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96章 神代传奇兵团——胎化易形!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546
  第0896章 神代传奇兵团——胎化易形!

    玄黑浊世旗施展开来,遮天蔽日,收了日月群星,连上下十方都被颠倒,从外界看来,天地万物都是一片灰蒙蒙的,甚至于连这所谓的灰蒙蒙的感觉也只是错觉。

    一处隐蔽至极的传送阵前。

    外貌丰腴柔美,手中握持一柄玉如意的女子一双妙目看着天地一片昏沉,心满意足地吸了口气,让身躯舒展,额头生出裂隙,化作了一只纯黑色的竖眼,散发出污浊邪祟之气。

    “真是舒坦畅快啊……”

    她噙着微笑等待着。

    旁边残留了一部分浊气污染过的神魔和妖异。

    他们等待在这里,只等到最后时机一到,便带着斩杀十大巅峰之一,玉虚元始的殊荣和那男子的首级回来,嗯,纵然是十大巅峰,但是毕竟走的是【因果】这样的道路,况且还是道体法身没能凝聚的状态。

    这样的十大巅峰虽然同样强大,但是还没有抵达不可匹敌的层次。

    吞服丹药,压制天机。

    在其不擅长的领域,比如狭窄区域之中短兵相接,近战搏杀。

    嗯,再等一会儿,事情就结束了吧……

    到时候可得将这【玄黑浊世旗】完完好好得带回去。

    那可是浊世神兵谱上排名第九的绝世神兵。

    先天化生,清浊灵宝。

    乃是诸多神兵当中,遮掩第一。

    也就只有这遮天蔽日,收星拿月的【遮掩第一】。

    才可能在一定程度上压制住号称【莫测第一】的【因果】。

    若非是为了将这刚刚踏出十大巅峰之境界,还没有凝聚道体,没能成了气候的【因果】拔除,这等宝物是绝对不可能交给他们使用的,若是磕着碰着,那也是麻烦了……

    丰腴女子想着,便有些担忧。

    ……

    在背后的封印当中。

    因为是为了掩盖住天机不被因果察觉,所以封印那些‘炮灰’就被封印到了里面,等到待会儿趁乱放出去,也可以遮掩行迹,而在此刻,这所谓的炮灰之地。

    霍去病默默无声地拔出汉剑。

    他身上的封印似乎本来就因为一身的勇烈之气有所松动。

    旁边的倏帝老爷子眉角跳着,面容呆滞。

    “卧槽?这年轻人……”

    “卧槽?!”

    “这你怎么就脱开封印了?!”

    霍去病提了提右手,手腕上有苏玉儿送给他的一枚宝玉手环,上面的流光已经逐渐消隐了去,最后变得黯淡,倏帝茫然:“这是……九尾狐的发丝编出的手环?”

    他脸色古怪。

    “九尾狐,食者不蛊。”

    “这是‘食’通‘饲’,是饲养的意思。”

    “你小子,养了一只九尾狐狸吗?!”

    霍去病茫然,沉思回忆自己因为没有收入,以及被那笑吟吟的武侯安排一日三顿操练,完全没钱,反倒是会跑去少女那里蹭吃蹭喝,沉思许久,道:“严格意义上,是她养着我。”

    补充了一句:“严格意义上。”

    倏帝呆滞,而后道:“吃软饭的?”

    霍去病正色道:“什么软饭?!”

    “大丈夫行得端坐得直,既然做了这样的事情,那就要认下来。”

    “再说了除了包子油条之外,那些肉还挺硬的。”

    “从唯物主义来说,我只是和她吃饭的时候由她买单而已,我请客,她买单。”

    高瘦的倏帝身躯剧震,面色震动:“软饭硬吃?”

    “卧槽,这年轻人?”

    “卧槽!”

    他脱口而出道:“不愧是渊小子带出来的啊!”

    “卫馆主?”

    面容英烈的少年一边活动手腕,去打开其余属下的封印,一边回答道:“卫馆主你不能说他是吃软饭的。”

    “哦?”

    霍去病理直气壮道:“因为他纯粹没钱而已。”

    倏帝看着霍去病把这些封印慢慢解开,只是那一个九尾狐鬓角发所编制的手链逐渐失去了原本的光泽,变得黯淡无光,最后当这些封印解开的时候,九尾狐之力已然消散无形。

    一物克一物。

    为了之后将这些北海精锐当做是炮灰搅乱局势。

    这些封印都是蛊惑类的。

    一个个封印被打开了,但是那些北海精锐却依旧如同自己只是被封印起来的状态,没有顺势咆哮,没有激荡自身的气机,只是寂然无声默默起身,手中多出一柄柄兵器,死寂地站在少年背后。

    无声无息,却威压极重。

    空气中氤氲着既然无声的煞气。

    倏帝老爷子眉头狂跳。

    而后大欣喜,非常亲热地搭着少年的肩膀,压低了声音道:“不错不错,好小子,比老头子我想的厉害多了,来来来,【胎化易形】加持上,待会儿咱们出去,趁机溜走,不要出声。”

    却没有想到霍去病讶然地看着老者。

    倏帝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感觉到自己内心有种古怪的不安定感。

    就仿佛是老不周那不安分的徒弟狐狸崽看着自己,布灵布灵地眨着眼睛,一脸无辜一样。

    “跑路吗?”

    霍去病疑惑道:“可是我们不是已经到了敌人后方了吗?”

    倏帝面容凝固:“……!!!”

    霍去病咧嘴一笑,拔出剑来。

    背后八百北海精锐无声无息踏前半步。

    气机氤氲如龙。

    倏帝嘴角一抽,看到霍去病握着汉剑,身后八百精锐都是北海神代的存在,气机汹涌磅礴,而后在一瞬间汇聚为一,少年眉宇清烈,却忽而狞笑,学着那博物馆主一脚前踹。

    轰!!!

    阵法瞬间被破。

    那丰腴女子心中一惊,立刻施法,浊气涌动,化作苍龙猛虎,覆盖周围方圆,将原本能够覆盖足足数百里的力量汇聚在了一起,却被一股烈烈煞气撕裂冲破。

    赤色烈焰般光芒升起。

    霍去病手里的汉剑直接从后面洞穿女子!

    双手持剑,旋身横斩!

    径直将那浊气妖神身躯斩断一半,少年面色漠然,左手按住她的头狠狠地贯在地上,右手的八面汉剑狠狠地贯穿下去,直接钉杀在大地上,竟是毫无丝毫的怜香惜玉之情。

    一片死寂。

    万万没有想到,先前当做炮灰的渣滓居然从后方爆破。

    他们怎么敢?!

    哪怕是脱困了,居然不逃跑?!

    居然还敢于还击?

    那女子登时化作了一片浊气散开,而后迅速远离,霍去病吐了口带着血水的唾沫,冷笑道:“果然并非是血肉之躯……当时若非是直接被你们那旗子一下兜头罩住,东西南北都分不清楚,安能让小爷吃了那么久的泔水?!”

    比起那博物馆的饭菜,简直是泔水都不如!

    快乐水呢?!

    连快乐水都没有!

    哗啦!

    背后阵法被彻底撕裂。

    浊气传送阵的气机冲天而起,若非是有玄黑浊世旗的遮掩,早就已经无比显眼,而那丰腴女子看到自己的计划直接暴露,面容扭曲,眉心那一颗全黑竖瞳越发地邪异,似乎能够搅动人心。

    周围有诸多被浊气所侵染的清界生灵,浊气的走狗。

    数量绝对不少。

    以及剩余下来的,不擅长正面近身战斗的敌人。

    倏帝头皮发麻,一转眼就已经变成了似乎要双方对垒彼此厮杀的场景,哭丧着脸,双手一拍,道:“胎化易形!!!”

    军阵煞气瞬间化作实体。

    没有了炼假还真,变化之物来自于那少年最深沉的记忆。

    霍去病回过头,看到了身穿烈烈赤色战袍,覆盖有黑色铠甲,大汉的铠甲,内里是皮甲,中间隔绝以棉布,这一层类似却要弱于于西方棉甲,但是外面却是炼铁玄甲。

    出现了以煞气短暂汇聚化作的高大龙马。

    浑身神代级别具装。

    霍去病回过头,翻身上马,八百【胎化易形】加持的神代北海精锐气机相连,苍茫赤色巨龙浮现,而后嘶吼咆哮,少年把那最后的大汉军旗系在长枪之上,一如当年。

    跑?!!

    跑个屁!

    “大汉大将军,大司马卫青麾下!”

    “骠骑将军霍去病!”

    霍去病双目怒睁,用尽全力,用尽了孤勇和回忆呼喊出了这个名号。

    而后直接狠狠地率军凿向前方。

    ……

    水神共工抬眸瞥了一眼这边的气机交错,而后讶异,沉吟了下,收回右手,没有动手,没有提前出招,只是老不周抚须疑惑,道:“奇怪,我怎么好像听到了倏的惨叫声?”

    “不应该,不应该啊……”

    “要不过去看看?”

    “好生嘲笑一番!”

    老不周登时意动,可看了看旁边的娲皇。

    想到当年那一劫,乐子人也没了看乐子的心。

    ……

    “啊啊啊,要死要死要死!”

    “卧槽卧槽卧槽!”

    “老不周救命啊!”

    倏帝老爷子和霍去病同乘一骑。

    在浊气拉扯出的空间当中死命地凿穿突破,背后的每一个精锐都是北海神代海域挑选出来的精锐,实力强大恐怖,都抵达或者接近神这个层次,精气神相连。

    军阵磅礴,化作巨大的赤龙长吟。

    鳞甲真实不虚。

    突而天地一片混沌,似乎全部都被笼罩在那丰腴女子的竖眼里,四方充斥着污浊邪祟之气,霍去病怒喝一声:“守!”

    八百精锐齐齐咆哮:“守!”

    老倏帝被颠得差点隔夜饭吐出来,还是双手一拍。

    胎化易形!!!

    那巨龙战魂变化,根据精锐当中某一位的血脉,化作了北海玄龟,直接抵抗住了这恐怖的攻势,定住因果不动,霍去病气机相连,掌中的汉剑已经更换成了马战大枪,道:“攻!”

    军魂再变!

    根据倏帝权能,和任何的敌人交锋都永远处于优势地位。

    无法被克制。

    无法被针对。

    没有弱点!

    神权覆盖,军魂加持,以最擅奔袭的名将为核心。

    以北海神域的诸多年轻精锐为骨干。

    足以在神代都称之为传奇的兵团,哪怕只是雏形,也重新出现在了这里,霍去病手中的长枪不断地刺杀,将浊气敌人一一地斩杀,忽而抬眸,那一双锐利的眼眸看向前方,看到那丰腴女子的尸体之后。

    一名双鬓斑白,浑身墨染,有先天八卦之气息的男子正在飞遁。

    霍去病眼眸一变——

    如同当年把匈奴王庭端了,顺便把那些什么大人物剁了一样。

    本能察觉到对面是大鱼。

    倏帝隐隐觉得不对头,头皮发麻,按住少年肩膀,结巴道:

    “冷静,冷静啊小崽子,想想看你长辈怎么说的?”

    少年怔住。

    舅父是怎么说的?

    他回忆,而后缓声道:“大阵交锋,与校场斗技,腾挪转移不同,长枪列阵,敌以乱枪刺来,我自乱枪还去,堂堂正正。”

    “穷寇莫追!追则有祸。”

    “全军为上,破城为下。”

    “舅父说的对……”

    倏帝松了口气。

    而后看到那少年脸上浮现灿烂明朗笑容:

    像是高三逃课出去打群架的不良少年。

    “可惜我从来不听我舅舅的!”

    倏帝:“……”

    伱特么!

    卫渊!!!你博物馆里到底都是些什么莽夫!

    莽夫博物馆吗!!

    纵马狂奔,这马乃是煞气所化的龙马,心意合一,背后精锐狂奔,倏帝眼尖,一眼认出来了前面那存在的跟脚,乃是浊气一地,天机对应的【浊】的化身,而霍去病简直就像是嗅到了血腥味道的鲨鱼。

    或者说看到奔跑骨头的二哈一样狂飙过去。

    看样子似乎是打算直接从后面把浊气伏羲的分神爆了。

    倏帝都呆滞了。

    这小子不知道什么叫害怕吗?

    这小子是指南车转世吗?!!

    那老银币都遮掩气机推演八卦了都给他找到了?

    “卧槽!”

    “卧槽,这年轻人!”

    “卧槽!”

    霍去病纵马狂奔,忽而抬手,高呼:“射!”

    兵魂再度变化,倏帝觉得自己似乎是变胖了点,而后看到一只巨大无比的凤凰鸟升起,每一名北海的神代精锐都将手中的长枪抬起,握在手中,蓄势,而后伴随着霍去病的动作,猛地抛掷出去。

    一瞬间天空黯淡。

    一只只散发出恐怖高温和明亮光芒的长枪洞穿虚空,撕裂苍穹。

    直接锁定住这不擅战斗只是遮掩因果的浊气伏羲分身。

    而后轰然砸落,洞穿山岳,在大地上砸出了巨大的裂隙,让岩石融化,让天空云雾消散蒸发,那道浊气伏羲的分身未曾承载太多力量,不得不放缓速度,而霍去病已经瞬间赶上去,从后方看到了前方的浊气身影。

    ‘不知道为什么,很想刺死他!’

    霍去病心中升起念头。

    一枪旋转刺出,后脑勺直接爆头。

    ……

    而在此刻,天地之间突而一阵翻滚沸腾,隐隐然有无比压抑之气息浮现,压得苍生心里沉甸甸的,抬眸看到一片昏沉,却似乎又有高大身影若隐若现,存于其中。

    共工抬眸,带着一丝丝玩味的笑意。

    “……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