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90章 使人讶异之辈!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686
  第0890章 使人讶异之辈!

    封锁因果,遮蔽天机,乃至于强行压制在极为狭小的空间内。

    借此断绝其借助外界因果战斗的特性。

    而后趁机不备,近距离搏杀!

    身材高大的男子眼眸微微亮起,只觉得对方给出的建议非常地精准,直截了当地完成了对于对方的束缚,成功对对方因果的权能切割,并且成功地将其从十大巅峰的【因果法则】上拉下来,陷入到了不擅长的肉搏战。

    一个根基不稳,又是走诡秘莫测路线的十大巅峰。

    失去了其道果,也不过如此!

    这些浊气化形以及人间的神魔们都心潮澎湃。

    看吾等将其斩杀之!

    近距离将其殴杀之!

    一位十大巅峰的头颅,乃是最佳的战利品,是无上的殊荣!

    能够亲眼看到那十大巅峰被困在了狭小空间。

    无法动用权能因果时候的恐惧面容,死了也值得!

    此刻模样儒雅的男子看到这些神魔和浊气的情绪被调动起来,敛眸,拈起鬓角一缕白发,以稍微长的指甲将其斩断,而后吹了口气,便看到那白发纷纷扬扬地散落,化作了一个个人形。

    其每一个都具备有较为强大的气息。

    具备有相对应的灵智。

    能够在一定程度上运用【仿先天八卦】【伪天机衍算】等手段。

    具备有同等级数修士应该具备的基本攻杀和遁术。

    虽然不擅长正面强攻。

    但是无论是用于敛息暗杀,还是说进行从旁辅助,遮蔽因果和天机,都有着相当不错的运用,儒雅男子神色平淡,道:“你们这一次行动,由我的分身来辅助。”

    “是!”

    其余浊气化形当中,身材高大,肌肉健硕的男子回应,道:

    “您是要去唤醒对应于【因果】的那位了吗?”

    儒雅男子微微颔首。

    清浊流转,清气在上而浊气在下是千万年来的定局,阴阳相对,当十大巅峰级别的存在出现在了清世当中的时候,祂们会在代表着世界最初和最根本的大道上留下自己的烙印。

    而浊气在下,是世界的根基和基石。

    此消彼长,当清世的大道蔓延的时候,就会在浊气之世留下巨大的创痕,这些创痕则是对应十大巅峰的权能的痕迹,足够强大的浊气,顺着这权能轨迹滋养自身。

    再耗费漫长到数以万年计算的时间,就会化作拥有类似于十大巅峰之一能力的【浊】。

    但是这并不是什么好事情。

    因为浊气是基石,当十大巅峰的力量增加的时候,就代表着浊世承担着的来自于清气之世的压力越大,只有让其同步提升,这基石才不至于崩溃,这只不过是一种维系着世界平衡的手段。

    而靠着这样的方式诞生【浊】需要漫长的时间。

    在这个漫长时间里,十大巅峰本身的实力是会迎来更大的提升的。

    也就是说,【浊】永远只能落后于十大巅峰。

    永远只能作为清气之世的基石。

    但是,那是之前……

    儒雅男子垂眸。

    而旁边负责围杀这新诞生十大巅峰之一的浊气神魔感慨道:“若是往年的话,想要靠着十大巅峰诞生后在浊世留下的烙印自然生出灵性,恐怕需要几千年几万年,而【因果】这一类的法则,恐怕更是要消耗足够时间。”

    “但是现在,恐怕转眼就可以完成了吧。”

    他带着发自内心的笑和感慨:“有了【创生之莲】这件顶尖的灵宝,足以让那位在转瞬之间化身而出。”

    “这玉虚元始交给我等即可。”

    “尊神自去便是。”

    儒雅男子颔首,道:“那么便等待尔等的消息了。”声音落下就已经消失不见,显而易见是那种唯独十大巅峰层次以及十大巅峰之下第一阶梯的某些特殊道路才能做到的‘聚则成形,散则为气’。

    转眼回到浊世。

    那儒雅男子看到了在浊世对应的大道之源突兀出现的巨大痕迹烙印。

    那相当于是清气上涨,给浊世家乡带来的伤痕。

    伤及本源,按照常理,会有最为精纯的浊气本源应运而生,顺着这十大巅峰的道果留下的烙印流转,耗费漫长时间借以领悟清气之力,但是现在,已经不必等待了。

    他伸出手,手掌浮现一朵散发流光的莲花。

    仿佛天下最为精纯之物,每一枚花瓣都晶莹剔透,有磅礴生机流转,组合为一,更是释放出了天下第一的创生权能,仔细看去,花瓣中心甚至于有丝丝缕缕的赤色血线。

    儒雅男子眸子微敛。

    这正是以娲皇心脏所赋予显化的绝世灵宝。

    袖袍一拂,借以施展创生之法,如同娲皇在世,创生万物,精纯无比的浊气汇聚起来,将本来需要万年的时间不断压缩,而这儒雅男子只是平淡垂眸,落座于此,注视着这一切的发生,且安心等待。

    这一本源在此。

    娲皇不单单会无法恢复,哪怕是被转世,也只能处于少时阶段。

    实力自然不提。

    甚至于连记忆都无法恢复。

    这几千年里,每当娲皇转世,逐渐成长,这创生之莲当中的底蕴就会增长,而这时候,祂便会直接将这一部分本源掠走,使得娲皇或者再度沉睡,或者处于失忆且年幼的状态,永远无法恢复。

    只能不断重复成长,失忆,重新成长的过程,当做祂掠夺本源的源头。

    男子咳嗽数,感觉到当年伤势还存在,喃喃自语:

    “很快了……”

    “很快。”

    ……

    “灵宝都准备好,都搜集好!”

    “记住了,是要能够防备天机,遮掩因果的那种,千万不要找错了!”

    “还有灵药,没有几天了,必须全部安排下来!”

    身材高大手持一柄开山巨剑的男子大声得吩咐。

    其中一名有着海藻般卷曲长发,眉宇柔美的女子询问道:“确实是有一种更好的灵药,远远比其余的灵药数量更多足够每个成员吞服三枚,也能够有效抵抗住天机,但是有些许的副作用……”

    “副作用?”

    “是……”

    女子斟酌着道:“因为是以强化天机因果的感知,故而肉身会稍微削弱,会产生本身的感知能力偏向于对因果类的防御,导致自身的近战实力稍微下降些许。”

    “嗯……无妨!”

    男子沉思许久,回忆那位大人的说法,主动接过丹药,为了表示决心直接吞服,而后道:“果然是好丹药!”

    “那玉虚元始最强的攻伐手段,就是扰乱周身因果,若是你我不吞服此丹药,他拼尽全力爆发因果,直接把我们现在的状态和死亡的果强行拼接在一起,岂不是当初便死了?”

    “再说,只是稍微降低了些近身战斗之力。”

    “无论如何,也在那人之上!”

    有着海藻般卷曲长发的女子想了想,道:“也是……那位大人的天机衍算从没有错过,我们浊世在浑天,帝俊,还有伏羲的连番压制下,尚且可以重整旗鼓,仍旧攻击,也是祂的算无遗策。”

    “我这便去准备。”

    “好!”

    男子吐出一口浊气,看着自己的属下忙碌,皱眉许久,又有人来。

    “又是什么事情?”

    “……是之前的那两个俘虏。”

    前来的持剑男子无可奈何解释道:

    “你刚刚执行任务回来,这些事情还没有来得及和你说。”

    “很棘手的问题,那两个俘虏,好吧,严格意义上是两批俘虏,身上牵扯有点大……之前还好,把他们藏匿在这里,用浊气掩盖住了,但是我们马上就要出发了,留在这里,怕是会出问题。”

    高大男子皱眉:“牵扯很大?”

    “是,你过来看看就知道了。”

    无可奈何的剑客点了点头,带者高大男子进入了一处被层层封印困住的地方,语气幽幽道:“其实很倒霉,我们本来是在隐蔽行动的。”

    “本来一切正常。”

    “谁也不知道,为什么天边突然飞过来了一个瘦了吧唧的老头子,直接就撞进来我们的敛气阵法里面,当时候我们是在休息,准备补充浊气,就给那老头子直接撞破了。”

    高大男子皱眉:“不能直接杀?”

    “不能……”

    剑客手里的光球升起,指了指那位高高瘦瘦的老头子,嘴角抽了抽:

    “祂是倏,上古之帝之一。”

    “杀了他会直接引来不周山和上古之帝忽……”

    不周山……

    高大男子额头抽了抽,回忆曾经见到过的,不周山撑天拄地的无敌之姿,以及传说中那不周山的大逼兜,一巴掌一个大神魔,管你是谁,直接干碎,号称三界八荒,清浊两世,刚猛第一的恐怖存在。

    曾有人说,

    若是不周山懂得用兵器,当可称得上近战杀戮无敌。

    但是也有人说,不周山的拳头和巴掌远胜过一切的灵宝兵器。

    把祂惹过来……

    高大男子沉默许久,哪怕是浊气神魔,本能倾向于混乱,暴虐,却也还是遵从了心灵的指引,选择从心,道:“是不能杀,留在这里也容易出问题。”

    “那把其他的杀了,把祂带走。”

    那位剑客的额头一抽,叹了口气道:“另一个,也杀不得。”

    “会打破我们的行动,让我们提前暴露。”

    高大男子怔住:“嗯??!”

    剑客往前走了几步,幽幽地道:

    “在被倏这个蠢货撞破了之后,我们虽然觉得这就只是个巧合,却也越发谨慎。”

    “每三日一次转变据点,每一次都有遮掩气息,抹去天机痕迹,分出去因果以做遮掩,甚至于布下陷阱,有做错误的指引和诱导,最后还在地面上留下了据点,且诱导向海域,而本身则是藏匿于峡谷裂隙之下。”

    “但是,但是这家伙……这家伙……”

    他咬牙切齿道:

    “简直像是轩辕黄帝的指南车转世一样,带着一票儿北海精锐直接扑过来,真的,我可以对天发誓,这家伙绝对就是直勾勾冲着我们来的!连转弯儿都没有!连转弯儿都没有啊!”

    剑客面容隐隐扭曲,然后哗啦一下打开阵法。

    层层封印之下,环境黯淡,里面以锁链捆绑着一个年约十七岁的少年,一身残破的赤色铠甲,烈烈如大汉之火,身上有伤势,嘴角鲜血还未曾干涸,但是一双墨色瞳孔却如冬日寒星,森冷明亮,吐了一口唾沫,被连番拷打仍旧是桀骜不驯。

    “咳儿——tui!”

    “孙贼,来了?”

    “今儿又有什么给你霍爷爷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