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88章 因果的妙用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553
  第0888章 因果的妙用

    平静简单的交流,但是其中却蕴含有浓郁无比的杀机,卫渊和伏羲,亦或者说代表着【因果】和【天机】的,整个十大巅峰乃至于一切法门当中,最为【玄秘莫测】的两位,在此刻难得地达成了绝对的一致性。

    伏羲可以不打,仇必须要报。

    外甥可以不削,恨必须要偿。

    两人心中默默闪过了类似的念头。

    “事不宜迟……现在就先把我的天机暂且屏蔽吧。”

    白发道人伸出了手。

    伏羲微微颔首。

    卫渊原本以为,以这家伙的性格,肯定会选择戏耍他一番,比如说做了好几个时辰的准备,结果告诉他还没有开始之类让他血压噌一下升高到爆表的行为。

    而事实上,想要遮蔽他此刻状态的天机情报,本就颇为复杂。

    十大巅峰,再怎么的地板砖,看门员,那也是十大巅峰。

    更何况还是有选择地遮蔽。

    遮掩其本体擅长攻杀的特性,而暴露出的【因果】以及道体未成,是个下手的好机会遮掩的情报,卫渊自己是完全做不到的,而哪怕伏羲也……

    青衫天神神色平淡,环顾自身处境,自嘲一笑。

    道:“一切就交给你了。”

    伸出手拍了拍卫渊肩膀。

    “去吧。”

    白发道人微怔:“……天机屏蔽……”

    青衫天神懒散抬了抬眸,随意道:“已经完成了。”

    哈?!!!

    卫渊神色一滞,眼眸瞪大

    完成了?

    就只是刚刚拍肩膀那一下……就将踏足十大巅峰的自己的天机有选择地进行了屏蔽?

    伏羲,天机第一。

    卫渊真正意义上地明白了这四个字的分量,以及执掌群星列宿,镇压命数的帝俊为何会自称自己并不擅长天机……或许在伏羲面前,哪怕是代表着星辰命格的帝俊都也只能是‘不擅长’吧。

    道人以自身因果权能,自我检查了好几遍。

    伏羲道:“已经完成了,不必担心。”

    卫渊摇了摇头,道:“不,我只是在检查其他的事情。”

    白发道人一本正经道:“看看你有没有趁机又把我的财缘给顺手牵走了。”

    表情的认真刚刚好卡在了不知道这家伙说的是实话是认真的还是在故意装傻的程度,让伏羲都给心里一塞,心里默默念着,人族,人族,还是涂山氏,勉强算是亲生的,亲生的。

    冷静,冷静。

    许久后吐出一口气,道:

    “你之后有什么打算?”

    卫渊道:“击溃不周山讲道的时候会出现的浊气之形。”

    “而后再开始聚集汇聚我自己的元始道体,现在这种状态实在是不能称之为有多好……”他握了握手,总是觉得这种玄妙万方的状态让自己有种不那么稳当和安心的感觉,而后道:

    “再然后,大概会去一趟南海区域。”

    “去看看祝融,而后……”

    伏羲挑了挑眉,道:“而后去打开中央之海的封印救后土?”

    卫渊不置可否。

    伏羲想了想,还是提醒了一句,道:

    “……去南海的话,小心祝融。”

    卫渊想到之前在大道根源那里,浑天也曾经暗中提醒过自己,祂在那只有十大巅峰才能抵达的区域曾经多次见到过祝融,而祝融在之前表现出的状态,却是处于【封印伤势】当中,实力只保留有十大巅峰之下第一阶梯末尾的级别。

    甚至于会因为暴走的刑天尸体而手忙脚乱。

    这显而易见地有问题。

    卫渊点了点头。

    伏羲缓声道:“至于中央之海,那里可不简单,那是清气浊气的交融,类似于太极图中间分化阴阳的那一部分,最为特殊,是被浑天最后封印起来,才能维持住世间的平稳。”

    “其实之前那一片浑沌之海曾经打开过,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或许是浊气那边在尝试突破浑天留下的力量,并且短暂地有了些许的成果,至于那一次打开的后果……”

    伏羲揉了揉眉心,道:

    “浊气溢散流淌而出,炎帝的小女儿精卫在海边玩耍。”

    “死于浊气之海的侵袭。”

    “真灵湮灭,化为飞鸟,雕着镇压浊气的玉石不断地往浊气之海当中抛下去,而后来,浑沌之海的裂隙重新恢复的时候,精卫也就抛下了自己的父母和姐姐,不顾一切地飞入了那一座海里。”

    卫渊沉默,想到了那位姜叔。

    “姜叔,神农氏他……”

    伏羲神色平静:“两个女儿,皆已经横死。”

    “长女还好,总算是有个善缘。”

    “幼女连这个世界都不复存在。”

    “他年迈之后失踪,但是以神农鞭在手,平常的神灵也未必能拿得下他,哪怕是神魂崩裂的伤势,神农鞭也能暂时维持住他的生机。”

    “他的离开是因为不愿意再因为自己消耗神农鞭的力量和本源,不愿意让这件神兵因此而崩溃,在看到轩辕登顶,涿鹿之战平息后,主动分离开神农鞭。”

    “而后一步一步走向了浊气之海,寻找自己的女儿。”

    “履行完人族的职责,履行完人王的职责,连战士的职责和自己的生命都走到了尽头,于是他放下兵器,终于可以做一个父亲该做的事情。”

    卫渊沉默无言,在这里的目的也已经全部完成,呆下去的话也只是默然,摇了摇头,准备离开的时候,伏羲抬了抬眸,开口道:

    “不过,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白发道人动作顿了顿。

    伏羲看着他,道:“我是问你,【之后】有什么打算。”

    他道:“十大巅峰都要选择镇守的浊气区域,你偏偏要在不周山上讲道,如果不是打算直接占了老不周的地方,怕是另有打算……我猜一下,等你完善功体把根基弥补上来之后,恐怕是想要以玉虚宫镇压浑沌海域,代替浑天之责吧?”

    白发道人青衫微动,拈着茶盏,道:“是又如何?”

    他把茶盏放下,拂袖起身,青色袖袍如同云气般掠过空中,语气从容缓和:“当时论道的时候,我就说过,域中四大,有天,地,人,可以抵达大道的境界。”

    “而今浑天已去,后土离散,自当以人来撑天拄地,定鼎清浊。”

    “不过如此而已。”

    道人声音平淡。

    伏羲摸索着下巴,道:“啧啧啧,不过如此而已?真是敢说大话啊,这句漂亮话是真的想法?还是说假的想法?”

    白发道人侧了侧眸,鬓角白发微微扬起,嘴角抿了抿,道:“是假的。”

    “那真话呢?”

    “……只是不想,让浑天的坚守白费,被那边看了笑话而已。”

    “也总不能让祂的尸体孤零零留在那边。”

    最后一句声音微低,伏羲抬眸的时候,已经看不到那边的道人,只留下了云气溢散,伏羲沉默许久,哂笑一声,揉了揉眉心,自嘲道:“啧,真的是……年轻气盛年轻气盛。”

    “提起浑天的时候,难得被这小子引动了几分惆怅,不过还好还好,姜还是老的辣。”

    “提起中央之海以及祝融的事情,这小子的注意力都被带走。”

    “就没有心思来管我这边的消费了。”

    “噗哈哈哈哈哈……小子啊小子,让你学个乖,不是说十大巅峰就能所向无敌的,这世上可不只是打打杀杀啊,饶你奸似鬼,还是喝了老夫的洗脚水……啊,不对,我没有脚来着。”

    青衫天神得意洋洋地爽朗笑着,转过身,而后笑容戛然而止,脸上的神色一点一旦凝固,看到自己买来的漫画,新款音响,各类设备全部都消失不见,已经变成了一片空白。

    属于是那种贼进来都得抹一把泪的程度。

    伏羲眼睛瞪大,带着许久,忽而回忆起道人起身的时候,宽大袖袍如同流云般扫过的画面,从容不迫理所当然堪称不带一丝丝的烟火气,伏羲的嘴角抽了抽——

    “袖,袖里乾坤……??”

    “你个瘪三!!!”

    “算计我!!!”

    ……

    “你好,我这边需要退货。”

    “对,七小时无理由……嗯,好的,谢谢……”

    “你好,我这里有一批漫画书要挂在二手市场上,有兴趣吗?”

    “对,就是你喜欢的那一批。”

    “嗯,都不要了,打包卖,价钱便宜。”

    博物馆,元始天尊面无表情地把这些东西都退货了。

    作为因果之道,他可以一眼看到能在哪里卖出去。

    右手摸索着下巴,突然想起了一个操作——自己不知为何和金钱无缘,那就掉钱,然后让伏羲捡起来,然后自己再上去从伏羲那里打劫……咳咳,是从伏羲那里要回来。

    不就完美规避了自己的贫穷吗?

    这简直是天才!

    是捡钱的永动机!

    伏羲,真好用!

    卫渊将手头的俗事处理掉,看着外面的天色渐渐暗下来,神色平和,心境也安静下来,想了想,先去外出买菜,伸了个懒腰,也没有用神通,只是如同没有修为的人一样骑着共享单车去买菜。

    因为诸果之因,直接把退货后退钱之间的因果直接瞬间完成。

    卫渊账户上多出了一笔钱。

    伏羲的钱,花的安心……不,严格意义上,这是我的钱。

    卫渊心中吐槽,买了些牛肉,土豆,洋葱,打算回来炖牛腩,顺便还买了些菜和当季的水果,骑着自行车,感受到老街住户们惊讶的目光,今日份不必吃软饭的元始天尊把头抬得高高的。

    而后在下车的时候,脚下微动,愣了下。

    这是……

    宝石?

    卫渊俯身捡拾起来一枚不规则碎裂,但是质地极为好的蓝宝石。

    这是……谁掉了的吗?

    难道说,在我去买菜的时候,博物馆迎来了珍贵的客人?

    可恶,我在就没人来,我一走就来客人了……我真这么没有财运吗?

    卫渊一边心中吐槽提着东西往里面走,一边随意看去,想要看看是谁丢了的,然后把这东西送到失主那里,可是一算却发现上面没有天机和因果,让卫渊都皱了皱眉,第二次卜算稍微认真了点,看出些许痕迹,白发道人顺着微弱的因果抬头,看到厨房那里的少女。

    ……珏?

    白发道人愣住,看到少女脚步轻快,简单朴素的居家服饰外面套着围裙,袖口挽起一截,露出了白皙手腕,用红色发带系着高马尾,在那里切菜的时候,踩着拖鞋的脚轻轻晃动,马尾就一下一下晃动着。

    这是……很期待?

    道人若有所思,看了看宝石,看了看想要转过来想要搭话却又要绷住冷静模样,不去转过身来的少女背影,脸上浮现出一丝无奈的微笑,而后嘴角微微勾起,大声道:“珏,我回来了!”

    “还有还有,我和你说啊,我捡到了一枚宝石,也不知道是谁掉的,天机术都找不到失主!”

    “哼哼,看来是上天给我的财运啊,运气实在是太好了!”

    白发道人笑容灿烂。

    眼前少女转过身来,晃了晃马尾,噙着笑道:

    “毕竟我说了啊,会祝福你的。”

    “看,西王母的祝福哦,很有用吧?”

    道人故意摊开双手,夸张笑着道:“不愧是西王母,厉害!”

    看着少女清冷眉宇之下,一丝丝得意洋洋的样子,道人神色温和。

    嗯……果然,装作捡到钱很开心的样子。

    这样珏就会开心。

    少女哼着轻快的曲调切菜,踩着拖鞋在厨房里晃动着马尾。

    看了一眼把玩着宝石的道人,嘴角微微勾起。

    嗯……果然,只要悄悄地把宝石让渊捡到。

    这样渊就会很开心。

    珏的心情似乎很好,今天还是珏做饭,但是少女似乎不是很喜欢洗碗,所以这件事情就是卫馆主的工作,没用什么神通法门,只是如同凡人一样地生活,而后回到了自己的静室。

    时间已经半夜了。

    白发道人沉吟许久,他打算做个尝试,且不能让伏羲知道。

    所以故意空出了一部分时间。

    嗯……与其说是不能让他知道,倒不如说暂时先不告诉他。

    毕竟不知道是否能够做到。

    卫渊想到伏羲平静地说出娲皇的情况,沉默许久,揉了揉眉心,回忆之前的情况。

    明明自己离开不周山的时候,娲皇还好好的。

    烛九阴开辟九幽的时候,若是娲皇出事不可能不去管。

    也就是说,事情是在娲皇完成补天的最后阶段,而烛九阴已经去东南之地创造九幽冥界的时间段里发生的,他伸出手,重演自己当年天崩之时和娲皇的短暂接触,于是指掌间浮现五色流光。

    但凡是和他有所因果联系之人。

    哪怕是因果已经断裂,只要他这边的因果还存在。

    就可以循着因果去窥伺过去。

    这是连伏羲都做不到的事情!

    普天之下,唯独他可以完成。

    白发道人缓缓握合那一缕五彩因果,手腕翻转,眸子微敛。

    权能·因果追溯——

    【娲皇陨落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