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87章 上古隐秘·伏羲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686
  第0887章 上古隐秘·伏羲

    温柔撒娇的嗓音,在本来理论上是清修之所的地方回荡着。

    这一天,道门玉帝,又双叒叕,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沉默许久后,张若素喝了口酒,点头,面不改色道:

    “不好意思,走错门了。”

    “两位如果见到我们道门的道德天尊的话,麻烦转告一声。”

    “他的道德掉了。”

    关门,转身,走!

    一气呵成。

    转进如风!

    【元始天尊】:“……”

    没有一点道德的【道德天尊】:“……”

    ……

    龙虎山上,焦急等待着的年轻道士看到天空忽而变得一片宁静。

    其中甚至于还透着些许的尴尬,不解其意。

    就看到祖师爷已经踩着云气下来了,连忙迎上前去,道:“天师,发生什么事情了?您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不回来贫道怕是要死。

    三观震裂而死。

    张若素面不改色,喝了口酒:“我什么都没看到。”

    “喝假酒了……”

    太清境。

    周围的声音还在回荡着。

    现代科技的调音软件,加之以神灵级别的微调技术,这声音音色极端地接近于娲皇,刚刚一副为了苍生,为了万法,主动培养卫渊,并且因为卫渊的成长而极为欣喜的伏羲面容一点一点凝固,额头流汗,满脸燃尽了的表情。

    不用抬头都能看到某白发道人用一连看不可回收垃圾物的表情。

    卫渊面无表情伸出手按在了伏羲脑门上,五根手指好像要直接扣到渣蛇的脑子里面,满脸发黑,劲气一扫,直接把音响给关上了——

    本来是打算直接扫碎的。

    可是卫馆主发现这个好像很贵,如果没有过七天无理由退还。

    还可以换点钱。

    于是手下留情。

    而取而代之的是按在伏羲头顶的手指越来越大力。

    “没救了,烧了吧。”

    “告辞!”

    “吾玉清元始天尊,在此赋予你天诛!”

    轰隆隆的雷霆不断地砸落下来,人间很多地方都看到如此灿烂的雷霆,仿佛象征着心中不可遏制的怒火,简直是堪称美景,许久之后,卫馆主盘坐在太清殿,坐在伏羲原本的位置上,吃着伏羲的零食。

    伏羲幻化出水流,看了看自己的熊猫脸,嘴角抽了抽。

    分明自己无论是境界还是根基都远超于此刻这个十大巅峰地板砖。

    但是很遗憾自己之前经历过劫难,根基差一点跌穿地心。

    而这混蛋小子的神话概念居然天克自己。

    在这种克制之下,自己居然被揍了。

    祂嘴角抽了抽,道:“所以,你上来是为什么,难不成就是要找个有和我这个老前辈打一架吗?”

    然后看到白发道人一脸讶异而后理所当然地道:“不可以吗?”

    ???

    伏羲一口气没有传上来差点被堵死。

    MD好屑!

    可恶这混蛋是谁教导出来的?

    好想砍死他,然后拎着他的腿狠狠地抡圆了砸在地上一百遍啊一百遍!

    伏羲脸上笑容绷不住。

    道人道:“不过说对了,今日我来找你其实是有其他事情的……”

    “如果不是你做的那些事情,我也不会这样做。”

    道人嘴角抽了抽。

    伏羲身子一晃,从被捆缚的状态下挣脱出来,一身青衫,道:“说吧说吧,什么事情?”白发道人老神自在地道:“准确地说,是一件事情,一个问题。”

    伏羲按着眉心:“真是会坐地起价。”

    “不过什么事情?”

    卫渊注视着眼前的伏羲,道:“上古之年,清浊之谜,娲皇第一次为何失踪;娲皇第一次失踪之后,后土应该去找过你,但是为何你竟然没有和她一起去找娲皇?”

    “以及,你第二次前去外海,是为什么?”

    伏羲嘴角一抽:“这应该不是一个问题。”

    白发道人面不改色啪地打了个响指。

    强行因果连接合理化。

    语气平淡道:“现在它在概念上,是‘一个问题’了。”

    伏羲:“……”

    他突然开始明白,之前上古和更遥远时代那些面对着自己气得暴走的古神们是什么心态了……

    可恶啊!

    为什么会有因果这么不讲道理的概念?

    伏羲嘴角抽了抽,强行移开视线,道:“好吧,我开始解释,因为,阿娲的第一次失踪,其实没有遇到危险……那个时候,我可以冷静下来,想要彻底解决幕后的黑手。”

    卫渊敛了敛眸子,嗓音清冷:“以及,存了利用后土去打草惊蛇。”

    “而你在暗处做出应对的心思。”

    伏羲反倒是坦然,道:

    “是,后土并不擅长幕后勾心斗角这样的事情。”

    白发道人沉默了好一会儿,道:“继续吧。”

    伏羲手指敲击石桌,嗓音平淡,道:“后来,我才在阿娲补天时候察觉到了问题……阿娲没有受到伤害,且能够在浊气反扑导致天柱崩塌的劫难的时候,及时出现,这就代表着,她是陷入了某个浊气所布置的困境。”

    “能短暂困住她的,自创世之初到现在,或许有各类的手法;但是若要让她在【天裂】这件事情出现的时候及时出现在灾难现场的法子,只有三类。”

    “天机的【天命指定】。”

    “因果的【恰到好处】。”

    “命运的【反复无常】。”

    伏羲抬眸:“现在,天机是我,因果是你,命运已死,理论上而言,三者都有可能做到却又都不可能做到……”

    卫渊缓声道:“所以,在我之前,你才会那么忌惮你过去和未来的自己?会觉得娲皇的失踪有概率是未来的你出现了某种情况,甚至于丧心病狂到对娲皇出手?”

    “那不可能,我怎么可能对阿娲出手?!”

    伏羲一脸你侮辱我的表情。

    即答!

    “但是会造成这样局面的未必只有邪念和敌意……也或许,是为了护住阿娲,所以做了这样的事情,却又在天地大劫的时候,她靠着自己的意志突破了命运和因果……谁知道的。”

    伏羲懒洋洋地撑着下巴,暗金色竖瞳看着前面的白发道人,轻松笑着道:“因果,诸果之因,现在,渊啊,你也已经是我所暗中戒备忌惮的对象之一了……”

    暗金色的瞳孔里森冷淡漠,绝不是在开玩笑。

    带着神的苍凉和审视。

    卫渊想了想。

    伸出手指。

    我戳!

    因果锁定·必中。

    扑哧。

    “啊啊啊啊啊,你在做什么啊魂淡!”

    “我的眼睛,我的眼睛!”

    本来还打算在后辈面前装逼挽回形象的伏羲抱着自己的尾巴在地上滚来滚去,眼中流出血泪,元始天尊捧着茶,面不改色,最后满脸血泪,自己一世英名,竟然被这莽夫克制。

    卫渊疑惑道:“那第二次你为何会出海?”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中央之海是清气浊气汇聚之所,你恐怕是打算装作要杀入浊气之世当中,实则是引出敌人来吧?”

    伏羲道:“不,我当时确实是想着杀入浊气之世当中。”

    卫渊不解。

    伏羲这样躲藏起来几乎可以和帝俊交锋的类型。

    主动杀入浊气之世,几乎是寻死。

    伏羲敛了敛眸子:“阿娲死了。”

    卫渊动作凝滞。

    这一次,感受到了四个字当中无可抹去的恐怖杀意。

    绝不是之前玩笑打闹的时候可以比拟。

    伏羲语气低沉轻微,如同在说着和自己无关的事情:

    “补天之后,死了的。”

    “原因不明……眉心中剑,四肢筋腱被挑断,心脏被取走,身体有超过三十处伤势,神魂都散开。”

    “但是她还是补好了天。”

    “没有去逃,没有去找我,甚至于没有哭,她明明小时候连捏人失败都会哭。”

    “只是补天。”

    “我将孕育清浊之变的阴阳天机术传遍天下,而后出海。”

    “我要让他们付出代价。”

    伏羲垂眸平淡道:“仅此而已,还有什么想要问的吗?”

    卫渊摇了摇头,诸果之因的本能告诉他,此刻不要再继续追问娲皇的事情,否则的话,眼前这个恐怖的男人恐怕会陷入一定程度上的疯狂当中,至于伏羲在杀入了中央之海后做了什么。

    是如何从中央之海一路杀到了归墟,自身都重创几乎陨落……

    从结果来看,浊气在天崩之劫后,未曾趁娲皇陨落,共工心境降低,不周沉睡的好机会大举进犯,而是又元气大伤,蛰伏了足足两三千年时间。

    足可见得当时疯狂的伏羲到底做了什么。

    伏羲疯狂下不计一切的杀戮,可能只是略逊于浑天的霸道。

    具体的情况,时间还很长,他之后会知道。

    “那么,就是我来找你最大的目的了。”

    白发道人双手环着杯盏,看着眼前的伏羲:“我要在不周山讲道,说有缘者都可以来,不周山是当年浊气爆发最厉害的地方之一,残留有巨大的空洞空白。”

    “十大巅峰是对抗浊世的核心。”

    “万物阴阳相对一体两面,这个世界诞生十大巅峰,那边必然有所察觉,而在我还没有领悟元始道体的时候,也是【理论上】我最虚弱的时候,又恰好在浊气的巨大入口之地,祂们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围杀最虚弱十大巅峰的机会。”

    伏羲眼底微微亮起流光。

    卫渊伸出手,手指拨动因果,道:“帮我,伏羲。”

    “将我本身【擅长杀伐和战斗】的天机情报全部抹去。”

    “只保留有十大巅峰,未曾凝聚道体的虚弱天机……”

    “然后,报复回去。”

    抹去过去的天机情报,只留下【玉虚初证,功体未成】的真实情报。

    玉虚概念未曾成就,连大道道体都没凝聚出来这本来就是最大的事实。

    甚至于卫渊觉得,对面应该可以靠着清浊对应察觉到自己行走的方向是【因果】,并且提前对应于因果的传说和诡秘难测,做出种种的应对手段。

    可是因果概念不擅长战斗。

    和我大唐第一剑圣杀伐贼猛有什么关系?

    伏羲微微皱眉,而后立刻明悟了道人的想法,微微颔首,缓声道:

    “我会帮你的,只有一个条件……”

    “一个不留!”

    他暗金色的竖瞳看着卫渊,一字一顿,蘸满了杀意:

    “敢于进犯此间的浊气,有一个算一个,全部斩杀干净……”

    白发道人垂眸,点了点头,回答道:“自然。”

    “一个,不留。”