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09章 文官开门法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5389
  第0909章 文官开门法

    狂暴的火焰在天地之间呼啸盘旋着,卫渊‘看着’眼前的画面,松开了右手,让手指上缠绕着的火焰,让那一道火光流转,消散在了这因果牵连而出的过去画面当中,让这一幅画面越发清晰,真实。

    如此恐怖的火光,是阿玄幼年时候曾经展现出的力量。

    一条条足以毁灭大地,焚烧江河,让山川都被融化烧铸成琉璃状态的火龙在长空中环绕盘旋,足足有上千道之多,显得极为恢弘,恐怖,哪怕是其中一枚鳞片的大小都足有一个足球场那么大,汇聚一起,正是上古蛮荒时期的神话禁制。

    无视的烈焰盘旋环绕当中,是一位身穿赤色和黑色两种颜色衣物。

    气质温和的青年,眉心火焰痕迹几乎要化作金红色,盘坐于虚空,抚手弹琴,琴音清越,令火龙之势越发浩瀚苍茫,几乎要焚毁天地,而青年气质温和,正是太子长琴。

    一只火焰凤凰盘旋身边,化作了身着红衣,眉目却清冷温和的少女。

    ‘阿玄……还有凤祀羽。’

    ‘这……恐怖的实力,全面揭开禁制之后,太子长琴爆发的实力,几乎可以和昆仑山庚辰相提并论,太子长琴,凤凰一脉的皇族联手,或许只是稍弱于昆仑庚辰和天女女魃的组合……’

    ‘看起来是已经经历过漫长战斗了,气机不够平缓’

    卫渊颇为感慨。

    上古蛮荒时代,隐藏的强者真的不少啊。

    如此实力,联手稳居十大巅峰之下第一阶梯,也是……十大巅峰的门槛难以逾越,任由无数的强者天资横溢,奇遇连连,也都只是困顿于这个门口,不能更进一步。

    这就是阿玄潜藏最大的因果吗?

    如此强大的太子长琴,是怎么变成了现在的阿玄的,失去记忆失去力量?

    卫渊疑惑,忽而感觉到眉心一股炙热之气爆发。

    仿佛连他都要被压制被焚烧,哪怕只是旁观过去的因果,都有种要被彻底焚烧为灰烬的感觉,让他瞳孔骤然收缩,周围的因果浮现,折断,扭曲,其中真切存在了——【元始天尊窥伺因果为天火所焚】的果。

    虽然虚弱淡薄。

    但是这个结果的可能性,真实存在!

    这是……

    哗啦声中,磅礴无尽的火龙盘旋,尽数被洞穿,一只手直接点在了太子长琴的眉心,让那青年双瞳失神,无尽烈焰熄灭,直接陨落,而后凤祀羽也在转眼当中遭遇了如此的劫难。

    只是此身已陨落,真灵却被护住。

    身着红衣神色冷淡的青年立于诸火环绕当中。

    仿佛烈焰当中的霸主,诸多火焰的君王,寂灭的化身。

    “……祝融。”

    白发道人咬着牙关,不敢置信却又理所当然地缓缓道出了这个名字,心中反倒是冷静许多,看着这过去的画面,那位火中霸主,代表着【寂灭】这种极端恐怖权能的火神垂眸,不知道俯瞰什么。

    突而抬起头,看向前方,缓声道:“元始天尊。”

    “照顾好他们……”

    “不要来南海。”

    !!!

    无边烈焰撕扯,并非是点燃万物,而是以极端霸道的方式令诸天万物都主动释放出自己内部的能量,并且是以【热能】的方式完成这一步,于是无边烈焰轰然炸开,而释放完烈焰后的万物,只残留尸骸。

    因果画面破碎消失。

    白发道人闭目许久,缓缓睁开双眼,原本平淡的双眸隐隐发红,一双眸子,只是在因果出现的天机当中‘看到了’火神祝融,就受到了相当恐怖的伤势,如果说是凡人或者说之前他的道行,只是窥伺火神的过去,就将会被重创乃至于击杀。

    卫渊回忆火神祝融所说的话,徐徐吐出一口气。

    “祝融没有直接跨越过去交流的权能,是靠着卜算或者预感之类的手段,确认了,或者说‘看到了’未来我会窥测这一段因果,所以在过去做出了警告吗?”

    “这家伙到底是经历了什么……”

    卫渊只觉得南海之中仿佛蒙上了一层阴影,看不真切,也不能不去。

    祝融为何要对阿玄和凤祀羽的前世出手。

    又为何要护住他们的真灵,让其中的一个转世于南海的羽民国,一个落入了人族当中,若是祝融当真是背弃了这个世界,选择了浊世,那么他完全不必要这样做,更不必说专门提醒一句不要来。

    卫渊徐徐吐出一口气,心中思绪起伏。

    不过,祝融都这样说了,光明正大去肯定不好。

    只好悄悄得去了。

    无论如何,南海肯定去。

    他可不是祝融说上一句,就老老实实地听话的性格。

    某南山之竹摸着下巴,思考着怎么样才能把南墙给直接捅穿。

    不过可能要足够谨慎,足够小心防备。

    卫渊缓步走出门,感知到真灵异动,抬眸看到前面正对着玉虚宫的青石之上,高大俊朗的水神盘腿而坐,那一柄长枪就倒插在地面上,散发出了磅礴浩瀚的水流。

    “卫渊?”

    在这里十日,水神共工也已经知道了当年那轩辕丘道人的真实身份。

    白发道人点了点头。

    水神共工踏步下来,抬手拔起了长枪,神色冷淡颔首道:

    “打一架。”

    ???

    你有病?

    白发道人嘴角抽了抽,脱口而出道:“就算当时你封印的时候我把送你的菜又提了回来,你也不必这样记仇吧?”

    噎鸣沉默,选择性地转过身去。

    我什么都没听到。

    共工缓声道:“本座并不是如此记仇之人,只是打算试试看元始天尊的成色,看看经历了许多的历练走到这一步的你,和当时在人间界时候的你,有多少的成长。”

    “另外,如果不是你提醒,本座也已经忘记了当时你说要送我菜却提着走了的事情。”

    白发道人期待道:“所以现在?”

    水神共工神色冷淡,长枪已经递出,波涛浩瀚无穷:

    “打两次。”

    ……

    归墟当中。

    少年模样的归墟之主神色平淡,伪装着自己就是普通的归墟镇守一样,提出了建议,要让名为【双玉】的归墟行走成为归墟镇守之一,这件事情当然就像是自己举报自己一样,只是走个流程。

    但是流程也要走走。

    只是这件事情毫无疑问引来了部分不知道这少年身份的归墟镇守的反对。

    “我不同意!”

    一名身材高大,隐隐如同山岳般的中年男子猛地站起来,一双杂草般的眉毛皱起,道:“除去了那四位核心的大人,我等归墟镇守原本就只有三十二人,哪怕是在之前,在人间执行任务的时候,有所损失。”

    “也不能这么慌不择时!”

    “竟然让一个区区执行了两次任务的新人,直接成为归墟镇守!”

    “这是何等荒唐可笑的事情!”

    神色冷淡的少年归墟之主道:“若我一定要举荐她呢?”

    壮汉冰冷地看着这个化作一名归墟镇守的少年,道:“那样的话,本座也就只好,上禀尊主,让他老人家,前来定夺!”

    有年老资历够高的归墟镇守沉默,脑海中下意识闪过一句话。

    堂下何人。

    竟敢状告本官?!

    归墟之主淡笑一声,道:“那就以事实说话罢,这便是我举荐她的理由……”他抬手弹出一道流光,其中忽然浮现出画面,正是珏之前在不周山的经历,但是珏在交出去这一段经历的时候有做部分美化和干扰。

    于是这些归墟镇守看到那红衣高马尾,右手持刀的少女平淡前行。

    击溃了玉虚传人。

    然后从容不迫地自水神共工,不周山神,乃至于一位散发出玄妙气机的白衣少女三者封锁之中从容而去,最后似乎还以手按在了那少女头顶,仿佛劲气一吐便可击杀敌人。

    却又不曾如此,只是如风随心,飘然而去。

    在这众多敌人当中,那一张狴犴面具冰冷而威严,透着看破人心的从容冷淡,令人心中不由一悸,也令那飘然而去的气质越是轻灵冷淡。

    这个瞬间,归墟镇守们都沉默了。

    归墟之主很满意其余人的反应,平淡道:“如何?”

    最终的结果,归墟镇守们以极为高的赞同比,认可这位新的成员成为归墟镇守之一,成为凌驾于归墟行走之上的中层成员,归墟之主以少年镇守的模样恭敬道:“那么,请尊主定夺其名号。”

    而后再以真灵扩大,回到归墟之主的立场身份。

    以浩大苍茫,遥远空旷的真灵烙印回应自己的请求:“认可。”

    “其名为……”

    这时候,祂本来想要顺势以少女脸上带着的狴犴面具为名号。

    却不知为何,眼前闪过了那清冷少女以不符合自己的气质说的话。

    ‘我要钱!’

    ‘那你要买回去吗?’

    ‘一百万!’

    心中一痛,道:“……代号,貔貅!”

    貔貅能吞万物而不出,纳食四方只进不出,可招财聚宝。

    贪财!

    ……

    “嘶嘶嘶……”

    “共工那斯,下手真黑啊,差一点被他戳成了马蜂窝。”

    卫渊捂着自己的额头,身上多处了些许的伤口,作为一个十大巅峰地板砖,和原本是十大巅峰中间阶梯的领头羊,但是很可惜根基受损的共工打了一架。

    终于明白了功体的重要性。

    自己的因果,对于十大之下效果杠杠的。

    可是对上十大巅峰,那效果几乎被免疫掉了百分之九十,共工不肯让道人牵扯因果,卫渊也不敢让共工完成蓄势,当年一拨儿蓄势连十大巅峰第一阶梯的老不周都得倒,何况是现在的卫渊。

    于是最后演变成了贴身近战,飞速短打。

    在外面搅动四海之水好好打了一架,最后又飞到星空上互殴。

    最终证明,现在的共工还是比十大巅峰的地板砖要强。

    白发道人狼狈不堪,最后主动认输,无可奈何。

    “唉……真是厉害。”

    “……”

    水神共工冷淡不言,转身离开,浑身无伤气机完善。

    只是左眼乌青一片。

    刚刚那白发道人死命了出手,完全不打算胜,奔着就是输就输了,输了也得来一下才不亏的莽夫心态,最终共工坐在青石上,陷入了沉思,那边老不周和倏帝互相捂着嘴,疯狂憋笑。

    共工看了他们一眼,没有说话,只是沉思。

    明明是自己赢了。

    为什么有种输了的感觉?

    赢了,但是没有完全赢。

    ……

    “伤势上,没有什么问题……那么,老师你之后要做什么?”

    噎鸣询问那换了一身道袍的青年,卫渊道:“终究还是要去一次南海,不过在这之前,我还有一件事情要去做,嗯,对了,你师兄的修行,你稍微看顾一下。”

    “……是。”

    噎鸣沉默了下,看了一眼那边十四五岁的小道士,觉得自己辈分奇妙的变低了,不过想想,祝融的嫡子转世,也足够资格了,缓声道:“那么,要教导师兄什么法门?”

    阿玄恢复了情绪,眼底浮现出期待。

    元始天尊啊!

    这个可是道门天尊欸!

    嫡传!

    哪怕是他都心中浮现出期待,会是什么呢?上等食气术,还是说诸如《元始天尊说生天得道真经》之类的道法?

    白发道人摸了摸下巴,看了看阿玄,道:

    “先教锻体真诀,学会步法。”

    “另外把掌法专精和剑法专精学上来。”

    “顺便兼修一下大斧头。”

    阿玄:“???(⊙x⊙;)”

    呆滞中……

    不是,元始天尊啊,玉虚宫嫡传啊……

    剑掌双绝,肉身成圣?

    外加一手上乘斧法?

    噎鸣:“……是。”

    卫渊宽慰了下两位弟子,然后离开了玉虚宫,聚则成形散则成气,顺手拈了一缕因果,未曾直去九幽,而是来到了赤水河畔,忽而想起自己当年在轩辕丘的时候,曾经和失去记忆的献说过这里的鱼肉和虾都极为鲜美,不可不尝。

    “还真是……物是人非啊。”

    卫渊叹了口气,右手一扫。

    拈起一缕因果。

    旋即就有鱼虾自然而然,循着因果飞起来,飞入手中编织的因果之篮里,不可逃脱,无法离去,此为命数,便是因果,终究难逃,一身青衫,玉簪白发,一手提着礼物,迈步循着赤水长河而行。

    “这位先生,是来寻赤水尊主的吗?”

    有苍老和煦的声音询问,白发道人抬眸,看到那边一位身高不高,神色和煦的老者,拄着拐杖,道:“是,阁下是……”

    “呵,老朽为这赤水河主当年救下,不过是附近山神。”

    “先前尊主就说,近来不再见客,阁下还是请回吧。”

    “不再见客?”

    白发道人喃喃自语。

    赤水幻境之内,千山重叠之障下,一处幽谷,一汪清泉,青衣女子神色温和,难得没有了往日的明朗大方,只是看着幽谷,听到外面的老者和道人的交谈,当听到那道人说道:“既如此,那劳烦给下把这个拿着。”

    “这是……”

    “哦,这是我来的时候带来的礼物,颇为难得,可要拿好了,可不要落了灰。”

    “呵呵,定然,定然。”

    女子闭着双目,神色安然平和。

    一座石壁内外,便是两重景致,一个离去一个在此。

    就是如此落幕,倒也不错。

    她心如止水,不染波澜,不再在意,如同这山泉,归于一片寂静,最终连那静水流深也将不复存在,最后的时间,心念也已经了结了,无悲无喜,也就不需要见面了,就如此安静结束,也不失为一件好事,只是不知为何,她又忽然想起当年从天而降扫除凶兽的身影。

    可是那也已经是六千余年前的事情了……

    她神色不可遏制温和落寞了下。

    就在这个时候,外面突然轰然暴响,那层层叠嶂的封印,瞬间崩碎!

    来自于外界的狂风恣无忌惮,带着自不周山上吹拂而来的清冷涌入此间寂静,将这里的死寂和灰尘,霸道而张杨的一扫而空!

    流光倾斜而入。

    整个内部突然明亮起来。

    女子猛地睁开眼睛,双眸瞪大。

    “啊,这,大人大人你这是……你不是要走了,让小老儿拿好吗?”

    那老山神要急得跳起来。

    白发道人笑道:“是啊,这个可是珍贵的礼物,要拿好。”

    “我可担心刚刚把这东西洒出来,沾了土就不好了。”

    “你,你!”

    “那里是这个意思吗?”

    老山神欲哭无泪,又气又急,道:“你是谁?!老夫一定要教训你,你个小年轻怎么就不知道听老夫的话?!你你你,不知道为人处世的规矩,不知道规矩啊!”

    白发道人接过礼物,颔首微微拱手,淡然道:

    “玉虚宫元始天尊。”

    “受教了。”

    山神神色凝滞。

    道人转身大步往里走,推门不开,撩起衣摆,一脚踹开了封印的大门,洒脱道:

    “喂喂喂,烛九阴,啊不,献!”

    “献啊献!”

    “你老朋友突然间觉得你有点麻烦……不……”

    道人声音微顿,垂眸温和,而后嘴角一点一点勾起,积蓄起灿烂笑意道:

    “心血来潮,念头起来了。”

    “只觉得今日风和日丽,鱼虾鲜美,突然有点想你了,所以过来看看你!”

    “你不会生气吧?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