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99章 天帝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376
  第0899章 天帝

    人间界·博物馆——

    珏轻轻哼着歌谣,一边看书一边思考着自己要不要装模作样去一趟不周山玉虚宫,多少去一去,毕竟要把情报交给归墟之主,对方的实力很强,自己现在早已经把来自于姐姐们的权能分回去。

    所谓西王母只剩下个名头。

    未必能够彻底掩盖住归墟之主的卜算。

    还是谨慎些地好。

    翻过一页,忽而珏微微一怔,感觉到了气息的变化,神色不变,只是垂了垂眸子,反手之袖中取出一枚玉符,正是归墟行走的证明,其中隐隐有符箓游走。

    说曹操曹操到……

    珏把书收好,左右看了看,走到了卫渊的静室。

    布下了层层阵法,遮掩了自身气机,又以流风流转,压制住了因果天机,这才并指轻轻点在玉符上,让上面的灵气流转,一层层的符文亮起,周围画面幻化,仿佛再度前往了归墟核心之地。

    看到了前方那神色阴冷,少年模样的归墟镇守。

    归墟霸主掩藏了自身的真容。

    一双眸子幽深,看着出现在此地的清冷少女——自属下禀报之后,祂就察觉到了不对劲,后来又让苏可儿重现了当时的画面,心中就越发沉了下来。

    作为曾经多次使用过的法宝。

    祂可以断定,那玉虚元始所用的手段,有七成可能性,就是落宝金钱,而落宝金钱之前已经交给那个颇为出色的归墟行走,祂心中微沉,隐隐有种预感,觉得自己是不是成了冤大头。

    是否是无意中做出了资敌这样的行为。

    看到这清冷少女依旧如故,归墟之主隐藏了自身的情绪,道:“你未曾去不周山吗?”

    珏神色不变,语气清冷道:“不曾。”

    “为何?难道有什么事情比此番任务更加重要吗?”

    因为今天不是很想出门,有想要看的番剧要开了。

    嗯,是伏特加娘娘大力推荐的。

    少女心中默默回答,然后面不改色,语气清冷疏离道:

    “因为此刻前去,才是最为愚蠢的下策。”

    “哦?”

    珏嗓音平淡,拈起一缕鬓角黑发,淡淡道:“玉虚元始自然不是简单之辈,其天资聪颖,资质过人,意志坚定不拔,却也不乏小心谨慎,虽如此,也有那种堂皇正大,勇猛精进之心,绝非是可以小觑之辈……”

    她声音顿了顿,注意到自己的语言似乎还在夸奖阿渊。

    右手握拳,白生生的手掌抵着下巴咳嗽了声,面不改色转移话题道:

    “如此聪颖之辈,既然开辟道场,广传大道。”

    “自然不会忽略其中的危机。”

    “自然会对出现之人有所准备的手段,故而吾认为,此刻去并非是上策,若是我想得不错,归墟应该有精锐小队已经去了,并且吃了不小的亏,是吗?”

    清冷少女抬眸,眼眸里冷淡疏离。

    和旁人在博物馆里看到的,会噙着笑看书,煮茶,裁剪花朵的温柔少女完全不同,毕竟是西王母带着在一位位人杰旁边经历过的,归墟霸主反倒是被将了一军,面不改色,只是抚掌笑道:“所料不差,厉害。”

    少女平淡道:“寻常事而已。”

    毕竟阿渊的性格,那么自信出发,肯定挖了坑……

    我可不想要被他埋起来。

    少女心中默默补充,而后平淡道:“既然第一次的归墟行走已经败了,想来玉虚元始的防备会有所下降,此刻便是最佳时机,不求其大道,只寻其根基。”

    归墟霸主颔首道:“……不错。”

    他是真的生出了些许的爱才之心,只是可惜,若是此人没有背叛他归墟该多好,他带着些许遗憾,一边已然暗中提起了磅礴恐怖的力量,一边风轻云淡地道:“不知道你的名字?”

    “双玉。”

    少女只是思索了一瞬就已经回答。

    “双玉,双玉……好名字啊。”

    “那么,我且问你,落宝金钱在何处?”

    归墟霸主忽而喝问,已经抬手,磅礴巨大力量让整个归墟都似乎随之而动,让吞拿清浊二气的归墟大壑都缓缓停止,带来了无可匹敌的力量,就要将这和清冷少女力毙当场!

    背叛者!

    死!!!

    直到少女随意弹出一枚铜板儿。

    当的一声。

    铜板落在桌子上,滴溜溜打转。

    归墟之主的气势戛然而止,右手抬起,欲压不压,收了也似乎有些尴尬,沉默当中,少女抬眸,那一双清冷澄澈的眸子看着归墟之主所化的少年,然后双手十指交叉,抵着下巴,道:“为什么突然问这个?”

    归墟霸主还没有找到理由。

    少女就已经反手抛出一个理由——

    “要买回去吗?”

    归墟霸主沉默,点头道:“确实是。”

    此刻也只有这样了。

    他想了想,缓声道:“我出五十万功勋。”

    这是比起正常归墟兑换价格便宜了些的价格,但是整体而言,符合行情,符合归墟的砍价还价的范畴,少女想了想,看了看归墟之主,回忆这家伙过去的所作所为,伸出一根手指。

    十万吗?

    归墟之主神色缓和,觉得这少女还不错。

    清冷少女双眸微抬,嗓音清冷道:

    “一百万!”

    归墟之主:“……”

    少女指尖旋转着那一枚落宝金钱,只觉得今日阿渊没有将这东西带走真的是好事,否则的话,自己大概率不是归墟之主的对手,会被他打落到诸天万界,或者被捉起来,那里还能像是现在这样讨价还价?

    想到方才归墟之主暗中提起的力量。

    少女吐出一口气,屈指一弹,落宝金钱翻转着飞起来。

    就像是上午卫渊交给她时候一样。

    【因果·权能被动】——

    使得对自身有利益的事情会大概率发生。

    并且无意识规避一切对自身有损害的事件。

    【执掌者】——玉虚元始天尊。

    ……

    “这是……”

    “浊?!”

    白发道人缓声开口,一双眼瞳倒影因果,看着前方所观测到的地方,很难以用语言形容,那首先是大团大团以肉眼无法观测到的云气,每一缕都仿佛能够消融魂魄,化去骸骨。

    再然后,便可看到更深层次的存在。

    那里有着无比恢弘却又和常理相违背的建筑,有着倒悬在苍穹之上建筑下来的巨大的塔楼,上面有着繁复而美妙,仔细去看却会让人心中恶心欲呕的花纹,奔走的山脉本是宏大,却突然腾起,并且在山峰处化作了赤着上半身,一只手握着斧头一只手握着凿子的壮汉,似在嘶吼。

    云气奔走溢散,流动的雷霆在大地上仓惶逃命。

    大地之上生长冲天而起的巨大黑色树木,散发污浊邪异的气息,结出的果子却都是一张张人脸,如同倒悬着尸骸,而且,极端地巨大化,连一级台阶的高度都要超过三米,有的甚至于五米,十米。

    层层叠叠,极端恢弘浩大,营造出了既神圣又污浊,恢弘而却带着荒谬邪异的特性,白发道人微微皱眉,不需要帝俊再开口介绍,作为新晋的十大,他已然感知到了那边。

    浊世。

    而且必然是浊世的核心。

    但是旋即而来就是一个个的问题。

    天帝一身墨衣,微微后仰着坐在了座椅上,神色平淡地俯瞰着前方。

    背后是浩瀚星河,是诸天万界,前方则是浊世核心,周围尽数都是虚空,是类似于人间界所谓的黑洞区域般的恐怖区域,帝俊平淡给自己斟茶,端着茶啜饮,暗金色的双瞳俯瞰着前方的浊世。

    隐隐似乎有狰狞恐怖的凶神嘶吼咆哮。

    以天生对于清世生灵来说具备有压迫性和污浊特性的语言怒吼。

    却丝毫不敢踏出边界。

    卫渊道:“这里是……”

    “浊世,你应该能看得出来。”

    帝俊回答。

    白发道人也坐在旁边的竹椅上,看着前方,道:“但是我听说,浊气是在下方……”帝俊淡淡道:“那大概是未曾解释清楚,下不代表人族或者其余生灵观测的下。”

    “遂古之初,谁传道之?”

    “上下未形,何由考之?”

    “什么是下,又什么是上?那里那么简单?”

    “所谓的【下】,不过代表着的是【基石】,是万物的基础,也就是说,根本无所谓十方内外涉及的上下,此地,亦是浊世的区域之一……或者说,核心。”

    卫渊缓缓颔首:“浊,是什么?”

    帝俊道:“很简单,‘相反的东西’。”

    “世界的基石,和你我对应的存在,也是无时无刻都在思考颠覆目前秩序的世界……”

    伴随着平和的语气,卫渊发现背后的浩瀚星河一点一点亮起流光,而前方的浊世则是逐渐内敛,这个世界都仿佛化作了一个巨大无比缓缓运转的阴阳鱼。

    “哪怕是生灵死后诞生的灵魂,在世俗所谓的游魂鬼物,也只是属于清气之世的,接触浊世的瞬间就会湮灭溃散,而浊世的灵性则是代表着基础,他们对于清气的承受度要高许多。”

    “浊世的环境并不美好。”

    “清世出现的事情,都会以某种方式倒影在了浊世之上。”

    “并且加诸于某种作用和反馈。”

    “那里的一切都不得自由。”

    “或许清世一场雨,映照入浊世便是波涛汹涌的洪流,若是以拳脚来比喻,清气之世为何会孕育出诸多神魔,为何诸天万界,如此庞大的力量散发,却又不曾断绝,周围的世界也不曾毁灭。”

    “是因为清气的灵气基础,都是从浊气之世抽调而来的。”

    “而清气之世遭遇到的冲击,则是会卸力的方式扩散到浊世。”

    “这就是所谓的【清气在上,化为万物;浊气在下,以作基石】。”

    “清气之世不会因为交锋而出现巨大不可避免的破坏,也可以拥有源源不断的灵气来源。”

    “而相对应的,清气之世强者陨落之后的力量,星辰湮灭后的尸骸,乃至于大道崩碎之后的法则都将会涌入了浊世,作为浊世的补益;以及,如同你我这样,步步生死,开辟出了新的道路,不知道多少劫难,而浊世将会以【基石】的身份自然而然地得到对应的路。”

    帝俊拂袖,而清浊之世演化的阴阳鱼缓缓游动。

    “如此,一来一去,以成大道自然。”

    “这便是清浊之世的基础。”

    清气的灵气来源于浊气之世。

    浊世的根基来源于清气之世。

    清气之世受到的伤害和冲击将会直接由浊世承担。

    清气开辟出的大道也会自然蔓延到浊世这个世界之基。

    真的就如同阴阳鱼一般地流转不休,无穷无尽,极为稳定的状态。

    帝俊平淡道:“浊世的灵,不愿承受被抽调灵气的冲击,也不愿意再永远跟在清气之世的后面,更加无法接受被动承受清气之世传来的冲击,所以想要打破这样的状态。”

    “他们确实有足够的理由。”

    卫渊道:“他们如果如愿,会发生什么?”

    天帝抬眸,回答道:“清浊之世倒灌,往后不说,第一次的冲击足以湮灭清气之世超过九成九以上的生灵,剩下的那部分也会在之后的短暂时间内异变成为怪物,在疯狂之后死去。”

    卫渊缓声道:“所以,在那两次大劫当中,你镇守在这里?”

    “没有让浊世彻底和大荒昆仑接触?”

    “以一己之力,横压浊世,庇护苍生?”

    他有些许震撼,帝俊的时代,何止于万年。

    这万年,乃至于更遥远之前,他就将浊世的力量压制在群星之外?

    “并非镇压,也不是所谓为了苍生,不必将这般大的名头冠在我的身上。”

    帝俊不置可否,看着那恢弘浩大,恐怖邪异的浊世,语气平淡遥远:

    “阴阳流转,本无定理。”

    “其实,清气上升,浊气下降,并非是固定之事,漫长岁月之后,自然会化作清气在下,浊气在上的局面,以令世界回归原初,而后重新发展道路,这便是纪元之劫。”

    “这一上一下,轮转不休,本来就是大道。”

    天帝微微后靠,而后道:

    “只是,我不喜欢而已。”

    ……

    因为不喜欢,所以就直接以群星万象镇压浊世在外?

    因为不喜欢,就降下了群星列宿以为屏障?

    卫渊无言以对。

    帝俊抬了抬眸,道:“难得来了,用你们人间的说法,来都来了。”

    玉箫指向前方:“要不要去浊世里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