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11章 吞了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908
  第0911章 吞了

    “你……”

    献面容微怔,沉默许久后,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看着俯身伸手的白发道人,噙着笑意伸出手把手掌轻轻点在了道人掌心,至少在这一刹那,急匆匆赶过来的老山神还是驻足,不知为何,心中忽而感觉到一种悲伤。

    自碎裂的阵法里,有柔和的光流淌着倾泻下来。

    白发垂落腰间的道人伸出手,而青衣赤足的女子眼眸敛着,眼神忧伤而美好,带着笑意把自己的手轻轻放在了道人的掌心。

    哪怕只是一刹。

    而后手指灵动地跳跃般地在道人掌心只轻轻的一点,旋身背负着双手,背对着道人,黑发散开而后垂落,青衣女子微微仰了仰头道:“还真是会耍赖啊。”

    “原来道门天尊都是这样又鲁莽又耍赖还不听别人说话的吗?”

    卫渊本来打算要说,我自个儿的事情不要污蔑到我道门全体天尊上。

    忽而一滞,想到了剩下那两位。

    一个是靠着直接击穿道德底线视线人人道德比拟天尊的道德天尊。

    一个是完全没有灵宝因为种种原因成为了蝉联大荒五千年乐子人排行榜第一名的灵宝天尊。

    沉默许久。

    可恶,

    完全,完全无法反驳啊!

    “噗哈哈哈哈,没有办法反驳了吧?”

    青衫女子旋身看他,眼角仍旧是正红色的眼影,明朗大方,笑着上上下下打量了下,忽而道:“不过,你现在的实力,连道体都没有凝聚,哪怕是抵达了十大巅峰的境界,也只是十大巅峰最弱的级别。”

    “如果说十大巅峰存在有下限的话。”

    “那你就可以被叫做这个下限了。”

    女子眼底噙着考量。

    我从未见过如你一般弱的十大巅峰。

    卫渊嘴角抽了抽。

    “啊对对对,所以钟山赤水之主有没有什么法子?”

    他随手掏出了一团流光,旁边被唤来收拾刚刚道人破门而入惨状的老山神不知为何只觉得心惊肉跳,感觉到自身的因果和命数有不受控制朝着那边靠拢过去的趋势,有种因果逆着变化的慌乱感。

    献瞪大眼睛:“这是……”

    卫渊随意道:“这个啊,我把浊世的十大巅峰因果杀了。”

    “留下了就是这个。”

    献眸子瞪大,一瞬间有怔住和失神的感觉。

    ???

    杀了浊世的【因果】?

    浊世因果诞生需要有万年的时间,乃至于数万年,哪怕是有其余的力量加快这个步骤,减少消耗的时间,整体的过程是不会有所变化的,也就是说,凝聚万年浊气大道烙印的过程仍旧存在。

    那相当于初步成型的道体。

    也就是说,眼前的白发道人在初步踏足十大,不曾有功体的情况下,在浊世的主场,将浊世的因果硬生生击毙,并且强行掠去其十大巅峰的道果,而后从容离开?

    这般实力……

    献眸光微有讶异,面不改色道:“……理该如此。”

    “倒也是没有给十大巅峰丢人。”

    旁边的老山神听得额角抽搐,眼中出现茫然之色。

    等等?

    等下等下,什么时候十大巅峰的入场券是亲手格杀一名同级别对手的?这……这个时代已经这么恐怖了吗?尊主您怎么能面不改色地说出这样的话?

    青衫献白皙手掌握拳抵着下巴,咳嗽了声,示意那老山神勿要多言。

    而后看着眼前道人,沉吟了会儿,突然道:“既要帮忙,为何来找我,不找我那半身,烛照九幽之龙?”

    当然是因为那家伙又没有事,根基好得要死。

    白发道人面不改色:“那家伙不靠谱。”

    “说话又冷冰冰的,性格还别扭,小气又记仇。”

    “还是献你更可靠!”

    青衫女子面容古怪。

    憋着笑,指了指那边的老山神,道:

    “嗯,我当年年少的时候,来到这里做赤水之主,这边山野诸神很多,而且是蛮荒时代,当时候烛九阴他亲自过来搬来了一座钟山砸下来,又将之前挑衅于我的山神水神惩处许多。”

    “且留下了一位心腹……”

    白发道人:“……”

    问,

    当我说一个表面上大方实则小心眼的朋友的坏话被他的线人听到了怎么办?急!

    白发道人面不改色道:“烛九阴是光明正大心胸开阔从不记仇的。”

    “想来也不会在意我这三言两语。”

    青衫女子忍不住大笑,无奈起身,道:“好啦,你有这个的话,我恰好知道一种方法,可以让你有限度利用此物,勉强能够发挥出具备有道体的实力,至少,不会让你的因果无法干扰同级别对手。”

    她指着那一枚道果,嗓音温和将这法门徐徐道出。

    卫渊凝心细听,恍然大悟之时,隐隐能够猜测,这个恐怕正是当年烛九阴被伏羲坑了,阴阳清浊分开的时候,祂为了破开伏羲那家伙的手段而准备的法门,对于自己这样的情况,同样适用。

    卫渊手指托着此物,回忆领悟方才青衫女子说的话。

    后者坐在青石之上,一只手撑着下巴,看着闭目修行的道人,忽儿开开道:“若是我方才还是拒绝,还是不肯答应,你会怎么做?”

    正在思索这法门的道人下意识开口,不假思索道:

    “打晕,捆了,扛走去玉虚宫。”

    然后直接交给娲皇。

    他话已出口才惊觉自己说错了话,面容僵硬,一点一点转头,却看到那青衫女子并没有恼怒,只是忍不住放声大笑,眉眼轮廓都带着丝明朗大方,美好灿烂的笑意。

    最后似是笑得累了,坐在那里眼眸微垂,只袅袅低语一声:

    “可惜了。”

    ……

    清浊分界,界域之处。

    烛照九幽之龙漠然俯瞰着下方恐怖战场之上伫立着的十座青铜天门,镇封着诸多尸骸和浊气的风暴,祂在这里监控着【开明】,而后似乎‘听到’了什么。

    无言冷笑一下。

    虚空中伸出爪子,在玉书之上落笔,写了一横。

    沉默了下。

    哗啦一下,直接动用法术,玉书上密密麻麻一下多出了大片大片的文字,全部都是【正】字,比起之前,直接写满了一本,烛照九幽之龙微微颔首,再度将这写满了的玉书收起来。

    而后虚空中出现了新的一本空白玉书。

    这才轻描淡写在上面又画了一横。

    本座心胸宽广。

    积累足够了之后,再一并清算!

    ……

    龙虎山·天师府。

    张若素又安抚了一翻阿玄之后,火烧屁股一般回了龙虎山,回来之后,也不说什么话,只是一头冲进去了道藏典籍之处,寻找到了之前曾经和卫渊所说【参天地之造化】对应劫难的那本书。

    “……果然,十魔九难,道者之劫。”

    “大多都是考验非武力的部分,考验的是求道之心坚固与否。”

    “非力量所能比拟,与其说是劫,倒不如说其实是在警醒修道者,让修行者一颗心能够澄澈无瑕,不为外物所动,故而可以独参天地大道,道行便可日渐提升。”

    藏书阁里,老道人翻看完这许多的道藏,浑身灰扑扑的,却只觉得心中的疑惑消除了许多,对于参天地大道,以及对于自我心境的修行有所领悟,感慨低语:“不愧是我,道门,不,道家真修的路子啊……”

    “和如今掠夺灵气入体,引来雷劫的方法截然不同。”

    “天之道,损有余以补不足。”

    “人之道,损不足以奉有余。”

    “古来如此啊,古来如此……”

    “我且看看着十魔九难之考,道人心中之劫来源于谁。”

    张若素翻看前方,神色微微凝滞,大脑一片空白:

    “元始天尊……降伏诸魔,令其考验修道者内心心性?!”

    “元始天尊……”

    回忆先前那白发道人也听到了参天地之造化而非夺天地之造化的劝告,回忆自己之前在玉虚宫曾经和那白发道人提起这十魔九难。

    却又未曾说出十魔九难真正内容。

    回忆李太白,道祖,释迦自过去而来赴约。

    眼前仿佛又出现了那道人双眸温和垂落,观看溪流和微风如见到了岁月和因果,真正淡漠从容,大能气机,仿佛执掌之间便可以把握三千因果和无数岁月。

    一时间头皮发麻。

    哗啦一下这本书落在地上。

    “元始……天尊!”

    ……

    卫渊明悟了烛九阴创造的那个法门,看着眼前的浊气道果,若有所思——是利用清气压制浊气,再以自我强行容纳浊世道果,于此便可以将其当做一法门神通调动运用,虽然无法和彻底容纳浊世道体的状态相比。

    但是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做到具备道体这个级别的大神通。

    卫渊看了看这东西。

    双眸幽深,看到了一条条因果,诸多的修炼这一法门的方法,以及对应的成功概率,需要花费的时间,需要消耗的经历,以及其中对应的副作用,并且在其中筛选。

    有的使用这一法门的方法稳妥有效但是耗时间。

    有的虽然迅速,虽然立刻就可以使用,但是却也具备有诸多副作用。

    存在被浊气侵蚀的可能性。

    得不偿失。

    最终卫渊找到了一种最适合自己的方法。

    既不耗时间,又能短暂提升实力,副作用和后遗症在可控范围之内,就是这事情有点让他无言以对的沉默,左右悄悄看了一眼,注意到没有人发现,然后拈起那道果,克服了心理障碍,像是吃零食一样。

    我抛!

    我接!

    直接一口把这东西给吞了。

    以厨子的方法!

    而后双眸微敛,运转娲皇之前所告知的三种方法之一,是以烛九阴的法门为基础,以娲皇告知的聚天地之灵韵为我所用的法门为延伸,两相组合,让卫渊自我成为功体的核心。

    献看着那白发道人直接吞了道果,神色一滞。

    因为实力问题来不及阻止,只是面容凝滞,脑海里不受控制地浮现出了一个又一个的念头——

    你在做什么?

    你把这个当做什么了?

    这就是厨子的本能吗?

    那个是可以吃的吗?

    而后下一刻,道人神色缓和,气机瞬间幽深,有着磅礴恐怖的因果瞬间汇聚起来,旋即以娲皇交给他的一缕创生之力为核心开始固定在了那道人身边,让其气息迅速地变得厚重下来,编织因果,构筑虚幻道体。

    因果纠缠,似乎是气机所染。

    原本的白发重新化作了黑发。

    眉心出现代表着扭曲因果的一道竖痕。

    ……

    与此同时·一座玉棺当中。

    躺着面容苍白精致,身穿黑裙,一头白发的少女。

    其面容和神态与娲皇近乎于一般无二。

    只是安静沉睡,双手叠放在腹部,气息平缓幽深,也不知道沉睡了多久,而这沉睡了漫长岁月的过程,今日终于被打断。

    似乎是受到遥远时空,人族之血,创生之力和至纯浊气联系在一起的反应刺激。

    原本紧闭着双眼的白发少女,缓缓睁开了眼睛。

    不知言语,不知动作,只是在那里安静躺着,许久后——

    疑惑自语:

    “……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