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00章 礼物!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137
  第0900章 礼物!

    来都来了?

    去浊世一次?

    卫渊转过头,看着那氤氲着邪异,恐怖,有着破灭气息的浊世核心,颇为心动,浑天的尸身还在那里,以及,后土的踪迹似乎也与浊气之世有所关联,最重要的是,身边有天下第一在,足够保证这一次的安全。

    白嫖一个顶尖战力。

    白发道人微微颔首,道:“来都来了。”

    帝俊垂眸,手中玉箫随意一抛,碧色流光陡然间大亮,化作了一座横跨亿万里星河的桥梁,平淡道:“走吧,这样足以短暂遮掩镇压住浊气,让我可以短暂离开。”

    卫渊看着这样举手投足便是惊天动地的手段,道:

    “那边无法察觉吗?”

    帝俊颔首:“彼此也算是争斗了不少的时间,他们当然会察觉到。”

    他嗓音平淡:“但是他们不敢赌。”

    卫渊无言以对。

    哪怕是猜测出了这边的情况,只要没有足够的把握,浊世的强者们就不敢赌天帝不在这件事情,换而言之,是不是敢赌的勇武莽夫们都被杀绝种了,剩下的全部都是从心的那种……

    这算是什么?人为选择敌方特性?

    “要去做什么?”

    白发道人摇了摇头,追上天帝,而后随口询问。

    他可不相信帝俊会突然说要去看看这里没有更深层次的理由。

    如果说老不周的话,那他就信了,可毕竟天帝和老不周有着本质上的区别。

    祂不是乐子人。

    天帝平淡道:“你太虚了,帮你补一补。”

    “算是贺礼。”

    卫渊面色一呆:“???”

    然后看到帝俊回眸,嘴角似乎有了那么得用显微镜观测的上挑,而后语气不见起伏,平淡道:“你应该已经知道了,清气这边的十大巅峰,或者说,走出新的大道的人,在大道上留下了自己的烙印,也就会直接在浊世那边留下痕迹。”

    “而后会诞生真正意义上的【浊】。”

    “也只有十大巅峰会有对应的存在,从其余部分来看,双方只是存在的基础是相对相反的,并不是彻底的对应,你既已经踏足这个领域,那么也就代表着……和你相对的那个【因果】,也会孕育出来。”

    卫渊垂眸颔首。

    这一点他早就想到了。

    也已经有所准备,打算靠着伏羲再阴了对面一手。

    “浊气因果……呵。”

    帝俊淡淡道:“这也是为什么,对方会不顾一切选择对你出手的理由,毕竟,你走出这一步的时候浊世已经诞生了对应的反馈,大道已经留下痕迹,烙印已经完成,这个时候杀死你,掌握【因果】的浊气同样会诞生,而且那个时候,就只有他们那边诞生的那个踏足了因果,独一无二。”

    “二来,你现在确实不是全盛,给了他们可以成功的机会。”

    “第三……”

    “这也是他们强大浊世的方式。”

    卫渊挑了挑眉:“浊世变强?”

    天帝颔首,道:“如同之前和你所说的那样,清气之世和浊气之世彼此互存,互有交换和得失,清气之世受到伤害会倾泻到浊世,但是清气的强者陨落,其根基和力量也同样会反馈到浊世化作那里的底蕴。”

    卫渊明白过来,缓声道:“在清气之世杀死强者。”

    “浊世受到对应的破坏的时候,又得到了极为强大的底蕴。”

    “是。”

    天帝解释道:“其实这遵循最基本的强大方式——破坏原本结构,给予更多的纯粹能量,令其修复,使其更强,如同人族锻体,撕裂肌肉,补充能量,身体痊愈的时候就会更加强大,无论是最基础的锻体,还是说养气吐纳都是如此,这是最基础的道理。”

    “浊世那边就在以这样的方式掠夺清世的底蕴。”

    “一个十大巅峰的陨落,化作的根基涌入浊世,足以让浊世瞬间变得更强,演化出更多的神魔,前来此地掠夺清世的力量,然后再活得根基底蕴,演化神魔……这是此刻浊世的风气,而不顾其余的一切。”

    “换言之,若是真的杀死了你,哪怕是为了让你的根基更快的融入浊世,他们都会主动性地破坏清气之世,以此来在浊世根基上创造出裂口。”

    纯粹的掠夺性的世界结构啊。

    一旦中间有一环断开,就会遭遇反噬吧。

    白发道人道:“真是……疯狂。”

    帝俊不置可否。

    “这次就是带你去,看看能不能找到对应的因果。”

    “而后,若可以在你未曾凝聚道体的时候,就把这浊世对应的因果根基本源融入体内,再去走道体,便不只是元始道体,而是阴阳合一的状态,根基更强。”

    阴阳合一?

    先天诸神无有性别阴阳之分。

    白发道人一怔,而后脱口而出道:

    “那我不会变成失去男女阴阳概念的状态吧?!”

    那还怎么大婚?!

    先天神灵没有性别之分,要是被伏羲那老银币暗搓搓一发【颠倒阴阳,斡旋造化】,那不是得在正常阿渊身上再分出一个白毛大美人的女阿渊吗?

    至于伏羲会不会做这种事情?!

    ‘阿渊啊,你也不想要另一个‘自己’嫁人吧?’

    草,要不然还是先把伏羲淦死吧。

    总感觉这家伙一定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卫渊脑海中一个个念头疯狂浮现,嘴角抽了抽。

    帝俊沉默,似乎完全没有跟上这家伙的脑回路,沉默了下,回答:“你本就是后天所出现的人族,阴阳已定,虽然本座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是大概率不会出现你所猜测的情况。”

    “当然,除非你自己愿意。”

    其实你可以不补充后面那句的。

    卫渊松了口气,道:“为什么帮我?”

    帝俊踱步往前,平淡解释道:

    “阴阳合一,浑沌元始天尊道体,比现在强。”

    “那样的话,打起来应该会顺手一点。”

    卫渊:“……”

    你真的可以不补充后面这句话的。

    他看着神色清冷的天帝,心中突然升起一个想法,一个本能的预感,来自于元始天尊的判断——你是不是因为一直没能和浑天打一架所以憋着不爽,于是大不了自己再造一个阴阳合一的道体十大?

    没有对手了,那就自己再造一个出来?

    当年始终在外域镇压群星万象的天帝会下凡收大羿一个人族当弟子。

    是不是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无敌太寂寞?

    道人理智地没有把这句话吐槽出来,只是环顾周围,缓声道:

    “你知道在哪里?”

    他看着周围一片污浊的感觉,对于这样陌生的世界,完全不知道该去向何方,而帝俊却有把握带着自己去找【因果】,不愧是天帝!

    连浊世最为隐秘的核心都知道!

    天帝看了他一眼,平淡摇头,淡淡道:“不知道。”

    卫渊脸色一僵。

    不知道?!

    不知道你带着我来这里做什么?!

    吃完饭散步消食顺便撞撞运气吗?!

    天帝不置可否道:

    “但是,你是【因果】。”

    “虽然论正面战斗不如祝融的【寂灭】;以弱击强,秒杀同阶不如共工的【洪涛】,正面强攻也弱于不周山的【力量】,速度逊色于当年倏忽联手的【神速】,防御不如石夷的【岁月】……”

    帝俊语气平淡地说着。

    语言冷淡,不带有丝毫感情。

    但是对于当年的白发莽夫选择了【因果】这个最不能打的路线的不满,简直是扑面而来,仿佛什么都没有说,却也仿佛什么都说了,最后那暗金色的瞳孔看了一眼眼观鼻鼻观心的道人,道:

    “但是【因果】可以让有利于你的事情发生概率大幅度提升。”

    “所以,只需要你在这里随意走走,就会自己走过去,找到对你威胁最大的地方,也是对你利益最大的地方……某种程度上来说,你的权能,很好用。”

    卫渊:“……”

    你是把我当做人形指南针了吗?

    他道:“那伏羲和你的交情……”

    帝俊看了他一眼,颔首肯定,语气平淡道:

    “【天机】权能也很好用。”

    “只可惜,就是长了张嘴。”

    帝俊脚步微顿,看着周围的浊世,看到了到悬于苍穹之上的宏伟建筑,大地上有刻录的各类玄妙符文,周围有着磅礴巨大化的神魔行走,散发出强大气息,却无一人‘见到’帝俊和卫渊,天帝平淡道:

    “选择一个方向。”

    卫渊道:“我运气一直都不好,捡钱都捡不到。”

    “真的我来选?”

    “那好吧,就这里。”

    白发道人还是不大相信自己的运气,随手指了一个方向。

    帝俊主动迈步前行。

    ……

    浊世·核心隐秘之处。

    一身墨衣,双鬓斑白的中年男子安静坐着,看着前面横贯天穹大地,不知道几万里的巨大烙印,其中纠缠有无数的因果,彼此流转,破灭,纠缠,有着因果混乱,诸法劫灭,甚至于因果颠倒,一切秩序因而湮灭的大恐怖。

    虚空中一朵莲花缓缓展开,内部氤氲着如同琉璃般的血光。

    其中的创生之力,让本该以万年为单位才能孕育出来的【浊】快速地出现,那是一名青年,眉宇冷淡,和卫渊并不相同,因为这只不过是代表着概念的基石,而非是直接的复刻。

    那眉宇之间充斥着的暴虐和疯狂的因果。

    本能地倾向是将一切因果逆乱。

    而伴随着这青年的化生而出,创生之莲内部的力量也在飞快地变弱。

    ‘再继续下去的话,娲皇会陷入新一轮的沉睡,而后千年后苏醒,失去这一段时间的全部记忆。’

    ‘很好,纯粹的根基,没有杂质的创生大道道果。’

    中年男子眼眸微敛。

    忽而,前方暴虐混乱的因果突然收束,伴随着创生之莲的黯淡,青年直接之那数万里乃是于数十万里的天道烙印之中复苏,强大无比的气机流转,放声大笑:“哈哈哈哈,终于出世了!”

    “天地万物,吾为至尊法!!!”

    “诸多因果,皆在我身!!”

    儒雅男子未曾多说什么,只是顺势将创生之莲收回来,一双黑瞳扫视着眼前的【因果】,微微皱眉,道:“……为何,你只是寻常的状态,没有连带着清气那边的力量也掌握?”

    “若是他死去的话,底蕴回归。”

    “恰好你复苏,而这二者合一,理应是你直接拥有了浑沌道体才对……难道说出了问题?”

    儒雅男子心中一沉,以逆反先天八卦这样同样强大诡异。

    破坏力比起先天八卦更强的力量开始推演卜算,看到了眼前画面,得到了浊气神魔皆死的结局,面色缓缓沉凝,心中微沉,当即飞退:“不对,不好!”

    “有存在遮掩了天机!”

    “因果,速退!”

    他低喝一声,毫不犹豫转身就要离开。

    与此同时,遮掩气机,隐藏因果,将自身的痕迹抹去。

    身法缥缈,踏足于逆反先天八卦之中,仍旧儒雅,带着不紧不慢,带着从容不迫,幕后操控一切的气质。

    突然,

    浊气层层破开,一只白皙修长的手掌自其中探出。

    直接从背后按向狂奔的浊气伏羲。

    无数星辰起落生灭,磅礴恐怖的撕扯力量直接定住水火,分开天地,令逆反先天八卦之权能短暂地被控制住,而后手掌直接按在了浊气伏羲的头顶,不见丝毫的奇异,背后浊气气机散去,一身墨衣,气质清冷的天帝立于其中。

    咔吧一下,直接将其脖颈拧转过来。

    让浊气伏羲的头直接转了一百八十度,让他的脸和眼睛看向了‘自己’背后。

    让这位浊气十大巅峰的眼睛和天帝的双瞳对视着。

    天帝双目幽深,嗓音清冷,风轻云淡道:

    “找到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