏特加娘娘和水鬼,总觉得不安心。’

    ‘另外,我似乎已经找到了王母娘娘的踪迹。’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我似乎始终没有办法及时地找到她,似乎始终是差了一步,渊你有没有什么解决的方法?’

    始终差一步?

    卫渊忽而想到之前自己尝试回到过去,和【后土】有所联系时候做出的一项项努力,回信道:“若是【始终差一步】,或许是因为有类似于时间悖论或者因果悖论的状态。”

    “我刚刚好境界提升,掌握了道体……”

    卫渊动作顿了顿。

    想了想,还是把这一句忍不住炫耀的话抹去掉。

    然后用平实的语气道:“对于这样的情况,我有一种解决的方法,大概率有用,是有效果的,我给珏你留一道符箓,到时可以稍微尝试,有相当大的可能性可以突破这种困境,得以和西王母联系上。”

    只希望,她不会记着当年的手刀之仇。

    卫渊嘴角抽了抽,而后吐出一口气。

    无妨,无妨。

    我玉虚元始天尊不虚她昆仑西王母!

    对,不虚!

    卫渊抖手让那一封信件循着因果,重新回到博物馆当中,带着自己留下的元始天尊符箓,而后揉了揉眉心,迈步往前,身上的青衫道袍化作了黑红二色的劲装,长安剑握在手中,却始终不曾出鞘。

    看着毫无破绽的青衫女子,而后又看向了那边的阿玄和凤祀羽。

    看到小道士一身劲装,木簪束发,背后背着剑,很有玉虚宫的特色了。

    想了想,随手一握,灵气汇聚,化作了一把小斧头。

    别在阿玄腰侧,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

    “走吧。”

    “甲一,看家。”

    “噎鸣,盯着点那两个老爷子,不要让他们搞乐子。”

    “我不想要出去一趟回来发现,玉虚宫成了新的大乐子。”

    ……

    卫渊用之前那个归墟行走处拿来的九龙元阳玉佩,往上一抛,赤龙显化,纠缠不休,化作了一艘颇为精致玄妙的龙舟,道人踏着上面,携带着阿玄和凤祀羽,还有青衫献一并往南海之处去。

    路途上三番几次地想要找到理由打探试探。

    却一无所获。

    大荒广大,地域之大若是寻常的修士飞行,可能终其一生都无法跨越一片大域,这一艘赤龙元舟在虚空中飞速前行,跨越了一个个因果节点,相当于直接跨越了一个个空间点,以常人无法理解的速度前行。

    以极快的速度抵达了南海海域。

    卫渊方才袖袍一扫,脚下的飞舟散出流光,化作了一道道飞虹飞入了卫渊手中的赤红色玉佩当中,化作了其中的飞龙,栩栩如生,几人落下,凤祀羽环顾周围,道:“欸欸?这还没有到南海啊。”

    当然不能直接冲进去。

    现在的祝融还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小心翼翼进去还好些。

    光明正大,带着浊气的十大巅峰层次直接一头闯进去。

    那边要是以为来打架的,反手一巴掌拍过来。

    直接就开干了。

    不行不行,不能那么莽夫。

    道人看了一眼凤祀羽,后者已经开心地在这海域上玩耍着,阿玄挠了挠头,有些担心地看了她一眼,而后道:“只是,卫馆……老师,为什么我们要在这里停下来?”

    “这里离南海的边缘,还有一段距离啊。”

    “我们还能往前面再过一段距离,然后才停下来啊。”

    卫渊平淡道:“直觉。”

    “直觉?”

    “是。”

    恢复黑发的青年扶着剑,踱步于大海汪洋之上,却不起涟漪,噙着笑意,嗓音从容平淡:“此刻,此时,此地,会遇到些对我们来说,颇有意思和缘分的事情,这是缘。”

    “没有什么理由。”

    “只是我觉得,在这里停一停会有好处。”

    “会对我们之后的事情有所帮助。”

    “缘?”

    少年不解。

    那边的凤祀羽突然大喊起来,忽而,水波波涛汹涌,遥远的海域猛地涌动而起,被轰然掀开,而后是周身鳞甲滑腻,周身裹挟着狂风和雷霆的气机,一只似乎是陆地苍龙的凶兽咆哮着撞入了海域当中,而后朝着几人的方向飞来,气焰滔天,极为恐怖。

    青衫献踏前半步。

    却已经被拦住,黑衣劲装,金环马尾的青年伸出左手将她拦住。

    没有回头。

    无意的将她下意识护在身后,就像是当年那样。

    献脚步顿了顿,而后看到卫渊只是下意识的动作,双目盯着那边嘶吼的苍龙,而现在满脸紧张的阿玄才发现,这凶兽是在嘶吼和恐惧,而那阴云猛地散开,远处轰然踏步的声音整齐如一,此刻方才能知道,方才狂风雷霆的来历,并非是凶兽。

    一只身着黑甲,手持黑剑,戈矛之上,红色绸段烈烈如火的铁军。

    “这,这是……”

    阿玄瞪大。

    哗啦。

    似乎是一路追杀着这凶兽而来的军队打出了烈烈旌旗。

    【秦】!

    第二个是帅旗。

    【石】!

    刹那之间,足以和具备有了【胎化易形】相提并论的军阵气势疯狂地暴起,攀升,神州浩瀚,而岁月千古,拥有神代传奇兵团资质的,从来都不只是一位名将,轰然暴响,海域仿佛齐齐下榻,那些身穿墨甲的战士齐齐怒吼:

    “风!”

    “风!”

    “大风!”

    煞气陡然壮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