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07章 别君去兮何时还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676
  第0907章 别君去兮何时还

    噎鸣复杂地看着眼前的白发道人,恍惚失神,一时间又觉得眼前是绑架了帝妃胆大妄为,恣意狂妄的剑客,又觉得是当年从归墟之主手中救下了自己,强大霸道的白发道人。

    是从当年陨落了,转世重修……

    还是说面对大劫隐蔽起来,然后在暗处拨动时代,一点一点展现出自身的强大,直到现在突破境界,成为十大巅峰的时候才主动地出现?

    双鬓苍白,始终闭着双眼的岁月之主噎鸣一时间心中念头涌动层层叠叠,也不知道该要如何收束,和往日的冷静平淡不同。

    张若素目送走了道祖,心中复杂无比,感觉到了自己的实力或许比刚才那历史上恐怕只有百岁寿数的老者更强,但是在对于天地大道的感悟上,却还是个后来者。

    双方看待【道】这个概念的角度就不同。

    不愧是道祖。

    老道人慨叹一声,旋即心中隐隐然升起来了一丝得意。

    无论如何,自己也是让道祖叫过老哥的人物啊!

    就这一条,往后真的见到了列祖列宗,那也是光耀门楣的大事情!

    转身看到了卫渊和噎鸣的‘对峙’,卫渊他们为娲皇护法足足十天十夜的时间,老道士早就已经弄清楚了噎鸣的身份——

    传说中位列于大荒西极,以行日月星辰列次的古代神灵!

    后土皇地祇创造的孩子!

    大荒神系的天之副君!

    十大巅峰之下第一阶梯的存在,而且是代表性难以对付的那种。

    难道说他们认识?

    张若素抚须疑惑,觉得这位天之副君虽然看上去冷冰冰的不是很喜欢讲话,但是本性并不算坏,自己在这十天里面也和他有了些许的交流,构建了一定的和谐关系。

    难道说以前他们有过梁子?

    卫渊这家伙,怎么总是能找出些事情来?

    唉,还是得老道士我来帮忙做个和事佬啊。

    唉,谁让我被道祖叫了小老哥呢?

    张若素心中淡淡的悲伤没有停留太多,便已经恢复到了洒脱的模样,当即笑着开口道:“噎鸣尊者,和卫道友往日难道认识吗?今日难得一见,不如坐下来,好好喝一杯酒。”

    “总是难得相逢,哈哈,没有什么恩怨是掀不过去的!”

    张若素以自己当年年少的时候混了全世界一口饭吃的经验准备开始化解仇怨,老道人突然察觉到了些许的不对劲,看到那位素来冷静的噎鸣难得语气出现波动,道:“……你,终于回来了吗?”

    白发道人看向噎鸣。

    经历过了之前的记忆,在他眼中,还能够看得出当年那桀骜孩子的模样轮廓,叹息一声,伸出手拍了拍噎鸣的头,洒脱温和道:“回来了。”

    “不走了。”

    张若素脸上的神色凝滞。

    ???!

    这,这不对吧?!

    他看了看卫渊,看了看旁边的噎鸣。

    突然察觉到不对,看到这位天之副君是一身白袍,双鬓垂落白发,木簪束发,腰间佩剑,而那道人是一身青衫,同样白发苍苍,木簪束发,腰间佩剑,仔细看来,连那服饰的形制都有几分相似。

    这,这是……

    老道人神色茫然,嘴角抽了抽。

    卫渊伸出手,两根手指夹住了噎鸣身上的一缕因果,或者说是代表着记忆被帝俊封锁的那部分力量,而后叹气一声,稍微用力,轻描淡写地将这一根封锁记忆的因果彻底捏碎,看向旁边的天帝,道:

    “那么,噎鸣就留在我这里?”

    天帝看了他一眼,平淡道:“无论是否是玉虚门人。”

    “他也是我大荒的副君。”

    “仍旧需要履行相应的职责,除此之外,随意。”

    白发道人颔首道:“多谢你在这些时间里面代替我照顾他。”

    天帝颔首,未曾多说什么,只是看着老聃离去的方向,神色仍旧不显得如何动容,卫渊道:“看来,你之所以会来,不只是为了为娲皇护法,也是为了要见见他啊。”

    天帝平淡道:“本座只是来此下棋而已。”

    卫渊:“……”

    啊对对对。

    你就是来下棋的对对对。

    天帝平淡道:

    “我曾经和他认识了八十年的时间,对于人类来说这或许是很漫长的岁月,但是对于我来说,这只是渺小到一个恍惚就会过去的时间长度而已,我偶尔酣战于星海之间的时间,就不止这么点了。”

    “星辰的一次变化,一次死亡长度更是远远超过人类能观测的岁月。”

    “其实,本座一点都不理解他,也不了解他,或许是见多了永恒存在的星辰,本座对于了解事物的速度会比较缓慢随意,对于人类来说,有些事情是不得不做的,一旦稍微迟缓,就会彻底失去这个机会。”

    “而对于我不同。”

    “一件事情不想要做,推迟十年,百年都无所谓。”

    “哪怕是过去千年后才想着解决,也不会有什么问题,如此的情况下,行为会变得随心所欲,冷淡自然也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那么短暂的时间里,我不曾理解他,也不曾想要做什么,只是平淡地看着他成长,成亲,生子,丧妻,老去,如同花开花败,冬雪春融一样,这都是自然的变化,只是旁观。”

    “只是看着他走向自己的命运,本座仍旧会感觉到些许的遗憾。”

    卫渊第一次感受到了所谓真正长生不死者的心声。

    道人白发垂下,一部分垂落在肩膀上,温和道:“天帝会悲伤吗?”

    身着墨衣的天帝迈步,消散离开。

    “不,当然不会。”

    “当年落在他身上的星光会反射回到浩瀚的宇宙当中,光所携带的记忆不会湮灭的,所以,他哪怕是已经离去,也永远会在我的回忆里,如同星辰一般明亮永恒。”

    卫渊看着那墨衣的天帝消失不见,回归于苍穹之上。

    若是无限的星河当中每一颗星辰都代表着对于故人的怀念,那么天帝的过去,恐怕也太过于悲伤了些,卫渊收回目光,旁边的老道人已经开始灌酒,开始逃避现实,麻木自己。

    淦!

    这混蛋怎么辈分越来越大了?!

    你是什么?

    是三叶纪的单细胞生物修行成精的对吧?!

    卫渊道:“参天地之造化,而非夺天地之造化,道友有什么感悟吗?”张若素翻了个白眼,喝了口酒,还是回答道:“……多少是有些的,参悟,夺取,这本就是两个极端……”

    “一个是与天地同在,与天地同参,修的是道,悟的是法。”

    “本身不会吸收掠夺天地的造化,反倒是会让天地变得越发充盈,也可以动用天地之力……”

    “而另外一个,则是疯狂汲取一切灵性,以弥补自身。”

    “想要聚集万物之伟力于一身,也可以动用天地之力,移山填海。”

    “但是这样的话,会损害到世界的根源,像是蝗虫一样让天地万物变得越发凋零,后世也没有修行的机会和根本,竭泽而渔。”

    老道人苦笑道:“而我算了算,基本上参天地造化比起夺天地之造化,实力上限更强……因为掠夺天地造化,哪怕是疯狂到了一口把整个世界都吞了,没有损耗没有浪费,极限也就是参天地之造化那样。”

    “这还是有一个前提。”

    “那就是参天地之造化的路子,没有反哺天地让天地本身变强。”

    “而所谓的渡劫,夺取天地造化,等到自身内部压缩的灵蕴和外界的底蕴大道一定平衡,在想要掠夺就会遭遇到天地的剧烈反噬,诸多灵气暴虐,这是天地万物众生对于掠夺自己未来之人的反扑和抵抗。”

    “而其实第一类修行是没有这样的劫难的。”

    卫渊挑了挑眉:“没有?”

    老道人灌了口烈酒,道:“老夫只是回忆起道藏记录的【渡劫】,其实不是现在广为流传的雷劫,往日雷劫都是给妖兽打的,因为他们走的就是夺取天地之造化的路子。”

    “对了,夺天地之造化,有个比较好的形容。”

    张若素拍了下额头,道:“那就是癌症。”

    “夺天地造化疯狂补益自身的路子,把天地比作人的话,那就相当于癌细胞疯狂夺取整个身体的营养,它自己越发强大,人会越发地衰弱,而天劫雷劫之类的,则是身体免疫能力之类的反扑。”

    白发道人一脸嫌弃地看着张若素:“道友你不要把这么玄妙的事情说得这么地现代化生活化好不好。”

    张若素喉咙一哽。

    大怒。

    “这不是跟你学着的吗?”

    某白发道人自信道:“我?”

    “我肯定不会这样的,我可是元始天尊啊!”

    “那道藏里说的正统的劫难是什么?”

    张若素思考道:“其实不算是劫难了,那本道藏里面说的,其实是十魔九难,所谓的‘十魔验道心,九难考修行’,属于是残篇,我回去之后需要仔细再翻找下,看能否转变一下现代修行的路子。”

    卫渊和张若素闲聊之余,也随意谈论何时将阿玄收入门下的事情。

    张若素拍了下额头,道:“对了,还有,释迦之前不小心落下山去了,这道祖一走,释迦怎么办?我记得他们可是一起来的。”

    白发道人摇了摇头,道:“不必担心。”

    “起点是相同的,终点是相同的。”

    “无论他们选择在这里度过多长的时间,最终都会回到来到这里的时候……”他手中拈着一枚落叶,嗓音温和平缓:“所以不用担心,不必着急,终究会在岁月的过去重新相逢。”

    在岁月的过去重逢?

    张若素怔住,下意识抬眸,看到道人神色温和平淡,青衫白发,眉宇温和,看到他面容年轻但是眼底却似乎苍老古老,隐隐有真正的,跨越万古岁月,玉虚元始天尊的气韵流转,头皮发麻。

    你到底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恐怖的事情?

    卫渊抬眸看向旁边不再年轻,身着大唐圆领袍的男子,道:“你又如何?打算在这里多呆着些时间吗?”

    李太白叹息道:“本来是想要的,可是我想了想,我呆着太久,也总要回去的,那不如早点回去,也省得以后懊悔不已,难受一辈子,就当是做了一场酣畅淋漓的大梦了。”

    卫渊噙着笑意颔首。

    李太白叹息道:“只是不知道,会不会有机会再来。”

    白发道人温和回答道:“道本为缘,他日若是有缘,当有重逢之期。”

    “这里的酒,我会留着,你总会回来见到。”

    青莲居士微怔,而后拱手一礼,洒脱大笑道:

    “是吗,那我便等待着离开的时候,还有一个不情之请……”

    他眼眸明亮,看向白发道人,道:“我已得以见到这仙家的风景,见到这绝世的风光,不知道能不能见识一番,元始天尊的风采!”

    白发道人怔住,而后放声大笑。

    大唐长安李太白。

    果然是张狂恣意,狂妄自大却又豪迈浪漫之人。

    “好。”

    道人颔首应允。

    他伸出手,五指白皙而修长,仿佛世间美玉,那五指却忽而变得高大遥远,直入群山云雾之中,让被笼罩其中的李太白双眼瞪大,头皮发麻,隐隐有神魂颤栗之感,只觉得天地万物变得高耸恢弘,衬托自己越发渺小,忽而那天地摇晃,轰然倒塌!

    翻天之势!

    天倾西北,地陷东南!

    “啊!!!”

    李太白猛地睁开眼来,只觉得头痛欲裂,仿佛是被那元始天尊一掌拍在额头,不,那几乎已经不能够算是被手掌拍在了额头……而是天地万象,全部都轰然倒塌的错觉。

    可是环顾周围,只是看到好友互相推杯换盏,灯光摇曳,侍女劝酒。

    一副大唐长安的繁盛景象。

    是醉酒之梦,还是梦中之仙人?

    李太白似醉似醒,那边有文士大笑道:“太白醒了,太白醒了,哈哈哈,来来来,接着喝酒!”

    “谬矣,谬矣!”

    “太白兄越是醉酒越是诗兴大发,岂能不赋诗两首?”

    一众人起哄,李太白放声大笑,一只手提起酒坛,仰脖饮酒,形容旷达,伸手指着旁边一人,仿佛不假思索,开口便道:“海客谈瀛洲,烟涛微茫信难求!”

    那正是一位出海归来,求仙访客之人。

    众人听到了李太白开口,皆是齐齐安静下来。

    那醉酒男子复又指向一百越之人,踉踉跄跄道:

    “越人语天姥,云霞明灭或可睹!”

    “天姥连天向天横,势拔五岳掩赤城。”

    他醉倒在位置上,双目失神,回忆那白发道人伸手,万物豁然变得巨大而后倒下的一幕,天倾西北,地陷东南般,喃喃自语:

    “天台四万八千丈,对此欲倒东南倾!”

    众人一时寂静,只是有人开始奋笔疾书,将这一首诗句写下来。

    心中被这诗才所震撼惊动,只觉得难道此人当真是见过这仙人景致,又有这超凡脱俗之才,将其描述下来,最后那浪漫壮阔的诗句之后,青莲剑仙醉酒趴在桌子上:

    “忽魂悸以魄动,恍惊起而长嗟。”

    “惟觉时之枕席,失向来之烟霞。”

    最后声音越来越随意,遗憾呢喃道:

    “世间行乐亦如此,古来万事东流水。”

    “别君去兮何时还……”

    “别君去兮何时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