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05章 白发龙女,解决之道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735
  第0905章 白发龙女,解决之道

    “消融另一部分因果的道果?”

    青衫天神打了个哈欠,懒洋洋地道:“对于你来说,这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不需要刻意地去尝试容纳,只需要以缓慢的时间,伴随着岁月流逝,你就会自然而然地将其纳入己身。”

    白发道人神色松缓了些,道:“大概需要多久时间?”

    伏羲想了想,道:“不算长。”

    “大概需要一千五百年到三千年之间。”

    卫渊的脸色缓缓凝固。

    不算长?

    不算长你大爷!

    不,对于伏羲来说,这段时间或许真的不能够算是很长……卫渊看着掌心上那一团无有具体形状,但是代表着诸天万界最高境界具现化的东西,道:“没有稍微快点的法子吗?”

    他的声音顿了顿,强调道:“以人类的时间观。”

    伏羲道:“否则的话,你就只能想办法运用这逆乱的因果了……”

    祂指了指卫渊手中的道果,道:“尽可能地多使用,没抽调一缕因果运用,这部分权能和概念就会融入你自身体内,这样会加快消耗。”

    白发道人沉思:“意思是就像是吃东西。”

    “显得消化掉,才能吸收,然后才能长肉?”

    青衫天神脸上的表情不可遏制地迟滞了一下。

    下意识看了一眼道人手中吸纳诸多因果的权能核心。

    仿佛那里是一块三斤二两切得细细不见半点肥肉在上面的猪肉臊子。

    没好气地摆了摆手,只觉得一股子人间红尘的俗味儿直冲脑门子。

    白发道人反手将这道果收了,心中安定不少,准备离开的时候,忽而想到了一件事情,询问道:“对了,你刚刚,居然没有对娲皇的心做点什么……”

    “我还以为你会做点小动作。”

    “我像是那样的人吗?”伏羲咬牙切齿。

    白发道人想了想,认真摇头:“你不像……”

    “你就是。”

    伏羲嘴角抽了抽,摆手让那道人利索点滚,懒洋洋地躺在老年椅上,眼眸微垂,平淡道:“我要的是妹妹,是阿娲。”

    “不是一个被玩弄神志,篡改魂魄的傀儡。”

    “拿着东西,利索点回去。”

    道人洒脱一笑,微微拱手一礼,已然消失不见。

    ……

    不周山下。

    一身红衣模样,就如同在昆仑山试炼当中的江南捕快时一样,那段记忆在之前的时候,珏已经复苏,而卫渊没能记起来,本来少女只是打算过来露个面,亮个相,转身回去,应付了归墟。

    但是没有想到,现在这里架势这么大。

    不周山神,水神共工……还有那孩子是谁,为何有点熟悉感?

    这三个在场,珏觉得自己怕是没有办法摸鱼,没有办法全身而退。

    周围空间扭曲,变化,水神共工的水流缠绕,将这空间变化纳入流水洪涛当中,而不周山老伯抬眸,眸光当中神光隐现,予人极大的压迫感,珏右手搭在了长刀刀柄之上,高马尾微微晃动。

    一张青铜狴犴面具隐显狰狞威严。

    仿佛即便是被这诸多的强者包围困住,也不担忧,也不恐惧。

    有从容不迫的气度。

    少女脸上的面具遮掩住了摸鱼失败的表情,而那边的白衣少女上上下下打量了下天女,嘴角带着温和的笑意,想了想,举了举手里的奶茶杯子,往前晃了晃。

    珏:“???”

    沉思。

    打招呼?

    还是挑衅。

    或者说请我喝奶茶?

    这孩子长得好可爱。

    作为清气的本能,完全没有察觉到恶意,珏下意识踏前,伸出手,在众目睽睽之下接过了娲皇的奶茶,然后仰脖,把杯子凑到了狴犴面具的口子上。

    吨吨吨吨吨!

    反手递过去。

    “多谢。”

    ???

    白衣少女看了看手里空了的杯子,脸上神色呆滞茫然。

    作为清风,本能感知力甚至于在卫渊之上的天女忍不住俯身,伸手揉了揉少女的黑发,然后递过去一块准备好的蛋糕。

    “你很可爱啊。”

    “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未来也可以有像是你这么可爱的女儿。”

    “嗯,妹妹也可以。”

    身着红衣,墨色束腰,金环束发高马尾的少女嗓音清冷安宁。

    俯身的时候,鬓角黑发垂落,而狴犴面具威严狰狞。

    明明俯身,却忽而散去,趁机化作了一缕流风消散无形,而共工和不周山之前就有打算出手阻拦,却又被白衣少女阻拦,后者神色仍旧恢复了温柔,道:“……那是个好孩子,没有关系,让她去吧……”

    西皇年少时,曾与娲皇交好。

    而创生之术的起源,也一直都是此刻失去记忆的白衣少女。

    她终究也还是有所感应。

    共工沉默了下,道:“你为何如此说?”

    白衣少女看着手里的蛋糕,莞尔一笑,故意只是道:

    “因为她送了我礼物。”

    ……

    珏迅速离开了不周山区域,迅速地回到了安全的位置上,然后打开了归墟玉符,将之前准备好的,根据归墟的【甲级感悟】改造出的画面,直接抛给了归墟之主。

    “目标擅长的,是以力破法,纯粹的蛮力战斗!”

    “推测其本身擅长翻山倒海,撑天拄地一类的权能,颇为强大,难以对抗,我认为,其恐怕极为不擅长……因果。”

    脸上带着狴犴面具的少女面不改色回答:

    “故而,对付他,可以靠着大量的因果遮掩和控制住。”

    “而后靠着因果和天机不断削弱他。”

    “便可以轻而易举地将其击败。”

    归墟之主得到了来自于天女的回答,看到了那画面当中,撑天拄地,而后反手便横砸下来的霸道场面,又勾动了过往的记忆,让他的面色微沉,心中震荡,隐隐回忆起了当年那不要命的道人,下意识就相信了少女的话。

    下意识决定了之后要多多准备【因果】,【天机】这两类手段。

    靠着这样的手段,将这道人击杀。

    归墟之主吐出一口浊气,终究是疑心颇重,而后道:“那要如何解释,之前的归墟行走所说,他也颇为擅长因果,能够言出而法随,令大地山川自行奔走的事情?”

    少女反应迅速,嗓音平淡道:“那不是因果,那是蛮力!”

    “蛮力?”

    “是……”

    天女抬眸,理所当然地回答:“他有一种用来搬家的唤神咒。”

    “那不是言出法随。”

    “是他以蛮力让山神们不得不听从命令。”

    归墟之主迟疑,回忆起那家伙搬来山压在自己身上的过往经历。

    清冷少女面不改色,道:“那是,蛮力。”

    最终归墟之主接受了少女的说辞。

    珏松了口气。

    自己这一次的表现虽然还算是可以,但是不如之前那么地突出。

    没有给归墟之主带来什么突破性的进展。

    估计不会有太大的的地位提升,嗯,这也是刻意控制的,就连交出去的影像里面,也只是远远地瞥了一眼的级别,情报不那么清晰,不那么稳定,甚至于无法运用天机甄别。

    这就属于是那种摸鱼擦边儿通过了归墟任务的类型。

    六十分刚刚好的那种。

    因为珏不打算走入归墟之主看重的,归墟核心的那一批次,她只是打算潜藏于这些归墟行走当中,利用归墟诸天万界的特性,寻找西王母娘娘的痕迹。

    然后某种程度上,完成任务,养白毛穷牛鼻子道士。

    嗯,顺便寻找诸天万界的食材。

    表现地过于突出,可不是什么好事。

    归墟之主始终保持着冷淡,给予了基础的奖励,就让珏回归,而让她离开之后,才开始思索这个情报的可信度,思考该相信多少,手中的落宝金钱弹起来又落下——

    是的,祂之前,确实是花费了相当大的代价,从那财迷少女手里得来了这东西。

    嗯,毕竟多少是有价值……

    嗯?

    归墟之主正在思考,突然察觉到不对,感知到了一股暗中袭杀至自己的天机,微微皱眉,借助着归墟诸天万界的力量对抗抹去了这一股袭杀者,面色微沉。

    不对,不是针对于我。

    是针对落宝金钱!

    是针对【落宝金钱】的使用者!

    归墟之主猛地睁开眼睛,反向追溯这一股咒杀之力,而后感知到了自己某种程度上的老对手,只有在诸天万界体系内才能够周旋的那个对手——浊气伏羲。

    而后‘看到’了浊气伏羲被那落宝金钱强行控制,离开的一幕。

    这画面并不具体,但是也已经足够归墟之主推测出部分真相。

    是落宝金钱的持有者,让那浊界伏羲吃了大亏!

    让祂愤怒到了失去理智冷静,反向攻击的程度!

    而落宝金钱的持有者,在这之前是……

    当的一声,落宝金钱落入归墟之主手中,他眸光大亮,猛然起身,彻彻底底地相信了那少女的话,在祂眼中,就连之前为何没有提前前往不周山都有了解释——

    是在靠着落宝金钱解决了浊气伏羲的某个计划!

    而后又前往了不周山,完成了任务!

    “好!”

    “出色,实在是太出色了!”

    回到了博物馆,换上便装的少女开始准备晚饭,完全不知道归墟之主此刻双目亮起,颇为狂傲满意,道:“我要提拔她!”

    “让她成为我归墟镇守之一!”

    “成为我归墟真正的心腹!”

    “逐步参与到我归墟的核心事务当中!”

    ……

    卫渊自三十六重天回到了不周山外,而后从众人口中得知了方才发生的事情,颇为讶异:“……居然还有,归墟当中还有这样的人?”

    “看来不能够小觑。”

    他不打算现在拨动因果和归墟之主正面冲突。

    反正那归墟行走也没有见到自己,也没有什么收获。

    不过,居然能够突破到这里,还全身而退了,还真是有些手段。

    白衣少女看了看卫渊,伸出手把卫渊的头发揉了揉,比起往日的时间更长,用力稍大,就仿佛是要报复回来一样把他的头发都揉得炸开,然后才拍了拍道人的手背,道:“是个好孩子的。”

    “做饭也好吃。”

    “???”

    卫渊疑惑,只当做是白衣少女在夸奖自己,定了定神,道:“我有东西要给你。”

    “嗯??什么?是礼物吗?”

    “算是。”

    “不过,也应该说是,物归原主。”

    白发道人摇头轻笑,反手取出了一朵莲花。

    那莲花上有着创生的力量,散发出了阵阵温和的柔光

    白衣少女怔住,双目恍惚失神,不再如同之前那样的清澈却带着些许的空洞感,而是逐渐有更多情绪开始汇聚起来,似乎有记忆开始累积,而不是循环失忆的变化。

    果然有用……

    道人给共工和老不周递了个眼色,然后轻轻将创生之莲递过去。

    那一朵莲花几乎是转瞬便化作了赤色的流光,而后飞入了少女的心口,温暖和煦的创生之力往外溢散,少女恍惚了下,双眸微闭,陷入了沉睡,道人拈了一道柔风决,把这位白衣少女送到了玉虚宫的静室,而他,老不周,还有共工,都只在门口护法。

    道人盘坐下来,闭着眼睛,感知放开,以防备浊世的可能袭击。

    能听得到外面传来甲一惊讶不已的欢呼声音,似乎是整个玉虚宫小世界的灵植都在飞快生长。

    在甲一绝不算是短暂的岁月里,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画面。

    仿佛是整个世界都在自由生长一般。

    众生都在欢呼雀跃。

    无数的植物,生灵都簇拥在那一座静室周围,竟然形成了一座纯粹以植物环绕而成的精致屋舍。

    ……

    他们足足护法了十天十夜,少女方才慢慢苏醒,慢慢睁开了眼睛。

    “我这是……”

    卫渊松了口气,上前把脉感知气机,感知到少女没有什么异常,没有浊气的痕迹,松了口气道:“感觉如何?有点饿了吗?还是会不会渴了?”

    白衣少女摇了摇头,道:“没事。”

    她伸出手指按在眉心,道:“只是,想到了一些事情……不过不多,大部分都很乏味,倒是神通回忆起来不少。”她噙着笑意,整体看起来从原本的十四五岁,有变化到十五六岁的样子。

    眉心出现了一道金红色的纹路。

    整体看上去越发温柔安宁。

    卫渊对这样的情况也有所预料,失望却不算是过于地无法接受,创生之莲已经被用了太多底蕴,能够恢复部分根基,或者说,至少把娲皇循环失忆这样的情况打破已经足够了,之后伴随着时间,她总会慢慢回到全盛。

    而且,这样的话……

    卫渊想到了一件事,少女看着他,噙着笑意,温和道:“有事情想要问吗?”

    白发道人想了想,还是点了点头,回忆起来之前在浊世和浊世因果交锋的时候,被对方引导看到的那些画面,重点在于某个画面中出现的,满头白发的青衫龙女献。

    哪怕是虚假的因果也是基于现实的基础。

    而基本都是一个主题——【朋友被自己杀死。】

    也就是说,朋友的状态,是基于真实而存在的。

    卫渊皱了皱眉,斟酌语言,道:

    “我之前看到了一幅幅因果的画面,我想要问……十大巅峰级别的存在,是怎么可能会流逝生机,短短时间内就满头白发,仿佛老迈将死的?”

    “以及……”

    “对于这样的情况,您有办法解决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