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12章 终究重逢?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346
  第0912章 终究重逢?

    白发黑衣的少女下意识道出了那个陌生的词语。

    而后皱着眉头,喃喃自语:“……孩子,是什么?”

    她现世之后,未曾和外界交流,也未曾接触过一切,对于常识和寻常概念上的知识认知极为地模糊,并不清晰,不明白其中含义,只是不知为何,觉得那混合有【人族之血,创生之力,浊气之基】三者为一的气息。

    透着一种会让作为【娲皇】的某种同源复制体的她熟悉的感觉。

    只是,那是什么……

    什么是【孩子】?

    她睁着眼眸,最终因为玉棺之上庞大可怖的逆反先天八卦级封禁,又缓缓阖目,陷入了沉睡。

    ……

    “元始天尊……不,不应该,不应该。”

    “这失传道藏里面的应该是假的。”

    张若素嘴角抽了抽,看着那卷泛黄道藏上的路数,完全和现在主流的吐纳灵气,纳入己身的法门不同,更类似于体悟天地的路数,况且还说元始天尊携带了真武大帝,直接将域外天魔之中最厉害的几个压服。

    元始天尊悲悯。

    诸天大魔愿意皈依太上无极大道。

    又有【元始天魔】的分身。

    张若素看了一眼道藏的名字,最终只是找到了泛黄的几个字,前面两个已经看不清楚了,最后三个字是《传道集》。

    应该不是他。

    老道人心中自语。

    可是又止不住想到了道人那一手因果万法的经历,还是安慰自己,自言自语道:“应当是我道门前辈,故意留下的典籍,和那家伙不同,那家伙擅长的不过是因果和一手霸道剑术,道法虽然高深,却也不能开辟‘十魔验道心,九难考修行’的上乘路数。”

    “不应当,不应当。”

    老道士俯身捡拾。

    看到了十魔九难的具体内容。

    富魔:如琼楼宝阁,画栋雕梁,珠帘绣幕,蕙帐兰房,珊瑚遍地,金玉满堂。如果见到,不可信以为真。

    贵魔,如金鞍宝马,重盖昂昂。侯封万户,使节旌幢。满门青紫,靴笏盈床。如果见到,不可信以为真。

    如果说你看到了你贼有钱,你周围很有钱,那是假的,都是假的。

    是假的哦小道士。

    来,戴好帽子,跟着祖师爷念。

    你很穷!

    你很穷!

    小钱钱都是假的!

    ???

    老道人嘴角抽了抽。

    深深地吸了口气。

    冷静,冷静。

    是巧合,一定是巧合!

    道门玉帝沉默许久,直接看向十魔的最后两个。

    女乐魔:如仙娥玉女,罗列成行,笙歌缭绕,齐举霓裳,双双红轴,争献金装。如果见到,不可信以为真。

    女色魔:如几多姝丽,艳质浓妆,兰台夜饮,玉体轻裳,滞人娇态,争要成双。如果见到,不可信以为真。

    另——若是女修,则相应颠倒。

    张若素陷入沉默。

    保证纯阳之躯纯阴之躯可以有助道心哦!

    单身狗更容易修行!

    来,跟祖师爷一起单身五千年,立地升仙。

    ……草。

    张若素胸膛剧烈起伏。

    咬紧牙关,掠过了典籍里认为可以打磨道心的十魔,翻到了考验修行的九难,而后看到了九难之首,虎目一扫,下意识开口念出来:

    “大药未成,难当寒暑,四季要衣。真气未生,尚有饥渴,三餐要食。奉道之士,所患者衣食逼迫。”

    修为不高的时候,得买衣服啊,还得吃东西,哪怕是道人呢?

    三顿饭可不能缺。

    考验修行的第一步就是买衣服和吃东西。

    贫穷可以考验道心!

    单身容易修行!

    修行第一步得吃好三顿饭,佛门不食那种对身体不好!

    吃可是九难之首啊!

    玉帝沉默许久,胸膛起伏,暗中告诫自己,冷静,冷静……

    我冷静个蛋!

    握着泛黄道藏,啪一下重重砸在地上,然后撩起衣摆,啪啪啪往上踩,狞笑着咬牙切齿:“没问题,没跑了!”

    “就是他!”

    “这混蛋,可恶!”

    “武当山三丰祖师爷的武当纯阳功是不是就是被你带跑偏的?全真一脉不可婚娶是不是也是你这卷手稿搞出来的?!我师父告诉我纯阳无极有助于道行提升是不是来源于此?”

    “贫道贫道,我总算知道贫哪儿来的了?”

    “我削死你!打死你,你个混蛋,元始天尊,我去你的天尊!”

    值守的小道士看了看祖师爷,沉默许久,默默退了出去。

    见到了上清宗林守颐老爷子要来,便即拦住,无奈道:

    “祖师爷喝大了。”

    “又在那儿骂天尊呢,要不然前辈您先喝杯茶?”

    林守颐点了点头,而后一呆:

    “等等……”

    “又?”

    ……

    卫渊徐徐吐出一口气,感知到了浊气的因果道果已经彻底地被他吞下,靠着娲皇给出的方式,可以利用周天气机来运用因果,勉强可以算是有了道体。

    抬手牵引因果,气机流转不定,比起之前更为得心应手。

    但是发挥的效果,以及加持方面,都在于破坏类的因果,可以更从容地颠倒因果,在之前自己开辟的言出法随之类的效果上没有太大的增幅,但是在折断因果,扭曲常理,创造悖论之类的特性上有了大部提升。

    而且因为道果的提升,在反天机斟查,不可测度,一算就错的因果干扰上也会有所提升和突变,这一下,哪怕是同为这个层次的对手卜算针对他,都会出现各种各样的错误,被引导到沟子里。

    只是这样的错误,恐怕不再像是过去那样的风轻云淡而合理。

    而是会出现各种爆发性的,粗暴的展开。

    譬如说如果向这样的元始天尊许愿且得到了因果反馈,大概会出现许愿自己长命百岁,结果变成了植物人躺平活了一百年的诡异,亦或者算命算出了‘会老死’,结果是‘会被老人撞死’的会老死。

    在莫测的基调上充斥着毁灭破坏诡异的风格。

    并且掌握了直接肉眼观测到诸多因果,折断因果为原理进行的【抹杀】权能,其施展方式无限接近于【十大巅峰一同否决】的抹除,只是基于因果的【抹杀】,并非是真的杀死。

    而是令对手处于无法观测无法接触无法交流的状态。

    无法和任何存在产生因果。

    但是当无论过去,未来,还是现在都无法和任何存在产生任何关联。

    偏偏自己还存在有意识。

    这是比死亡更恐怖的杀戮。

    卫渊更倾向于将其称之为【放逐】。

    拥有了折断周身所有因果,强行令自身短暂处于不沾因果当中的【防御】,其表现形式直接凌驾于佛门典籍当中描述的至高手段【净土】,只是那些只是虚构的,卫渊是真的可以处于这个状态。

    以及在不同因果节点跳跃,令敌人永远【只差一步】。

    令自身永远【恰到好处】的辅助能力。

    非常全面,极为地优秀且擅长辅助。

    除了捡钱以外,无所不能!

    对物理实力的提升……

    嗯,基本为零。

    道人满脸嫌弃。

    就和当世的帝俊一样的表情。

    这玩意儿不行啊。

    果然因果就适合背后暗搓搓来的手段。

    不过,现在对于天机卜算应该也算是有点心得了……

    卫渊若有所思,拈起鬓角黑发,满意地点了点头,果然,不提浊气的干扰,只需要自身功体提升,就可以直接屏蔽那死蛇渣的所谓‘祝福’,恢复黑发。

    卫渊把玩了下黑发,借助因果卜算了一下,此行的危险性。

    眼前所见到的任何因果都代表着赤色的烈焰冲天而起,最后金红色的光芒和浑浊的紫黑色浑在了一起,化作了滔天的魔焰,仿佛要吞噬万物,恐怖至极。

    ……这代表着,绝对的危险和死地。

    是以因果之力强行冲入祝融所在的南海,会激起来祝融的暴戾之心,然后自己和祝融直接开打,最终导致了事情导向不可控制的一面吗?不过这一幕因果当中,道人看到自己庇护住了献,还是稍微欣慰……

    至少不会让她陷入危机。

    不过,已经虚弱到了需要我来保护她了吗?

    卫渊神色略有复杂,不知道为何,又想起了那稚嫩弱小的青衫少女。

    摇了摇头,低声自语。

    那只是失去记忆的她。

    不算数的。

    嗯,只靠我自己去的话是这样,那要是带着阿玄一起去呢?

    可恶,主要是浊气伏羲那家伙把我的【落宝金钱】额度全占了。

    这再用一次【落宝金钱】,搞不好还得当出点什么去,上一次当了过去现在未来的财运,再来一次呢?当点什么?古往今来再加上未来身的情缘吗?

    还是说直接典当记忆之类的。

    不行不行,严防天道的信用诈骗。

    可恶,为什么突然感觉还是好穷……各种意义上。

    卫渊心中对于浊气伏羲的杀机再度提升,吐出一口气,再度把握因果,仍旧看到了滔天的烈焰,看到了编织的因果和烈焰的冲击,看到因为因果的存在导致了那无穷烈焰的层层崩塌,湮灭。

    但是却也多出了柔和琴音。

    一只火焰般的凤凰盘旋,令火焰变得稍微驯服。

    不再是那么地疯狂和暴躁。

    这代表着转机,虽然和祝融那家伙的一战不可避免,但是终究是多出了将祝融唤醒的可能性,多出了让祂回归人族阵营的概率,卫渊吐出一口气,决定了。

    还是要带着阿玄和凤祀羽。

    自己只是执掌因果这种不擅长正面战斗的,都能拥有【抹杀】这个级别的手段,那要是显而易见最擅长攻杀的祝融,十大巅峰级别的权能是什么?

    直接开启诸天万界的热寂灭?

    让整个世界的一切都强行将自身的能量以热的方式散发出来?

    这家伙要是坠入浊世,那清世怎么打,那家伙可以开启灭世了。

    至于娲皇,不知为何,他的因果当中表明,如果带上娲皇的话。

    会遭遇某种让他头皮发麻的事情,连祝融都顾不上的那种。

    还是克制一点,听从心的指示。

    卫渊沉思了下,取出信笺,给珏写了一封信,详细说明自己可能没有办法立刻回到博物馆,需要前往南海一叙,如果说珏方便的话,也可以一起。

    然后随手将这信笺一松。

    只有因果随行,必然送到。

    卫馆主现在的因果强盛程度就是,只要他愿意,把答题卡放在地上踩一脚都是满分的程度,因果是无所不能的!

    但是捡钱除外。

    ……

    一日后——

    玉虚宫。

    “娲皇现在还在沉睡……”

    卫渊揉了揉眉心,道:“那么,老伯,还有共工,就有劳你们了。”

    娲皇现在虚弱,哪怕是有女娲十肠的照顾,也是不行,这个时候,水神共工的缜密和不周山神的力量足以庇护住娲皇的安慰,卫渊则是带着阿玄和凤祀羽准备出发。

    “哦,对了,这一次,我们还有一位参与者。”

    变化做黑发的道人回过神指了指身后。

    青衫女子噙着笑意点头。

    “不要叫姐姐。”

    她纠正了阿玄和凤祀羽的称呼,道:“我和你老师是同辈。”

    “你该要叫我……嗯,献姨好了。”

    水神共工此刻抱着枪斜倚着青石闭目沉思,忽而皱眉,抬起头看向前方,看着了那边噙着笑意的青衫女子,微微皱眉,脑海中思绪回忆,会想到了当年人族轩辕丘,白发道人,以及……

    当时那位身着白衣红裙,面容冷淡,腰悬铃铛的少女。

    当年相遇,轩辕丘的风还很好,阳光灿烂,祂回身看的时候,就看到道人青衫广袖沉思,那少女只是腰悬铃铛拉着他袖口,步步远去。

    水神眉头舒展,带着难得温和的神色道:“是你啊?”

    “你们重逢了吗?”

    青衫女子微怔。

    卫渊正安慰阿玄,转头看向共工,疑惑不解:“什么重逢……”

    献一双暗金色的眸子示意共工保密。

    水神共工挑了挑眉,上古的水正并非是不懂得这样意思的人。

    冷静,宽宏,以及,是很有自我主见的性格。

    保密……?

    当年道人死后发生的事,少女无人所知的决然都浮现眼前。

    于是他微微后靠了下,只是再度平淡地重复了一句:

    “我问,你们这么长时间。”

    “终于重逢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