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02章 过去的我!!!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788
  第0902章 过去的我!!!

    几乎是在【落宝金钱】的所谓最大功率爆发的时候。

    卫渊也在同时采取了行动,伏低身子冲向创生之莲。

    理论上,元始天尊位格带来的提示告诉他,自己刚刚扔出去的那枚铜板,因为过于浓郁的因果加持,足以引爆两个国家之间疯狂的战斗,如果扔到某些地方的话,足以形成类似于【特洛伊战争】那种离谱的场面。

    无数人都渴望得到这枚铜板,代表着无数人的欲望和争斗。

    【因果】在这种藏匿于幕后,推动天下大势的方向上。

    具备有其余十大巅峰都完全无法比拟的恐怖效果。

    之前已经被帝俊连番重击的浊气伏羲,终究也还是最顶尖的势力,被【落宝金钱】干扰的时间极为短暂,近乎不存,但是在这个级别的交锋当中,这一个瞬息就已经足够。

    创生之莲被元始天尊收入袖袍当中。

    浊气伏羲眼眸微敛,杀机溢散,打算强行在帝俊赶来之前击杀此人。

    对方尚且没有凝聚道体。

    无论境界还是根基,都在他之下。

    卫渊眉心微跳,感知到了一股森冷的杀机,绝对的十大巅峰,而且恐怕是位列于十大巅峰第一阶梯那个级别的力量,此刻的他必然不是对手,但是道人神色平淡,双手一握。

    手指中夹着一枚一枚黄橙橙的铜板,足有数十枚之多。

    每一枚上都孕育着最大化程度的因果。

    散发出纯粹的大道纹路,极为玄妙诱惑。

    【落宝金钱大阵·第零额定功率】——最大化使用。

    是彻底激发灵宝道纹,只能使用一次然后就爆开的灵宝奢侈化方式。

    使用者——不周山玉虚元始天尊。

    因为是诸果之因,所以这样的禁忌级别的限制手段直接变成常态化平A。

    平A附带锁定,晕眩,控制,干扰,将一切负面buff全部叠满。

    我特么打不过你,我特么控死你!

    控到死!

    道人冷笑,双手一扬,直接以他在明代的时候,作为记忆混乱的大夫,从江湖中得到的【漫天花雨,遍地金钱】的使用方法,把这无数的落宝金钱洒向天地各个角落。

    “元始天尊使用了【因果购买论】。”

    “浊气伏羲认为这个是一项合理的购买和交易。”

    “于是开始在战斗的时候扔掉了自己的武器,换成了一枚铜钱。”

    “元始天尊再度使用了【落宝金钱】”

    “向浊气伏羲的法衣购买它随身的裤腰带。”

    “这件法衣的器灵本来还有一段时间才可孕育,因果流转之下,提前苏醒,并且觉得这是一场划算的交易。”

    “于是浊气伏羲法衣的裤腰带即将自行飞出,完成交易。”

    看着浊气伏羲不可遏制动作凝滞,思绪被转移,从决然的心境里脱离,尽管说前者在瞬间就找到了对抗这种力量的手段,没有出现丢掉兵器的情况,但是还是被动削弱了战斗能力。

    【因果】是很弱。

    但是那是打架来的啊!

    就如同娲皇的【创生】一样,是十大最不擅长战斗的类型。

    这也就代表着,

    在其他某个方面,这些权能近乎于无解。

    而后,他看到那边的元始天尊手中再度多出一枚枚金钱。

    这一次,卫渊忽而顿悟,明悟了【因果】的看法,双瞳幽深,隐隐和手中的【浊·因果】共鸣,看向了浊气伏羲,双瞳幽深,背后出现了元始天尊之相,一只眼瞳倒影万古岁月,一只倒影因果循环,无始无终。

    手中多出三枚落宝金钱,而这一次化作了金色。

    口含天宪,言出法随,缓声道:

    “第一枚,落你道果修行。”

    “第二枚,削你前世未来。”

    “第三枚,斩你今生寿数。”

    三枚因果一一弹出。

    !!!

    浊气伏羲眼神幽深,周身天机流转,强行抵御住了这三枚【买命钱】,没有去捡起来,感知到天帝的靠近,神色决然,放弃了抢夺回创生之莲,身躯一晃,化作浊气,消散无形。

    心中隐隐戒备,若非是对方根基未曾完善,干扰能力还不够,只要接住任何一枚。

    自己都将遭遇重创。

    天机和因果,实在是死敌。

    一个是趋吉避凶,遮掩万物。

    一个是因果固定,命数难逃。

    可惜了创生之莲……

    卫渊吐出一口浊气,看到那浊气伏羲远远离开,双眸幽深,负手而立,青衫白发相垂首,自是有一番气度,只是过去了约莫一段时间,道人面色忽然煞白,摇晃了下,踏前一步,似乎是受到巨大创伤。

    卫渊抬眸,皱了皱眉:“这样都不出来,看来是真的走了。”

    他这才一下坐在地上,徐徐吐出一口浊气。

    感知到自己确实是消耗过大了,【因果】权能就像是开发神通,消耗巨大,而自己根本没有道体,法条又低……哪家的近战狂战士需要法条的?

    我道门修行,技能点一个点在黄巾力士上收拾东西,一个点在壶天里搬家,剩下的技能点全部都点在剑术,拳法,斧头专精上,卫渊心中吐槽自嘲,手掌微翻,那一朵创生之莲缓缓浮现在掌心,散发出流光。

    嗯,终于……拿到了。

    卫渊松了口气。

    之后再去找伏羲那家伙确认下有没有后手,有没有暗中隐藏的手段,毕竟,浊气伏羲是个老银币,论阴谋后手,自己可不是对手,要是他在这里暗自留下了什么烙印的话,到时候自己给娲皇恢复过去,哭都来不及。

    不过,需要感谢浊气的那个因果啊。

    卫渊心里想着。

    虽然又弱嘴又硬,还喜欢白日做梦,但是托他的福,自己总算是稍微掌握到了【因果】的些许特性,掌握了真正意义上的,运用因果的法门,但是还是倾向于辅助……

    那个落尽道行,削去过去身,未来身,彻底诛杀的手段。

    是真的,也是虚假的,卫渊觉得这种神通绝对可以实现,但是前提是,对手老老实实地配合,事实上如果不是先前那浊气伏羲被帝俊一顿削,哪怕是【落宝金钱】也未必就能穿透那家伙的天机防御。

    嗯……所以说,帝俊的周天星辰镇压命数。

    是不是也在防备着类似的手段?

    他是不是已经刺吃过什么亏了……比如说全盛时候的伏羲,比如说……那位执掌【命运】,不知道搞了什么事情,最后被围殴死,连灰都给扬了的古代神灵……

    卫渊听过这位神的事情,烛九阴也提及过。

    大概是大荒昆仑都极为厌恶自己的命运被不自觉地干扰和拨动。

    所以选择把这种道果直接扬了。

    想一想伏羲和娲皇打辅助,昊天和浑天联手当主力。

    那位【命运】的待遇也算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

    卫渊垂眸,这个时候,感觉到了周围的环境突然黯淡,却又衬托出一颗一颗明亮的星辰,而后借此为锚点,帝俊再度出现,神色平和,黑发垂落,一只手握着玉箫,眼眸微垂,袖袍都没有一丝褶皱。

    “做得不错。”

    天帝看了看因果的尸体,又感知到了之前发生的事情,微微颔首。

    卫渊道:“之前那些魔神呢?”

    帝俊平淡道:“如同他们所求的。”

    “变成了我的血债。”

    卫渊无言以对。

    你都以诸天星辰直接砸下来洗地了,不是自己家,所以就尽情地释放力量了吗?天帝垂眸,道:“东西既然已经拿到了,那就先离开吧,再继续呆下去,无论你我都会早遇到一定的浊气侵蚀,会受到些许负面干扰。”

    星光流转,压制住浊气,定住乾坤,而后那玉箫化作了横贯两界的桥梁,白发道人和帝俊离开浊世,离开的时候,卫渊回过头看着浊世的强者,看着他们神色扭曲狰狞,杀机肆意,却不得外出。

    我这算不算是跟着榜一大哥外出刷了一圈声望值……

    白发道人无奈一笑。

    正面杀死了一位浊世的核心强者,击溃了另一位,顺便还收割了不少的浊世的神魔,湮灭了比起人间界还要大许多的浊世区域,让那里化作了充斥着高温和暴虐风暴的险地,而后在浊世神魔的注视下从容离开。

    天下第一……

    但是,能够让这样强大的帝俊也不曾杀去其中内部,凿穿浊的原因。

    是浊世内也有足够强大足够恐怖的存在吗?

    还是说帝俊担心自己若是出了意外的话,此刻昆仑大荒的情况不容乐观……

    卫渊心中有一个一个的念头浮现出来。

    沉吟了下,道:“……你当年,禹那件事情,最后之所以演变到你会亲自出手,是因为人族打算离开山海,还是说,是因为当时有浊形神魔的潜藏干扰,比如说那些背叛了人族的部分?”

    天帝暗金色眸子看了他一眼,言简意赅:“都有。”

    “浊世显化,神灵和凶兽当中不乏有堕入其中的,人族繁多,心性不定,和其余生灵相比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你为何觉得,其中全部都是坚定对抗浊世的?但是这些事情,人族自身就可以处置,便能处理,本座无意插手。”

    “只是姒文命过于狂妄,想要直接断绝人神之间的联系,直接离开了昆仑山海的庇护,彻底独立除出去,当时看来,人族那里或许会化作浊世进攻清世的第一个据点,本座自然不可能允许这件事情发生……只是,他们似乎也有他们的想法,有着他们的打算。”

    “本座所希望的是诸天万界皆在一处统帅之下。”

    “以避免过于浪费战力,避免力量的分散。”

    卫渊颔首,明白了为什么之前大荒曾经和昆仑山海战斗。

    最终出现了稳定的局面,那时锋芒毕露吞灭诸天万界的气焰和此刻冷淡漠然的天帝性格上就不同,原来是有这样的考虑,天帝眼眸微垂,淡淡道:

    “只是未曾想到,人族分裂之后,并未曾出现我担忧的事情。”

    “反倒是让吾惊愕。”

    “如同姒文命所说,若是什么都管的话,那么所谓的人族所谓的众生,说到底又和容器中的景观,因为欣喜而圈养的宠物有什么不同?无有自身的意志,其言行终究不过是吾意志的延伸。”

    “与其如此,何不放手一观。”

    “最终我看到了姬昌,姬发,辛,看到了李耳,孔丘。”

    “最后觉得本座似乎是将众生看得太过于脆弱,故而还是选择了放手……不再在意大荒昆仑诸族之间的争斗,当年姒文命死前说的话,以及之后这数千年的事情,足以证明,当时确实是本座看轻了汝等,是我的错。”

    “而现在,神有神的职责,众生当得起自由。”

    “靠着自己的力量,弱小的生灵也会走到遥远的远方。”

    帝俊看向卫渊,语气平淡:

    “本座也希望,你不要插手人族和诸族之间的竞争。”

    “否则的话,你就会成为下一个所谓的【神】,哪怕是你无意于如此,作为群居类生物的特性,人族体系的构架,就会以你这样的强者为核心,彼时的人族体系,反而会退化下去,失去了最初和神诀别的勇气。”

    卫渊笑了下:“……我也是这样想的。”

    “元始天尊只存在于道藏,只偶尔在必要的时候出现。”

    “我也只是个博物馆里卖东西的。”

    天帝平淡道:“你还真是喜欢人间的红尘。”

    白发道人回答:“是啊,你不喜欢吗?”

    天帝眼眸平和,答道:“喜欢?不,是爱。”

    天帝右手背负身后,一步步走在星河万象当中,他的鬓角黑发缠绕金丝,气质清冷而平淡:

    “吾爱着这大世,但是绝非是人族所谓的红尘。”

    “无论是初生时的生机,繁盛时的繁荣,亦或者湮灭到最后的寂灭,还是寂灭之中诞生的新生,这一切都是吾所钟爱着的,渊,你终究是人族出身,你所眷恋的红尘不过是个体。”

    “而吾爱者,是这世界本身。”

    “无论其繁荣,亦或者孤寂,无论是什么,丑恶美好,皆在群星的笼罩之下。”

    道人看到天帝垂眸,神色平淡,语气也同样理所当然。

    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回应,道:

    “浊世对应的你的权能呢?你现在是不是清浊一体的?”

    天帝平淡回答:“不需要。”

    “只靠群星,吾同样可以映照诸天万界。”

    “至于那个家伙……”

    “被我打得太碎了点。”

    “你若是想要祂残留的力量,恐怕是没有办法满足了。”

    ???

    太碎了……

    卫渊眸子瞪大,忽然,当年被扔还给老师的天体物理学知识再度一点一点浮现,那些死去的知识突然复活开始攻击他——

    暗物质,人类常规手段完全无法观测到的物质,只能推测间接证明其存在。

    基本不参与四大基本力的电磁相互作用,与星辰特性之一的光子相互作用也弱得要死。

    基本不参与四大基本力之一的强相互作用。

    和这个世界的基础规则格格不入。

    标准宇宙学模型可确定宇宙中暗物质占全部物质总质量的85%。

    且广泛存在于宇宙星系,星辰,星云附近。

    打得,太碎了……

    白发道人怔怔失神。

    仿佛已经看到了当年年轻的天帝将浊世天帝殴打成齑粉然后扬了的画面。

    他一点一点低抬起头,看着天帝站住脚步,回眸看他,那双暗金色的眸子里似乎带着了一丝笑意。

    白发道人头皮发麻。

    我以后要和这个怪物打架?

    卧槽要死要死要死!

    过去的我……

    你特么到底答应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