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04章 来源和相遇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307
  第0904章 来源和相遇

    黑衣少女白发披肩,安静地躺在孕育着近乎于液态灵力的玉棺当中,双眸紧紧闭着,面容带着异样的苍白,和卫渊相熟悉的那位相比起来,五官过于地苍白。

    浊气世界对应的创生?!

    犹如浊气伏羲那样的存在?

    卫渊下意识做出了判断。

    而后几乎是立刻就反驳了自己的想法,因为这少女长得和娲皇一模一样,而无论是对应着因果的那个莽夫青年,还是说双鬓斑白外貌儒雅,有邪异气质的中年男子,和卫渊以及伏羲的模样完全不同。

    大家只是在大道上类似而已。

    但是眼前这黑衣少女却和娲皇一般无二。

    “什么情况……”

    卫渊看向旁边的伏羲,眼底浮现警惕之意,道:“伏羲,这个时候你可不要脑子犯浑啊……”青衫天神神色凝重,缓声道:“这……不是浊气的创生,因为浊气神魔的诞生原理。”

    “阿娲的道路是难以在那边产生对应的存在的。”

    “因为她是清气生灵创生的源头。”

    “浊世又没有【人族】。”

    “理论上,阿娲反倒是最不可能存在浊气反面的。”

    “有问题。”

    伏羲抬眸,背后隐隐浮现出无数的天机气机,先天八卦,流转不定,让整个三十六重天体系都开始剧烈地震颤晃动,似乎承受不住如此的推演之力,仿佛整座天庭都要在瞬间坍塌化作齑粉。

    卫渊并指一点,因果加持。

    将所有的【坍塌】,【失败】,【被遮掩】,【真相被隐藏】的因果抽取出来,理论上,按照浊世那个家伙的法子,此刻应当将这些因果逆转,便可以增加伏羲测算的成功概率,而且是十大巅峰级别的加持。

    白发道人沉默了下。

    感觉到了自己要计算无数的可能性,并且尝试把这些可能性逆转,还要保持其合理性,不至于令这因果反向出现问题和悖论,导致最初的目标不能实现的糟糕场景。

    编撰因果,真的是个技术活儿啊。

    道人叹息。

    双手‘握住’因果线。

    猛地往下一拉。

    与此同时,猛然提起膝盖。

    让因果线直接被自己的膝盖击中,像是折断挂面一样咔嚓一下直接把这一批因果线折断,粉碎,面不改色,双手一抛。

    给爷走!

    断绝三千因果·物理版本!

    直接把所有干扰伏羲测算的因果全部捏碎捏爆,让三十六天之上腾起了恐怖的因果风暴,道人若有所思,发现自己完全可以靠着引爆因果来打架……

    而没有了干扰,伏羲得以抹去了这一部分天机上被施加的影响。

    ‘看’到了进一步的画面。

    ……

    天穹黯淡昏沉。

    这是浊世。

    只是此刻的浊世比起帝俊主动杀来时候的惨状也是不遑多让,一道道裂隙出现,但是同时也有无数的清世强者的底蕴被吸纳吞噬而来,被吞噬于浊世当中。

    让浊世整体性变得更为雄浑。

    一道青色遁光掠过苍穹。

    显化出来的,正是一身青衫的伏羲,一只手握着剑,一只手托举着一朵刚刚开出的莲花,往前数步,染血长剑崩碎消失,抬起头,平淡道:“……呵,轩辕死了,他的底蕴也来到浊世,被吞拿吸收了。”

    “这样的局势,共工的人族之身也必死,他的底蕴同样会被吞拿吸收,我会在之后想办法,靠着这一丝联系,强行吸纳一部分作为十大巅峰的水神的力量。”

    青衫男子似乎是在和谁交流,只是这一缕因果无法再往前窥探。

    他淡笑了几声,道:“……无妨,【后土】,还有……”

    “浑沌确实是强大,但是……”

    “自有安排。”

    声音断断续续,并不明朗。

    青衫男子最终化作了双鬓斑白,面容儒雅的模样,右手托举着创生之莲,淡淡道:“创生之法,娲皇独有,确实是如此,但是也由此,可以走出清浊合一的状态,为我等所用。”

    并指一弹,虚空中,以那柄染血长剑留下的鲜血。

    以娲皇本身的魂魄碎裂部分。

    四肢之血。

    心头血。

    眉心血。

    为核心为基础,再以手中这创生之莲的力量催化,竟然硬生生在这浊世当中也创造出了一名【娲皇】,似乎是在浊世诞生,出现的娲皇身着黑衣,长发却是如同月色下的白霜,清冷漠然,带着疏离感觉。

    “……只有如此了,除去根基来自浊世,再无丝毫不同。”

    “同样的血脉,同样的魂魄根基,同样的……创生之力。”

    儒雅男子嘴角浮现微笑。

    而后割开自己的手腕,尝试将自身的真灵和血液注入刚刚创造出的【娲皇】,尝试令其对自己有足够大的依赖感,然后再将创生之力注入其中,带着微笑道:“我是你的兄长,你最后的依靠……”

    “你将作为我的利刃。”

    “将会作为我的兵器。”

    “作为,我的妻子而存在。”

    “而后,再反向干扰影响那个娲皇,让失去记忆的她,回忆起【这边的记忆】,也成为【我】的妻子,再然后清浊合二为一。”

    太清境界当中。

    伏羲额角的青筋贲起。

    煞气流动。

    “我要杀了他!”

    “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

    伏羲身上流动着真实不虚的杀机,而卫渊同样如此,明白了浊气伏羲的目标和打算,最后祂的目标,恐怕是让自己也成为清浊合一的状态,是要创造一个清浊合一又没有记忆的【娲皇】,还妄图让娲皇作为自己的炉鼎。

    画面中,那儒雅男子的神色逐渐凝固,逐渐察觉到不对。

    那双眸紧闭着的【娲皇】没有接受祂的力量。

    鲜血层层落下却又自然分开,落入大地,和浊气结合化作了一只只邪异的妖物,化作了行走着的蛇妖,白发黑衣的少女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男子,道:“你不是兄长……”

    “阿兄。”

    浊气伏羲沉默,并指一点,让少女的真灵直接陷入沉睡。

    而后看着手中的创生之莲,平淡道:“……是因为这里还有着力量的参与,还有那个娲皇的烙印,所以没有办法成功……很好,那就等到吾将此物的灵韵底蕴彻底耗尽,让你化作傀儡,再来吧。”

    他转身出去。

    背后出现了玉石神髓,将那浊气为基的【娲皇】封印其中。

    而后的因果越发虚弱,出现了浊气伏羲外出行走,不断地挑战,并给尝试消耗【创生之莲】当中力量的画面,甚至于曾经在清气之世靠着此物和天帝交锋。

    以此物唤醒一尊尊神魔投入诸天万界。

    然后……反向被归墟之主狙击,被归墟之主的属下们遭遇。

    作为清气之世三大势力之一。

    归墟之主执掌了诸天万界,所以也不得不承受如此的责任,不得不和浊气伏羲死磕,因为后者的计划第一个就让他倒霉,白发道人看到了一幅幅画面,甚至于看到浊气伏羲甚至于被归墟之主拦截于某个小世界当中。

    “嗯?那家伙现在能打得过……吗?”

    白发道人惊愕,看到归墟之主和浊气神魔交锋。

    看到前者被困住。

    而后看到浊气伏羲神色冷淡。

    最终,白发道人神色呆滞,看到了归墟之主转世的少年神色默然,突然抬手,右手支撑天地小世界,神色苍茫悠远,极为地眼熟。

    卫渊嘴角抽了抽……

    不,这不会是。

    不应当,不应当。

    归墟之主神色微敛,而后五指翻转。

    撑天拄地,而后。

    翻天!

    重重地轰击砸落在了前方。

    以湮灭一方小世界,甚至于多个小世界的方法。

    将浊气伏羲给堵了回去。

    白发道人眼神呆滞。

    青衫天神神色古怪,看了看天机画面,看了看卫渊。

    “你徒弟?”

    “不,我仇人。”

    “被偷招了?”

    白发道人沉默,青衫男子拍了拍他肩膀,道:“这招式叫什么?”

    卫渊张了张口:“不周山神的大逼兜2.0。”

    画面中归墟之主语气苍茫,神色霸道:

    “于本座轰天裂地三神击之下退去,你也当是得偿所愿。”

    卫渊:“……”

    伏羲伸手拍了拍卫渊的肩膀,叹了口气。

    什么都没有说,又好像什么都说了。

    而后小心翼翼地将创生之莲交给卫渊,道:“……那家伙先暂且放着,你把这东西还给阿娲,应该可以让她打破现在这样的情况,力量和底蕴都恢复一部分……”

    卫渊点了点头。

    想了想,看向眼前的伏羲,手腕一翻,那一枚浊气因果的道果浮现出来,散发出混乱,颠倒,重叠等等暴虐的因果气息,卫渊道:“还有一个问题。”

    “这个东西,我要怎么样才能将其彻底融入体内?”

    “帝俊说这样可以走出清浊合一的道体。”

    ……

    与此同时·不周山下。

    霍去病手中的汉剑咔嚓一下将隐藏装死的敌人捅了个透心凉。

    周围的北海精锐开始收割这里的战利品。

    倏帝扶着墙干呕了好一会儿,抬起头看到了那边的传送阵基石,看到霍去病似乎扶着剑站在那里,道:“你打算做什么?”

    “这玩意儿不好弄啊。”

    霍去病沉思,手中的汉剑咔嚓一下直接凿穿入阵法的底部,道:

    “按照舅父的理论,所有能够带走的东西,都应该带走。”

    “一匹马一头牛都不给敌人留下。”

    “以战养战,则战可矣。”

    “带不走的话,就毁掉……”

    少年恍惚了下,回忆起当年匈奴金帐后的神树,也是这样被自己砍伐掉的,摇了摇头,没有多想什么,干脆利落一剑把这传送阵法劈碎,而后从战利品当中挑挑拣拣,俯身取出了一枚手链。

    是相当不错的法宝,上面附带有超过十三种类的使用法术。

    最重点是外形好看。

    “我要这个了。”

    霍去病把东西往怀里塞,注意到了倏帝的目光,理直气壮解释道:

    “我把她送的手链弄坏了,如果不做补偿的话,她大概率会生气的,兵家要懂得趋吉避凶,规避不必要的争斗,不用战争就可以达成目标才是兵家的最高要义,战而破城已经是下策了。”

    他指得是之前破开封印时候变得黯淡变得失去神光的手链。

    倏帝古怪道:“你怕她?”

    少年将领身躯一僵。

    面不改色道:“怕,什么叫怕?”

    “男子汉大丈夫,兵家的事情,怎么能说怕?”

    “这,这个叫做【上兵伐谋】!其次伐交!下兵才伐城!”

    倏帝抚摸下巴,疑惑道:“可我记得,你不是不遵循兵法,看不起古代兵书的吗?”

    “历史上有你的记录的,写得门儿清。”

    他读取过卫渊的表层记忆,所以知道。

    少年面色一滞。

    似乎恼羞成怒,而后猛地拔剑,神色冷峻,转身呵斥道:“谁,出来!”

    几乎是话音未落,已然动手,长剑猛地刺出,携带磅礴巨力,剑气如虹,却被两根手指夹住了,激荡的流风,或者说空气本身的流动让他身躯失去了控制力,瞳孔收缩,看到了前方的存在,一身烈烈的红衣劲装,袖口镶以黑色,束腰同样是墨色的,带着面具,黑发束成高马尾。

    一只手握着横刀,一只手轻描淡写夹住了霍去病的剑锋。

    气质清冷漠然。

    屈指叩击,长剑崩碎。

    下一刻,那柄战刀以磅礴之势劈斩而下,几乎将少年将领直接斩杀,却停在眉心之前,未曾下压,一只手握着刀柄,一只手横压于手腕,是军阵或者古时六扇门的招式风格,却难得有如此威能,嗓音清冷:

    “看来,平日修行不如何用功,天赋横溢无双是不错,却也容易懈怠,修行时候总是差一点,差一点。此刻便是生死了。”

    “你的舅父,没有教过你吗?”

    “你,你是……”

    带着面具,气质英武清冷并存,金环束发,红衣长刀的少女平淡回答:

    “归墟行走,双玉。”

    为了应付归墟之主过来摸个鱼。

    她本来打算离开,突而感觉到气息纠缠,垂眸看下,看到了气息纠缠之人,看到了那白衣少女坐在石头上。

    四目相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